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纷乱的头绪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4528字
  • 2006-02-12 23:47:00

经过一整天的行进,直到傍晚,庞大的队伍在离太原城八里处分道扬镳,杨翼带着赐胡军在这个地方安营扎寨,曾布带着官员和随从回到太原城里。

驻军的地方是曾布特意选择出来的,并被他命名为河东整训大营,是一个开阔的丘陵地带,既有树林,也有溪水,附近的村落比较稀少,是一个理想的驻扎场所。

胡人们显然习惯了这种流浪的生活,不需要杨翼多加督促,只花了一个多时辰就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帐篷搭好,并且按照杨翼的要求在营地周围打上了木桩。

杨翼把具体的事务都交给了王有胜几个办理,因为直到这时,他才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对军事知识的不足,比如对帐篷的排列布局、营门的设置要求、旗帜的竖立、各方向上的哨卫安排等等他都一无所知。况且像王有胜一帮人虽然来自中央禁军系统,毕竟只是基层军官,基本上平日都是干护卫的活,对于以上类似的工作,也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些,很难说能帮上多少忙。

是夜,杨翼和一干亲卫就在大营中歇息,但杨翼怎么也不能安下心来。

“武馆的几个人根本就不懂带兵,王有胜看来也不熟悉,我自己完全是两眼抹黑。”杨翼数着指头算来算去:“那些胡人倒是和辽夏冲突不断,可是一时间肯定不能委以重任,毕竟他们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军队啊。”

杨翼思来想去不得要领,最后只有无奈的等待天明,“或许,应该先看看河东路其他部队的情况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杨翼就把营地的管理事务扔给了王有胜,自己带着几人回到了太原城。本来是想回督军衙署的,但进城门的时候卫兵通知他应该先去经略司,曾布有请。

“杨大人来得好早啊!”迎出来的曾布在大门处陪着杨翼往里走。

“不知道曾经略有何事,一早就通知下官到此。”杨翼客气的回话。

“有人来拜会杨大人。”曾布笑笑道:“其中一些是河东路的地方官,还有几个从朝中来,都是为了冬训事宜来的。”

跟着曾布进了经略司的议事大厅,只见十几个各级官员服饰的人正坐在此处喝茶闲聊,原来竟已等候多时了。随着曾布一一引见,大部分都是河东路各地的军事守备官员,杨翼这时才明白,原来河东路的各级军政体系比较复杂,有些州府以知州统管军事,有些州府却是安排了都巡检使或者防御使这样的职位来主管军事,长长的各种官名和差遣听得杨翼一阵头晕。另外还有四人是朝廷任命的赐胡军指挥使,是来向杨翼报道的,同时还带来了大批武器装备。要知道枢密院中派系林立,这四人估计也是经过了各方的一番斗争和妥协才会任命到此,杨翼身为上司,但在朝中根基尚浅,所以还是要对他们客客气气。

相互行礼完毕后,各人就座攀谈起来,内容无非是或明或暗的探询杨翼此次代表朝廷督训河东的真实目的,以及将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杨翼对于他们的探询是心知肚明,但实在是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好说,计划是有可是也不能明着说出来,所以一直打着太极拳极力的回避要害。

不过谈话中杨翼却对三个人发生了兴趣,这三个人分别是麟州、府州、丰州三个地方的军政主管訾虎、折克行和张构(经考证确实是这三人,花了我很长时间,所以更新慢了)。麟、府、丰三州地界相连,位置大概在后世的陕西北部。此三州中除了府州在长城以东,麟、丰二州均在长城以外,其西与西夏接壤,其北与辽国西京道连界,地理位置极为特殊,在河东一路中,这三州是最为要害之地,可以说是太原府、延安府的外屏,而太原、延安又是中原之屏障,所以这三州历来为军事重镇,虽然所辖之地并不广阔,但朝廷对此处守臣的委派却极为重视和谨慎。

“杨大人!朝廷建立赐胡军有何益处?区区两千人能有何用?”说话的是訾虎。

对于訾虎的情况杨翼是最有兴趣的,因为陕西曾经出土过一块历史事件石刻,杨翼看过拓本,其上有文“夏寇麟州,虎败之,此地”,杨翼一直认为这个虎就是指訾虎,现在终于有了求证的机会。

杨翼直接询问道:“訾大人,听闻曾大败夏军,容本官无礼,却不记得是哪一年的事了。”

訾虎一愣,这件事实在是他一生中最辉煌得意的一件事,当年朝廷嘉奖极厚、民间好评如潮,怎么这枢密院来的大人竟然不知道吗?于是老实作答:“元丰六年五月,大人何故相询?”

杨翼心中大乐果然是你啊!我的猜测真是有够准。脸上不动声色道:“既然訾大人多与辽夏交战,可知其厉害之处在哪里?”

訾虎不假思索道:“那契丹人党项人,地居西、北苦寒荒凉之地,民风甚悍,不事农耕,皆以骑射为立身之本,每有战事召之即来,攻则急如闪电、分进合击,退则来去如风、化整为零,特别是铁鹞子,尤骁健,倏然百里,往来若飞,若论骑兵,我大宋军队远不及其。”

“有理啊!”杨翼是真心赞叹:“可是当年訾大人击败夏军,是否在野外呢?”得到訾虎的肯定后又接着说:“究竟訾大人依照何种方法,才能打败犀利的党项骑兵?”

訾虎骄傲道:“我大宋军队虽然在马上处于下风,可我等武器精良、士气旺盛,最重要处,乃是当时形势使然,夏军非吃掉我部不可。”环顾一下四周,见人人都望着自己,不觉提高声音:“我部结阵以待,以刀枪成林沟壕如麻,抵御冲击,辅以弓弩飞石,耗其生员,方拖住夏军一日一夜,再以骑兵为钳,左右合击,方得大胜。”

杨翼笑道:“由是观之,乃我大宋战阵精良之故,只是为何胜少负多?想来那次贵部能胜,必是因为得以从容部署,若非如此,焉能于野外抵挡夏人一击?”

訾虎不服道:“历来我军便是如此作战,虽少胜,然倚城坚器利可固守不失,倚战阵弓弩可致野战败亦能退,此历代之经验总结。”

杨翼笑盈盈的听完,却忽然面容一肃,大声训斥道:“我大宋历代君臣,皆以收复灵武、燕幽为不堕之志,然数度出兵无功而返,钱粮糜耗不可胜计,天下物议汹汹不绝者,何故?昔日先帝起大军数十万,五路攻夏,初时步步为营连战连胜,谁知待到五路大军进围灵武,居然围灵州十八天仍不能破,此时夏国轻骑四出,遂后路为党项骑兵所抄,各路大军阵法再精亦无力对付来去如风的骑兵骚扰粮道,致使粮道断绝,进而大败而归,此战我大宋损失军队竟然达四十万众。”

杨翼停顿一下威严的环顾四周,接着厉声道:“观尔等之马步禁军,全无机动之力,以阵法之精虽守甚善,若要外出攻城掠池,则兵速过缓为敌所察,各部照应不及为敌所趁!进不能长途奔袭,退无法互相保全。各位每日只想如何防守,难道忘记了祖宗的志向,我大宋永远不能恢复灵武燕幽了吗?”

此时各人都在低头思索他的话,当年五路攻夏,宋军在会战时确实可以依靠各种战斗阵型抵御骑兵冲击,再倚仗犀利的武器和人多取得胜利,然而对于往来迅速的骑兵骚扰后方根本无力应付,如此说来,宋军确实不具备深入敌方作战的能力。

杨翼这番话基本上是后世分析宋军失败的言论,此时自己大声说出来,竟也自觉非常有道理,接着说道:“本官奉旨督促整训,便要一改我军之作战思维,战阵之利不可失,骑兵之利亦要得,我暂时先将赐胡军训出个模样,明年初春便要与河东路诸军开展演习,同时教阅各位的训练成果。各位回去后,务必加强训练,本官会经常下去检查的,诸位千万不要以为本官好糊弄。”

忽然杨翼又笑道:“我在枢密院时,听说延安路有一支骑兵,外出训练,居然从兰州到西宁一日往返,真是何等的强悍,说不定到时让他们到河东路来,和赐胡军比试一番,各位可要看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骑兵,哈!”

******

天刚亮,还缩在羊毛毯子里的莫日根就被同伴大声叫醒,他无奈的穿好衣服,“是不是当兵都要这么早就起床啊?”嘟嘟囔囔的走出帐篷外,只见前面的一块大空地上,各种物资堆积如山,几个禁军服饰的人,正在吆喝着刚起床的同伴们排队领取。

此时的中军大帐,杨翼正在和装备押运官谈话。昨晚上杨翼带着四个指挥使和运送装备的车队回到了大营,然后连夜的清点数目种类,安排今天就要把服装和基本武器发放到位,至于马匹等牲畜,基本采用了兀声延征部人自带的马。

不过杨翼在查看装备时非常的吃惊,因为当初杨翼没有说要把胡人军队组建成骑兵部队,所以各种武器这次都一并供应了过来,而宋军的武器种类确实是非常丰富,既有单兵武器刀、剑、矛枪等,也有许多大型化的攻城器械,而令杨翼吃惊的地方有两个,所以杨翼找来负责押运的官员前来问话。

“朝廷一次给了这么多的装备,真是大方啊!”杨翼笑呵呵的绕圈子。

那胖胖的押运官姓刘,曾经在军器监呆过很长的时间,对杨翼的话非常不屑:“我大宋虽然带甲百万,但从中央到地方,各地军工场昼夜开工,是以武器生产富足,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

杨翼吃惊道:“如此众多的武器,我朝一年需要多少铸铁?”

押运官回忆了一下说道:“大概有一万万三千万斤吧!”

根据宋代的一斤相当于后世的六百四十克,杨翼心中大致换算了一下,着实吓了一跳,原来宋代的铁产量竟然大到如此的地步,仅在军事工业上每年都可用八万多吨,好像比17世纪英国工业革命初期的铁产量还高了两倍有余,那么这是不是说明,宋代已经具备了在军事工业上取得革命性发展的基本条件呢?自己今后说不定要大大的利用一番啊!

“刘大人,这个是不是抛石机?”杨翼指着一具武器问道。

押运官奇怪得很,怎么这位大人好像不学无术啊:“这是火炮啊?”

杨翼蒙掉了,什么玩意呀?我知道宋朝有用火器,可你告诉我你这怪玩意是火炮,你当我没见过火炮吗?狐疑的问道:“火炮?放火的?”

这回押运官终于确定眼前这位大人是真的没什么知识的文盲,笑道:“这确实是火炮,因为抛出去的是火yao球,大人刚才所说的抛石机想来是说的是石炮吧?”

杨翼这才明白,这所谓的火炮就是抛石机,抛的是石头就叫石炮,抛出火球叫火炮,自己是搞误会了。

解决了以上两个疑问,杨翼又询问了自己不认识的其他器具,这才发现那些怪模样的东西都是攻城器械,有火车――放火的车,有壕桥――用来过护城河的,还有一种堪称古代装甲车的尖头木驴车,那车子的容量大概是十个人,共有四个路轮。它的车底是空的,所以乘员可以在里头推车前进,车顶和两旁则用生牛皮覆盖,车顶的牛皮以绳子作为支撑。由于车顶是尖的,车身往两侧倾斜,所以攻城时用这种车,可以减少城上扔下的炮石的破坏力。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东西。

我的骑兵不可能携带这么多攻城器械的,不过既然这个时代的工匠有这么复杂的制作能力,火器确实也在战斗中开始运用,且铁产量这么高,将来或许能够改良一些火器运用在战争里面吧。杨翼这样想着,对押运官苦笑道:“这些玩意除了给我长点知识,暂时一点用也没有,全部运回太原城存放吧,我的刘大人。”

杨翼送走了押运官,大叫道:“王有胜!”

王有胜跑过来:“大人有何吩咐?”

“东西发完没有?发完了叫他们集合,然后你通知那几个指挥大人自己把队伍挑好。”杨翼踱着步子,不管自己懂不懂军事,反正总要有个开始吧,于是说道:“明天!明天训练全面开始,小王,你在禁军的那一套在我这不顶用你知道吗?跟着学学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