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结怨
  • 机师天下
  • 仆王之王
  • 2330字
  • 2009-03-30 19:19:56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所有人吓了一跳,就连那些如狼似虎的凶悍打手也不例外。

“出什么事情了?”乔治惊讶的看着维修车间,顾不得再说什么,推开面前的大汉,向机甲车间跑去。

事发突然,那些打手一时也愣住了,并没有阻止乔治等人,看着雷克问道:“三少,怎么办?”

雷克胸有成竹的笑了笑,他在机甲上动的手脚就连机巢的首席机甲维修师马克都束手无策,更不要说这家小小的黑店了。

“哈哈!也不急于这一时,进去看看热闹再说。”

雷克领着三十几个手下,气势汹汹的向乔治机甲维修店内走去。

刚一迈进维修车间的大门,雷克自信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失声惊呼:“这…这不可能!”

法克比—H军用机甲高高的耸立在维修车间内,巨大的机甲在微微震动,浑厚的引擎声震耳欲聋。

乔治呆呆的看着那架马达轰鸣的法克比—H,脸上老泪纵横。此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无法仰止的喜悦,他知道他的小店保住了。

所有的伙计也是惊讶的看着那架突然启动起来的法克比—H,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机甲,在这个关键时刻却突然间启动了。

黄华从驾驶舱中爬了出来,脸上带着莫名的惊慌神色,歉意的对乔治说道:“乔治大叔,真…真是对不起,我只是上来看看,没想到不小心碰到哪里把它给启动了。”

雷克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眼中闪过狠毒的目光,狠狠地瞪了黄华一眼。转身,带着他的那帮打手灰溜溜的走了,一句狠话也没有留下。

“三少,难道我们就这么走了么?”一个手下小声的问着。

雷克脸色阴沉,恼怒的骂道:“笨蛋!不这么走,难道你还想给他们庆祝一番!”

心中越想越窝囊,雷克咬牙切齿的说道:“MD!给我查查从机甲上下来的家伙是谁,派人给我做了他!”

雷克走后,黄华如同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走到乔治的面前,自责的说道:“乔治大叔,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就擅自登上了机甲,还不小心碰到了哪里把机甲给启动了。要是有什么损失,我愿意赔偿的。”

看着黄华脸上诚挚的歉意,还有那做错事的自责表情,乔治真的有些相信黄华是不小心启动了机甲。

“娘的!阿华,你小子也太有才了。不小心就能启动让我们这些人束手无策的机甲,你的人品也未免好过头了吧。哈哈!…哈哈!”店里伙计科多瓦笑着说道。

随着科多瓦的笑声,所有人如获重释大笑了起来,刚才空前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

就连机巢首席机甲维修师马克都束手无策的机甲,黄华这个机甲门外汉更不可能修好,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小子今天人品爆发,人见人笑,花见花开,机甲见了,自然也就好了。

乔治激动地拉着黄华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阿华!”

黄华却装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些激动的说道:“乔治大叔,你不要这么说,你不怪我擅自登上机甲,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哈哈,老板怎么会怪你呀,感激还来不及呢!”科多瓦在一边打趣的说道。

乔治笑着点了点头说:“对呀,为了表达我们对阿华的感激之情,伙计们收拾一下,关门停业,咱们出去好好吃一顿。”

店里的伙计们立时欢声雷动,一个个兴冲冲的跑去收拾。

看着伙计们和乔治脸上洋溢的快乐笑容,黄华也发自内心的笑了。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得到快乐。

离乔治机甲维修店不远有一家不错的小酒馆,在一个充满温馨和快乐气氛的小包间里,黄华正在和乔治等人推杯换盏。

“哈哈,阿华,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要不然,可真不好收场了。”

“你们看没看到雷克灰溜溜走时候的表情,那叫一个解气!哈哈!”

“我也看到了,哈哈,对了,还有就是连机巢首席维修师马克都修不好的机甲,却被咱们店给修好了!这下咱们乔治机甲维修店可算是大出风头了!”

“对呀,这一切,可都是托了阿华的福呀!来!来!来!大家敬阿华一杯。”

“大家不要这么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阿华,废话少说,来,干了。”

推杯换盏之中,黄华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喝酒,喝了没多久就已经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强烈而又熟悉的麻痹感和刺痛感将黄华惊醒。

“啊!…”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黄华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宿舍,全身缠满了电线。

在强烈的电击刺激下,黄华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张开了,一股淡淡的酒气在房间内蔓延,酒劲瞬间被驱散。

意识清醒了,身体上的疼痛感受也就随之清晰了起来,黄华马上切断了主意识与痛疼神经的连接。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黄华脸上浮现一个诡异的笑容。脸上的肌肉正在电击效应下飞快的跳动,笑容看起来不诡异才怪呢。

黄华既为帮助了别人感到开心,又为这种装B行为带来的神秘感和自我满足感而兴奋。

哈哈!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爱装B,原来装B的感觉这么过瘾呀!

黄华不停的笑着,竟然对这种装B行为有些上瘾。

不知过了多久,田嬅飒爽的身影出现。

“黄华,先别训练了,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田嬅兴奋地说道。

田嬅不知何时已经断掉了电击器的电流,黄华却一直沉浸在装B快感中,一点都没感觉到。

想起上次田嬅说带他去好玩地方所受的痛苦,黄华心有余悸的问道:“去什么好玩的地方呀?”

田嬅神秘的一笑说道:“跟我来就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