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闷与乐
  • 再生记
  • 我我鱼
  • 3915字
  • 2008-04-14 07:46:52

没有其他人那么一飞冲天的兴奋,我来到这个学校却是浑身烦躁,原因说来荒唐——我居然成了机械系的一员。

当时接到了通知书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录取,机械工程。

What?正是莫名其妙,我记得自己明明报的是计算机科学啊?咋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

后来把志愿填报的相关材料扒出来才知道,我搞错了代码,计算机是75,机械是57,用铅笔涂颠倒了,看来是老天要玩我,特地苦我的心志,准备劳我的筋骨。

老爹倒是高兴,深深赞许儿子的英明抉择,后继有人。

可是我不想做钳工……

起先还抱着一丝希望,能到学校相关人等换系,可是以我这等草根如何找人?就算我能把这学期的学费拿出来送礼,tmd连门路都不知道。

于是我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成了机械3班的一员,看着班级成员名单,我是欲哭无泪,25个人,倒有22个是爷们……

我把我的经历同阿四、小东他们一说,他们只说我点太背了,要是早点说,或许他们能有点办法,现在嘛……

其实我倒是无所谓,生在曹营心在汉,谁说机械系的就不能玩计算机了?虽说从小到大只在梦中摸过电脑,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纯精神层面接触,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就是一些代码嘛,有什么呀?

小东笑我说:“你个矬人连键盘都没摸过还想自学?做梦去吧,哈哈,来来,哥哥教你玩游戏,星际见过不?没见过不要紧,一学就会,所有的电脑高手都是从游戏开始的。”

星际听过,好像是个非常牛逼的公司开发的游戏,这又同那位大人物有关,似乎是他亲手写的代码做的策划,我在电脑报上见过这方面的文章,只是完全不知所云。

索性小东是高手,号称打遍学校周围网吧无敌手,人送匪号NO.1,他毫不客气,也就以此为名。

我推辞不过,心中其实也颇想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电脑,因此虽然囊中羞涩,也就跟着去了。

从此终于知道了键盘是个啥模样,什么是del,什么是回车。一开始还有点生涩,毕竟我以前完全纸上谈兵,接触的又大都是曹氏的godson系统,这乍乍的使用最新的图形化环境,还真有点不习惯。

不过到底是在头脑中演绎了好多回,三分钟不到我已经操纵自如,这个自然归功于平易近人的图形化环境以及曹氏一贯秉持的人性化操作。

等我如痴如醉的在那里摸索的时候,小东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进入白刃战了,阿四坐我旁边,叫道:***夫子,不来一盘吗?***

夫子是他们给我起的匪号,起源是我和他们说话爱拽几句文的。

我一掉头就看到他们的屏幕上满是怪物坦克,稀里哗啦打的不亦乐乎,阿四估计是被k的满头包,在那里大呼小叫,小东则是叼根烟,轻蔑的放言:“就你那两下子,我一只手就玩死你!”

果不其然,阿四被非常利索的推dao,没有还手之力。

我在街机方面是个格斗高手,但是却从没见过这种游戏,采集矿产资源,指挥千军万马,这种感觉非常的新奇。

又战了两盘,小东感觉欺负阿四比较无聊,放声疾呼:***打你没意思,我们找几个人4v4吧,夫子也来。***

阿四他们也表示4v4比较爽,纷纷点头同意,我面露难色:***我不会玩。***

小东手一挥:***没事,你跟我一组,打他们还不是小菜,打打就会了。***

不敢得罪这个流氓头子,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可怜我今天还是第一次摸鼠标啊……

小东又拉了几个人,我们这就开战。

过程是非常顺利的,虽然我出生的地点比较隐蔽,依然毫无悬念的第一波就被推了,只能看他们打,不过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可比我以前几年都到的经验都多,要不说理论要联系实际捏。

直到回到宿舍,我脑子里面依然是怪物坦克互相对攻,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人生的第一次总是这么的激烈,哈哈。

可惜后来就没什么机会了,因为军训开始了。

据我所知,所谓军训不过就是晒太阳出汗,偶尔晕倒几个倒霉家伙而已,颇为乏味,而且军姿这种站法同我平时在家所练的又不同,完全是架子好看而已。

这种过程我最多有点不习惯而已,站着的时候浑身肌肉轮流休息也就没事,只要不脱水,哪怕站个十天八天也是一样,只是苦了几个体弱的,两个小时不到已经摇摇欲坠。

带队教官一看这种情况赶紧下令休息,省的晕了麻烦。

教官是个二年兵,听口音是南方人,他自己介绍说是厦门人。小伙子个不高,瘦瘦的,但是人非常精悍,按西游记老吴的说法,就是浑身筋节,有种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感觉。

看得出来他同样的想消极怠工,毕竟带着我们这帮无组织无纪律的菜鸟,打不得骂不得,任谁也会仰天长叹,心生挫折感吧。只是在其他老兵视线扫过的时候,小教官方才板起一张脸,吆喝着,仿佛驱赶一群绵羊。

因此我们倒和他一见如故,大伙年纪差不多,闲暇下来唱歌玩闹,无所顾忌。本班还真有几个狼崽子,放歌一曲总是豪气干云,击落蚊虫无数,只要是个生物都是面如土色,小教官却非常欣赏,称这才是青春,言语之间羡慕非常。

我们大不以为然:“啃了十几年书,啃得眼都青了,哪有你们自在。”

听我们胡说八道,小教官则是轻蔑的一笑,牙根里面蹦出俩字:“扯淡!”

很奇怪,这小子明明是福建人,居然会扯淡,可见部队确实是个奇妙的地方。

“你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咱们换换,你们来当个几年步兵玩玩?天天训练,一个冲锋就是五百米,然后又是五百米……”

小教官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说到这里就闭口不言,大声喝道:“都起来,松松垮垮的像什么样子?继续站军姿,再来一个小时。”

大伙纷纷嘴里抱怨,个个装死狗,死皮活赖。

白天军训倒也罢了,偏偏晚上还搞什么新生入学训话,号称院里系里班里的头头都会参加。

本来已经够累的了,连个觉都不让人好好睡,因此没一个人不骂娘的。

领导们是好好过了把瘾,套话连篇,让人昏昏欲睡,好不容易都发完言,吾等被掌声惊醒,流着哈喇子茫然四顾,却发现无人退场。

“还没完?”

“下面是学生代表介绍经验,早着呢!”

“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也许是从来没有代表过别人,却动不动被别人给代表了,我对学生代表这东西异常过敏,反感程度仅次于领导。正准备继续寻找好梦,却是精神好得很,耳朵里面不停的被代表们的咒语贯穿,苦不堪言。

无聊之下只好同旁边的交流经验,发现他们也是一脸苦相,大家油然而生一股知己之感。

小会开的正热闹,一旁走过来一个辅导员模样的眼镜男,训斥道:“严肃点,开会呢!”

大家敢怒不敢言,只好闭嘴,腹中已把这个眼镜男给海扁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军训阶段的确有够无聊,白天就是站军姿,连个枪都没得摸,至于其他时间又哪也去不了,因为是新生,图书馆的借书证没办下来,连书都没得看。至于网吧,那时候俺们这些菜鸟还没有泡吧的习惯。

因此每晚除了打牌就是出去玩街机,这东西我熟,kof杀得那些小屁孩屁滚尿流之余,忽然心生空虚感,意味索然,原来我长大了……

不过大学还是有好处的,那就是有双休日,每到星期五的下午就放鸭子,之后就是连续两天的无所事事,这让高中刚毕业的我们非常的不习惯,又觉得天经地义。

双休日无甚鸟事,就与几个同学约了小教官一块出去压马路,于是五个man就这么杀往市中心。

都是一帮穷鬼,精力又比较旺盛,一天下来算是过足了眼瘾。眼看天快黑了,大家意犹未尽,有比较淫荡的就提议反正明天休息无甚鸟事,不如去蹦迪,居然应者甚众。

小时候是好孩子,师傅家长所深恶痛绝的三室一厅我可是只进过游戏室,至于其他都只是耳闻而已,从未眼见。现在遇到这么个好机会如何能错过,虽千万人吾往矣。

到底是省城,连这迪厅都不同凡响,虽说我也是第一次见,但是依然惊叹里面的豪华。装修的不错,中间是个巨大的舞池,灯红酒绿,男男女女在其中疯狂的扭动,外围则是一张张的桌椅沙发,一些人坐那喝酒闲聊。

哥几个怪叫着冲进去,转眼就耍开了,我可不敢拉下,紧紧跟在他们后面,机械的跳着。

没想到小教官也是此中老手,不但放得开,舞跳的也不错,开始还有俩个家伙和他对飚,等小教官耍出了空翻之后,终于败退,引起了周围小女生一阵阵尖叫,也让我们大感面子上有光。

我不太喜欢这弹簧地板,没有安全感,胡乱蹦了几下就找了张桌子,要了啤酒爆米花坐下慢慢喝。

蹦迪这玩意也耗体力,我是深深佩服那几位,居然摇了一个小时都不带休息的。我对这个没感觉,只是觉得有点吵,仿佛不是一个世界。

正在喝着酒胡思乱想,音乐终于停了,哥几个终于下场,一看到我这里居然有啤酒,上来拿瓶就吹,等冰啤酒下肚,个个叫爽。

和我们同来的有个胖子是XJ的,一瓶下肚意犹未尽,又搬了一桶,声称今日不醉不归。

大家都是年轻人,谁怕这个,当即开始互拼。

这边的迪厅似乎还带娱乐的,舞池中人散了之后主持人就上来了,唧唧歪歪的一大通,我们也没听清楚,似乎要举行什么比赛,还特地找了什么什么嘉宾之类的。我们正喝的高兴,也就随意看看。

我们中间有本地人常来这玩的,解释道:“这里晚上蹦累了都有节目看,上次我来了还有人妖表演。”

一听人妖我们立马来了精神,纷纷问他人妖漂亮不,心中也在期待今晚能有什么美女表演之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