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拣来的便宜(一)

  • 杀破千军
  • 闪烁
  • 3557字
  • 2008-09-29 09:15:28

闪烁新书冲榜,厚颜求票!

——

大渡口是血狼军主要的粮草囤积地。

因为还未到秋粮成熟的时候,所以血狼军携带的粮草十分有限,只够半月之需,除掉前几日消耗掉的粮草,其余的大半都存放在大渡口的粮草营地中。

因为在战场的大后方,虎啸军主力不可能绕过三岔口到达大渡口,所以留守大渡口的守军只有两百名步兵,而且还是辎重部队的步兵,不是主力部队的步兵。

朱孝信的神机杀出了一条通道之后,五百铁骑一个回合就冲垮了守营的血狼军步兵,近两百人顷刻之间魂飞魄散,成了铁骑的马下亡魂。只有数人得已逃脱,其中就包括那名到了三岔口主营的传令兵。

“少帅,总计有八百担粮食,五百车草料。”

“全都烧掉!”朱孝信朝河对岸看去。对岸的几百血狼军正在整队,他们准备加强防御,阻止虎啸军渡河,而不敢贸然杀到浪沧河右岸来。

不多时,营地里的所有粮草、帐篷,连同河这边的几十艘渡船都被点燃了。

火烧得很大,十多里外都能够看到腾起的滚滚黑烟。

“全体上马!”朱孝信没有耽搁时间,任务才完成一半。

除了五名受伤的骑兵,以及护送伤员沿河道返回崮梁的五名骑兵之外,其他四百九十名骑兵纷纷翻身上马。

在朱孝信的率领下,虎啸军亲军骑兵营再次出发,径直向南而去。

——

牧马坡战场上。

血狼、虎啸二军对阵而立。战场中央,两台高大的神机正在厮杀。操作两台神机的分别是项文彪与朱孝智。

神机的战斗极为惨烈,两个数吨重的钢铁巨人任何一次跑动,任何一次碰撞,任何一次重击都有着山摇地动,天崩地裂般的威力。

这是最残酷的战斗,也是最惊心动魄的战斗。与神机相比,人就如同蚂蚁般的渺小。

双方阵营里的官兵都在大声呐喊,为自己的大将加油助威。士气,斗志都随着神机之间的战斗而起落,涨伏。

这只是战斗的前奏,神机是双方军队的大将。在大将之间决出胜负之后,才轮到步兵与骑兵决战。

步兵战线的后方,双方的统帅都在默默的看着这场战斗。

虽然朱孝智的神技在朱家五兄弟中现今仅次于老二朱孝义,但是项文豹对五弟项文彪信心十足,因为项文彪也是项家五兄弟中,神技仅次于二哥项文虎的。最重要的是,战场上,项文彪明显zhan有优势。

如果项文彪能够格杀掉朱孝智的话,不但能够除掉朱家的一名重要成员,削弱朱家的实力,还能趁势掩杀过去,一举拿下这场战斗。

正在项文豹打着这个如意算盘的时候,一骑绝尘而来。

“右帅,有传令兵从西面赶来!”

听到旁边军官的话,项文豹才将目光从战场上移开了。

“右帅……右帅……”那人还没有到就喊了起来,而且声音极为惊慌。

项文豹微微皱了下眉毛,同时发现,周围的亲兵都惊讶的看着跑来的传令兵。

“右帅,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何事如此慌张?”军官上去拦住了传令兵,还差点给了传令兵一记耳光。这么大呼小叫的,简直就是在动摇军心。

“右帅,大事不好了……”

“让他过来!”项文豹冷静得多。

传令兵推开军官,一个箭步冲到了项文豹的神机旁,单膝跪下后就说道:“禀报右帅,虎啸军亲军骑兵营在一台神机的率领下袭击了大渡口粮草营地。”

“什么!?”项文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虎啸军亲军骑兵营在……”

项文豹挥了挥手,军官立即将传令兵拖走了。

项文豹朝战场对面看了过去,虎啸军那边只有两百骑兵,而虎啸军的骑兵数量一直在七百到八百之间。如果其他骑兵全数尽出的话,那么袭击大渡口的就有至少五百骑兵。最重要的是,还有一台神机。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朱仕珲亲自出动了?

项文豹完全不能相信。朱家名义上有六台神机,可实际上能够使用的就只有四台。朱孝仁年幼体弱,根本就学不了神技。朱孝信还未成年,也没有学成神技。

现在有两台神机在这里,项文豹也早就得到消息,朱孝义很有可能去了施县。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朱仕珲一个了,可朱仕珲近二十年都没有离开过崮梁城,二十年没有上过战场,他会亲自率军袭击大渡口吗?

可传令兵说得真真切切,难道传令兵在撒谎?

项文豹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策:继续留下来消灭虎啸军主力,还是立即率兵回大渡口救援。

项文豹只迟疑了一会。“来人——”

“末将在!”

“派人返回主营,传令给后帅,让他立即率兵前去救援大渡口。无论如何都要坚守到我军主力返回,不得有违!”

“是!”军官立即朝守在旁边的一名传令兵递了个眼神。

“鸣金,让少帅撤回来。”项文豹操纵着神机站了起来,“升进攻旗帜,准备全线进攻!”

——

见到zhan有优势的项文彪突然主动后撤,接着对面就升起了全面进攻的旗帜,杨佩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军师,血狼军好像要全线进攻了!”朱孝礼在旁边低声说了一句。

“三世子,准备战斗吧。希望五世子能够及时率兵赶到!”

朱孝礼没有多说,立即操作着神机站了起来,同时命令升起了全线防御的旗帜。

杨佩德并不是战将,二十多年来,他都是军师。

此时,一切都在杨佩德的算计之中。

通盘策划的时候,杨佩德就考虑到。如果血狼军主动杀来的话,那统兵的只有可能是项文虎,或者是项文豹。如果是项文虎的话,不管是朱孝义还是朱孝智都不可能战场上坚持一刻钟,到时候虎啸军必然全线崩溃,唯一的办法就是撤回崮梁城,准备全面坚守。

杨佩德只能押宝,赌统军作战的是项文豹。

结果,他赌赢了。从血狼军派遣项文彪打头阵来看,就知道在后面坐镇的是项文豹。项文虎从来不会让副帅打头阵,而且项文虎几乎很少任命副帅。

此时,杨佩德知道,他的计谋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只是坚持到五世子朱孝信率领亲军骑兵营杀到,从后方夹击血狼军。如果血狼军不撤的话,牧马坡就将成为五千血狼军的墓地!

——

百市集营地内,李洪涛板着一张脸从五十名“装扮”成士兵的山民面前走过。

确实只是一群装扮成士兵的山民,而不是真正的士兵。别说远达不到李洪涛对士兵的要求,甚至连那些被消灭掉的血狼军官兵都不如。

这让李洪涛感到很失望,失望至极。

除了三十三名鹰落村的山民,受伤的几个外,一百六十名男性,七名女性,最终决定留下来的只有三十八人,而且是三十八个与李洪涛,田方一样无牵无挂的。算上留在营地的十三名鹰落村的山民,以及贺平等四人,李洪涛现在手下只有五十五个兵,不,是五十五个武装起来的山民。

兵少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些人算不上兵。

李洪涛足足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向这五十多个山民讲解基本的战术。最后李洪涛发现自己是在对牛弹琴,白费口水。李洪涛甚至怀疑,这些山民是不是因为从小营养不良,所以大脑发育不全,导致智力低下。

“看来,还得从头做起!”

“李大哥,你说啥?”田方一直跟在李洪涛的身后。

“没什么。”李洪涛长出了口气,问道,“现在,我们还有多少粮食?”

“不到两担,就算每天两顿,每顿都吃稀饭,每人两个馒头,也就最多坚持四天。”

李洪涛点了点头。除了兵之外,粮食也是个大问题。

去劫掠其他山村显然不行,李洪涛需要的是民心,这么做,无疑是成了第二支血狼军,到时候不但得不到人心,还会成为过街老鼠。

可是,怎么才能搞到粮食呢?

李洪涛很是头痛。现在他才发现,一个人吃饱并不是难事,可要让几十个人吃饱,那就是天大的难事了。

“张挽回来了,不……不是张挽……”

田方的惊叫声立即让李洪涛猜到是谁回来了。

“我就说过,水辛逸会回来的!”李洪涛拍了下田方的肩膀,“让大家都解散吧。”

“解散?”

“就是自由活动,别站在这了。”

等李洪涛来到营地门口的时候,水辛逸已经翻身下马。

“有什么发现?”李洪涛将水囊递了过去。

“很大的发现!”水辛逸连灌几口,这才说道,“血狼军大营里只有五十名守军,大概有四百五十名步兵去了北面的的大渡口,另外的不知去向。”

“什么!?”李洪涛怀疑自己听错了。

水辛逸把所见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强调了现在血狼军主营里只有五十名步兵。

“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啊!”

李洪涛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很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