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二)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531字
  • 2008-09-24 15:26:42

鹰落村有三十二户人,其中二十一户有一个十八到四十岁的男性壮年劳力,七户有两个,三户有三个,只有一户没有男性壮年劳力,那户人家祖孙三代有七个人死在了拾荒的路上,现在只剩下了一老二小三个女人,生活靠易江等人接济。

在“村长”易江宣布要再次组队出山的时候,很多劳力都犹豫了。因为这次出山的风险很大。

邢州的血狼军已经在浪沧河左岸集结,建州的永盛军也出现在了伏牛山东面卧虎道的南面。现在已临近秋收,两支大军随时都有可能入寇晖州。

易江的计划是跟在血狼军的后面,除了打扫战场,清理村镇废墟之外,如果运气不错的话,还能够洗劫血狼军的辎重部队。哪怕只要成功一次,全村到明年开春都不需要为粮食担心了。

易江很有雄心,可其他人却不一样。

拾荒队以前洗劫过辎重部队,收获确实不小。危险同样巨大。

高风险,高回报。另外一层含义就是,成则衣食无忧,败则命丧九泉。

很多劳力家里还有点存粮,能维持一月左右,他们更倾向于在血狼军与永盛军完成扫荡,离开晖州之后再组织队伍出发。

招募人手的时候,除掉易江,蒋晟,张玉璇这三个拾荒队的骨干之外,另外还有贺平,杜威,张挽,黄季,田方,卞康六人加入。

这仍然不够,拾荒队有六辆大车,需要六个车夫,另外还需要两名探子。蒋晟是记账的文书,张玉璇是医生,都手无扶箕之力。也就是说,至少还需要一个人加入。

在其他劳力都犹豫不决的时候,李洪涛站了出来。

“易大哥,我愿加入。”

易江给了李洪涛一把锈迹斑斑,如同块烂铁皮子的短刀。

李洪涛成了这支拾荒队的一员,最普通的一员,一名车夫。

当天晚上,易江向李洪涛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主要就是货物怎么装车,赶车的时候不要呆在牛的屁股后面,怎么控制好速度等等。

次日一大早,十个人,六辆牛车载着半月所需的干粮,草料,以及一些治疗创伤的药物,经过村口那棵曾经落过神鹰的千年古树,沿着崎岖的山路,向大山外的世界进发了。

不算李洪涛在村子里消磨的这半个月的时间的话,这是李洪涛在洪原大陆,苍王朝迈出的第一步。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这一步花了大半天的时间。

下午的时候,车队才离开了山区。在经过山外的集镇时,车队没有停下来。

这是李洪涛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上的集镇,与他前世的乡镇相差不大。镇子并不大,都是低矮的砖瓦房或者土坯房,只一条能够勉强容两辆大车通过的街道,其余的都是小巷。唯一不同的是,这是一座已经被彻底废弃了的集镇,别说人,镇子上连条野狗都没有,很多房屋都摇摇欲坠,看上起已经被废弃了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

“那是百市集。”

李洪涛回过了头来,朝坐在旁边的蒋晟看去。

虽然只认识了半个月,除去李洪涛养病期间蒋晟随拾荒队离开的十来天,两人的交往也就几天而已。两人算得上是好友了,至少在李洪涛看来,蒋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

“五年前,这里还有一百多户居民,有几十家店铺,光饭馆酒店茶楼就有十多家。”蒋晟靠在了装草料的麻布袋子上。“当时,这里是收购山货的商人与贩卖山货的山民做买卖的主要地点,当初我们也经常到这里来卖山货,卖废品;采购粮食,布匹,盐巴,药材等物品,而不是劳师动众的去崮梁城。”

崮梁是晖州节治府所在地,晖州境内第一大城,也就是晖州的“州会”。

“那为什么荒废了?”李洪涛坐直了身体,他还没有完全掌握赶车的技术。

“天灾人祸,兵荒马乱。”蒋晟叹了口气,“四年多前,血狼军杀来之后,百市集就彻底荒废了。”

“不会是所有人都被杀了吧?”李洪涛心里暗暗一惊。

蒋晟摇了摇头。“大部分人都逃进了山里。可百市集挨着浪沧河,血狼军来了一次,谁敢保证不会来第二次?有点关系的,去崮梁城投靠了亲戚朋友。没关系的,进山当了山民。从此之后,商人就再也没有来过百市集,自然就衰落了。”

“可是……”李洪涛仍然觉得解释不通,“这附近已经是平原,土地都能耕种,难道……”

“土地?现在百市集附近的所有土地都是节治使朱仕珲的。”蒋晟苦笑了起来,“被血狼军洗劫之后,朱仕珲以百市集居民没有抗敌,弃镇逃入山区为由,将所有的土地都收归虎啸军所有。要耕种土地,就只能当佃农。”

李洪涛没有再多问,蒋晟这番话的几个含义都很清楚。

晖州节治使朱仕珲是晖州最大的地主,虎啸军是晖州最强大的“土匪”,另外当佃户不如做山民。

一直走到日落,车队才离开了大路,进了一片小树林里面。

易江没准生火,说是怕被发现。吃了两个烙饼后,李洪涛就躺到了草袋子上,平原比山区里暖和了许多,就算不生火,没有棉被都不觉得寒冷。

赶了一天路,所有人都很疲惫。不多时,李洪涛就停到了此起彼伏的鼾声,他也很快在“鼾声交响曲”中熟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李洪涛,接着一只大手就捂住了他嘴。

“嘘……别出声!”易江的声音压得很低。

树林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李洪涛立即就反应了过来,他连忙点了点头,易江这才松开了手。

蒋晟与张玉璇留下来看车,李洪涛跟着易江来到了树林边缘,贺平等六人已经藏好了。

“是哨子,二十个左右。”贺平压低了声音,“向东面去了,速度很快,没有发现我们。”

李洪涛发现自己能够清楚的看到大路上正在远去的那批骑兵,这让他感到有点吃惊。以往,他的夜视能力没有这么强。另外易江,贺平等人明显是靠听声音来判断敌人,而不是靠眼睛,这证明他们的夜视能力不太好。

观察了一阵,易江低声说道:“后面应该没有哨子,我们回去吧,敢在天亮前出发。”

回去后,一行人立即开始收拾行装。约莫半个小时后,车队就离开了树林,回到了大路上,急匆匆的向东而去。

李洪涛心里有好几个疑问,他忍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

“哨子?”蒋晟有点不相信的看着李洪涛,好像李洪涛是个白痴一样。

李洪涛早就习惯了这种目光,反正每次他问出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后,就会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哨子是血狼军中最好的骑兵,虽然不是铁骑,但绝对是最可怕的敌人。”蒋晟也早就习惯了李洪涛问这些白痴级别的问题。“每个哨子都能骑善射,能在飞奔的战马上射中数十步外的敌人。最恐怖的还是其来去如风速度。只要被哨子盯上,或者是遭到哨子袭击,多半都得完蛋。还听说每个哨子都是从八岁左右就开始接受骑射训练,要到二十岁才能成为真正的哨子。”

虽然蒋晟的解释有点不清不楚,但是李洪涛也搞清楚了,哨子应该就是血狼军中的侦察兵,甚至算得上血狼军中的“特种兵”。

随即,李洪涛产生了另外一个疑问:“哨子应该是血狼军中最厉害的吧?”

“最厉害?只能算是最厉害的兵。”

见到蒋晟露出了些微惊恐之色,李洪涛心里的疑问更大了,难道还有比“特种兵”更厉害的?

“血狼军,还有建州的永盛军,晖州的虎啸军,以及其他各节治使军队中最厉害的是一种叫‘神机’的战争机器。”过了好一阵,蒋晟的神色才恢复正常。“在神机面前,常人就如同蚂蚁般的渺小。”

“可是……”见蒋晟不愿意多说,李洪涛换了个话题“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跟在哨子后面前进?”

在李洪涛的想像中,“神机”应该是类似于投石机,或者工程车,或者是诸葛弩这类冷兵器时代的“重武器”。

这次蒋晟沉思了一阵,才说道:“开始路过的那支哨子应该是向百市集方向侦察的,以确定南面没有威胁。现在,血狼军肯定在大渡口那边渡过了浪沧河,其主力部队正在朝三岔口方向前进。我们要尽快赶到三岔口附近,才能跟上血狼军,也才有拾荒的机会。”

之前李洪涛就听蒋晟说过,三岔口是晖州西难的一处要点,其西南就是百市集,北面为浪沧河上的大渡口,向东则是晖州的“州会”崮梁城。

“那虎啸军为何不守住三岔口?”李洪涛有点迷糊了,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怎么可能让给敌人?

“虎啸军?”蒋晟苦笑了起来,“二十年前,是虎啸军到邢建二州劫掠。十五年前,血狼、永盛二军还没有胆量进入晖州。现在嘛,虎啸军恐怕连离开崮梁城的勇气都没有。”

李洪涛又是一阵迷惑,听蒋晟的话,虎啸军应该有一段辉煌的历史,可为什么会沦落到被人揍了还不敢还手的地步呢?

没等他问出来,车队就突然停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