第30章 无耻值千金(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99字
  • 2008-10-04 09:41:10

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收藏。

——

李洪涛春风得意的进入崮梁城的时候,节治府书房内,朱仕珲正在大发雷霆。

“军师,难道你还没有听到市面上的那些传闻吗?”朱仕珲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无耻小人,简直就是无耻小人。邀功请赏我忍了,竟然无耻到篡夺军功,编纂谎言,造谣惑众,他还有没有把我这个节治使放在眼里,有没有把上万虎啸军将士放在眼里!”

“主公息怒,主公息怒……”杨佩德一头大汗,几年来,朱仕珲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佩德,这次你还要帮他说话?”

“主公息怒,微臣乃主公之臣,自然万事为主公考虑。”

朱仕珲捏了捏拳头。“那么,这次的事,你决定怎么处置?”

“主公,微臣愚见,认为不用处理,过去就算了。”

“不处理,过去就算了!?”朱仕珲又拍了一巴掌,“要是不处理,他还会把我这个节治使当成主公吗?要是不处理,虎啸军万千将士会服气吗?要是不处理,那他下次就不是在市间造事,而是在议事堂撒野了!”

“主公……”杨佩德长出了口气,说道,“微臣认为,主公不该为此发怒,反而应该为此而高兴。”

“高兴?”朱仕珲微微皱了下眉毛,“佩德,你不是糊涂了吧?”

“主公,请听微臣详解。”杨佩德暗暗松了口气,朱仕珲的火气已经发泄出来了。“正如主公所说,此人造谣生非,妖言惑众都是重罪,不把主公放在眼里,更是死罪。可是,在微臣看来,此等市井小人,主公完全不值得更他斤斤计较。另外,应付市井小人,远比对付怀有野心的奸臣容易得多。对主公来说,要封住他的嘴,无非就是多用些银两而已。”

“难道我就应该忍气吞声,任人在我头上拉屎撒尿吗?”

“主公三思。虽然市面上流传的秽言有所失真,但也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在微臣看来,李洪涛派人撒布这些谣言,也是为了邀功。”

“邀功?哼,有人会这么邀功?”

“主公,李洪涛乃山野村夫,他懂得什么?在他看来,只要能达到邀功的目的,他还在乎手段?此事正好说明,此人毫无心计,不懂玩弄手段,这样的小人,主公何时想除掉他,都易如反掌!”

朱仕珲冷笑了一下,他也不得不承认杨佩德的这番分析。

“只是,微臣认为,主公此时不但不能除掉他,还应该表彰他。”

“为什么?”

“虽然虎啸军大胜血狼军,驱逐了永盛军,但是虎啸军伤亡惨重,所剩老兵不到一千。现在,主公以招贤纳士,广招天下英才为重。如果主公在此时除掉李洪涛的话,未免会使天下俊杰寒心,从而驻足不前。相反,如果主公重赏李洪涛,并且重点嘉奖其战功,必然会使天下俊杰知道主公求贤若渴,礼贤下士,且不分门第,不分贵贱,对有功之人皆重赏之,到时天下俊杰必然趋之若鹜,纷纷前来投效。”

杨佩德这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朱仕珲不禁微微点头。“问题是,我若重赏李洪涛,那虎啸军其他将士难免不会寒心。”

“此乃小事,重赏李洪涛之余,主公可同时奖赏其他有功将士。”

“可是……”

“主公,微臣认为,只要处理得当,其他将士怨恨的不是主公,而是李洪涛。”

朱仕珲微微皱了下眉毛,接着就笑了起来。“军师所言正是,看来,我也是一时愤怒,才忽略了这一点。”

“主公英明,微臣也是刚刚想到。”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奖赏他呢?”

“既然他要留在百市集,微臣认为就让他留在百市集好了。那边靠近山区,土地贫瘠,且荒废多年,不妨多赏他点银钱土地,量他也搞不出个什么花样来。”

“只是……”朱仕珲不免有点迟疑了。他不是吝啬钱财,而是担心李洪涛真的搞出个什么花样来。

“主公勿需担心,他就算能耐在大,也将编入少营,他的功劳,还不是五世子的功劳?”

“不错,那你今晚把具体的情况统计一下,明天一早,带他来见我。”

“是,那微臣先行告退了。”

离开节治府的时候,杨佩德也擦了下额头上冒出的汗水。

从内心,杨佩德也觉得李洪涛在崮梁城搞的事情很好笑。在他看来,李洪涛完全就是个无知山民,以为靠造势就能迫使朱仕珲承认他的战功。如果不是他还有点价值,恐怕就凭“造谣”这一条罪名,朱仕珲都会把他给灭了。

这也更让杨佩德相信,李洪涛绝对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想到这,杨佩德反而放心了很多,比起那些阴险狡诈,有勇无谋的莽夫是最容易对付的,也最不可能闹出大的风浪。

“军师,李洪涛已经到了。”

“什么时候到的,带了多少人?”

“下午,只带了一个随从。”

“哦?看来他的胆子还不小嘛。”杨佩德放心的笑了起来,这更证明李洪涛是个莽夫。如果稍微有点心计,恐怕就会考虑到可能遇到的危险,多带几个手下过来。

“军师,要不要……”

“不用,去准备十两银子,等下我就去拜会他。”

“军师,这未免太掉格了吧?怎么说,也应该让他来拜会军师。”

“哪来那么多空话?叫你去准备就去准备。”

“是!”

回家歇了口气,杨佩德就带上了银两与两个亲兵,去了李洪涛落脚的客栈。

路上,杨佩德也了解到,李洪涛竟然是坐牛车来的,他更是啼笑皆非。到了客栈的时候,杨佩德不禁一阵惊讶。这家伙也穷得太过分了一点吧,竟然住在一家设在小胡同里面的,平常主要接待拾荒者,流民的三流客栈!

真是死性不改啊!杨佩德不得不暗叹,他也早就调查到,李洪涛以前就是个拾荒者。

“军师,他就在后院。”

“你先去通报一声。”

不多时,李洪涛就带着蒋晟从后院赶了出来。

“有劳军师亲临,本来该末将去拜见军师,只是……”

“李将军,你太客气了。”杨佩德朝旁边的亲兵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即将十两白银拿了出来。“主公听闻将军入城,恐将军路资不够,特命杨某给将军送点酒水钱来,算是犒劳将军。”

“这……这怎么好意思。”嘴上这么说,李洪涛手上的动作却不慢,立即接过银两,揣入怀中。

“李将军还未吃晚饭吧?如果方便……”

“军师,这可不能让你请客。我们正好炖了锅狗肉,军师算是有口福了!”李洪涛摆出了一副极为大方的样子,从怀里掏了几个铜板交给蒋晟,“去,买几壶好酒回来,我们请军师吃肉喝酒。”

“这个……”杨佩德差点昏倒,几个铜板就想买好酒?他赶紧朝身后的亲兵递了个眼神,同时拦住了蒋晟。“李将军,既然我们都想请客,那大家各出一半,你出肉,我出酒,怎么样?”

“也好,军师如此豪爽,那李某就却之不恭了。”李洪涛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杨佩德吩咐手下去买酒之后,这才跟着李洪涛进了后院。

狗肉汤差不多刚刚炖好,扑鼻的香味也让杨佩德不免口中生津。

“军师,你可别小瞧这锅狗肉,我们这些山民往常四处流浪,炖肉的手艺可不比酒楼里的厨师差。如果能够打到野狼的话,狼肉的味道可要比家狗的鲜多了。”

“哦?那有机会的话,我可得品尝品尝。只是,李将军刚刚到达,这狗肉……”

“嘘……”李洪涛立即竖起了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朝掌柜住的房间看了一眼,“军师可别声张,这是客栈的看门狗,我们偷偷宰了的。”

“这……”杨佩德一惊,差点一口气没有接上来。这李洪涛也太他妈的抠门了一点吧。

“军师尽管吃,出了什么事,我们揽着就是!”李洪涛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仿佛是什么要杀头的大事一样。

“这个……这个恐怕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前几年闹灾荒,谁不是逮着野狗就拨皮炖着吃了?”

杨佩德也觉得有点做贼心虚,可他又不好多说什么。

这时,杨佩德的亲兵把酒买了回来,几瓶好酒就花了一两多银子。这更让杨佩德觉得有点不爽,李洪涛是慷他人之慨,而他却是拿的真金白银去买酒。

“军师莫客气,快吃快吃,这狗肉冷了可没有半点味道。”李洪涛还真是不客气,只是他拿的是一壶刚买回来的酒。

无奈之下,杨佩德也只有拿起了筷子,说实话,忙了大半天,他也确实饿了。

两人边吃边聊,很快李洪涛就了解到。朱仕珲已经答应了他提出的要求,准备重赏他火烧血狼军主营的功劳。具体的奖赏,杨佩德没有说,李洪涛也没有问。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约定次日清晨在军师府外碰头,杨佩德这才带着两个手下告辞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