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练兵(一)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4905字
  • 2006-02-14 03:49:00

现在已经是早上,但冬天的太阳总是出来得很晚,所以在一片朦朦的天色中,中军大帐仍然需要点明灯火。杨翼端坐在帅椅上,身侧立着王有胜和朱冬生,两边坐着四个一身戎装的指挥使和几名副官。因为今天是开始训练的第一天,是整个计划中的第一步,所以杨翼很早就起了床,小小洗了个热水澡便吩咐手下叫来了一众指挥官,开个训练前的通气会。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杨翼先掉了掉文,接着道:“时间不等人啊!忙碌了这么多天,今天就要开始训练,诸位大人有何建议?”

四个指挥使分别是李宏伟、李实、陆定北和张全柱,只见各人相视一眼,便同声答道:“全凭大人训示!”

“各位无须拘礼,不妨先提些建议,也好让本帅参详。”杨翼继续问道。

便见李宏伟回答:“大人乃是教阅房副承旨,必定才学过人,见识远甚我等无知武夫,但听大人指示吧!”

杨翼其实是想咨询他们一下究竟应该怎样开始,听得这帮人如此狡猾,不禁心中不乐,但转念想到这些人都是朝廷派来的,或出身于殿前司,或出身于中央禁军的其他部门,身后关系错综复杂,他们不愿意说,恐怕也是为了避免行差踏错为他人攻讦,便不再询问。

思虑片刻,杨翼决定还是先按四个指挥的编制,由他们自行把队伍拉出来演练基本的队列礼节。不过虽如此,却也要有点激励机制才行。

“各位带好自己的队伍,先开伙吃早饭,然后便在营外四个方向上调教队列,午饭后休息,下午本帅查看训练效果。训练最差的一队,围着大营跑三圈。”

“早饭?”李宏伟诧异道:“大人果然爱兵如子啊!”其他人立即纷纷附和。

“啊?”杨翼心说不就吃个早饭吗这你们也拿来拍马:“难道军中不吃早饭的吗?”

李宏伟笑道:“大人原来是有所不知,以前教阅房曾有公文示下,说凡举训练士卒,应饿其体肤、劳其筋骨,早饭都是不许吃的,方能磨练意志增强其体魄!”

杨翼大笑:“荒唐!荒谬!教阅房哪个书呆子弄出来的?不吃早饭还能增强体魄?王有胜,立即传令造饭,肉不可少,务必有马奶或豆浆佐之,今后日日如此,各位听好了,宁可晚饭减少供应,今后亦要保证早饭精良充足。”

在现代的时候,杨翼为了练习好击技,是经过专门的体能训练和营养规划的,此时说到此处,不觉想起后世的体能训练来,想来胡人虽然甚是健壮,这是建立人种和肉食基础上的,如果今后开展训练,没有配合科学的营养补充,那么即使再强壮,也会出现无法持续上大运动量的情况。不如这体能训练之法,却要自己亲自来抓为好。不过,一切都要等到把基本队列练好,队列是可是日常养成的重要手段啊!

亲卫们开始行动,到各处帐篷呼唤胡人起床,那伙子胡人虽然在部族里也打过一些小规模的战斗,但都不曾经历过真正的井然有序的军旅生活,一时间整个营地乱哄哄的,待到按四个部分集合完毕,分别腾出人手烤肉煮奶,吃喝完成,居然已经日上三杆了。

四个指挥使分别把自己的手下拉到营外开始初步的训练教导,杨翼反而无所事事起来,他从刚才的谈话中得到了一定的启发,决定颁布一个基本的训练指导思想。

“王有胜!”杨翼大叫:“赶快备马和我进城。”他也不知訾虎等人离开太原城没有,是以快马加鞭,七八里的道路很快就跑完。

来到经略司,找曾布一打听,才发现前天到来的各地军事长官大部分还没离开,立即要求召开会议,曾布奇怪得很:“子脱!是不是朝廷又有什么新指示呢?”

杨翼没心思和他废话,但礼貌还是要有:“多亏曾大人帮忙,下官对朝廷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曾大人如果感兴趣,不妨多和隔壁真定路的蔡大人多联络联络感情才是。”

曾布心说这人真是城府很深啊,说话云里雾里的,你前段时间不是才跟我说什么朝廷的暗示什么的,现在又说不清楚,也不知我几时才能重回朝中啊!那蔡京也是被贬出来的,你要我和他搅和什么呢?曾布当然想不到,日后蔡京乃是权倾天下的人物,杨翼现在却是在提点他了。

“诸位大人,本官失礼,现制定了一个训练原则。”杨翼很得意,前几天一直支支唔唔,现在总算拿得出点东西:“本官原来有一个大方向的训练计划,有几个要点,不过现在还不方便全说,只先讲第一点,那就是先提高单兵的素质,”

“那是自然。”訾虎不解道:“无非军纪、技巧等,我等日常操练,都有重视,大人还有什么新鲜说法吗?”

“训练单兵,应该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并以大运动量辅助之。”杨翼开始背诵后世中国运动员的集训法则:“是之谓[三从一大],从严者,肃军纪,从难者,精技艺,从实战出发者,去花俏之势存枕戈待旦之心,操练皆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为指导思想。”

各人觉得这就是废话,不过也不好明说,个别心思玲珑点的就开始考虑回去后是不是迎合一下这位杨大人的古怪喜好,回去写点“三从一大”标语口号什么的挂在军营里,让士卒们每天喊喊,说不定日后搞检查,能让这位杨大人有个好印象。

杨翼却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见各人纷纷应承,当下开怀,和他们胡侃起来,时不时穿插点编造的朝廷密闻,倒让这帮人对杨翼的来头颇多猜测,也多了点敬畏。

回到大营后已经是下午,杨翼检查了各指挥的训练成果。

当然第一天的训练没出什么成果,不过也没出什么大乱子,且基本上让那些胡人们明白了自己是属于哪个指挥队伍的人,以及在队列中站立的位置和一些与长官交谈时的礼节动作。杨翼利用这个时间要求各指挥使挑选了基层的指挥人员,并且登记在册,日后再报到兵部予以承认。

至于原先说好的训练最差那队要跑三圈,杨翼却暂时无法比较出各队的优劣。不过他不打算放过这帮乌合之众。

“这样吧,全都去跑圈,指挥使带队。”杨翼大手一挥。

“怎么大人没打算去吗?”陆定北的脾气有点直。

“这个…所谓身先士卒,当然要去了。”

两千多人的营地,除了住人外还有许多圈养马匹、存放装备的地方,所以规模并不算小,三圈跑下来就算体能出色的杨翼也是气喘吁吁,大汗满身,不过杨翼认为这种跑法对体能很有帮助,所以要求今后每天所有人都要早跑三圈夜跑三圈。

这样的日子一共持续了十天,十天中杨翼遇到了很多问题,但通过制定新的军规,也进一步使这个队伍在一定程度上理清了混乱。

第一个要处理的是卫生问题。杨翼在每天解散队伍后发现胡人们即使出了很多汗也没人去洗澡,那些西北的游牧民族可能都是这个习惯,一年到头基本上不洗澡,这令杨翼非常的不满意,一直不讲究卫生的军队很容易会被流行疾病所打倒。

所以杨翼立下了新的军规,就是从今以后除了战争状态外每个人都必须天天洗澡。

但是如果用吃饭的大锅烧热水洗澡显然会使人身上沾上油腻的味道。幸好营地的附近是有一条溪水流过的,尽管这是冬天,小溪还是没有结冰,不过在这样的季节和这样的地方洗澡是非常容易着凉生病的,王有胜则帮助杨翼想出了主意,他带着人在溪水边用胡人们的毡布围出了十几个圈,用来遮挡住寒风,然后让大家分批进去挤着洗,这样人的热气比较集中基本上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在这方面杨翼这样的高级官员是绝对不会身先士卒与士兵平等的,本着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原则,他还是选择了在大木桶中泡热水澡。

至于提高文化素质方面的问题,杨翼基本上打算利用晚上的时光。目前他手下的汉人士兵约有一百多号人,包括了他自己的亲卫和指挥使们带了的士兵。杨翼让这些人分散到各处教导胡人说官话和学习写字,但很快杨翼就放弃了这种做法,原因是他怕油灯过于微弱的灯光会损害士兵们的视力,毕竟这个年代是没有眼镜卖的,况且汉人士兵们也有相当一部分不识字。所以杨翼只能要求在白天吃饭的时候每人必须写出五个字,凭着字领取饭菜,这样一来似乎还颇见成效,只是不少胡人提出了要求,认为写五个字就能得到正常的饭菜量那么写十个字是不是应该吃双倍的饭菜呢?

“不行!”杨翼认为营养这东西不代表食物的多少,吃太多并不会增加营养只会增加没用的脂肪。

此外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胡人们明显的对这种集中式的军营管理极不适应,长期在自由自在的大草原上生活使他们充满了浪漫的艺术气息。先是有人半夜不睡觉跑出来拉胡琴,最后被朱冬生带领的纠察队给逮起来打了一顿,导致士兵们差点和纠察队火拼,然后又有人在吃饭时大量饮酒放声高歌,最后喝醉了碰翻炉火以至于烧毁了帐篷,最出格的是有人在队列训练时顶撞了上级并且公然要求决斗。

对于这些违反纪律的事情杨翼采取了大棒加萝卜的手段,他一方面将肇事者拉出来打上一顿,并且威胁胡人们再这样不服管教就减少对留山原的食品供应;另一方面他给予了训练情况比较好的士兵奖励,比如放假加菜或者安排进太原城逛上半天街,又或者对他们在留山原的家属予以物资奖赏等;再一方面杨翼制定了很多内务条文,从士兵物品的摆放到休息时的姿势,包括与上级说话的音量大小都不一而足。这些硬性的规定无疑加强了胡人士兵们的日常纪律养成。为此杨翼也制定出了种类繁多的奖惩措施。

然而最令杨翼头疼和痛恨的一个问题偏偏是暂时无法解决的。那些胡人对杨翼凶神恶煞的样子既害怕又痛恨,所以当初杨翼败在乌伦珠日格手里的故事在军营中广泛流传,并且版本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多,居然有传说杨翼当时是被乌伦珠日格用一个手指捅倒在地并且被踩住脑袋后高声求饶。当日的事情只有在那个篝火堆的少数人看到,现在已经搞到全营皆知,胡人们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同时也对杨翼极为不屑,连带影响了几个指挥使对杨翼的印象,这使得杨翼大为光火。

“我是不是应该找几个胡人单挑一下,展示一下我的实力呢?”杨翼这样问王有胜,

而事实上王有胜对杨翼并没有什么信心:“大人这样做万一要是输了恐怕就镇不住这伙蛮人了。”

胡人们的马术骑射包括格斗能力都是非常强的,所以这十天主要是锻炼军纪培养他们的军人作风。十天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杨翼知道不能够全部浪费在单兵训练上,他原来的计划中有五大要点,单兵素质只是其中一项,另外的一项是改革战场通讯保密技术,杨翼也放在这十天中进行了研究。

宋军在很早以前就有一套称之为“字验”的保密通讯手段,其方法是这样的:先把一般可能出现的军事情况分为40项,比如请添兵、请进军、战不胜、战大胜、将士叛等等,再选用一首40个字不出现重复的五言律诗,规定每一字代表一种军情。通讯双方各留一本存根,传送情报时,就在普通书状或文牒中根据情报内容写上该诗对应文字,并上做记号;对方回复亦如法炮制。例如,某次出战,主持与其偏将约定以杜甫《春望》一诗为“字验”,该诗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偏将在向主将的普通书信中设法写进“抵”字与“簪’字,并在旁边加一小墨点。主将根据两字分别在诗中第28与第40字位量,核对40项军情相应位置,即知该偏将“战获小胜”、“敌方仍固守顽抗”。同样,主将在复书中写上“春”字与“泪”字,即表示“给你增马”、“立即移营”。“字验”即取意于通讯双方验核与军情具有对应关系的字符。

杨翼经过研究后认为绝对可以改良得更好,在他看来宋军采用的这种技术存在很大的隐患,只要先找好一本诗集,再找出带有标点的几个字的多首诗,难免不被破译出来,并且这种表达方式实在笼统。

实际上杨翼曾经看过电视里许多影片里的特务们都采用一种与宋军原理类似可又更方便好用得方法,那就是:通讯双方约定好一本书,当然具体是什么书必须严格保密,然后通讯的时候直接写上数字就可以了,大家拿着书核对数字,把相对应位置的文字找出来就成了文字文件。这种做法无疑更加可靠并且表达能力丰富到无限。

所以杨翼专门从胡人中挑选出人来进行了这方面的训练,并且按图索骥种事是不需要会识字才能干的。

对于怎样加快通讯速度这方面杨翼想用训练鸽子,但后来他发现了自己的幼稚,鸽子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但在移动的战场是不可能让鸽子发现自己的队伍在哪里的。所以杨翼觉得应该换一个思路,只是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头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