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初至太原府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4128字
  • 2006-02-07 15:05:00

十一月丙辰,大雪甚,民冻多死,诏加振恤。乙亥,以夏国政乱主幼,强臣乙逋等擅权逆命,诏诸路帅臣严兵备之,特置教阅副承旨杨翼督训河东路诸军。十二月丙戌,兴龙节,兀征声延部族老幼万人归降,遣使廪食之,仍谕声延勿失河北地。乙未,白虹贯日。――――《宋史.本纪十七》

一大早,杨翼就去告别了杨传香,当然杨传香对他的匆匆离去免不了发了一通牢骚。随后杨翼来到汴京西北角的卫州门外,与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护卫和杂役们汇合。这些随从包括三十多名从殿前司挑选出来的骑兵,以及四名由杨翼亲自挑选出来的城东武馆的弟子,还有十几名随队的杂役加上四辆大车。

几十号人骑着马,赶着车,就向那太原府进发。杨翼这次出京自然和上次去辽国大不相同,身份地位提高了,而且还是整个队伍的首脑人物,自然在路上风光无限。听着耳边有如潮涌的马屁,欣赏着京淄平原特有的雪景,杨翼觉得就像在旅游,不对!应该是黄金游或者钻石游。

刚行出了十里地,就听到队伍后面有人呼叫,回头远远望去,只见数骑飞奔而来,在白色雪地的衬托下,当头一骑隐约穿着太监服饰。

“不好!”杨翼暗自心惊,不会是临时改变任命了吧?如果又要被弄回去参加朝会,那就算是完蛋了:“快,加速前进!”杨翼情急之下催促手下们快走,只是马匹可以快跑,那些负重的驴车却怎么也快不起来,不一会就被那伙人赶上了。杨翼仔细一看,来的不是童贯又是何人?

杨翼大呼倒霉,心说高太后这老家伙也忒会玩弄人了吧?你不让我去就早说啊,我这都走出十里了你才叫我回去,存心找麻烦,真没面子啊!

事实证明杨翼判断错误,童贯带来的旨意却是关于升官的,杨翼从权太原府督军使,变成了权河东路督军使。

“这是怎么回事呢?”交接完相关公文和印信后,杨翼把童贯拉到一边,一边塞钱一边低声问道。

童贯笑道:“杨大人不必多心,今天一早章枢密向娘娘上了条陈,说大人您此去太原,若只是督训太原一地的军队,却不好统一协调周边几个直接接触辽夏的边防要地,故娘娘首肯,扩大您的督训权限。所以我这才冰天雪地的出来追赶大人”

对此,杨翼的分析是章淳虽然不满意自己的临阵离开,但是见到阻拦不成,便又卖回人情给自己,算是一种拉拢的手段吧。

“这就是不表明立场的好处,可以待价而沽啊!”杨翼当然很高兴。当然,让他高兴的并不是因为管辖范围的扩大。虽然那河东路不但包括了太原城在内,甚至把周边的数个府县全部管制其中,但自己只是督促训练的临时官,回头把差遣办完,自己依然是从五品的副承旨,谈不上升官。所以高兴原因是因为章淳的表态,使杨翼觉得起码来说,在河东路的行动不会受到枢密院太多的制肘。“这个人情,我还是要收下的。”杨翼是这样总结。

这一路之上风光相当不错,刚刚下完雪后的大地充满了银装素裹的北国风情,杨翼在愉悦之余,也常常会想到究竟该如何去整训部队,只是他只学过考古,对这个问题基本上没有什么研究,毫无头绪可言。

经过了相州和德隆府,抵达汾州后沿着汾河北上,前后半个月的功夫,太原已经在望了。这段时间杨翼和一众手下已经混熟了。对于他这个年纪不大且又说话随和的长官,手下们的日子也算过得惬意。尤其是城东武馆的几个弟子,现在跟着这位年轻的朝廷命官办事,一路上各地州府款待殷勤,远比在武馆当小流氓风光得多,自然早已忘记了大家以前的过节,指望着巴结上杨翼,从此脱离低层劳苦大众的生活。

路上的这段时间朝廷中发生了很多事,先是蔡确终于没能逃脱历史的安排,被贬出朝廷,出知陈州,新党多人受到牵连,章淳被下诏训斥。然后是传闻夏国内部局势紧张,朝廷中开始有人预测明年春季夏国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加强西北边防冬季战备的呼声高涨起来。当然,这些消息是杨翼到了太原后才知道的。

******

南北朝时期的北齐、强盛的唐王朝以及割据的五代十国中的后唐、后晋、后汉、北汉或发祥于太原、或建都于此、或以太原为陪都,太原古为晋阳,是传说中的大城。

然而,杨翼到来后才发现以上的说法确实是“传说中的”,原来的晋阳基本上在百年前的战火中毁掉了,只剩下一部分作为平晋县。现在的太原乃是由宋代名将潘美建于太平兴国七年,在晋阳县东北三十里汾河对岸之处的一座小城而已,周长十一里,只有四座城门。

不过小是小,作为整个华北的屏障,太原依然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是宋国西北部政治、经济、军事的中心,繁华不下任何一个朝代。

“杨大人真是有眼光啊!”河东路经略、知太原府曾布非常郁闷,朝廷派来的这个督军使真是莫名其妙,才来一会,就拉着自己跑了几十里来到悬瓮山下看晋祠。天寒地冻,有什么可看的呢?虽说自己品秩比他高,可不陪着来好像又不太好,现在朝廷对边防很紧张,这个杨大人风口上赶来督训,若是惹他不高兴回朝中瞎说一气,可就麻烦了。再说自己乃是纯粹的读书人,军事上向来放手不管,谁知道会出什么毛病。

“真是巧妙绝伦啊!想不到却真是才建成不久。”杨翼看着圣母殿前的鱼沼飞梁大声赞叹道。爱好考古的他这次来是绝对不能错过这晋祠中的好景致。这鱼沼飞梁乃是一方形水池,池中立三十四根小八角形石柱,柱顶架斗拱和梁木承托著十字形桥面,就是飞梁。整个造型犹如展翅欲飞的大鸟,故称飞梁。对于研究古代桥梁建筑非常有价值,要知道这飞梁建筑结构有宋代特点,小八角石柱,复盆式莲瓣尚有北魏遗风。这种形制奇特,造型优美的十字形桥式,虽在古籍中早有记载,但后世留存实物仅此一例。可是始建年代从来没有人能查证得出,所以杨翼那日知道要来太原,就一直心痒难耐,定要前来看个究竟,眼前看到,才确证其建筑于宋代。

曾布奇怪道:“不就是一座飞梁吗?我知太原府三年了,这里筑起了这玩意我都不知道,怎么大人远在京城竟然也有耳闻吗?”

杨翼尴尬道:“曾闻友人说起,心中仰慕罢了。”

曾布挥手让随从离得远些,和杨翼在晋祠中四处观赏起来,虽见杨翼来回品味似乎沉浸其中,但自己心中有事,还是不免发问道:“大人此来,对于我河东路诸军的训练,不知有什么指教?”

“哦!”杨翼恋恋不舍的从一块石雕上收回目光,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道:“曾大人过誉了,说到指教,下官不敢当,只是国家形势使然,必须加强战备以待来春,这河东路可是重中之重,万不可有失啊!”

曾布心中不快,他不知道杨翼自己现在也没谱,只觉得这人甚是可恶,说了等于没说,不露半点口风。

“那大人准备下步如何着手呢?”曾布不死心。

“这个,下官当然捡紧要之处着手啦!我在枢密院可看多了各地的训练汇报,弊病甚多啊!”杨翼心里开始有点发虚,心想你干嘛呢你,看看风景挺好的,你问我一考古的怎么练兵我找谁问去?

“杨大人想来成竹在胸,定是如诸葛武侯般运筹帷幄之辈,本官无礼,还请问杨大人紧要之处何在?”曾布铁了心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个!”杨翼开始头疼,来的路上看过武经七书,可那没法和这河东路对上啊:“主要的,基本上就是攻防…啊不,主要是加强纪律,就是军纪啦!”

“若只是加强军纪何用大人亲来呢?枢密院派一小吏到军中常驻,便足以督察了。”曾布不相信。

杨翼这回冒汗了,其实真要说主意也不是没有,宋代的军队指挥僵化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可是我还没想清楚啊!早知道我在路上多想几天,想好了才来,要说你曾布也是宋朝大名人,好像历史记载过不了多久就要调回朝中重用,你还瞎管什么呢?于是杨翼抬头看看天,冬天的太阳冷冷的挂在一角,道:“天气甚寒,大人身娇肉贵,还是不宜在外耽搁,下官便请大人一同离去了吧?”

曾布心中暗叫厉害,觉得这人城府很深,照理说你要怎么弄你都要知会我这地方长官一声吧,我配合一下你不就方便很多吗?可你不,你闪烁其词,究竟朝廷是个什么意思呢?

******

回到督军衙署,杨翼就把手下全部赶了出去,让他们到外边了解一下太原附近的情况,比如军队的名声、当地人家的募兵情况什么的,因为自己还真不好向曾布查问,被人家看穿自己不学无术就不太好意思了。

只不过这帮外地人根本就是人生地不熟,什么像样的消息也没带回来,其中一个居然告诉杨翼现下太原府新出了一种叫腐干的食品非常受欢迎,让杨翼极度上火。

“什么腐干?你是不是脑子腐烂掉了。”杨翼没好气的训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很委屈的样子:“大人!听说这是本地新制出的食品,味道极佳,是为了过几天的兴龙节准备的。”

“兴龙节?”杨翼这才想起过几天皇帝过生日,全国都要庆祝的:“兴龙节为什么要准备腐干?这和兴龙节的意思好像不太相和啊?”

侍卫见杨翼发问,好像火气下来了一点,于是颇为高兴道:“听说西北面来了胡人,归顺我天朝的,好多人呢!这事传遍了太原城,说是朝廷下令要在兴龙节受降,那腐干是根据胡人的口味加上太原的本地材料制出来,慰劳胡人的。”

杨翼心中一动,好像历史上有这么回事自己却记不清楚了,必定是自己一路过来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可恨曾布怎么也不说呢?当然曾布不说也正常,这跟冬训没有什么关系嘛!等等,谁说没关系呢?

杨翼忽然笑起来,拍拍那侍卫的肩膀:“小王,不错不错,回头大大有赏啊!”

“来人!”杨翼来了灵感,兴奋的叫道:“给我把河东路的地图挂上,我要制定新的训练计划和纲要。”

********

在雪地里搭好帐篷,乌伦珠日格的心情不是太好,看看正在煮着羊奶的哥哥莫日根,心中想着不知这羊奶还能喝到什么时候。自己一族人从大草原的东边一路沿着丰美的水草迁移到了中南部的白达旦南面,年年都是这么过的,可谁知道今年西京道乱做一团,四处流窜的契丹兵,见到蒙古人就疯狂的抢掠帐篷和牛羊,真让人没法活了,后来自己一族也被一伙契丹的乱兵盯上,一路逃跑,丢失了不知多少羊和马,最后才遇到了半是羌人半是蒙古人的兀征声延部族。

“唉!竟然一起来到了汉人的地方!爷爷和大哥都不害怕吗?”乌伦珠日格心中黯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