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警花保犯人

  • 彪汉
  • 平凡心
  • 3905字
  • 2007-04-23 09:01:00

第一章 警花保犯人

“哥们!都告诉你弄错了,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好人………”郝仁一边扬起被拷的双手,一边苦笑试着和那两个警察解释什么,但显然他的这些举动没起什么作用,反而被那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警察在背上推了一把,进入阳明区二派大厅。

“不就是去协助调查,用得着推吗?”如果说先前的郝仁还只是不爽,那么现在的他就有些恼怒了,胸膛强烈的起伏着,胸前与背部的肌肉块块绽起,将那那件有着枪火标志的T恤衫撑得要绷裂开一样,因为带着手铐而且还被推搡了一把,他现在的心情就跟体恤衫上的两把枪一样,充满了火yao。虽然这样的误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却依然让他十分恼火。

“真不知道这些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好坏都不会分,还当个屁警察,还不如回家搂女人XXOO呢”郝仁心里再一次鄙视这些人,对于他们如此对待自己这个好人而不满,不过他已经不是前几年了,并没有说出来,否则麻烦肯定会更大,郝仁这方面有经验。

郝仁的高声不满,顿时引来不少奇异的目光,因为这里是警察局,公民惧,坏人怕,还很少见这么嚣张的。更何况,如今这年月,还真有人好意思,如此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好人。

简直就跟跑到大街上高喊:“我是**……**…………”

回应:“神经病…………”

刚把郝仁从车上带进来的一老一少俩警察,年轻的厉声喝道:“你以为这是你家呢,给我坐下。”

警察局对于郝仁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尽管每个警察局的布置格局会有所不同,但整体的氛围是绝对都一样。打上高中开始,他就没少来这种地方。

“到你家了是吧?”年轻的警察冷笑一声,喝道:“放老实点,给我坐下!”

郝仁出入警局,可谓是家常便饭,什么样的警察都见过,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要是好说好商量,他也会好言好语,越是对这种愣手,他越是不在乎,更是随意的四周观看。

然后靠在椅子上很是悠闲的说道:“警察局,我TMD比你熟悉,警察局怎么了,我是好人。再说了,我就算犯法了,也是法院说的算,你这里最多有权请我回来协助调查,你跟我拽什么拽。以为老子会怕你啊,想吓老子,你还差的远呢。”

“呵呵!还真是个好人!”那个约莫四十出头的警察,拿起郝仁的身份证一看,调侃的笑道:“不用多久就知道你是人是鬼了,好人!”

“啪……”年轻警察从抽屉里拿出口供本来,看郝仁倒是不客气的坐在那里,不爽的重重摔在桌子上道:“就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三个人现在让你打成重伤,正在医院抢救呢,你是好人,哼……”

这是大厅,并不是刑讯室,根据最新的流程,拿到了郝仁身份证,最先就是先调阅他的档案,然后再进行审讯。

郝仁昂首,理直气壮道:“打成重伤怎么了,你家法律上规定了,只能好人被打,打人的就一定是坏人啊!就不兴好人合理合法的打坏人啊。”

郝仁的顶撞,年轻警察显然很是意外,这个不怕他们的家伙,很是让他气愤啊。因为在郝仁面前,他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没有了,成了普通人一个。

“你……”年轻警察虽然没干多长时间,但一种优越感也已经形成,就算那些凶恶的罪犯进来之后都低头听训呢,像这样的怪胎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尤其是在大厅办公区,被郝仁这么一说,一顶,他更感觉面子上挂不住了,气得握拳猛的站了起来。

这里是大厅办公区,不是审讯室,老警察经验丰富,忙拦住他道:“哎……,跟他急什么啊,犯不上的,等一会到审讯室再好好的“审”他。”

年轻警察面色充血,涨得通红,脸更是火辣辣的烧,被一个扣住的人如此顶,真是没面子。老警察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又缓慢的坐了下来,恶狠狠的瞪了郝仁一眼,等一会有你好受的。

老警察心中却有些打鼓,这个人看似粗鲁凶残,可事情恐怕没那么好办。就连他刚才说“他妈的”都是用“TMD”,虽然谁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这在法律上就是两回事了。

“切……老子头顶天,脚踏地,小样,怕你啊!”郝仁眉毛一挑,心说,想跟我搞这个猫腻,门都没有。

刚才抓郝仁的时候,已经简单的询问过,同时也把郝仁的证件拿到手。老警察回身,将郝仁的身份证递一位女警:“小张,帮我查一下他的底,顺便打印一下,一会好好审审。”

“呵……”小张接过身份证,抿嘴笑道:“这人怎么了,还真挺特别的,犯什么事了?”

没等老警察说,年轻警察抢先愤愤道:“他可牛了,说在公交车门口抓到三个小偷,把三人打成重伤不说。还把人家手指也都给掰断,心狠手辣不说,竟然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好人。”

虽然大厅里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可他们这里却成了焦点。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里,竖起耳朵听着。

“他们是小偷,我抓小偷,难道这不是好事,难道我这还不是好人吗?照你那么说,我坐视不理就对了。至于说我打了他们,那是没办法,他们要攻击我,我那是自卫,你最多说我防卫过当。”郝仁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同时很有经验的两手十指互相扣着,避免有动作碰到手铐,伤到手腕。

“MD,什么世道嘛,做好人倒成了错了。”这次“妈的”,郝仁依然是用的英文字幕说的“M””D”。

“说话给我放干净点,你以为这是那,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满嘴脏话,我看你就是个混混,垃圾,人渣,看一会怎么收拾你。”年轻警察此时恨不得,立刻就动手,好好的修理修理郝仁。

“至少他有一点说的没错,法庭没有判决之前,他就只是嫌疑犯。在查他之前,你最好先查查自己的问题,到底配不配穿这身警服。”声音清脆铿锵有力,字字落地都能砸出声来。

一位样貌在二十三,四岁的女警说话间走了进来,如果说美女给人第一感觉是漂亮,那么美丽的女警察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眼前一亮,一身警装难掩美丽,更添英姿飒爽。

年轻的警察一愣,眼睛直直的看着美貌的女警,更让他吃惊的是她肩膀上的“花”。

老警察一看不好,来的人竟然是总队的刑侦大队女副队长,“传奇“警花夏灵。

“夏队,他刚来不懂事,一时口误说错话了,您多担待”人老精,鬼老灵,说着,转向年轻警察道:“以后一定要注意工作方式”

大概意思了一下,笑脸相迎道:“夏队,又有什么新指示,怎么还劳您大驾呢,我们所长在里边,我这就给您叫去。”

“不用了,我是来保他的”说着夏灵有些生气的白了一眼正在仰头冲自己笑的郝仁,她是生气的白,而郝仁见到夏灵进来,很是无奈的冲她笑了笑,心中奇怪,自己这个死对头今天怎么转性了,不跟自己对着干,给自己找麻烦,反而保起自己来了,奇怪?难道是她知道,这个根本搞不到自己,另有安排?

不过,他们这一来一回的细小动作,看在别人眼里就别有一番味道了。

“啊!”这些连见多识广的老警察都傻了,干了这么多年警察,这种事还是第一回碰上。人他们刚抓进来,什么还都没弄明白呢,总队刑侦的副队长就来提人。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自己没有听错,她刚才明明说的是保人,还有刚才那暖昧的神qing动作。

老警察干了二十多年,对自己的这双眼睛还是很有自信的,看这小子样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人物啊!难道自己走了眼?

“夏队,这个……恐怕有些…麻烦,您知道的,现在那三个人还在医院,有两个还在动手术,情况到底怎样还不清楚”

在这种场合,说话最是两难,夏灵虽说不直管着他们,但毕竟职位高他们很多,而且是总局管刑侦的副队长。这么年轻就升上去了,虽然关于她的传奇故事很多,她也不是没破过案的花瓶。可这么年轻就到这个位置,打死了,也不会有人信她是完全凭借自己,这样一来就更不能不买她面子。

可话又说回来,这个事情又确实很棘手,人刚抓回来。事情又搞的这么大,连个讯问笔录都没作,就把人放走,万一那边死了人,或者有人抓住这件事情,这个责任他也背不动。

正在他两难,不知如何措辞应对的时候,小张吃惊的张大了嘴,拉了拉他。

“您等等……”老警察赶忙转过身去,心里长出一口气,心说,小张还真聪明,知道给自己解围。同时不满的瞥了一眼年轻警察,这个生瓜蛋子,带了几个月了还没什么长进,就知道给自己惹麻烦,关键时候也不机灵点。

有个缓冲就好了,一会自己二话不说,直接去找所长,这样两边自己都不会有事。

他虽然转身低头像是跟小张说话,心里却算计着别的。

现在一个人从出生开始,稍微重大一点的事情,变动,都会有记录。不论是升级升迁,结婚生子,还是调动移动,好人好事,坏人坏事,都会存入个人身份信息当中,可以通过身份证直接读取。

所以现在想知道一个人的以前,只要调出他的资料,就一目明了。

“不……不……能打印……”

听到小张吃惊的有些口吃的话语,老警察这才清醒过来,心里一惊,心说,难道自己今天真看走眼了。这个家伙还真有背景,还是那个特别部门的,警察局都没权调阅他的资料?要是这样,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夏灵来保他了,如果真是那样,可就麻烦了。

老警察这才看着屏幕,郝仁的相片,出生年月日都显示的很清楚啊,奇道:“为什么不能打印?”。

“你看这个……”小张也总算从震惊中摆脱出来,进入了打印预览。

老警察也瞪大眼睛仔细看,还是跟刚才一样,都很正常啊。郝仁的相片,基本资料都有啊,这不是能查阅到吗,也都显示得很正常啊!怎么会不能打印呢,再往下一看,老警察的眼睛也瞪大了不少。

“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