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中央武学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4554字
  • 2006-04-27 02:50:00

九月乙卯,发太皇太后册宝于大庆殿。丙辰,重建中央武学,以户部侍郎、参知枢密杨翼为武学谕。――《宋史.本纪十七》

事实证明,杨翼这段时间的游说还是起到了作用,特别是在京中的局势进一步发生了变化的背景下。在蔡确被贬新州时,旧党将司马光、范纯仁和韩维誉为“三贤”,而将蔡确、章惇和韩缜斥为“三奸”。

由于新旧党之间的战斗在目前的状况下呈现出一面倒的形势,这使得蔡汴等依然留在朝中蛰伏的新党骨干,对杨翼改革军队的做法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在他们看来,在目前的情况下依然高举改革大旗的杨翼,宛如一颗正在升起的明星,自然要全力支持。

而旧党这边实际上并不团结,以刘挚为首的洛派和以苏轼为首的蜀派,因为形势上的一片大好,而开始相互追逐起权利来,杨翼和苏家兄弟的关系路人皆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杨翼推行自己计划的所有的阻力都来自刘挚一系。

此外,在朝会前的最后一天,杨翼找到了易随风,并且告诉易随风,只要自己的计划通得过,不但可以给易随风在国防大学里一个带兵演练的机会,甚至因为参谋省没有任何兵权,易随风将来也有可能进入其中为战事出谋划策。果不其然,柴家立刻向皇室提出支持杨翼的计划。

当然,最关键的支持还在于皇室内部,赵煦在张择端的鼓动下,在集英殿当着众侍读的面,向高太后问了一个问题,这直接促使了高太后下定了决心。

“娘娘,朕最近听范卿家说,韩缜和韩维都是三奸。”赵煦说这个话的时候有点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向太后提到新旧党的问题:“韩维却是三贤之一,这三人都是血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高太后这个时候还意识不到孙子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党派观念,只把这当成一种少年的好奇:“官家对这事感兴趣?嗯,依哀家看来,搞变法祸国殃民不得人心,故为奸,反之则贤!”

“朕问的是,比如韩缜,长期执掌枢密院,各地将领多半出于他的门下,军队也在搞变法吗?那么章淳也做过枢密使,是不是也和韩缜一样呢?”

高太后愣住,军队?军队和变法当然没关系,变法变的无非是财税农工,不过例如保甲法和保马法,也多少跟军事擦点边,不过目前朝局动荡,军队似乎也很有必要清洗一下,这些人毕竟都受过韩缜和章淳的提拔啊!

以上这些加起来,使得杨翼在朝会上提出自己计划时,取得了压倒性的力量。特别是国防大学的计划基本没有引起任何争议,因为高太后亲自说明,所谓国防大学也只是把旧武学提高一点,加入对在职将领的教育。其实大宋朝早就有武学,第一次设立的时间是庆历三年,但这个武学只存在了不足百天,原因是武人地位低下,无人愿意入学。到了熙宁五年朝廷又一次复置武学,学习期限三年,食宿由国家供给,武学生需两名中高级官员做保,并经考试合格入学,但搞来搞去也只有一百多人的规模,基本没有对整个国家起到什么作用。所以无论哪一派的朝臣,对于高太后支持这件事情,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只是把所谓“国防大学”几个字改成了“中央武学”而已。

但是关于参谋省的计划就遇到了点波折。

崇政殿

吕大防和刘挚认为设立参谋省纯属于多余,在他们看来有了兵部和枢密院两个军事机构本来就有点混乱,现在又搞出个参谋省当然就会更加职责不清。而且“省”这样的一个机关岂非能和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并立?这样一来就涉及到官制改革,一旦什么事情涉及到官制改革,就会引起更多的人想到元丰改制,想到元丰党人。所以在这个计划上,朝会陷入了僵局。

“娘娘!”皇帝赵煦很少在朝会上说话,但中央武学的成功通过使他决定再帮杨翼一把:“朕以为,杨爱卿的计划可行,昔日先帝讨夏,殿中群臣居然无策可上,有这个参谋机构,专职建言,或许有益!此机构若不为省,高级将领如何安置?”

“官家居然有此见解?甚善!”高太后大笑,这个孙子毕竟是皇帝啊,还真明白自己为社稷考虑的心思:“设省涉及官制,不设省级别又低了些,如此,则列为馆阁,独设参谋院,称参谋学士如何?如翰林院般为顾问机关。参谋学士为功勋将领任之。诸位爱卿有何异议?”

当然没有异议,众人这时全都明白过来,敢情弄个参谋院就是给将领们养老用的,跟行政关系无关,谁威胁到了皇室的地位就直接削兵权往光荣的参谋院里这么一扔,万事大吉,省得还要到处找位置安排。

这个结果和杨翼依靠参谋省为前线出力的设想完全不同,杨翼当然无可奈何,只能怨自己考虑不周,好在中央武学的构想还是得以顺利实施了......

******

杨翼领了武学谕的差,当然马不停蹄的筹备起来,首要的当然是安排出时间,杨翼认为如果自己要是经常参加朝会的话根本就再没有能力去筹办中央武学,所以他用“妨废职事”为理由向朝廷提出减免常参,所谓“常参”和“起居”指的是早朝,需要五更鸣鼓就要进行,而实际上在熙宁六年枢密院副承旨张诚提出减少朝会次数后,很多人都以这个理由要求朝廷给予自己时间去办差使,所以在杨翼提出后,朝廷也同意的他的要求。此外照理说杨翼还有户部的事情要做,不过户部本身就运作良好,又有赵瞻在,杨翼觉得自己暂时没必要掺合进去,因此丢在一边不管,至于赵瞻会怎么想,杨翼也实在没有闲空去理会了。

接着杨翼就去殿前司把王有胜给捞了出来,殿前司的指挥使当然也不会就这个事情和杨翼叫真,毕竟杨翼头上还顶着参知枢密的头衔。

“大人!”王有胜在杨翼身边骑着马,他对于重新跟随杨翼还是感到非常高兴的:“这么快就把我调出来了,嘿!还是我够机灵啊,好用!”

“好不好用可要看你自己的表现!”杨翼笑道:“咱们这就出城去吧!”

“干嘛去呢?”王有胜还不知道杨翼筹办武学的事情:“大人您这么快又外放了?”

“办学啊!”杨翼策马前行,把王有胜甩在身后:“你在京城待了几个年头了吧?找块地方,大人我要办学了!”

出了汴京城,杨翼和王有胜就转悠开了,现在是秋天,汴京城外显得异常的美丽、秋风送爽。杨翼其实还从来没有真正的观赏过这些景色。以前去辽国的时候还没到秋天,并且行路匆忙,现在终于有机会仔细的看看。

一百多年来,汴京周围基本没有战事,各处村庄颇为兴旺,村庄外面的田地里,成熟的粮食显示出诱人的金黄色,一些孩童在田间追逐嬉戏,远远向天边看去,一两个显得渺小的风筝在迎着秋风飞舞。

按照杨翼的设想,办学的地方不能离京城太远,免得有个什么事情还要来回跑,不过也不能距离太近,距离太近稍微有个风吹草动的容易被人抓小辫子,而且那地方一定要宽敞,便于操练,而且最好依山傍水,甚至能把水军也操练出来。但是这样的地方显然不好找,即便王有胜自称老东京,带着杨翼转悠了大半天也没找到。

“大人,不如将就将就算了!”王有胜跟着杨翼出门的时候太匆忙,什么东西都没带,现在是又渴又饿,下马躺倒在官道边:“原来的武学在武成王庙,大人不如将就着用那地方吧!”

“那破庙?”杨翼对那个地方的环境还是清楚的:“那里就只能住百八十号人,周围倒是宽敞,可是一没山二没水的,不要。”

“您不会扩建吗?”王有胜不满:“刚才您还跟我说,朝廷让您全权处置,还要各地的将领轮番来训,把那破庙拆了,重建不就行了,住多少人都可以,至于山和水,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说算就算?那我是什么?”杨翼发怒道,这小子简直无法无天啊!“你给我上马!立刻跟我回去,咱明天再来。”其实杨翼也想过那地方,但是把庙拆掉这种事对于杨翼来说是很难办到的,因为他是学考古的,保护文物的思维根深蒂固。

日头偏西的时候,杨翼和王有胜回到了飘香别苑。王有胜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杨翼有钱啊!杨传香更有钱,事实上这个飘香别苑虽然不大,却被装修得相当得舒适和漂亮,直把王有胜看得目瞪口呆,对此,杨翼非常不屑,心说好歹你也是殿前司的侍卫啊,怎么这么没见识呢?

晚饭是和乌伦珠日格一起吃的,不过现在杨翼觉得王有胜有点不对劲。王有胜盯着秋香,事实上在这个漂亮的丫鬟出来上菜添饭后王有胜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

“有胜!哎我说有胜!”杨翼用筷子尾敲着桌子:“好歹本官也是屈尊和你坐一张桌子吃饭,你就不能规矩点儿?望什么呢?”

“哦!没什么!”王有胜回过头,忽然叹口气大声道:“大人啊!其实我家在青州,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我自幼就从了军,军功立下了一大堆,朝廷的赏赐也不少,用不了多久起码也能混个陪戎副尉的小官干干啊!”

杨翼一愣,立即反应过来,这小子发春啊,不过这手段就实在是水准太差,自报家门这种事情就算是江鞪那个大色狼也不会这样明着干,强忍住笑,对乌伦珠日格说道:“云彩!你说有胜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成亲了呢?”

乌伦珠日格冰雪聪明,草原上的男子示爱可比王有胜强多了,杨翼这么一问,也是立即明白,不过她忍不住,笑道:“秋香你过来!你家在什么地方,还有亲人吗?”

秋香再笨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捂着脸道:“奴婢家在城外十五里的南泊边的一个村子里,亲人都还有呢!”

“南泊?”杨翼听到这个字眼来了兴趣:“今天我们围着城跑了老远,没有到过这样一个地方啊!”

“那地方很难找,因为有官道从附近通过,官道边刚好有座小山挡住了。”

杨翼兴趣更加高涨:“南泊的意思就是有水了,深吗?水从哪里来的。”

“南泊的水是蔡河里来的。”

杨翼对汴京的基本地理当然是清楚的,汴京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共有六条河流入城,比如汴河就是最著名的,而蔡河其实应该叫做惠民河,从城西南的戴楼门流入城中,只是因为这条河连接蔡州,所以俗称蔡河。杨翼这么注意这个问题是因为他觉得那里也许是个办武学的好地方啊,在这个时代,蔡河的水量还算相当充沛,行船绝无问题,南泊顾名思义当然是一个大湖,那么操练水军也是有可能的,更何况十五里的距离怎么说也算不上远,快马也就是两三刻钟的功夫,加上有河通行,物资运输相当方便。

“好!有胜!”思来想去之后,杨翼高兴的大叫:“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明天一早,你就跟本大人看看去。”

王有胜满脸不高兴:“我的家在青州啊大人!”

“哦!这事啊!”杨翼没兴趣了:“这个你就问乌伦珠日格好了,这种事情你看本大人出面合适吗?你们继续吃,本大人公务在身,不奉陪了。”

第二天天才亮,杨翼就带着王有胜去南泊。

这里真是一个建设武学的好地方啊,那南泊范围非常的宽阔,蔡河的水在这里形成了一大片湖泊,比汴京城边上的金明池还要大上两倍,金明池都能够校验水军,这里更不成问题。湖的南边有一块很大的空地,虽然灌木丛生,但是想来略作修整,就是很好的校场,湖的北边是一个郑姓的小村庄,百来户的样子,想来就是秋香的老家,湖的西面就是蔡河,而东面是座山,山不大,却把官道和这里隔离开来。

看着凉爽的秋风吹过湖面掀起一层层的细小浪花,杨翼朗声大笑道:“便是此处了,中央武学,我大宋武将的摇篮,将要建立在这里,有胜,立刻回城,我要去户部支取钱粮征召民夫,还要去兵部查验武官名册,还要做好招生广告,多的是事情咱们忙呢!”

“广告?什么是广告?”王有胜其实对杨翼的胡言乱语习以为常,反正问了也是白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