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雷击
  • 我是农民
  • Mr默默
  • 2519字
  • 2007-10-15 18:18:00

夏天的山城十分闷热,刘鹏光着膀子,穿着一条短裤,脚上套着双拖鞋,独自走在这层次分明的城市里。

“妈的,身上又没几块钱了,这个月该怎么办啦?看来还得去联系下兄弟们,看谁能救救急!”

刘鹏掏出裤袋里的手机,手机是刘鹏以前读大学时买的,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买上手机,自己忍不住也掏出了省吃俭用攒下的钱买了一个手机,当时感觉还很先进的,可是没过多久,手机层出不断,刘鹏的手机没用多久就过时了,而有钱的同学又换上了新的,刘鹏那个无奈啊!常感叹:“咋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啦?”

“喂!小胖,手里有钱没啊,兄弟我最近有点紧,救急一下啊!撒?你也没了,得,那兄弟就等着挨饿吧!”刘鹏挂掉电话,又迅速的拨下一个电话。

“喂,波波,给兄弟我整点钱撒?什么?你还在找救急?靠!都是穷人!”刘鹏又挂掉电话,快速的查找着下一个号码。

…………

“你好!你拨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电话里传出服务台的声音

“靠!一个个都是穷鬼。”刘鹏现在看撒都不顺眼,忍不住向旁边的石头踢去。

“哎哟,妈的,连你这破石头也敢惹我!”

刘鹏今年二十五了,毕业于西南农业大学,到现在已经毕业三年了,刘鹏的家在农村,离重庆主城区有三百多公里,是属于偏远地区,村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挖地球的,到了刘鹏这一代好不容易出了个大学生,那时,整个村里那是欢天喜地呀!村里的一人一遇见刘家的人,那都是道喜,“哎呀!我说老刘啊,你福气好啊,出了个大学生,以后有好日子过了。”父母们当时听到这些话,那可常常把笑容挂在脸上。可是当一家人看到那高额的学费时,可发愁了,父母把手里的余钱拿出来才一千多块,父母一想到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却没学费,那可是急得团团转,最后父亲只好到村里挨家挨户的去借,最后在村里人的帮助下才凑齐了一年的学费。

几年大学下来,家里已经欠了一屁股债,可是刘鹏当时选择专业的时候选的农学,因为他从小生长在农村,特别的亲近大自然,所以当时一热,选择一个冷门专业:农学。当刘鹏毕业后工作了,社会上到处都是大学文凭,而自己学的农学就更没人要了,刘鹏只好退而求其次,干别的行业,展转几个行业,刘鹏干过推销,干过业务员,到了后来几天没钱的时候还干了几天棒棒(棒棒是重庆的一种下体力活的职业,也就是帮人抬东些什么的。)

这时,刘鹏的电话响了起来,刘鹏一看是家里打来的,赶紧接听了起来。

“喂,儿子啊!我是你妈啊!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没饿着吧,有钱了就吃好点,别把身体拖坏了,你关钱了,就别在往家里寄,自己存上取媳妇用,家里不缺钱,又不用买什么的,要吃什么的去地里采点就行了。知道了吗?儿子。”

“妈……家里还好吧!儿子不孝,不能在家里陪您老,你自己注意点身子啊,别累着了,地就别种了吧,儿子这有钱养你们啦!”

刘鹏的双眼充满了泪水,想着父母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下地里下劳活,自己现在都毕业三年了,还没有一个正经的职业。以前读大学真是白读了,还给家里拉下了一大笔债务。

“喂,儿子,你爸在旁边拉?你和他说几句吧!”电话再一次传来了母亲苍老的声音

“好的,你把电话给我爸吧!”

“儿子,我是你爸啊,身体还好吧,在外要注意身体啊,你不要担心家里,今年家里喂了几条肥猪啊,到了过年的时候,留一条你回家的时候杀着吃。”

“爸,你也要注意身子,你平时少喝点酒吧!喝多了对身子不好。”刘鹏关心的道

“谁说的?酒喝了活血的,应该是对身体好才对,你就别在劝了,爸就好这口。”父亲固执的道

是啊,父亲的唯一爱好就是喝酒,每顿饭都离不开酒,没有酒那是坐立不安。都几年了,自己还没有给父亲买一瓶好酒,唉!今年过节的时候一定给父亲买两瓶五粮液。

“爸,那就这样吧,你把电话给我妈,我给她说几句话。”

“儿子,还有什么事吗?这里是村长家,说久了可不方便。”电话了传来母亲的声音

“妈,我就几句,我爸喝酒的时候,你劝着点,让他少喝两口,我把就听你的话,好了,你们也别担心我,我过年的时候回家。”

“那好,我会劝你爸的,对了,过年的时候给妈带个媳妇回来,那妈挂了啊,你自己注意身体。”母亲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嘟……嘟……”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

刘鹏茫然的走在街上,想着日见老去的父母,父母的双鬓已是白发从生了,还没有享受过一天清福,而自己还在这个城市里流浪着,这个社会上的一切都讲究关系,自己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哪有什么关系,看着那些一个个西装革履的,进出各种高档场所的人,自己感觉和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好想回到家乡去感受那里的一切,青山,绿水,朴实的人们。可是自己现在哪有什么脸面回到生养自己的家乡。

“啊!老天,你为什么就那么不公啊!”刘鹏仰天狂吼

远处的人们对着他指指点点,现在的刘鹏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反正破罐子破摔呗!这时从旁边走过一个白领人士,轻蔑的对着刘鹏道了一句:“白痴!”

“什么?你敢骂我白痴,你他妈的是不是想挨揍了啊!”刘鹏捏着双拳做势欲打的样子

看着刘鹏一副混混的样子,那个白领赶紧向前跑去,跑的时候还忍嘀咕道:“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这没文化的白痴。”

刘鹏也懒得理这个人,边走边嘀咕道:“靠,谁说我没文化,好歹我也是重点大学出来的!”

“轰!轰!”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天空开始倾盆的下着暴雨

“兹!”一道闪电划过天际

“艾!不对呀,这闪电怎么越来越亮,越来越大呀!啊!是向我电来了,妈的,怎么这么倒霉!我又没干什么缺德事!”这是刘鹏脑子里最后的想法

下午六点三十分,重庆电视台生活频道。

“电视机前的朋友,这里是天天六三零,傍晚,主城区天降暴雨,XX街上某男子被一道闪电击中,当场死亡,具法医和鉴定,该男子是重庆万州区人,今年二十五,在主城区工作,如果有该男子的亲人或朋友收看此消息,请尽快联系市公安局,联系电话6868638。”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