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风花雪月(上)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3728字
  • 2006-12-29 12:54:00

兴龙节在一片热闹和团员中结束了,不过,这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无疑是元佑三年的正旦就要到来了。整个汴京城,都在洋溢着对新年的美好憧憬,到处是采买年货的人潮,到处是热情的祝福和欢笑。

对于杨翼来说,元佑三年的到来意味着自己又增加了一个虚岁,不知不觉间,他来到这个令人迷醉的古代世界,就要进入第三个年头了。然而事实上,杨翼对新年并没有太多的憧憬,因为在兴龙节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有些事情还是与他有关。

首先的一个事情是武学终于算是走上了正轨。按照当初的计划和要求,南泊大营的各种基础设施,在开封府的帮助下终于建设完工,学员们也终于可以告别住帐篷的历史,搬进了崭新的宿舍和教室,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各项教学制度和教材终于完全确定了下来,师生间的关系也在几个月的磨合中趋于和谐,起码来说,目前武学里的大部分事情以及冲突,大都不必由杨翼亲自过问,只需要靠正常运行的体制和机构就足以处理掉了。

其次,经过了一整年无休无止的折腾之后,朝中各派似乎也都有那么一点点累,至少从表面上看,在临近新年的这半个多月中,整个朝局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当然,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并不代表没有暗流汹涌,在兴龙节过后,皇帝陛下要学兵事的传言就开始有了无数个版本在京中流传,而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皇帝的老师人选。对于这个人选,打一开始杨翼并不是没有一点想法的,虽说古语有云伴君如伴虎,但目前的皇帝充其量也就是只小猫,如果从现在就开始和小皇帝培养好了感情,想来皇帝亲政后定是有莫大的好处。只不过这样显而易见的好处,并不只是杨翼一个人看得见,朝中各派都纷纷推出了最能代表本派利益的人选。

首先是身为高太后嫡系的旧党洛派,一开始洛派提出的人选是洛派的领袖人物中书侍郎刘挚,但考虑到刘挚或许要顶上范纯仁被罢免后空缺出来的尚书右仆射,一时间似乎也不适合太过树大招风,所以洛派最后弄出了两个人选,一个是门下侍郎孙固,孙固在军事方面有着非常显赫的资历,元丰年间,孙固曾经担任过枢密副使,指挥和参与了多次与夏国的战争,虽然元丰年间的五路伐夏战争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但孙固很显然不是主要责任人。当然,孙固的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孙固已经七十二岁了,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一弱点颇为其他各方所诟病,甚至有人公开的嘲讽,认为孙固现在不要求致仕,还赖在门下侍郎的位置上不走就已经很无耻了,居然还想更进一步,显然是无耻之尤。而另一个人选是曾布,曾布现在的名声不大好,他以前跟着蔡确的新党激进派混,现在又跟在梁焘的屁股后边搞风搞雨,不过虽然如此,好歹他也在大战不断的河东路待了几年,多少也算得上知兵事的人。

而旧党的蜀派则提出了易随风,事实上在这个事情上蜀派非常的无奈,若论风liu才子,以苏门四学士为首的蜀派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吟诗唱词是手到擒来,但一说到兵事这帮才子们就开始抓瞎,最后只好把易随风给弄了出来。当然,正在南泊大营里混得风生水起的易教授尽管心里边非常激动,但他也明白自己根本没上过战场,纯粹就是一纸上谈兵,所以希望是非常渺茫的。

旧党中的温和派推出的人选却非常出乎人们的意料,居然是被罢了尚书左丞的王存,王存现在还是兵部尚书,本来论资历和威望,似乎没人能跟他相比,只不过前段时间王存阻挠清党的事情多少让旧党有些不太愉快,所以成功的机会也就小了很多。

在新党这边,新党经历了前段时间的车盖亭案的打击之后,基本上算是奄奄一息,本来照理说这样的人事之争他们不应该抱什么希望,只是杨翼近来发展势头非常耀眼,而杨翼不管怎么说也与蔡家兄弟的关系很深,又是出自章淳的手下,所以尽管杨翼的政治态度极其的模糊,新党还是一厢情愿的把杨翼树立成了自己新的代表人物,一些处于蛰伏状态的人物如蔡汴等纷纷出来为杨翼摇旗呐喊。杨翼的优势在于一是有军功,二来恰恰是他的政治态度模糊,各方暂时对他还没有太多的看法。只不过杨翼颇有点担心,自己被新党这帮人一弄,很有点上了贼船的感觉,就怕太皇太后一怒之下,把自己划进元丰党人的名单里,那可就难翻身了。所以,一开始有点想法的杨翼,现在对这个事情是能推就推,生怕被人说成是新党,遭到政治打击。

此外,令人瞩目的是御史台居然提出了一个人选――林东,对于御史台对这件事情的干预,许多人都莫名奇妙,这事跟御史台丝毫不沾边,一群谏官不去弹劾人居然还要推荐人?更何况林东只不过区区一个指挥使,跟上述那些人比无异于萤火虫和日月争辉,所以大多数人都把这当成笑话看……

既然杨翼现在即不想去教育皇帝,也没有太多的烦心事,所以,一句俗话就发生了作用,这句俗话说白了就是“饱暖思*”。

说起来“饱暖思*”其实并不很正确,谁要是一有了温饱就净想着那事,恐怕是荷尔蒙分泌稍微有点过量,杨翼之所以考虑起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多少是受了点别人的刺激。

张全柱要娶媳妇了,杨翼对这个消息是很开心的,毕竟是自己的兄弟嘛!杨翼很大方的送了两百贯钱作为贺礼,还特地用黄金打造了一对鸳鸯给张全柱作为祝福。只不过紧接着李宏伟要纳妾,好,又一对鸳鸯送了出去。再接下来杨翼就有点不太爽了。

“你这是搞什么呢?你手里提这么一大包袱,要跑路?难不成欺负学员的缺德事干多了,现在混不下去了吧?”杨翼饶有兴趣的看着王有胜,真想不到王有胜脸皮这么厚的人居然也会有脸红的时候,实在是令人觉得好玩。

“我,我想娶秋香,大人!我老家离这里相隔千里,你说我没有父母之命就去提亲多少有点不太合适。”王有胜小心翼翼的看着杨翼的脸色:“怎么说您也是秋香的东家,又是下官的上司,您去郑家村找秋香的家人谈可能比较合适!这包袱里都是钱,您看……”

杨翼的脸色无疑正在开始变绿,娶谁都不能娶秋香,你要是把秋香给弄走了,谁来帮我搓澡?“不行!怎么能让你娶秋香呢?你一个堂堂的陪戎尉,眼看就要提拔了,不要净想着儿女情长,再说秋香也就是奴婢,跟你的身份不合适!”

王有胜争辩道:“其实这事我跟秋香都说好了,这段时间她早和我对上了鼻眼,您也就是去说一声好了。”

“你什么时候跟她勾搭上的?”杨翼觉得最近自己可能太过于操心比较高层次的事情,对身边的人关心不够。

“我不是经常进城采买武学的用品么?”王有胜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脸红:“每次进城都要经过南御街,路过飘香别苑。”

“好一对狗男女!”杨翼决定从道德高度上予以最强烈的批判:“身为朝廷命官,武学的军人典范,你不思报效家国,你……”

王有胜大怒:“你什么你,我就是要娶秋香,我都二十好几了没个媳妇多让人笑话?您自己不娶媳妇也不让别人娶,您这是什么心思?宁可让秋香在你那破宅子里无聊也不让她嫁,您这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话说到这份上,虽然王有胜的比喻比较粗俗,而且也有影射攻击秋香是茅坑的嫌疑,当然杨翼也就只有认了,怎么说王有胜也是跟着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搓澡的事情不让人娶媳妇还真是有点没良心。最后杨翼就提着包袱去了郑家村,一番说话下来秋香的家人当然没意见,一个普通的村里姑娘嫁了京城里的官,虽然是小小的武官,但也是光耀门楣的事情。

王有胜娶亲的日子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算命先生游大瞎子给定的,却是要在大半年之后,所以杨翼的黄金鸳鸯暂时还不急打造,可是王有胜那天的说话就让杨翼多少动了点心思,一个二十好几的三品大员没有家室当然是要遭人非议的,事实上朝中本来有一种传言说是杨翼有断袖之癖,后来因为王存孙女的事情这个传言就消失了,只是在和王临碧发生了冲突之后,这个传言又有复活的迹象,近来据说御史台多次向太皇太后提出,杨翼没有家室和后人是不孝之举,一个不孝的人那就意味着也许也不忠,而要是不忠的话那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杨翼对御史台忽然和自己过不去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想来自己跟那帮爱鼓噪的御史们并没有什么冲突,为何会突然有人弹劾自己呢?话又说回来,从那天兴龙节御史中丞郑雍跟自己过不去开始,似乎朝中就有了一伙人开始多方打压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而打击自己的人和御史台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杨翼暂时得不出答案,事实上令他更加不解的是太皇太后最近对自己异常的好,把这些弹劾全部压了下来。不过杨翼认为也许自己是应该有个家了。身边的人都基本上有家室了,连王有胜这个混球都把秋香骗走了,前两天黄炳炎通过驿传来了封信,也说他和石贽准备在江南成亲。

临近年末的时候,按照天下的传统,正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看着大街上拖儿带女的欢乐人群,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二个的开始肩负起传宗接代的历史重任,杨翼就在这个团员喜庆的时节里多少有点黯然神伤。

“或许我也该成个亲?”杨翼其实并不是不需要婚姻,而是他始终对于在这个古代世界里成亲有那么一点点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成亲好了,我说到时候你们送点什么给我呢?黄金鸳鸯恐怕不适合。”

事实上,当杨翼决定找个亲来成上这么一成的时候,他没有想到是,老天爷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而这个玩笑的结局有点出人意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