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拣来的便宜(三)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631字
  • 2008-09-29 21:51:34

闪烁新书冲榜,厚颜求票,大家有的支持点吧。

——

在血狼军的猛攻下,虎啸军苦苦坚持了两个小时。

如没有朱孝礼与朱孝信的勇猛战斗,如果没有杨佩德的准确判断与指挥,如果没有那两百骑兵自我牺牲般的冲锋,虎啸军在一个小时前就崩溃了。

多坚持了一个小时,多牺牲了数百名官兵。

就连一向镇定自若的杨佩德都不免急了起来,在调整战线的间歇,他不断的朝西北方向看去。

每一次眺望,杨佩德心里的希望就会减少一份。

每一次眺望,就会有上百名虎啸军官兵战死沙场。

五世子,你在干嘛?

杨佩德不止一次的询问这个问题。

杨佩德有点后悔,太早投入骑兵发动反冲击。可杨佩德知道,如果当时不投入骑兵,就无法赢得后面这一个小时的坚持。

虎啸军已经退到了营寨的门口,再退就是拒马桩与壕沟,身后就是死地!

“军师,快看!”

见到出现在西北血狼军身后的山丘顶部的那台神机,杨佩德长出了口气,又立即打起了精神。

“快,发信号!”杨佩德抓住了旁边军官的胳膊。“让大家都喊,快喊!”

一支火箭腾空而起,战场上,虎啸军的军官纷纷抬头仰望,看到了出现在西北方向的那台神机,还有陆续出现的数百铁骑。

“亲军骑兵营来了,冲啊!”虎啸军的官兵都呐喊了起来。

“呜——”冲锋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大地随之震动了起来。

一台神机,四百九十名骑兵从山丘上冲了下来,如同滚滚洪流般冲向了血狼军。

——

当号角声响起,当大地在神机与马蹄下震动起来,项文豹就知道大势已去了。

项文豹不甘心,绝对不甘心。

就差一点,虎啸军就将被逼到自己挖的壕沟里面。就差一点,他就能够歼灭正面的虎啸军主力。就差一点,他就能组织力量应付身后杀来的虎啸军骑兵。

“三哥,快撤!”项文彪也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援军到达,虎啸军士气大盛。相反,发现遭到夹击的血狼军已经开始崩溃。

兵败如山倒,战场上形势转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就算此时血狼军的兵力仍然比虎啸军多,就算此时血狼军仍然压着虎啸军打,可是在前后夹击下,面对虎啸军的三台神机,以及近五百铁骑,血狼军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失败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见到项文豹还在向前冲,项文彪大叫了起来:“三哥——”

“五弟,你先撤,我断后!”

“不,三哥,你是主帅,你先撤!”项文彪的语气极为坚定。

项文豹咬了咬牙。“五弟,我在三岔口等你!”

撤?谈何容易,至少从背后掩杀而来的朱孝信不会让血狼军轻易的逃掉。

看准项文豹的神机后,在距离大概二十米时,朱孝信的神机就飞身跃起,巨剑高高举过头顶,照准项文豹神机的后背劈了下去。

“三哥,小心!”

项文彪一下撞开了项文豹,同时将大刀横在了头顶,死死的接住了那势大力沉的一剑。

这一剑太重了,项文彪只感到一阵激荡,神机手里的大刀就被震开。巨剑去势未消,继续劈了下来,砸中了神机的右肩上。

“五弟——”见到五弟的神机被劈中,项文豹肝胆欲裂。

“三哥,快走,别管我!”

项文豹不敢迟疑,此时朱孝礼与朱孝智已经杀了过来,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老五,别让项文豹逃了!”朱孝礼的神机挥舞着一把长枪杀了过来。

“想追我三哥?”项文彪的神机猛的跃了起来,拦在了朱孝信的前面,大刀随即一挥,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我不会让你们过我这一关的!”

“一起杀了项文彪,在去追杀项文豹!”朱孝智大叫了起来,开始单挑的时候,他可没有少吃项文彪的亏。

“三哥,四哥,项文彪交给我。”朱孝信很清楚,项文豹要逃的话,他们根本就追不上,因为神机的速度都在伯仲之间。“你们去消灭血狼军,别让他们逃走!”

“老五,你……”

朱孝礼一把拦住了朱孝智。“相信老五,他不比我们差!”

其实,朱孝礼知道,现在阻止虎啸军崩溃,趁机歼灭血狼军主力才是最重要的。

战场上,两台神机面对而立。

“朱孝信,今天你能死在我的手里,也不算冤枉!”项文彪一向很狂,很自信,“告诉你,我不比二哥项文虎差,你今天死定了!”

朱孝信只是冷笑,在他听来,项文彪是在给自己打气。

“看刀!”

大刀劈来的时候,朱孝信根本就没有闪避,只用巨剑斜着挡了一下,就将大刀引到了一边,接着神机就挥出了左拳。

“别以为我好欺负!”项文彪也不是好惹的,能够超越三个兄长,成为项家五兄弟中仅此于项文虎的神技高手,项文彪绝对有几刷子。

迅速弯腰避开拳头后,大刀横着一挥,朝着朱孝信神机的腰部斩去。

朱孝信不敢有半点大意,立即举剑格挡,同时向左侧横移两步,在躲过了攻击的时候,举起了巨剑,对准项文彪的神机劈了下去。

这一剑又快又狠,项文彪没有任何办法躲避,甚至来不及举刀格挡。

“要死,我们一道!”

项文彪也拼命了,在举起左手挡在头顶上的同时,右手上的大刀迅速翻转,朝着朱孝信神机的胸部刺去。

朱孝信也没有闪避,他知道,要格杀项文彪这样的神技高手,他不可能全身而退。

巨剑劈断了项文彪神机的左臂,劈开了神机的脑袋时,大刀也刺中了朱孝信神机的胸膛。

巨剑上的力道丝毫未减,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劈开了项文彪神机的身躯,将项文彪劈成了两半。

大刀上的力道也非常巨大,硬是刺穿了朱孝信机甲的胸部钢板,刺入了神机内部。

“老五——”

朱孝礼与朱孝智赶到时,朱孝信的神机已经轰然倒地。

朱孝智拔出了大刀,朱孝礼掀开了机甲的胸部钢板。机甲内,朱孝信身上全是鲜血,胸口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幸亏神机胸甲非常厚实,而且大刀适合砍劈,而不适合突刺。

“快让开。五世子……五世子怎么样了?”杨佩德策马赶了过来。

“军师,老五他……”

杨佩德直接爬上了倒在地上的神机,看到已经受伤昏迷的朱孝信,他赶紧拿出了一只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紫色的药丸。

“保命丹!?”朱孝礼惊讶的叫了一声。

朱孝智也反应了过来。他们都听说军师有一种救伤神药,不止一次救过父亲朱仕珲,而这种神药就叫保命丹。

给朱孝信服下了药丸后,杨佩德把了下他的脉搏,这才松了口气。

“军师,老五他……”

“五世子受伤太重,虽然服用了保命丹,一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必须要尽快送回崮梁城进行治疗,以免留下伤患。”杨佩德站了起来,“两位世子,你们赶紧护送五世子回崮梁城,接下来的战斗,交给臣应付吧!”

“可是,项文豹他……”朱孝智有点担心。

“项文豹已成丧家之犬,不足为虑!”

“四弟,我们送老五回去!”朱孝礼控制着神机,将朱孝信捧在了手上,“军师,剩下的战斗就有劳你了。”

杨佩德点了点头,大声对传令军官说道:“下令,亲军骑兵营全速追击溃逃之敌!”

“是!”

在朱孝礼与朱孝智带着受伤的五弟离开的时候,虎啸军亲军骑兵营也重新整队,沿着大路追击逃窜之敌。

——

五弟,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项文豹一路狂奔,根本就没有管身后的血狼军。

他知道,留下来断后的五弟项文彪绝对不是朱家三兄弟的对手,肯定会战死。

项家掌管了邢州大权之后,战死沙场的子弟并不少。项文豹的伯父与叔父都是死在战场上的。可是项文豹完全无法接受。如果死的是项文熊,或者其他哪个兄弟,项文豹不会这么悲哀。

自幼,项文豹就与项文彪感情最好。

在大哥,二哥相继成为了血狼军的主力战将,在血狼军中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后,项文豹要想在血狼军中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只能依靠下面的两个弟弟。

可项文熊做事不偏不倚,根本就不把他这个三哥当回事。只有项文彪在任何事上都帮着项文豹说话。因此,项文豹非常倚重项文彪。

现在,项文彪却死了,死在战场上,死在朱家三兄弟的手里,项文豹不伤心才是怪事。

从心底深处,项文豹不是为五弟的死而伤心,而是为少了左肩右臂而伤心。从此以后,他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抗衡两个兄长,去赢得自己在血狼军中的位置,去实现自己的野心,这谈何容易?

越想,项文豹越是悲愤,越是激动,甚至于流下了眼泪。

他不是在为项文彪的死而哭泣,而是在为自己那渺茫的前途而哭泣。

激动之下,接近三岔口的时候,项文豹都没有注意到,营地里有一群神色慌张的官兵正在四处躲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