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风花雪月(中)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7811字
  • 2006-12-29 12:58:00

(注:本文第一段经过考证,尤其是女性参赌的问题,参考了北宋的相关民间纪实)

尽管再过三天就是元佑三年的正旦,但实际上,按照帝国的传统,关于新年的各种庆祝活动在今天正式拉开了帷幕,整个帝国的首都汴京城全面的进入到了热闹欢腾的气氛当中。从最东边的新宋门到西面的梁门,从北面的封丘门到南面的南薰门,汴京城横贯东西南北的两条主干道上,彩棚连结、灯花如林,各种彩棚中摆满了珠翠、头面、衣着、花卉、吃食、玩好之类,道路两边的舞场歌馆亦是车马交驰,一片繁华。而在这个时节,每到了入夜的时候,各大酒肆娱乐场所全面爆满,不只是富豪人家,就算家境贫寒的人,也要呼朋唤友把酒相酬,连带开封府也全面放开了对赌博的管制,只不过进入那些比较高级的赌博场所中的赌客,绝大多数人却都是富贵人家的女眷,当然,有句非常有道理的俗话叫“三个女人成条街”,女眷多的地方自然流言就会特别多,而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与杨翼的婚事有关。

说起来,在京城中的富贵女眷们的眼里,杨翼恐怕算得上帝国最受欢迎男性中的第二号人物,年纪轻轻就已经名动天下,不但本身的官阶已经到达了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到达不了的正三品上,就单说家世,他们老杨家早已经算得上富甲天下了,更重要的一点是杨翼还未成婚,谁要先嫁进去说不定就能弄个朝廷封下的“诰命夫人”当当。当然,之所以杨翼排在第二,是因为还有一个人叫做赵煦,赵煦因为年纪小的缘故也未大婚,若是有人嫁了赵煦,“诰命夫人”固然是当不上,但混个“皇后”的称号来玩玩,恐怕更是有趣得紧。

“听说了么?户部侍郎杨大人要成亲了!”

“谁家的女儿这么有福气?”

“怎么你们还不知道么?杨翼要娶一个羌人!”

“胡说,杨大人怎么可能娶羌人?我听说他要娶突厥人。”

其实像赌场这样的地方,小道消息固然是极多,但这里的小道消息也往往比较滞后,起码有些消息是已经在外边传烂了,才进入到这些女眷们的耳中。

事实上,目下整个京城都已经传遍了老杨家提亲的事情。早在几天前,突然决定要成亲的杨翼,让他叔叔杨传香带着极其丰厚的彩礼去了南泊,因为乌伦珠日格的家人大都远在留山原,只有一个哥哥莫日根在武学里边当教授,所谓长兄如父,只要莫日根应承了那就万事大吉。对于这件事,杨传香是非常高兴的,在他看来,乌伦其实是个不错的人,非常的讨人喜欢,而且据说还是草原上最美丽的姑娘,所以对于杨翼的要求他是完全同意的。

杨传香现在号称京城首富,既然身为朝廷大员的侄子要成亲了,杨传香当然不能落下面子,怎么说也要搞得风风光光,才能对得起自己现在的身份,连带求亲的时候也要大操大办。所以,最近搞惯了营销策划的杨传香,一下子把京城最有名气的十大媒人全部招揽到了旗下,此外购买了堆积整整十大车的彩礼,外带聘请了京中的三大戏班建成彩车,请了舞狮舞龙的鼓乐队,上千人的规模,一路上吹吹打打的直往南泊而去。

这下子果然轰动京城,路边夹道看热闹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杨翼求亲搞到了全城风雨。

而在另一边,乌伦珠日格的心里是美滋滋的,说起来杨翼这个人在她的心里还是不错的,虽然有那么一点傻,论起打斗的功夫和骑射的本领远不如草原人,但是正如爷爷毕勒格所说,杨翼是一个坚强的汉子,带领着族人们打败了入侵的敌人,在京城中也对自己百般维护,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感情也在积累当中,所以对于嫁给杨翼,乌伦其实是心甘情愿。

至于她在南泊的哥哥莫日根,当看到了求亲的队伍后就已经有点晕头转向搞不清楚状况了,其实就算是在草原上,哪个人求亲不也要送上牛羊呢?而牛羊的数目也往往代表了被求亲的姑娘的身价,而现在求亲的场面如此热闹和轰动,彩礼堆积如山,分明是给足了面子,加上对杨翼的为人莫日根也是清楚的,不把妹妹嫁给他还想嫁给谁呢?

南泊的师生刚开始的时候是被浩浩荡荡的求亲队伍吓了一跳,待搞明白出了什么事,整个南泊大营当然立刻沸腾。

在学生们来说,杨翼是个严厉而又凶名远播的人,整天就指使着王魔头折磨自己,现在杨大人要成亲了,依照经验,新婚燕尔的男人通常心情都会比较好,通常也会更好说话一些,所以学生们都乐观其成,在看到求亲的队伍后,许多人已经在计算自己的身家,盘算着究竟应该送多少的贺礼。

而赐胡军人这边当然是欣喜若狂,杨翼英明神勇的形象早已经通过上半年的那场战争刻在乐他们的心里,而且杨翼一直对自己的部族关爱有加,当初为了保住留山原不惜千里转战的事情也是人所共知,所以赐胡军上上下下奔走相告,都把这当成了自家的喜事。当然,这里边也有些人发酸,打从战争结束时就一直想把杨翼弄成自己妹夫的姚硕昊,现在突然发现莫日根抢先了自己一步,多少有那么点遗憾和后悔。

至于众将领就自不必说了,以前整天看着杨翼一个人在大营里提着只秃尾巴麻雀瞎转悠,总觉得有那么点神叨叨的感觉,现在杨翼有了家室当然大家打心眼里高兴。

然而,包括杨翼在内喜气洋洋的众人,却想不到事情急转直下……

******

紫寰殿。

“臣,郑雍,弹劾杨翼!”御史中丞郑雍的声音铿锵有力:“日前,京中风闻杨翼欲娶亲,其欲娶者竟是胡人!自古华夷大妨,即便布衣百姓纳胡人为妾尚羞言之,杨翼何人?我大宋正三上大员也,堂堂翰林也!欲娶胡人为正妻,乱纲常之举!大失体统之举!此风断不可长,臣请罢杨翼一切官、差、职事!”

“如何不能娶胡人为妻?”杨翼火冒三丈,最近御史台就是跟自己过不去,说自己七老八十了还没个家室的是御史台,现在自己要成亲了你们又说什么“华夷大妨”,要是没有赐胡军说不定你们都把京城给迁到洛阳去了,还妨个什么妨:“自古就有华夷通婚之说,想来当年昭君出塞,不就是大汉正统与匈奴通婚么?若说兀声延征部,早得朝廷谕令为大宋子民,又何分华夷?”

“非也!非也!”翰林承旨邓润甫出列道:“臣附郑中丞之言,臣日前得知,那民女名为乌伦珠日格!想那兀声延征人,皆得我大宋赐姓为姚,何以此女竟不姓姚?若非其人心怀异志,又或其根本不是兀声延征人,更何来大宋子民一说?”

杨翼辩解道:“不姓姚就是心怀异志之论甚是可笑,我中华向来讲究尊敬祖宗,若不愿改祖姓诚为孝心者也,一异族女子尚知此礼,况邓大人乎?若说乌伦珠日格不是兀声延征人,臣不苟同,兀声延征本就是多族混居而成,乌伦一家既然入得兀声延征部多年,自然也是我大宋子民。”

此时久未出声的蔡汴突然出列道:“按《礼经·问名篇》,女家答曰:‘臣女,夫妇所生。’由是可知,乌伦之名非延征部族之名,乌伦其人非族中所生,杨翼之论不足信也!”

杨翼本来以为蔡汴是出来帮自己的,现在居然蔡汴掉了一堆文后居然也是反对,实在是大出意料。

“臣亦弹劾杨翼饶乱圣听!”吕大防出列道:“昔日汉室与匈奴通婚,亦为一时权宜之计,乃边境军民为匈奴胁迫之故,后有武帝兴兵征伐,大军直追大漠之北,直逼西域大宛,成其赫赫不世之武功,此后匈奴逃遁不知几万里,又何来通婚一说?杨翼身列翰林,焉能不知此理?强自辩驳罢了!”

“臣以为此事甚不妥当。”刘挚出列道:“杨翼即求家室,不妨另择他人,天下间竟无第二人乎?臣不信!”

一时间大殿上议论纷纷,大都认为杨翼作为朝廷命官,娶蛮夷为正室有违礼法,不过若是娶作偏室就还算过得去。

杨翼这个时候非常的后悔和纳闷。说后悔是因为之前实在是有点昏了头,事情交给杨传香后搞得实在是有点太过了,搞到全京城都知晓此事,还是老话说得好“闷声发大财”,早要是不声不响把事情给办了,谁再说什么也没用,现在还没成亲就居然闹到了朝堂上,真是悔之晚矣!纳闷的是朝中各派都反对啊!为什么呢?就连最近为自己摇旗呐喊的蔡汴都出来反对,恐怕这里边大有玄虚啊!

高太后冷冷的注视着下面的群臣,在她的心里,这桩婚姻娶的是不是胡人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杨翼的婚事或许可以形成一个新的局面,刘挚的发言是事先安排好的啊!“刘卿所言,哀家以为善!诏,杨翼身列朝堂,不可枉顾礼法,谕另择其人。”

杨翼心中叫苦,跪下道:“臣不奉诏!”

高太后立时色变,厉声道:“此事今日作罢,明日再下旨,三旨一过,若你还不奉诏,便交有司论处,礼法绝不可废!”

杨翼觉得有点发懵,怎么回事呢?我都已经给了彩礼了,回头我怎么跟乌伦说去?我非娶她不可啊!

******

一个时辰后的蔡府。

“你在搞什么?”杨翼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事实上不管是谁现在都不大敢靠近他:“蔡大人,你说咱俩的关系够不错了吧?兄弟我讨个老婆怎么就这么难呢?你出来反对?是,没错,你是礼部侍郎吧?苏子也是礼部的怎么人家就不出来说话呢?你出来跟我讲什么《礼经·问名篇》?真要说礼,你家里妾室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说就凭你小胳膊小腿的应付得过来么,你这就是不顾夫妻之礼了你……”

蔡汴看他越说越不像话,竟然大有耍无赖的作风,立即大声打断道:“子脱,读书人何必如此?以子脱之聪明,难道子脱真看不明白么?”

“什么意思?”

蔡汴好整以暇的坐在椅上端碗喝茶,然后沉吟道:“我本赞成子脱的婚事,然今日朝堂,我却甚是觉得奇怪,先是郑雍弹劾你,这御史台专门干这事的亦不出奇,接着邓润甫跳出来弹劾你也在预料之中。”

“哦?”杨翼其实就是专门来套话的:“为何邓润甫跳出来,竟在蔡大人预料之中?”

蔡汴微笑:“子脱为官时日尚短啊!元丰年间,先帝欲除邓润甫翰林承旨,令郑雍作制。制未出,言事者五人交章攻之,于是先帝欲将邓润甫换为侍读学士。于是郑雍对先帝言:二职皆天下精选,以润甫之过薄,不当革前命;以为奸邪,不当在经幄。若每事必待言,是赏罚之柄,不得已而行,非所以示信天下之道。”蔡汴笑道:“结果,邓润甫仍然当上了承旨。这郑雍为邓润甫说了这么一番话,邓润甫能不知恩图报么?”

杨翼心想原来二人是一伙的啊,不然也不会同意口径攻击自己:“那接着便是蔡大人出场了,莫非蔡大人与那郑雍也有什么关系么?”

蔡汴正色道:“子脱说的哪里话?本官乃是在想,最近御史台时常弹劾子脱,莫非其中有什么玄机么?”蔡汴的身子往前趋,声音突然低下来:“本官忽然想到,那日兴龙节,郑雍也出来弹劾过你,为殿前司王敬心说话。殿前司,嘿,京中禁军主力尽在其掌握之中啊!而子脱你掌握的武学也是一支力量,而且你这支力量是殿前司完全影响不到的力量啊!联想到太皇太后大改常规,将兴龙节搬到南泊去过,如此一来,一内一外的两支力量相争,嘿嘿!我瞧着真是有趣得紧哟!此外那天我留意高太后的神色,两军教阅,虽不发一语,但似乎偏向子脱甚多,最近御史台弹劾子脱,高太后也总是留中不发,难道子脱就没有一点感觉么?本官不信!”

杨翼心里一惊,耳边不期然的回响起高太后对自己说的话“若是出了内贼,行那叛逆之事……卿可仔细思量哀家的话,但观之”,难不成,竟是暗指御史台和殿前司有造反之意?杨翼心里吃惊,嘴边却分毫不露:“就算殿前司不服气武学,就算王敬心和郑雍有师生之谊,御史台因此找我的麻烦,那你又出来反对我作什么?”

蔡汴收回前趋的身子,靠回到椅背上,闭目幽幽的叹道:“他们要打压你,自有他们的道理,高太后要保你,也自有保你的道理,我出来反对你的亲事,却是和刘挚、吕大防一样的心思,你怎么不问问他们为什么也反对,朝中各派几时如此统一过意见?”

杨翼愕然,心说难道你们都知道什么事,就我不知道么?

蔡汴挥挥手:“这事子脱静观其变就好,信不信?太后一定会帮你选好了夫人,此人定是王存的孙女无疑。我料刘挚、吕大防等人也作此想。”

*******

一天之后,赌场。

“听说了么?太皇太后亲谕,让杨翼娶王存相公的孙女!”

“真是有福气啊!两家联姻,声势都比得上韩家了。”

“你们都不知道,杨翼拒不接旨,都已经连续两旨不奉诏了!”

“竟有这样的事?今年的怪事真是多啊!一桩接着一桩的,好在新年将至,明年不知又会怎样。王存的孙女真是丢人啊,现在朝廷指婚,居然别人还不要,真是笑话,前段时间听说她和杨翼有那么点暧mei,现在估计是被人始乱终弃啊!”

“呸!你知道什么,王相公的孙女怎会没人要?抢都抢不来!嘿!更希罕的事你们不知道吧?听说延安府有个巡检使林家,本来跟韩家就是姻亲,现在林家找了韩家的几个相公,向老王家提亲。”

“这可热闹了,你们说究竟事情会怎样呢?”……

******

下雪了,临近年关的时候下的这场雪不大也不小,轻轻飘落的雪花洒落在苍茫的大地上,在绝大多数人的心里,这场雪无疑下得非常及时,只要有点闲心,放下身边为了过年而忙碌的事务,出来观赏一番,一定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王存的府上。

王存的心情不是太好,他的宝贝孙女正在后院大哭大闹,说起来这个杨翼真是可恶至极,你好端端的要成什么亲?成亲你就成吧,提个亲还吹吹打打的搞到京城轰动,现在好了,闹得大家都不安心了吧?

“正仲兄!恭喜啊!”范纯仁笑嘻嘻的看着王存,他觉得王存恐怕有点不太走运,一向中庸不参与纷争的老头子近来接二连三的陷入了困境:“先是太皇太后提出杨翼,现在林武德找了老韩家掺合进来,正仲兄可在二者之间择其一,真是好事啊!”

王存勉强的笑笑道:“尧夫兄这是在笑话我啊!真实情况难道尧夫兄还看不透么?”

范纯仁思虑片刻道:“太皇太后思虑周全啊!其实杨翼若娶了临碧,想来朝中又是另一番局面,兵部加武学,嘿!那帮人动起手来,起码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还够不够。”

王存不以为然道:“若说区区一门婚姻就能结合两家,你范相公相信么?太皇太后恐怕也是不信,只是若杨翼入得我门来,多少能够造成一种对外的心理影响,震慑一下那帮人罢了,太皇太后亦是出于此想。只不过杨翼对此极为抗拒,目下杨翼拒旨让我家临碧真是颜面尽失啊!更何况临碧早有心上人呢?老夫以为,虽然儿女之事远不及社稷重要,但让杨翼娶临碧终究对那帮人的吓阻作用有限,何苦来着?太皇太后恐怕是过虑了。”

范纯仁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存:“正仲兄真是成了精了,想来林武德找韩家来求亲一事,是正仲兄的安排吧?如此,杨翼或可不娶临碧,你正仲兄也能下得了台啊!”

******

御史中丞府。

“这事你办得不错!”郑雍看着门外的雪幽幽叹道:“老夫先前失策,本想着多方打压杨翼,是以杨翼说要成亲,老夫就弹劾他有失华夷大妨,怎料高太后这老狐狸竟然将计就计,居然下旨让杨翼跟王存孙女联姻,如此一来,兵部与武学蔚然成为一派,实在是令人心惊!”

郑雍回头向王敬心笑笑:“林东去向王家提亲是你安排的吧?这事情办得不错,林家让韩家帮忙出头提亲,以韩家在朝中的份量,这亲事当真提得起,只要杨翼娶不成王临碧,到时王家又跟杨翼有了仇恨,于我等当有极大益处!”

王敬心低声答道:“此事并非学生的安排,据学生所知,林东与王临碧早就暗通款曲,太皇太后下诏令杨王两家联姻,林东极为不满,待到杨翼拒旨,王家孙女声名受损,林东更是怒不可遏。方才让家中前去提亲。”

郑雍大笑道:“天助我也,如此说来竟是巧合?好!好!此事你等要全力相助林东,即不能让杨翼最后娶了王临碧,还要让他与老王家誓不两立才好,连带着和林家、韩家一起发生点误会才好啊!哈哈!”

******

南泊大营的一处院子里。

“大哥!”乌伦珠日格有点黯然,今天传来的消息竟然是朝廷不让成亲,转而要杨翼娶王临碧,这让她的心情非常不好,所以从京城中来找自己这个亲生的大哥:“你说杨大人会怎样?我们收了他的彩礼啊!按照我们草原上的规矩,是不能反悔的,你说这事如何是好?”

莫日根很心疼这个妹妹,实际上整个赐胡军都心疼他这个妹妹,毕竟是草原上最鲜艳的花啊:“没事!不是听说杨大人两次封还了诏书么?想来定是会娶你的。”

乌伦珠日格思虑道:“听人说还会有第三道旨意下来,杨大人未必还敢不奉诏啊!“

莫日根搓搓手,犹犹豫豫的说道:“若是…杨大人纳你为侧室,其实…我觉得妹妹也可以接受吧?”

“不!”乌伦珠日格忽然笑起来,仿佛太阳般光彩照人:“哥哥莫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妹妹么?大草原才是我们的家,若杨大人接旨,我便回留山原,又或者回到大草原去,我们草原上那么多英雄汉子难道不如他么?我才不希罕呢!”

莫日根愣了一会,也大笑道:“是了,我们草原上多的是英雄,你是最美丽的明珠,哪像杨大人这样婆婆妈妈的,成个亲还要这么多事!若是不成,理睬他作甚?”

******

皇城,福宁宫。

高太后望着天上飘落的雪花怔怔的出着神,唉!老了,也不知这样的景色还能见到几次呢?

“娘娘!”文彦博的声音打断了高太后的思绪:“杨翼两旨未接,娘娘还准备继续么?”

高太后苦笑道:“杨翼真是不明白哀家的苦心啊!王存在军中威望极高影响极大,若杨翼与王存家联姻,声势定可强于殿前司,多少也能警告下那帮人,等上几年,等到官家长大成人,谁还敢再闹腾呢?”

文彦博犹疑道:“本来娘娘培养杨翼,既能对抗殿前司,又能牵制在清党中坐大的刘挚、梁焘一系,但昨日朝会,刘挚竟然也反对杨翼娶那胡人女子,显然其也看出太后欲让杨家和王家联姻,难道他们就不怕杨翼因此力量大增么?”

“呵!太师这是明知故问啊!”高太后笑起来:“韩家不是帮林东向王存提亲了么?我看不止是郑雍和殿前司不欲杨翼娶王临碧,刘挚等人也不欲杨翼娶王临碧啊!恐怕除了哀家,没人希望杨翼和王家联姻啊!”

文彦博默然,想来林武德能让势大根深的韩家出面帮助提亲,除了林武德的女儿嫁进了韩家之外,刘挚的洛党也出了很大的力气,虽然洛党可以说是太后的嫡系,但终究也是不愿意杨翼娶王临碧的啊!事情原来竟全在太后的算盘中,御史台先是为了打压杨翼反对婚事,太后就提出让杨翼娶王临碧打乱御史台的阵脚,而早已经知晓太后安排的洛党,则先是反对杨翼娶胡人来迎合太后,然后再让林东提亲来搅和杨翼与王家的婚事,其中的复杂,又怎是那么容易想得明白的?

“第三道诏书还是要下的。”高太后的精神其实看上去还不错:“哀家也不能不买出了四个相公的韩家的面子,便如此,三月一日教阅金明池,除了争标外,让杨翼和林东御前比试,胜者与王家联姻。”

“杨翼焉能尽全力?定是百般求负!”

“你以为他傻么?形势比人急啊!”

“林东就一定会败?”

“听说那林东,是某个相公推荐进了殿前司的。”

*******

(注:这章写得太复杂了,下一章会简单点,另外关于“不奉诏”我要解释一下,这是可以的,并不是“封还诏书”,通常“封还诏书”只有中书舍人或者给事中才能干,从汉代王嘉开始的,但是作为臣子“不奉诏”,尤其是恩旨,有例可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