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造势(五)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61字
  • 2008-10-03 22:25:22

新书冲榜,求推荐票,求收藏。

——

两日后,李洪涛与蒋晟离开了营地,应杨佩德之约前往崮梁城接受朱仕珲的招安与封赏。他没有带更多的人,除了让众多手下佩服不已之外,还让蒋晟捏了把汗。

一路上,李洪涛都在留意所经过的村庄,集镇。

大部分逃难的百姓都返回了自己的家园,或者正在返回家园,路上熙熙攘攘的。可很多稻田里的稻子都已经被收割了,沿途的集镇上也有不少难民,其中大部分都是乞丐,甚至连一些成年人都在沿街乞讨。

到了牧马坡附近,李洪涛停了下来。眼前的惨象告诉他,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这里就是虎啸军与血狼军决战的地方。”蒋晟朝山坡方向指了一下,“那边就是牧马坡,看样子这几日还没有拾荒队到来,要不……”

“蒋晟,有点志向好不好?”李洪涛知道蒋晟要说什么,“这些破烂玩意,就算给我,我都不会要。”

蒋晟尴尬的笑了一下,以往,他们可都是靠打扫战场为生的。

“到崮梁还有多远?”

“大概四十里左右,最多三个小时就能到。”

“我们休息一下。”李洪涛看了眼头顶上的太阳,“顺带吃点东西,你不饿?”

从天亮前出发到现在,赶了八个小时的路,哪有不饿的道理?

在蒋晟啃着烙饼的时候,李洪涛朝牧马坡走去。

山坡并不陡峭,甚至可以说很平缓。虽然虎啸军已经打扫过战场,掩埋了尸体,将完好的武器装备都收走了,但是战场上的痕迹仍然极为明显。不多时,李洪涛就找到了几支枪头,几把砍折了的钢刀,还有一些盔甲的碎片。

“你在找什么?”

李洪涛摇了摇头,丢掉了手里的那把断刀。“看来,都被人收拾走了。”

“神机?”蒋晟猜出李洪涛在找什么。

“项文彪不是被杀了吗?他的神机肯定被摧毁了。”

“就算被摧毁了,朱家也会首先把神机收走。”

“可以修复?”李洪涛朝蒋晟看去。

“当然……”

如果可以修复的话,那就应该可以制造!李洪涛看到了一点希望。

“也只能修复。”蒋晟的这句话如同一瓢冷水般的泼在了李洪涛的心头。“神机都是上古遗留下来的,虽然大部分损伤都可以修复,但是损坏过于严重的话,就将报废。一般情况下,战胜的一方肯定都会首先收走神机的所有零部件,以便修复。这几年里,我们打扫了十多个战场,从来都没有找到过神机的碎片。”

李洪涛很失望,总不能去找朱仕珲,要求看一看,摸一摸朱家的那几台神机吧?

“不过,还是有一些你可能感兴趣的东西。”蒋晟朝远处的一个大坑指了一下,“那应该是神机留下的脚印。”

李洪涛立即跑了过去,一看到这个长度近一米,宽度超过了半米,深度至少有十五公分的大坑,他立即蹲了下来,测试了一下地面的强度。

“这边还有几个脚印。”

李洪涛检查了其他几个神机留下的脚印,最后断定,神机的重量应该在十吨左右。另外,从地面上脚印的分布情况来看,神机在战斗时非常灵活,力量很大,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比拟的。从几个最深的脚印上,李洪涛还推断出,神机的跳跃能力肯定不差,按照比例计算的话,甚至比人还要好。

“看出什么来了?”蒋晟在李洪涛旁边蹲了下来。

“算是有点收获。”李洪涛站了起来,“至少对神机的能力有了点认识。”

“你以前是猎人?”蒋晟立即好奇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说我是猎人?”

“猎人最擅长通过猎物留下的痕迹来判断猎物的种类,大小等各种状况。你能通过神机留下的脚印……”

“差不多算是‘猎人’吧。”李洪涛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朝前面的一道深槽指了一下,“那应该是神机使用的武器留下的吧?”

蒋晟仔细看了一下,说道:“应该是,不是大刀,就是巨剑,不像是长矛留下的。”

李洪涛也从槽痕的深度,宽度上大概判断出应该是大刀这类适合砍劈的武器留下的,而且块头要比普通的钢刀大得多,肯定是神机使用的武器。

“走吧,我们该上路了。”

两个多小时后,李洪涛与蒋晟就到达了崮梁城。

这是李洪涛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里的城市,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朱家三代人,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动用十多万劳力——听说累死在工地上的就有五万人以上——才从白河引水,挖了外面的护城河;建起了四面的青砖城墙。崮梁不仅仅是晖州最大的城市,也是西北十一州中人口最多,防御最坚固,从来没有被人攻破过的城市。”

“从来没有被人攻破过?”

蒋晟点了点头。“自城市正式建成之后,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打下过崮梁城。”

李洪涛朝城楼与城墙上看去,密密麻麻的弩机,投石机,这座城市的防御确实很坚固,可并不是坚不可摧,至少修建城墙的并不是最好的花岗岩,而是烧制的青砖。

“崮梁有多少人?”李洪涛目测了一下南面城墙的长度,大概在四里到五里之间。

“至少有一万户,居民有五万左右,这还不算驻军,以及节治府的文臣武将。”

“这也算大城?”李洪涛不免感慨。五万人的城市就能称大城?这简直太难以相信了。

“当然,晖州十分之一的人都居住在这里。西北其他十州的州府都要小得多,听说邢州的肃原城也不过八千户,三万多人而已。”

闲聊间,两人进了城,守门的士兵将他们当作了进程赶集的农民,并没有拦下他们。

在战乱连天,人口凋零的世界里,有五万人的城市,也确实算得上是大城了。李洪涛很想知道,其他地区的城市是否如此。如果苍王朝西北为苦寒之地的话,那么其他地区,特别是中部地区的城市应该大得多吧。

就在李洪涛想问出来的时候,路边一群骚动的百姓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贺……”

李洪涛赶紧给蒋晟递了个眼神,蒋晟立即闭上了嘴。

“是李将军,快看,那是大破血狼军,火烧血狼军主营的李将军!”

随着人群里贺平、田方一闹,其他人低声议论了起来,还纷纷投来了好奇,惊讶,乃至敬佩的目光。

“真是儒将啊!”

“是啊,李将军好亲民啊,竟然……”

“真乃一代奇将!”

“大将就是大将,完全没有虎啸军那些将领的傲慢,多么平易近人啊。”

“奇哉,怪哉……”

……

李洪涛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李大哥,好像百姓不是在夸奖你呢。”

“管他们怎么说,至少现在你不需要为自己的小命担心了吧?”

蒋晟苦笑不语,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只有李洪涛才想得出来。

百姓评价的不是李洪涛的战功,是李洪涛坐牛车进城的方式。一些“识货”的早就看出,那是一辆拾荒队用的板车。就算是不“识货”的,也都纷纷称奇,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支军队的统帅不骑马,而是坐牛车进城。

李洪涛也是有苦自己知,首先是他不擅长骑马,要他骑马走上百里路,比要了他的命还痛苦。其次是他没有几匹马,还都交给水辛逸,拿去训练部队里几个天资比较好的士兵。最重要的是,李洪涛得装穷,要让大家都知道,他现在是个穷光蛋将军,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要钱要粮要装备。

“李将军,快看,来的是李将军!”

听到一群少女发春般的惊叫声,李洪涛也感到事情闹得有点过分了。

贺平与田方这两个混蛋,难道去妓院找了批妓女来演戏?见到路边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李洪涛心里直犯疑。

李洪涛还注意到,在注视他的那些女人中,有一个皮肤白净,长得很秀气,身边还围着一群年轻女人的少年公子。

奶奶的,以为我是白痴?明明就是个婆娘,还装成个男人,骗鬼吧!李洪涛故意朝那人胸部看过,果然,那“假公子”立即露出了厌恶的神色。李洪涛则恶狠狠的想道:叫你装,让我抓住机会,老子要在床上验明真身。

“咳……咳……”蒋晟在旁边干咳了两下,低声说道,“那是朱家小姐,应该是朱仕珲正夫人生的女儿。”

李洪涛暗暗一惊,立即收起了坏笑的神色,做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低声对蒋晟问道:“你确定?”

“八成是,我以前也只见过一次,听说,这个叫朱孝蕊的千金小姐平常喜欢女扮男妆,混在市井之间。”

听蒋晟这么一说,李洪涛更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同时,他想到,蒋晟是在借此提醒,还有个张玉璇没有摆平,别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