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那场雨中的飘香楼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3321字
  • 2006-01-02 03:22:00

潮湿沉闷的空气中,一丝风也没有,所有的树木都停止了摇摆,静静的等待着渴望已久的雨水的滋润,天空中乌云密布,给还是在晌午时分的汴京城掩上了一层淡淡的铅灰色。时不时划空而过的闪电,挟裹着轰隆隆的雷声,似乎在大声的告诉这个世界,夏天马上就要到来了。“要下雨了,大家快收衣服呀!”随着各种慌乱的脚步,杨得贵的声音在飘香楼的院子中响起。而此刻,在飘香楼侧院的一个虚掩着房门的房间里,杨翼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旺盛的炉火。

九天前,把蒸馏器的设计图纸交给铁匠铺的老李和城外的陶土匠老林后,杨翼就一刻也没有停歇,他先是花了一百文钱,购买了一大堆高梁、大麦和木薯,然后让杨得贵帮他一起对这些东西进行了分类的粉碎,付出的代价是杨翼必须把他祖传的武功秘法“蝴蝶步”传授给杨得贵。

杨得贵在学习之后非常迷惑,他这样问杨翼:“只是这样来回的蹦蹦跳跳、左晃右晃就行了吗?”

“当然!你没看见我收拾那个城东武馆的朱三爷时就是这样跳的吗?”

“就没有什么口诀和内功心法之类?”杨得贵更加迷惑。

“你认识金庸和古龙吗?”看着一头雾水的杨得贵,杨翼一脸诡笑:“如果有一天有人对你说他会什么内功心法,你就用我教你的东西上去揍他,因为他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水货。”

接着杨翼就依据清代造酒的固定比例:新料占一成五,水占五成,将经过充分粉碎的新料、酒糟、辅料及水配合在一起,为糖化和发酵打基础。当然混合物一共是三份,分别以高梁、大麦和木薯作为主料。

八天前,杨翼把这些混合好的这三份东西,在飘香楼的厨房里分别用大锅进行了蒸煮糊化,这样的目的是有利于淀粉酶的作用,同时还可以杀死杂菌。待蒸煮的混合物外观已经蒸透,并且熟而不粘,内无生心的时候杨翼就将它们起锅进行冷却。

“你是准备酿酒吧?”闻到空气中漂浮的酒糟味,厨房大师傅奇怪的问杨翼:“直接放窖子里发酵不就得了吗?干嘛还煮上一遍?”

“祖传秘方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杨翼一脸严肃的和大师傅探讨起了哲学:“就是把原来很简单的东西用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方法复杂化,接着用新的概念进行解释,等到得出的东西和原来的不一样,这就是祖传秘方。”

然后杨翼对已经冷却的糊化产物进行晾渣处理,可起到挥发杂味、吸收氧气等作用,并使之达到微生物适宜生长的温度。

七天前,杨翼仔细的回忆了有关历史上有关边糖化边发酵的双边发酵工艺,把晾渣后的三份主料同时加入曲子和酒母,酒曲的用量为主料的一成。这叫做拌醅,同时在拌醅时还加了很多水。化学成绩一塌糊涂的杨翼并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利于酶促反应的正常进行,反正典籍的记载就是这样干的。

再接着就把这三份醅料分别装好,装好后,在醅料上盖上一层糠,用窖泥密封,再加上一层糠。最后就入窖发酵。

在接下来等待发酵和蒸馏器制成的六天里,杨翼每天都去找张择端几个到城东的一个小茶楼里装装风雅、作诗论文,当然,买单的都是杨翼,因为制蒸馏器和买完原料后他还剩下一贯钱。对于应景式的作诗杨翼是不太在行,不过这并不防碍他经常引用后世那些文学大家对古诗词的评论,因为这年代没人会告他侵权。这使得那伙子贡生大为惊异和叹服。

只见黄炳炎轻轻的抿一抿手中的茶,一手甩开折扇,喝了几日茶,他这个动作愈发娴熟潇洒了,道:“子脱兄适才所云‘历史局限性’一语实在道尽自东晋以来各文学大家的不足之处,发人深省呀!”

“云凯兄所言弟亦有同感!”江鞪接着说:“子脱兄大才,不过我等在此处品评了许久,子脱兄却未曾做得一首诗,既然今日有如此惊人之语,子脱兄何不趁兴吟咏一番,也好留下一段佳话?”

其实几日来江鞪早发现杨翼似乎专精于评论,而真正作诗却一言不发,料想此人必定只是信口雌黄之辈,未必有真才实料,故意要看他的笑话。杨翼立即头大如斗,望着除了张择端之外的几个人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心想是不是回到古代的人都要过这一关呀?怎么个个都要盗版后世的诗词呢?皱着眉头踱步到窗前,才发现对于此情此景自己的脑子里根本想不出一首合适的诗来,又踱回了自己位子上,正要推托掉,却忽然想到这几个人都是来参加省试考取功名的,立时忆起有一首曹雪芹的《好了歌》,这首歌自己曾经在大学时因为学生会竞选失利用来自嘲,当然记忆尤新,便立即高声吟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诗一念完,几个被说中心事的贡生立刻全部尴尬的低下头,赶快喝茶。

两天前,老李和老林终于带着他们反复制作方始成功的蒸馏器部件来到了飘香楼,杨翼仔细验看之后认为完全没问题,和自己设计的要求完全一致。在送走了两个工匠后,杨翼只花了半个时辰,就将甑体和釜体两部分组合完毕,和清代宫廷的那个造型一致。

今天,也就是杨传香跟杨翼约定的最后一天,杨翼开了酒窖,将发酵了六天的已经完全成熟的醅料取了出来。杨翼知道,这种醅料称为香醅,它含有极复杂的成分,只要通过蒸馏器,把香醅中的酒精、水、高级醇、酸类等有效成分蒸发为蒸汽,再经冷却即可得到高度的白酒。

看着旺盛的炉火,杨翼收起思绪,这已经是第四遍蒸馏了,蒸馏的是以高梁为主料的香醅。前三遍的蒸馏都在正常的范围内,每蒸一次空气中酒的香味就重了几分,这第四遍只要不出大的意外,那么就可大功告成了。

外边的雷声越来越大,风刮了起来,刚刚还静立不动的树木也开始剧烈的摇晃,仿佛为即将到来的雨水盛宴欢呼呐喊。连接蒸馏器凝露室的管子口有液滴开始滴落,杨翼一跃而起,将一个酒壶伸过去接住。一滴、两滴,不一会的功夫酒壶就已经盛满,杨翼倒出一杯一饮而尽,火烧般炙热的感觉立刻从口舌处迅速沿着食管向腹部席卷,“成功了!”杨翼大笑:“蒸了四道,正宗的高度高梁大曲,这玩意起码有六十度呀!”。

抑止住喜悦之情,杨翼又把以木薯和大麦为主料的香醅分别蒸了四道,得出的酒全部都能达到六十度的感觉,而且由于用料的不同,口感和风味有明显的差异。杨翼带着三个酒壶,马上去找杨传香。

“叔父,尝尝吧!”杨翼把三个壶口的塞子拔掉,到了三小杯放在杨传香的面前,顿时,浓郁的酒香铺满室内。

杨传香惊异的闻着酒香,看着面前杯中的酒,只见一片晶莹剔透,问道:“贤侄,这酒怎会如此透明?兑水吗?”

杨翼大怒,心说你没闻到酒香味吗?你个土包子就只见识过米酒和黄酒,不悦道:“都说是祖传秘方绝世好酒了,能和你见过的酒一般吗?”于是杨传香这才狐疑的拿过一杯倒入口中。

以下是杨传香的儿子在《我的父亲用十贯钱创造酒业王国》一书中的细节描写:在这一刹那,我的父亲忽然觉得时间停顿了,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浓烈的火烧般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随即如火山爆发般融化了整个寒冷的世界,他快乐,他兴奋,他疯狂!没错,这是酒!绝世的好酒!从来没有在这世界上存在过的绝世好酒!

雨,携着炸响的惊雷,带着凌厉的狂风,终于铺天盖地的倾泻到了人间,覆盖了整个京城,笼罩了每一个暴露的空间,在这一瞬间,水天一色,雾水连天。杨传香和杨翼站在酒楼的窗前看着这满世界的大雨。

杨传香还有点回不过神来,他问杨翼:“亲爱的贤侄!这绝世好酒你不会只能酿一次吧?”

“当然不,用我的方法,随便多少次都会是一样的结果。”

“这酿酒的方法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我们按过手印的,赚了钱后五五分成。“

“能大量酿造吗?”

“我说你就别烦了!让老李和老林带上人搬过来帮我们干活,多做几个蒸馏器,你买好原料酿多少酒还不是你说了算?

杨传香觉得鼻子有点酸,他一把扳过杨翼的肩膀,眼里发亮:“发财了知道吗?我们发财了!老天保佑,飘香楼就要在我的手里发扬光大了。”

杨翼无语,心想哪天我要是造出军火来你个老狐狸还不得一头冲进大雨里发狂呀!真没见识呀!

汴京城的夜又深了,杨翼继续睡不着。雨还没停,杨翼翻过身,想着心事:“有钱了,我该干些什么呢?制举的科目虽然还没出来,我是不是应该早作些准备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