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逃亡之路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6216字
  • 2006-03-14 16:17:00

“有一支宋军骑兵深入了大夏的腹地!”

事实证明,消息永远比马快。在夏州被烧的第七天、灵武被袭的第三天,处于极度震惊中的整个西夏都作出了反应。嵬名善哩带领翔庆军从灵武出发一路尾追这支宋国骑兵,此外,处于东部的祥佑和神勇两大监军司,匆忙调动了大批军队,布置在从安庆泽、七里平一直到大横水这条从夏州唯一通往丰州的道路上。灵武东南部的嘉宁监军司调集了近万军队西出左村泽北上白池城,把从灵武通往宋国永兴军路的所有可能全部断绝。处于灵武正南面的静塞军司从韦州出发,以主力集结在萌井、耀德城一线彻底掐断了通往南面秦凤路或是西南天都山的道路。位于毛乌素里的乌审城大军,也不顾天气的炎热,开始在茫茫沙海里四出巡弋,阻绝每一个试图跨越沙漠的马队。

而这块平原的整个西面,则是黄河天险,在这个时代里,这段南至鸣沙,北至朝顺监军司的黄河,是整个黄河流域中第二宽阔之处,有些河段更是足有十里之宽,站在岸边都无法看得见对岸,这支宋国骑兵在毫无装备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渡过这段黄河的,也正因如此,尽管接到消息的梁太后心急如焚,但位于黄河西岸的夏国国都兴庆府和静州、顺州等重要大城还处于非常平静的状态里。

而这段黄河在夏国的北部拐湾向东之后,更是整个黄河最宽之所在,南岸渺无人烟,北面就是大草原以及兀刺海城的黑山威福监军司。

这样一种状况,任何只要正常一点的人都会判断,从灵武北逃的赐胡军只能在定州附近再度向东,重新进入毛乌素东去丰州,当然,整个夏国对此非常乐观,毕竟,乌审城的大军是绝不会再度放任这支曾经从毛乌素沙漠东北部插进来的可恨的宋国骑兵,再一次的原路返回的。

事实上,嵬名善哩现在和赐胡军的距离并不是跟得很近,原因很简单,他急急忙忙的从西平府带着几千号人追出来丝毫没有补给,当然对于这点嵬名善哩丝毫也不担心,因为从灵武到定州沿路都是夏人的各个部落,亦兵亦民的体制随时都能够给予自己足够的给养。只不过到了定州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本来赐胡军在逃翔庆军在追,大家都是人,你能跑我也能跑你要休息我也要休息,加上翔庆军不存在赐胡军那样连续作战比较疲劳的状况,甚至一度已经咬上了赐胡军的尾巴。但是到达定州后,基于赐胡军肯定要向东往沙漠逃窜的判断,嵬名善哩就必须在定州进行全面的补充,不然进入沙漠后无法继续支持追击。所以这样一来,两者的距离又重新的拉大了。

******

对于夏军的具体布置,逃命中的赐胡军当然不可能知道,但是东、南、北三面都会有重兵堵截的判断,赐胡军当然也是有的。

“大人的意思是继续向北?”最喜欢分析的张全拄指着地图,他对杨翼的逃跑路线存在异议:“要是我们沿着黄河一直往北,就会遇上黄河转向东的大拐弯,那一段非常的宽阔,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北渡的,这样说,大人是要从毛乌素的北面绕过沙漠再向东吗?”

种思谋插话道:“即便如此,一来我们仍然可能会被沙漠里的乌审大军堵截,二来这条路线不但远而且胡人部族很少,在无法劫掠的情况下。我们带的干粮是绝对支撑不住的。”

杨翼却有自己另外一套计划,当然这个计划他参考了历史上的一些事件:“在这里!”杨翼指着地图说:“到达大拐弯前,黄河有一段非常狭窄但却水甚浅之处,叫顺化渡,骑马都能趟过去。”

“这样走是不行的啊!”张全柱狐疑的看着杨翼,也许烈日已经把这个上司烤晕了:“大宋在我们东面呢!大人!没到大拐弯我们就渡河,那不是往西去了吗?南辕北辙啊!就算我们过去了,那边是贺兰山,我们要么北上,要们南下,北上经过石嘴山后会遇到兀刺海城的黑威福军司,南下一百多里就是兴庆府….不是吧?大人你…你你竟然?”张全拄嘴巴大张,地图掉地上:“袭击兴庆府?绝对不行,三万擒生军!西夏的中央精锐!大人你想去送死,末将绝不赞同!”

一旁的众人全部不可思议的望着杨翼,这个人一定是个疯子,老天!夏国都城这么容易让你去得的吗?

“当然不是!”杨翼心说怎么我的口碑这么差吗?才说句话你们就以为我要去袭击兴庆府,我平时真的这样冲动?“其实我的意思是过了顺化渡继续西进!”

“铛”的一声,这回种思谋银枪掉地:“穿越贺兰山?穿过去贺兰山西侧是腾格里沙漠,我的大人,就咱们这点口粮最多吃到顺化渡,腾格里据说比毛乌素还大得多,就算你真的走过去,沙漠那头是黑水城,黑水镇燕军司兵强马壮的等着咱们呢!”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撤退路线?过了沙漠不还是在西边吗?大宋在哪里?”李宏伟和陆定北非常怀疑的盯着杨翼。

“不是!”杨翼又一次开始诡笑:“我们不会去跑什么腾格里沙漠的,本帅!本大人还有其他的路,嘿!这条路可是有过一个伟大人物走过的,说了你们也不明白!”

接着是继续向北行军,由于嵬名善哩在后面的距离比较远,所以赐胡军休息的次数大大增加了,这样一来,固然体力得以维持,但是干粮的消耗速度也成倍的增加。事实上,在到达了离顺化渡不算太远的省嵬城的时候,原本预计能支撑到渡过黄河的干粮就已经耗光了。

省嵬城就在黄河边上不远,实际上周围还有几个小部落的营地。王有胜的肚子饿了,实际上每个人的肚子都饿了,所以当王有胜提出屠杀这几个小部落的建议时,没有人反对,杨翼更是一马当先。

一帮人如狼似虎般的突然冲进去,这个部落实在是人丁不旺,在省嵬城外面也就是孤零零的几十个帐篷,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抵抗!

“我要牛肉!羊肉!最好把酒也拿出来,羊奶也行!”王有胜把刀架在一个看似族长的人的脖子上:“没有牛羊肉我就要吃你的肉了!”

而省嵬城实在是个小得离谱的城池,并且由于地理位置没有任何重要性,所以守城的士兵少得可怜,远远的望着赐胡军在城外远处肆虐,除了祈祷这帮土匪别冲过来就好,又哪里敢出去挑衅?

不过赐胡军也不敢停留,后有追兵啊!饱餐一顿后立即启程,由于这个部落太小,实际上赐胡军也还是面临缺乏补充的境地。

在从省嵬城离开的时候其实杨翼还是有点去看看省嵬城的冲动,不过鉴于日后省嵬城出土文物较多而且位置确定,杨翼还是压抑了自己的好奇心。不过陆定北对杨翼的动作非常注意,看到杨翼时不时的向省嵬城张望就立刻手按刀柄,他对杨翼这种经常抽疯的奇怪嗜好实在是非常的痛恨。当然在杨翼看来,这也证明了陆定北一个优秀军人的品质。

******

“继续向北?”嵬名善哩微微吃了一惊,他看着面前一个浑身血污的部族首领,那个部族刚刚被经过的赐胡军一通冲杀,不知道还活下多少人:“他们根本不可能北渡!北边那段黄河过不去,看来他们最后还是要东进的!”其实嵬名善哩对此一点也不担心,就算赐胡军不在定州东进,到了黄河大拐弯还是要向东,迟早躲不开已经开始四处出动的乌审军。

“他们竟如此愚蠢,以为过来的时候能避开乌审,现在还能避得开吗?好!走远点他们会更加消耗,对付起来也就容易多了!”嵬名善哩看着北方大笑起来,天上掉下的功劳啊!砸在身上感觉真爽!

然而半天之后嵬名善哩立即发现自己错了,宋军不是愚蠢,而是疯了!

“他们要去干嘛?”看着顺化渡前的湿地里杂乱的马蹄印,嵬名善哩摇摇头:“西渡黄河?原来他们根本没打算回宋国啊!这个功劳竟让西岸的朝顺军司捡了便宜!”

******

赐胡军从荒无人烟的顺化渡,趟过了黄河到达西岸的消息,彻底使整个西夏沸腾了!

兴庆府。

昭简文穆皇太后梁氏,看着面前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这个男子虽然是夏国中除了后党梁族、仁多家族之外的另一个大家族的首领,虽然各族之间斗争剧烈,但这个男子却单独对自己忠心耿耿,若是我还年轻!唉!梁后摇摇头,道:“嵬名阿吴!素闻杨翼此人凶悍异常,挑了西平府的大旗,竟不逃离,如今到了西岸,莫非竟要对兴庆府不利吗?”

嵬名阿吴思索片刻,微笑道:“此人胆子倒是大得离谱,可以区区千余人,又能做得什么?想来定是见无路可走,效那飞蛾扑火罢了!太后无须烦恼!”

梁太后却仍然忧心忡忡,道:“梁乙逋相国和仁多保忠大人远在彼处,目下却要依靠嵬名大人了,嵬名家历来是我大夏皇族,可要好好看着兴庆府啊!“

“太后放心,臣愿千秋万载保兴庆府无虞!如今顺化渡西岸附近的朝顺军司已经咬住了宋军的尾巴,且估计黑山威福军司已经经过石嘴山南下,臣即刻召集擒生军北上,如此优势兵力,他们根本无路可逃,难道他们还想翻越贺兰山吗?那边根本就是茫茫大漠,臣定在贺兰山将宋军杀得片甲不留!”

望着嵬名阿吴雄纠纠走出大殿的背影,梁后依然摇头:“贺兰山,就真的是这支宋军的葬身之所吗?”

******

梁太后不幸而言中了!

贺兰山是座大山,但不是不可逾越的大山,从汉代霍去病的骑兵部队,到解放战争时期的华北19兵团,都干过骑马穿越山区的事情,杨翼对此心知肚明,当然全天下都知道霍去病当年干过这事,只是翻过去后是大沙漠,以赐胡军的状态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杨翼显然另有打算,因为他知道在一百多年后,成吉思汗在第二次攻夏时曾经沿着贺兰山的西侧南下,然后西进大漠袭击额济纳的黑水城,所以杨翼认为过了贺兰山后不需要再去跋涉沙漠,直接沿着贺兰山西麓北上是可行的。

赐胡军在杨翼的这一指导思想下,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贺兰山东边一个叫中卫的地方,这一段贺兰山区东西宽度只有一百里,最适合穿越贺兰山区,然后赐胡军修整了一夜之后就向山区进发。等到夏国东、南、北三路大军合围完成时,才忽然发现失去了敌人的影子。

尽管进入贺兰山使杨翼跳出了三大军司的合围,但是最大的困难是赐胡军又一次面临饥饿的威胁。

“杀马!”杨翼下这个令的时候很痛苦,河套马啊!整个大宋就这么一点,杀了真是非常的可惜,不过别无他法。

结果杨翼的命令完全没有得到执行,这些战马简直就是赐胡军的命根子,虽说只杀几十匹但谁也舍不得,一些士兵抱着马大哭失声或者用仇视的眼光使得杨翼非常的烦恼。

“王有胜!你最近整天嚷嚷着屠杀,现在机会来了,你去办这事!“杨翼最后决定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王有胜。

王有胜非常的不情愿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不干不行。结果磨磨蹭蹭半天也没把事情办好,甚至差点被姚硕昊等人揍一顿。

终于在进入贺兰山的第三天,就快要从崎岖的山区走出去的时候,有人开始撑不住了,实在是饿啊!

这一回已经被杨翼骂得狗血淋头的王有胜终于壮着胆子杀成了,他带着几个武馆弟子一下子杀了一百多匹马,鲜血把道路都染红了。不过这一回没有人出来阻拦,只有许多人蹲在路边哭泣,人的性命终究比马值钱啊!但是王有胜没有想到的是,在很多年以后,这段血淋淋的往事仍然被许多人记得清清楚楚并反复提起,以至于王有胜都不大敢再去骑马,当然那时候他也老得骑不了马了。

杀了一部分马后,又立即用浓烈的烟熏烤脱水,这样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保存这些肉。

出了贺兰山就是大沙漠,赐胡军在沙漠和山区的接合地带向北走,这里再也没有任何人的拦截和追击。不过出乎杨翼意料之外的是,这条路线根本不适宜行走,一路上水源稀缺不算,还时不时的会有一些突出来的山体横着阻拦在路上,以致不得不有部分的路程要进入沙漠,然后再绕出来。对于成吉思汗当年走过这条路的说法,杨翼当然也产生了动摇。不过尽管如此,毕竟还是能走的。

在走这段路的时候,杨翼曾经对沙漠西侧额济纳的黑水城有过浪漫的想象。

“知道沙漠那边有什么吗?”杨翼的嗓音很嘶哑,嘴唇也有点干裂。

“唔…有什么?”王有胜嘴里嚼着马肉干。

杨翼的声音虚幻得像从天边飘过来:“沙漠的那头有一个美丽的城,叫黑水城,传说,有一个人称“黑将军”的人驻守在那里。在敌军入侵时,寡不敌众,被困城中。攻城敌军久攻不下,便切断水源,迫使弱水改道。整座黑水城陷入绝境,黑将军带领全体军士在城内掘井,掘了数十米却滴水全无。黑将军彻底绝望了,他杀死了妻儿,连同城内80车珍宝投入枯井中掩埋,之后,强悍的将军率军突围,浴血奋战数日,全军覆没……我,真想去看看啊!也许将来这个传说中遍布宝藏的城市,就只剩下残桓断壁了!”

一旁的陆定北听到这话,立即警惕的手按刀柄……

经过十几日的艰难跋涉,赐胡军走到了辽夏边境。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就在眼前,在夏日清晨的微风下,长得老高的夏草在风中摇曵生姿,草地里遍布无数小水坑,各种各样的小兽类、禽类在水坑边、在草原上、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享受着生活!

终于脱离了苦海!终于可以从这里往东回宋国!

激动兴奋的心情在每一个人身上荡漾,这里是草原,属于生命的草原!当经过千里跋涉来到这样一个美丽和充满生机的地方时,你会发现天堂也不过如此。

这个地方是属于辽国上京道的,但是这里实在离辽国的中心地带太远太远了。辽国在这块大草原的统治也仅仅有这么一个名号而已。当然杨翼等将领也非常担心,毕竟这里是辽夏边境,辽国虽然不能在此常驻军队。但是可定有不少斥候驻扎在这里,在草原的各个地方牧马,一旦发现警讯,就会立即向上级汇报。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使杨翼等人庆幸万分。这块辽夏边境的广阔的大草原本来就是兀声延征人的家,他们无数世代的在片漫长的草原上游荡,一草一水都熟悉无比,简直比在留山原还要惬意。赐胡军的士兵们原来就是这块辽夏边境大草原的主人。

在东去的路上他们确实遇到几个辽军在草原上巡逻的小队,不过现在赐胡军早已经没有了宋军的模样,完全像一支游牧民族,甚至有一次辽军小队里居然有人和赐胡军的士兵们打起了招呼,这些人实在是太熟悉了。

至于食物已经不成问题,赐胡军人对这样在草原上晃荡根本就习以为常,他们用马匹和沿路的其他部族交换食物和衣服,用弓箭在草原上狩猎,在阳光下奔驰。这曾经使杨翼产生了一种幻觉,仿佛这里就是梦想中充满自由的净土

“大人!您也来一首吧!”姚硕昊刚刚唱了一首部族的歌曲,声音极度悠扬,在广阔至无垠的草原的各个角落回响,现在一帮人开始起哄。

“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杨翼想来想去就这首好像能用。

这段路行程很长,绝非十天八天走得完的,杨翼等人无法得到消息,就在赐胡军还在大草原上流浪一般前进的这个时候。宋夏战争早已结束了。

元佑二年,这样一个多事之秋,一场政治风暴正在袭来,而这场风暴,把自以为在新旧两党中如鱼得水、政治经验成熟、且立下大功的杨翼也卷了进去…….

******

安州。

蔡确今天其实心情还不错,今天游览了本地的名胜车盖亭,真有大扫几月来晦气之感,他早先被贬到陈州,现在又贬到安州,好歹一年前他还是整个帝国的宰相啊,现在沦落在这个地方做一个小小的知州,实在很郁闷,幸好此处名胜众多,闲来游览一番,还是能消消这炎热的暑气,清净一下自己的心。

“来人!笔墨伺候!”蔡确兴致高昂,即兴作诗,一作就是十首,全部题在了车盖亭:“这十首绝句,就名为《夏日登车盖亭诗》好了!”蔡确大笑。

当然这个时候蔡确想不到,这十首诗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