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建军(四)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378字
  • 2008-10-01 21:01:32

新书冲榜,闪烁厚颜求票!

——

考核制度在当天下午的训练中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李洪涛没有继续抓体能训练,主要是大部分的士兵都存在长期营养不良的情况,身体素质都很差。虽然现在粮肉充足,伙食开得很不错,除了保证能够吃饱之外,中午与晚上还能保证每人至少有二两肉。但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无法在短期内弥补,体能训练也只能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进行。

下午训练的是正步,用士兵的话来说,就是操步训练。

在是否需要“引进”正步的问题上,李洪涛犹豫过,让他做出决定的原因只有一个:不管怎么看,这些穿着皮甲、拿着长枪,动作凌乱的士兵组合在一起都不像是一支军队。在李洪涛的观念中,军队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整齐划一,站立行坐卧,每个动作都很规范。

军队本身就是一台庞大的战争机器,如果机器的运转不一致的话,还有战斗力吗?

“注意摆手的姿势,踢腿的高度,落下时的位置。”李洪涛仍然得从基础教起,并且先做示范。“我再演示一遍,大家都看仔细点,注意每一个细节动作。”

“一、二,一、二……左、右,左、右……”

李洪涛绕着操坝走了一圈。“都看明白了吗?”

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现在,听我的口令。”李洪涛觉得自己在教一群小学生。“一、二,左、右……”

在李洪涛的口令声中,五列纵队动了起来。

步调仍然很不一致,可李洪涛没有气馁。万事开头难,而且他也看出,士兵们在训练时的积极性高了很多,也更加的努力。

“停止前进。立正,稍息!”

七十多人立即照着李洪涛的样子,将右脚微微伸出,可仍然紧绷着身子。

“下达‘稍息’口令后,大家就可以在原地放松一下,不用继续绷紧身体。”李洪涛从队伍前走过,“虽然离最低的要求还差了一些,但是大家的表现都很好。”

“报告!”

李洪涛根本就不用看,能够在这个时候举手喊报告的肯定是田方。

“长官,这种训练对作战有帮助吗?”

“当然有帮助,而且有很大的帮助。”李洪涛朝水辛逸看了一眼,“水辛逸,你来告诉大家,步兵作战主要的武器是什么?”

“长枪,钢刀,弓箭。”水辛逸立即就答了出来。

“长枪兵在战斗时,怎么消灭敌人?”

“保持整齐的方阵,向敌人推进,或者是抵挡敌人的进攻。”

“大家都听到了吗?”李洪涛朝队伍看去,“步兵作战,前提就是保持整齐的方阵与队形,如果大家的步调不一致,行动不整齐的话,怎么保持整齐的方阵与队形?”

“操步训练,就是要所有人都都能够做到整齐划一。今后,不管是在训练中,还是在平时;不管是在营地里,在行军途中,还是在战场上;不管是站、立、行、坐、卧,你们都要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动作都要做到整齐划一。只有当你们将所有的标准动作都当成了习惯,举手投足之间,都始终如一,在战场上,你们才能保持整齐的方阵,做出一致的动作,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保护自己。明白吗?”

有人明白了,可更多的人却没有明白。

“今天训练到此结束,晚饭后,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但不得离开军营。解散!”

吃晚饭前,李洪涛公布了第一天训练成绩的考核结果。除了水辛逸这个“变态”之外,成绩最好的不是贺平他们,而是一对叫方蓝、方青的孪生兄弟。

两人都来自鹿角村,成年之前,两人就是村里最好的猎人,而且一起猎杀了一头猛虎,得到了“虎兄虎弟”的绰号。血狼军进山扫荡的时候,方家十多口全部遇害,两兄弟也被抓到了百市集。李洪涛解救了他们之后,两兄弟都留了下来。

“李大哥,这是我特别给你准备的。”

因为营地里没有足够的桌椅,所以李洪涛只能采用食堂式的就餐方式,每人都有一只大碗,饭菜都盛在碗里。

“玉璇妹子,我中午就说过了,任何人都不能搞特殊,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也是关心你嘛,而且这些菜大家都有份,只是你的分量多一点而已。”

李洪涛不尽哑然。“好吧,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这么做。”

“李大哥,以后你叫我玉璇就行,别什么‘妹子’,‘妹子’的。”

“这个……”李洪涛笑着摇了摇头,“行,玉璇妹……以后你叫我小李哥,这‘李大哥’听着也挺别扭的,难道我看起来很老吗?”

“当然不是,李……小李哥……”刚喊出来,张玉璇就红着脸,埋下了脑袋。

“玉璇,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李洪涛突然想到了去世的易江,还有易江的妻子、儿女。“当初,我答应易大哥要好好照顾你,可是,现在却让你吃苦受累,哎!”

“小李哥对我很好,我也不觉得苦,比起以前,现在的生活好得多。而且……而且……”

最后半句话,张玉璇红着脸没有说出来。

“哎。”李洪涛又叹了口气,“玉璇,等我们的条件改善了,我就到崮梁去给你买套房子,到时候你搬到城里去住,不用跟着我们吃苦受累了,不然……”

“小李哥,你……你……”张玉璇突然抬起了头来,神色异常激动的看着李洪涛,泪花在眼眶里来回大转,就差没有滚出来了。

李洪涛没搞明白,怎么张玉璇的情绪变化比变天还要快。

没有等李洪涛反应过来,张玉璇突然掩着面,低声抽泣着跑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洪涛还真搞不明白。

李洪涛并不是不懂女人,在夜总会混了三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可他确实没有谈过恋爱,对年轻女人,特别是那种比较单纯的年轻女人更不了解。

“你又惹别人生气了?”

“谁惹她生气了?”见到水辛逸端着饭碗,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李洪涛立即板起了一张脸,是男人都要面子。“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不明白才怪,肯定是你想非礼人家,所以……”

“别胡说八道!”李洪涛立即瞪了水辛逸一眼。

“行,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也什么都没有看到。”水辛逸怪笑了一下,接着话锋一转,问道,“当初,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杀了你,然后逃跑?”

“逃跑?”李洪涛笑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你能跑到哪里去?”

水辛逸也笑了起来。“看样子,你对哨子很了解。”

“不,在认识你之前,我只杀了两个哨子,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活着的哨子。”

“那……”

“直觉,直觉告诉我,你不会跑,更不会杀我。”

水辛逸突然大笑了起来。“你这人真奇怪,竟然仅仅依靠直觉就赌上自己的性命。你要么是聪明绝顶,不然是愚蠢透顶。”

“也许两者都有。”李洪涛也轻松的笑了起来,“说说你的情况吧,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与众不同。”

水辛逸叹了口气,神色顿时黯淡了下来。过了一阵,他才道出了自己的身世,最后说道:“在恢复水家的声名与地位之前,我还不能死。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因为从来不会有任何人放掉逮住的哨子,就算我逃了回去,也没有人相信。”

“你是一个很有目的与原则的人。”李洪涛对这个最主要的助手有了更多的了解。“那么,现在你必须得跟着我这个一穷二白的人,离你的目标反而更远了,你后悔吗?”

水辛逸苦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你也是个不寻常的人,至少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敢给哨子松绑的人。”

“你狠项家吗?”李洪涛转移了话题。

“不……被送进血狼军的哨子训练营的时候,在受到鞭挞的时候,看着同伴被折磨死的时候,我恨过项家,恨不得将项家的人生吞活剥。”水辛逸长出了口气,“可是,你的一句话让我想通了。”

李洪涛不记得给水辛逸说过什么有哲学道理的话。

“你说过,我们只是阵营不同,而不是有私仇。”停顿了一下后,水辛逸又说道,“其实,我跟项家也一样,只是阵营不同,而不是私仇。不管换了那一个家族成为邢州的统治者,都不会容忍水家这样的大族存在,更不会让最重要的产业控制在其他家族的手里。所以,我并不恨项家。”

“那……”

“我仍然会尽我平生之力灭了项家,因为是项家杀害了我的所有族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