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造势(三)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418字
  • 2008-10-03 10:12:09

新书冲榜,求推荐,求收藏。

——

“不过,晖州的耕田耕地总量肯定不止这么点。”蒋晟又说道,“在朱仕珲的父亲,也就是朱建业的时代,晖州人口有八十万左右,当时仍然不缺少耕地。另外,大量农民逃入山中,或者逃亡其他州,导致大量耕地耕田废置,还有大量闲置起来的军垦田地。按照我的估计,现在晖州大概闲置了一百万亩左右的田地。”

“可是,大部分都不属于朱仕珲。”水辛逸插了一句进来,“军人在役期间都不会去耕种授田,西北各州人丁稀少,没有多少人愿意做佃农,帮军人耕地,所以闲置的应该主要是战功授田。”

李洪涛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怎么利用好即将到手的田地,才是真正的关键。

白银迟早都会花光,绢布也就拿来做军装,只有土地才能够种出粮食,才能够养活他手下的兵。

问题就在这里,拿到了战功授地的军人都要投入战争,平时要为战争做准备,根本无法派去开垦田地,更不能被束缚在土地上。又没有多少人愿意做佃农,那么就很难通过出租田地的开垦权吸引没有土地的农民。

也就是说,李洪涛现在找不到合适的劳动者来开垦田地,也就无法利用田地。

“晖州订下的钱粮赋税是多少?另外,佃农需要交的土地租金是多少?”李洪涛有点头痛了,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丁稀少,导致人力资源紧缺,这个问题,在他的前世的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

“各州的赋税相差都不大。农民只需要交纳粮赋,不同的地方,田地的肥沃程度不同,种植的作物不同,粮赋也就不完全一样。如果种植水稻,一年一亩的粮赋大概是两百斤,如果种植小麦的话,一年一亩大概是一百五十斤。”蒋晟的回答很详细,“佃农在承担粮赋之外,还要向地租交纳租金,这个也要看田地的肥沃程度,以及适合种植的作物,不过交纳的租金一般是粮赋的一半。”

李洪涛迅速盘算了一下,立即就发现了问题。“这么看来,如果不承担钱赋的话,粮赋并不算高。”

“这还不高?”蒋晟惊讶的反问了一句。

周围几人也都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李洪涛一愣。“你们觉得很高?”

“当然,就算是自耕农,都只能勉强负担粮赋!”

“这个……”李洪涛挠了下头皮。

“这么说吧,最肥沃的水田,不受灾害,不遭兵乱,一亩也就产四百斤稻谷,交两百斤粮赋之后,剩下了两百斤,除掉糠壳之后,最多能有一百四十斤糙米。一家五口的农户,如果没有耕牛,最多耕种二十亩水田,交了粮赋,除了糠壳之后,一年就只有大概两千四百斤的糙米。五个人,至少要吃掉两千斤。剩余的四百斤糙米还要拿去换油,换盐,换布。”蒋晟长出了口气,又说道,“一般情况下,一亩水田也就产出三百五十斤稻谷,一户农民耕种二十亩水田,一年下来也就勉强收入两千斤糙米。如果收粮的地方官在称上做点手脚,如果遇到灾害,如果遇到兵乱,这两千斤都无法保证。就算不考虑有人生病,每年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很多农民就只靠野菜维生。”

“如果是佃农,交了租金之后,那就别想活了。”杜威最后补充了一句。

李洪涛听得也是一惊一诧的,末了,他想了好久,这才问道:“等等,你们确认一亩水田最多产四百斤稻谷?”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显然他们都对农耕比较熟悉。

这就怪了!李洪涛心里嘀咕了起来,接着就恍然大悟。

前世的时候,一亩水稻的产量在六百到八百公斤之间,也就是一千二百斤到一千六百斤之间,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是优良杂交水稻的产量,而不是普通水稻的产量。

“也正是如此,我们都愿意当山民,不愿意当佃农。在山里,就算没有粮食,我们也可以进山狩猎,至少能保证不饿肚皮吧。”贺平苦笑了一下,“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当佃农,很多地主家的土地只能荒废掉。”

“等等……”李洪涛突然考虑到了一点,“难道朱仕珲,以及其他州的节治使都不管这些事,看着土地荒废,都不想办法解决?”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接着都苦笑了起来。

“当然不可能。除了一些产盐,产铁,或者是有其他特产的州之外,农耕是各州节治使的命脉。”水辛逸回答了这个问题,“虽然晖州这边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觉得与邢州应该相差不大。项家就有规定,每荒废一亩田地,地租每年就要交纳一两白银的废置税,按照邢州节治府制定的征粮价格,这大概相当于一担,也就是一百斤稻米的价格。当然,如果遇到兵荒马乱的话,恐怕连半担稻米都买不到。”

“这样的话……”

“这只能治标,而无法治本。”蒋晟又做了解释,“以晖州为例,几乎所有的大地主都是节治府官员,或者是虎啸军的将领。这些人,地方官根本就得罪不起,朱仕珲也不会拿他们开刀。每到征收粮赋的时候,地方官会瞒报荒废田地的数量……”

“可田地数量是固定的,如果减少了荒废田地的数量,应征到的粮食就要多得多,这个……”李洪涛突然明白了过来,“你是说,地方官会在征收自耕农的粮赋时做手脚,增加征收的粮赋,以填补空缺?”

蒋晟点了点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自耕农都承受不了,愿意充军,愿意逃难,甚至愿意躲到山区里的原因。”

万恶的旧社会啊!李洪涛不免暗自感叹。

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后,李洪涛对苍王朝的认识也更加深刻了。

在他看来,用“水深火热”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百姓,特别是农民的生存状况。这还没有考虑到自然灾害,战乱人祸,疾病等等因素的影响。也难怪蒋晟他们都愿意躲到山里,就算是当拾荒者,也不愿意在田地上劳作。

李洪涛想得还要更深远一点。现在他也明白,为什么杨佩德在招安的时候,会显得格外的小心谨慎,为什么蒋晟等人对招安不抱太大的希望,为什么各州节治使会用极为残忍的手段镇压民变。

就因为李洪涛的这支队伍是一支农民军,是朱仕珲最害怕的敌人。如果不是虎啸军实力大损,无力出兵围剿,反而需要他们这支农民军的话,恐怕到来的就不是杨佩德,而是一支虎啸军的铁骑了。

等李洪涛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看来,是我过于乐观的估计了情形。”李洪涛叹了口气,“最后一点,战功授田的粮赋是多少?如果我们将土地荒废了的话,要不要交废置税?”

“战功授田不存在废置税,毕竟这是奖赏给有功将士的田地,如果设置废置税的话,战功授田就不是奖赏,而是负担了。另外,以战功授予的田地一般都是废置的。”蒋晟又耐心的做了解释,“田地拥有者,也就是立功将士在服役期间,如果耕种田地的话,粮赋减少一半。只有在退役之后,或者是由其子女,后人继承之后,才需要交纳全额粮赋。”

“等等……军人在服役期间,怎么耕种田地?”李洪涛有点不解了。

“这主要是针对将领,特别是大家族的将领。虽然他们无法耕种,但是可以交给家里的其他劳动力耕种。”

李洪涛突然笑了起来。“这不就得了吗?至少我们的那批战功授田不用废置了。”

蒋晟微微皱了下眉毛。“可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合适耕种田地的劳动力。”

“怕什么?我们全部申报废置,然后找人来耕种,只收租金,不交粮赋。”

“可是……”

“要是有人来查,那就说是我们自己在耕种,将收的租金拿去交了不就得了?”

“那我们不是没有任何收入了?”卞康低声的问了一句。

“就算没有收入,也有粮食产出,到时候我们可以从佃农手里收购他们多余的粮食。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李洪涛得意的笑了起来,“只要有人肯来,那我们就可以发展,每个佃农家庭都有多余的劳动力,不管是我们今后扩军,还是发展别的什么,人力是最重要的,是不是?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的话,要不了多久,兄弟伙都可以讨到老婆,成家立业。”

“真的!?”田方立即兴奋了起来。

其他几人也不例外,听说能讨到老婆,哪个男人不兴奋?

只有水辛逸在一旁冷笑不已,李洪涛竟然用女人来引诱手下,这算哪门子统帅?

“虽然道理如此,但是我们的那点田地恐怕也吸引不了多少人。”蒋晟还是不太看好李洪涛的计划。

“这个嘛,我们可以积累战功。另外,还可以想其他的办法嘛!”

想通了之后,李洪涛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