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闪亮登场
  • 下位者鄙
  • 问天
  • 5859字
  • 2007-01-30 22:15:00

圣明、幽明之光,光照大地。原有的一丝云彩,也早就被斗技场的原能师驱散了。巨大如蛋状的斗技场,既为斗技场的观众遮挡阳光,又反射着光芒照耀四方。还能始终保持斗技场内充足的采光,真不愧为七神大陆决斗的圣地。

不错,这里正是七神大陆最负盛名的圣龙斗技场。

只不过,如今现场的所有观众,却没有一个关心斗技场如何如何豪华的。毕竟再好的斗技场,那也是为了衬托决斗的双方而存在的。来的观众,最终的目的,看的还是决斗者的决斗,而不是斗技场得壮观。

正如此时,观众席上,人满为患。为的就是看两个绝代天才的对决。

为此,即使足足可容纳三万人的斗技场,座无虚席。并因此令如此庞大的斗技场都稍微显得有些拥挤,可热情的观众们,却也没有一个抱怨的。

而且,也没有人会因此而认为那高达两个普尔的门票不值得。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帝国两个绝世天才的对决。那绝对会是百年不见的精彩。

当然了,此时坐在贵宾包厢内,可以俯视整个斗技场的贵族们,是不会感觉到任何拥挤的。而且,他们的视野也会比那些坐在圆形阶梯上的普通观众要好得多。但是!此时也同样没有一个贵族会在意这些,或为此感到优越。因为他们比普通人更加知道这场决斗的重要。那可关乎着帝国的存亡。

也许,此时只有比那些贵族包厢视野更好的,并更能感觉到现场真实感的原能节点工作人员,或许既能看得清楚,也无那么多的心理负担吧。

不过,即使是同样在原能节点上的工作人员,那现场的感受上,也是有着区别的。

要知道,每个斗技场的基本配备,都是要有一个原能护罩来保护观众不受决斗者误伤的。而每一个原能护罩,都是要由七个原能节点提供能量的。

故此,每一个原能节点,都是由两个原能师负责,一个负责充能,一个负责替补。此外,还要有两个战士负责保护安全。

如此,那负责充能的原能师,自然就没有负责保护的战士悠闲了。那些负责保护的战士,相对而言,只要没有意外的捣乱者,他们的工作,就是近距离得观看决斗。

就像此时,负责保安的老贝克和小汉姆就显得无比轻松和无比激动地看着场内,期待着那两个帝国的天才,即将举行的决斗。

天才?

没错!绝对的天才,而且还是公认的天才。

非勒

圣龙帝国,皇都,扭玻利顿家族的嫡子。

年龄:31岁

身高:201厘米

特征:兰色长发,鹰目

级别:11级原能师

特长:雷霆电狱

备注:十三岁突破七级原能师,被誉为:奇迹之非勒。十三岁之前,决战三十二场,无一败绩。直到十三岁入学圣龙帝国原能学院高级班,碰上了宿命的对手杜高。这才终止了奇迹的传说。在学期间,每年和杜高的比试,都以微弱差距落败,直至二十岁毕业,共失败十一次。毕业后的三次比斗也都负于杜高。但,非勒依然被评价为近五百年来,最有可能突破十六级强者境界,达到领主境界的希望之光一员。

杜高

圣龙帝国,幽明公国,巴迪诺马杰咯家族的旁支

年龄:31岁

身高:193厘米

特征:阴冷之目。所有被注视的对象,都会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寒冷

级别:11级原能师

特长:幽冥龙枪

备注:十二岁半突破七级原能师,以旁支的身份,获得了本家的认同。十三岁之前,决战四十七场,无一败绩。十三岁入学圣龙帝国原能学院高级班,与同岁的非勒相遇。并以微弱优势战胜号称奇迹的非勒。至今从无一败。被评价为七神大陆的第一青年高手。是突破十六级强者境界到达领主境界的希望之光。

此时,非勒与杜高,相距三十米的间隔,互相的,谨慎的,凝视着对方。

虽然原能护罩之内不可能有风的出现。可非勒那齐腰的蓝色长发,以及那布满金色星纹的天蓝色大氅,都在微微的向后漂浮着,显然非勒的原能已经在聚集。毕竟非勒已经输过很多次了。而且这次尤为重要。非勒好不容易挑逗杜高答应了决斗,赌上了帝国的命运,那是绝对不能有失的。

同样,全身笼罩在漆黑斗篷之内,只有一双阴冷的双眼,放射着逼人目光的杜高,也在小心的戒备着。虽然非勒是手下败将,从来没有赢过一次。可非勒的实力,却一直是杜高最强的对手。而且,两年没见了。天知道同样是天才的非勒会有什么样的突破。何况,这一回胜败的赌注实在是太大了。

赢了,杜高肯定会得到幽明公国费尔公爵的奖赏和支持。只要有费尔公爵的支持,巴迪诺马杰咯家族也就只能由杜高出面继承家族了。如此,杜高就会成为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个以旁支继承本家家族的巴迪诺马杰咯家族的成员。

到那时,杜高就可以实现他那个深深隐藏在心中的愿望,把那个曾经羞辱过他母亲的巴迪诺马杰咯家族现任族长的兄弟,逐出巴迪诺马杰咯家族。让他受尽羞辱。

这可是杜高一直深藏在内心的,并且是唯一的心愿。以及他向上拼搏的动力。

当然,如果输了。哪怕他杜高再是一个天才,再被誉为希望之光,他也必定会被费尔公爵的怒火所焚化。费尔公爵上任的时间虽然很短,可他那铁血的作风,却没有一个家族不为之颤抖的。巴迪诺马杰咯家族更是决不会,也决不愿为他而出头的。

不过,杜高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的。只是信心的来源,不在于杜高从来没有败过。而在于杜高刚刚在一个月前突破了十一级的境界,达到了十二级原能师的级别。而且,这个消息杜高还没来得及向外界透露,以及向原能师工会通报,就有了这次的决斗。

这绝对是一个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绝对是出乎非勒算计之外的。

而十二级原能师与十一级原能师,那也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级别的差距。那是本质的差距。

十级之后的每一级提升,那都是无比困难的,而提升之后的差距也是无比巨大的。那是因为,在十级之后,就没有成例可供学习了,每个精进者,都必须针对自身的对原能的理解和自身的条件而修悟。从来没有两个人是用同一种方法而突破。多多少少都会在相同前进的道路上,有所不同。

故此,杜高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神态上也要比非勒安稳了许多。

毕竟是多次交锋的对手了,短暂的凝视,非勒就知道自己依然还不能找到杜高的破绽。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杜高,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拥有着虚幻的不存在感,而杜高的那双眼睛,又偏偏有着洞视一切的阴冷。

非勒缓慢而稳定的向左前方踏上一步,坚定的喝道:“杜高!此次你为费尔公爵讨要龙血战鼓,你就不怕帝国因此而分裂,以致西瓦降临之日,一盘散沙的人类全被毁灭么!”

非勒出招了,非常巧妙的一招。看惯决斗的观众们,听着原能扩音传出来的声音,无不振奋,为非勒的高招叫好。

只可惜,连远处观众都叫好的招式,近在咫尺观摩的小汉姆,愣是没觉出什么来。

小汉姆耳闻观众的叫好,迟疑的向旁边的老贝克问道:“贝克大叔。这些观众喊什么好呢?这不是还没打了么。”

“已经打了。”

“没有啊。原能师决斗,不都是先升起护罩。然后再全力攻击对方的么?”小汉姆不解的问道。

老贝克呲牙一笑:“汉姆,你小子是不是刚从边防军升上来的?”

“是啊。咋的了?”小汉姆不懂得反问道:“贝克大叔,他们打没打,观众叫好,与俺的出身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小子边防军出身,一身的能耐,自然是军旅派的了。而你们军旅派的打法,讲究的是配合与集体。每个战士永远只是面对自己前面的一个方向出刀,身体的左右和后方,都要交给你们的战友。所以你们军旅派的战士,打起来都是大开大壑,一往无前。同理,你的军旅派出身的原能师,为了在战斗时形成密集型的打击,都是要集团作战的。可是为了不造成原能干扰,每个人的站位,那都是有标准场地的,决不能随便移动。于是,升护罩,在统一的口令下,发动攻击,那就成了必然的习惯。”老贝克慢条斯理的说道。

小汉姆下意识的点点头。暗中佩服:贝克大叔说的一点不错,边防军作战还真的就是这样。

而老贝克接着说道:“可那毕竟是军队,所以,除了军旅派之外,还有一个专门为决斗而生的斗技派。现实决斗中的原能师,如果也如同军旅中原能师一样,升起护罩,一动不动的攻击,那不就成了靶子和炮台了么?而且,他们升起防护罩的级别不同,使用的时间也就不同,有时候,很可能一个更小的真言术,就把一个高级别的高手干掉了。而用言词震撼对方的心灵,使其不能集中精神使用真言,并趁机以短小的真言术结束战斗,这就成决斗派原能师决斗时惯用的一招。而至于原能师决斗时得走步,那就是为避免对方的真言锁定和干扰。明白了么小子!”

小汉姆似懂非懂。

而此时,非勒和杜高已经在场上走了一圈了。谁也没有撼动对方的心灵。

杜高最终阴沉的向非勒陈述道:“非勒,你从来没有赢过我一次,这一回,你也不可能赢了我!我已经是十二级的原能师了。而你还是十一级,你就算有什么技巧的突破,你也不可能赢得!”

杜高的话语,就像一句宣判,不带任何的色彩。可唯有如此,却更显现出杜高决心。而十二级的决定性,也绝对会对一个十一级的原能师造成沉重的打击。不可能再有任何的言语还击。

但出乎意料的,非勒确实是不再进行任何的言语还击了。而是一字一句,径直的念起了真言:“空间无所不在的,闪动跳跃的雷电……”

随着非勒念起了真言,杜高嘴角荡起了微笑。

原能师的决斗中,先一步念起真言的,往往都意味着失败,且不说在没有真言锁定的情况下,真言聚集的原能冲击,很可能就会在对手移动中失去命中。而就算没有命中率的困扰,一个真言的启动,在没有完成的情况下,也是不可改变的,否则的话,原能反噬,那可是会要命的。而在真言术不能改变的情况下,同级别的原能师所使用的招式,往往决斗的双方都会互相了解一些,这时候,针对对方地启动真言,哪怕就是一个低级别的真言术,只要能突破对方的真言术启动时所形成的真言力场,那就可以轻易的战败对方。毕竟越是低级的真言,启动所需要的时间就越短。

而今,杜高就断定非勒现在所启动的真言,就是非勒的拿手绝学——雷霆电狱。毕竟这一招杜高已经领教很多回了。熟悉得很。虽然非勒一开始就用这么一个绝招,有些出乎杜高的意外。可这一点也不妨碍杜高对这一招的熟悉。杜高的幽冥龙枪,那可是恰恰比雷霆电狱的启动快了七砂尔。哪怕就是非勒先念动的真言,杜高也能领先两砂尔启动真言。而幽冥龙枪与雷霆电狱作为同级别的真言术,那绝对能攻破非勒雷霆电狱的真言力场的。

“无尽的幽冥,聚集我的身边,以我的虔诚,赞美我幽冥之父——乐革莫夫,……”

随着杜高的真言响起,按照惯例,当杜高念道:无尽的幽冥,聚集我的身边之时,杜高‘幽冥龙枪’的原能立场,就会与非勒‘雷霆电狱’的原能立场同时形成。而随后,杜高的真言节奏就要快过非勒。毕竟杜高的幽冥龙枪属于单体攻击,而非勒的雷霆电狱属于范围攻击。

但是!就在杜高赞美神名之时,非勒却突然间越过了原本应该赞美神主的真言:‘诚意我心赞美威猛雷电之主——卡布’,直接念道:赞美卡布。

杜高当时就是一愣,险些精神不能集中,要不是杜高对于‘幽冥龙枪’的真言已是熟练无比,差一点就要被真言反噬。

杜高稳守心神,不去管非勒的念诵。

可紧接着,非勒竟又是跳过原本‘雷霆之主’的尊称,直接念道:“借卡布之威名。”

随后,非勒更是直接跳过‘施展雷霆的威能在我眼前’,直接念道:“演化雷霆的锁链,束缚邪恶!”愣是比杜高早了两砂尔,念出了真言的激发音:“雷霆电狱!”

随着非勒念完,无尽的苍穹当中,汇聚出怪蟒般的紫色闪电,蜿蜒虬结,猛地向杜高打去。一片紫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闪电的炼狱。

而非勒也随即兴奋的狂笑道:“杜高!你突破到十二级又如何?你不过是一个家族的旁支,你会有加快汇集原能的雷电宝石么?你会有一个强者的提携么?我爷爷奥菲大师,那可是一个十六级的强者,早已经钻研出了如何缩短真言的方法,你又怎么能比得了!你输了!你应该死而无憾了!”

虽说此时非勒兴奋的还有点早,他先前并没有锁定杜高,此时还有一个命中的问题。可非勒显然并没有考虑这一点,毕竟非勒的‘雷霆电狱’是个范围真言术,一点点地命中,在大范围真言术面前,那是没有什么的。

可突然间!漫天紫电当中闪现出一个黑洞,一团黑光猛地从中飞了出来。隐约之中,黑光之内好像是一个人。

没错!这就是李斌!

虽然此时的李斌早已经条件反射般的捏闸了,可谁看见过电动车能在半空中制动的?原本就是飞驰在马路上的电动车,此时在半空中,依然好像在无形的马路上奔驰一样。

不过,很快的,万有引力照样在李斌身上发挥了作用。原本不知因何得的滞空和漂移,改成了向下运动。很自然的就抹过了正屹立在雷电当中的杜高。

早已被雷电劈的崩溃了的幽冥龙枪启动所形成的原能力场的杜高,在碰到李斌周身外围的那层黑色光晕后,碰到的部分,随即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仅残留的下半截,也随即倒了下来。再之后,杜高下半shen才有鲜血涌出,可随即就被紫色闪电的高压烤成褐色的黑斑。

而此时李斌周身的那一层黑色光晕却因此消失了,而李斌在去掉那一层黑色光晕之后,竟然还有一层晶莹的翠绿之光,笼罩着他的全身。

可随即,这团翠绿之光就吸引了杜高使用幽冥龙枪不成所残余下来的那些原能依附,并再次形成了一团黑色的光晕。

尔后,还没搞清状况的李斌,就已经笔直的撞向了同样没有搞清状况的非勒。虽然幽冥龙枪残余的能量并不多,可它毕竟还是一个十一级的真言术,而此时非勒身上一点原能护罩都没有,很自然的,倒霉的非勒,也同样被幽冥之力给腐蚀了。

而再次去掉黑色光晕的李斌,他那层神秘的翠绿光晕也随即消失了,于是,捏着闸滑行的李斌,也很是干脆的被甩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而在李斌晕过去之前,李斌也只有一个念头:他妈的,骑电动车也能撞死人?

可就在李斌晕过去之后,斗技场上的所有观看者,这才相继醒过味来,续而惊讶声一片。

“啊!天啊!天才杀手!”

“啊!神啊!空间转换!”

“啊!伟大的父神啊!竟然让我看到一个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