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暖窗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4535字
  • 2006-01-27 05:23:00

杨翼没心情和杨传香废话,也没去飘香别苑,直接把带回来的东西搁在飘香搂,就匆忙跑出去找那几个贡生朋友。不由得他不着急,那几个穷贡生当初只是运气好寻到了一家破旧的客栈勉强安身度日,现在被赶了出去,还能找到什么地方住呢?杨翼自从来到汴京,说得上朋友的就这么几人,张择端更是杨翼崇拜的历史艺术名人,此时秋风渐盛,寒意渐长,说不定真的因为潦倒死掉个把人,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汴京城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有几十万人常住此地,屋宇府邸鳞次栉比,道路桥梁纵横交错,要想忽然间找到几个人,却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杨翼虽然心急火燎,不过这道理还是明白的,想来张择端等人穷得叮当作响,又无一计谋生之长,多半也就是在大街上卖卖字画、写点诉状、对联之类混口饭吃,所以杨翼哪都不找,直接就往字画买**较集中的几条街去寻。

但杨翼这次显然没料中,他先从都亭驿向北走,再折向东走过土市子,然后沿着牛行街一直走,这一带人来人往的,是买卖字画最集中的地方,可都没有看到那几个人的身影。杨翼相当沮丧,心说不会真的出了事吧?来回几遍之后,杨翼终于决定放弃了,自己跋涉了半个多月回到汴京,又马不停蹄的出来找人,身体和精神上都已经非常劳累,“回去吧!休息足了再说。”杨翼从牛行街的一个岔口掉头往南,这是回飘香别苑的捷径。

杨翼正闷着头继续往前走,后边有两人从他身边快速超过,只听到其中一人说道:“豆腐张,快点走,去晚了,就没地方听那脱衣大侠闹燕云的故事喽!”

话音传到杨翼耳里,颇让杨翼惊讶,“脱衣大侠?那不说的就是我吗?嘿!我从南京道才回来,怎么就有我的故事流传?哈哈,有点意思。”

杨翼顿时来了劲,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脑子活跃起来,和补了钙一般。要说任何人听到市面上有人说自己的传奇故事都会来兴致,杨翼当然不例外。

跟着那两人往南走了一会,杨翼就到了东大街尽头的新宋门附近(根据考古发现确有此门,跟《新宋》无关),只见新宋门下人山人海的围了一个大圈,里边似乎有人在折腾着什么。杨翼仗着身高体壮,用力在人群中挤出条道,好一会功夫终于到了前边,定睛仔细看去,心头顿时涌起荒谬的感觉。

“说此时那时快!只见那杨翼杨子脱两手把衣裤一扯,露出全身精壮的肌肉和体毛,便向那貌美如花的契丹公主猛扑过去!”江鞪唾沫横飞手舞足蹈,讲到得意处还拉开上身的儒衫:“便见那契丹公主忽然使出满天花雨的绝世手法,暗器之后,更有尖刀两把直往杨翼的下三路要害袭去……”一旁的张择端手上拿着铜锣随着江鞪的情节发展时不时敲上两声,石贽和黄炳炎则拿着大盘子站在一边,盘子里时不时有铜钱落下。

原来这伙人自从被杨传香赶出来后生活是愈发困顿,想去找一个便宜的地方居住,可汴京实乃天下财富汇聚之地,像原来他们住的那种破客栈极其稀少,就算还有也早被他人占了去,无奈之下花了比以往多了两倍的钱才勉强住进了城南的五岳道观,可这样一来,日常伙食开销更是捉襟见肘,此时天下读书人云集汴京城内,卖字画写状纸的生意在强力的竞争下早已大不如前,几个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真是苦不堪言,眼瞅着省试将近,可却未必自己能熬过寒秋。

读书人的矜持终究是敌不过饥饿的,就算将来有机会进士及第,那也得眼下能继续生存才行,几个人于是终于拉下面子,也不管遭到其他贡生的鄙视,合伙跑大街上说起书来,一开始说三国说圣人应者寥寥,辛苦一天也不一定能混个温饱,直到十天前蔡京的折子从朝堂上流传开来,江鞪灵机一动,就开始胡编乱造,把杨翼的故事加上种种香艳无比的猛料,可没想到居然一炮而红,香艳刺激的故事情节加上极富现实感的异国情调,让城中许多没见识的人听得如痴如醉不能自拔,连着几天下来,便在这新宋门附近打响了名声,每天前来听故事的贩夫走卒那叫一个多如牛毛,天还早就开始有人抢位置,张择端等人当然也小小的发了笔财,至少能够买上几件寒衣准备过冬。

杨翼混在观众之中越听越是觉得荒谬,他是现代过来的人倒也不生气,毕竟人要红得有绯闻嘛!不过这些色情故事从几个好友口中说出来,实在是让他觉得哭笑不得,心下大叹误交损友啊!

就这么过了半个时辰,只听江鞪一声断喝:“究竟这杨翼和契丹公主竟在那密室之中做出了些什么事情,但请各位客官且听下回分解!”张择端立时将铜锣敲得咚咚作响:“各位好心的朋友,大叔大婶!捧场的给钱,给钱就有精彩奉献啊!”

观众们带着意犹未尽的神态议论着散去,几个人眉开眼笑的数着钱,忽然就见到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面前。

“啊!子…子脱!”张择端惊惶失措,便要逃跑,被杨翼一把抓住领子,顿时面红过耳。

江鞪等人尴尬无比,走也不是,打招呼那是更加不好意思。

“几位兄台!”杨翼笑骂道:“真是才高八斗啊!不如请各位到我府上讲上一讲,在下要是听得高兴,把这故事刊印成册,恐怕一定是洛阳纸贵哟!”

******

“真舒服啊!”望着升腾的水汽,躺在大木桶里的杨翼呻吟一声:“杨传香考虑真是周到,这飘香别苑经过一番改造,确实称得上富丽堂皇,连那些下人都特别会侍侯人,这水温刚刚好,我还真舍不得起来啊!”

自从那天找到了张择端等人,杨翼便全部把他们安排在飘香别苑里住下,那几人素来知道杨翼为人豪爽豁达,尴尬了一阵便也处之泰然了。

飘香别苑中丫鬟共有十五名,加上园丁、厨子、家丁、门房等等,下人一共有三十多人,服侍这几个整天忙于复习的家伙绝对绰绰有余。

有钱就是好,几天下来,舒适的生活让每个人都精神焕发,离科举就只剩半个多月,解决了生活问题的他们开始感受到时间的紧迫,每天都刻苦用功到很晚,并且早上相约起床后一起在早餐时交流心得。杨翼则喜欢早上起床后在丫鬟的侍侯下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然后再去参加早餐会,只不过舒适的泡澡让他次次都迟到。

“子脱!又来晚了哟!”张择端喝着一杯清茶,心里赞叹,真是好茶呀!

“既然试策论,想来博览群书者甚有优势。”黄炳炎道。

“哦!”江鞪不以为然:“即便策论,又可脱离自王安石相公以来流行的八股之道吗?天下事,早有圣人言于前,只要熟读四书,行文符合八股要求,却未必需要博览群书才作得这策论。所以这文章最好还是采用八股的形式”

杨翼这下来了兴趣,明清的科举才规定用八股文,难道宋朝也要求用吗?不过据说八股文产生于宋代王安石的制义,莫不是此时的科举虽然不硬性规定要用八股,但八股的文风却已经成为主流了.

这阵子杨翼一直在研读四书五经,因为这肯定是考试的基础,不过八股行文自己却不是很通晓,毕竟自己虽然是考古专家,可考古其实偏重于一些精密的物理和化学应用,比如说碳14测定的应用、地质年轮的选取划分之类,对于国学上的研究却不是非常深入,最多只能说对某些重点知识达到了解的程度,八股的意思杨翼是知道的,可具体行文的要求他有点朦胧,当下虚心求教:“八股乃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可如何施行之,想来别鹤兄定是此中高手,却要不吝赐教了。”

一帮人大为惊讶,这杨翼经常有独特的学术见解,每常言人之未言,诗词吟咏仿佛随手拈来,无处不显示其有过人的才华,怎么自从王安石提倡八股,以至天下文章群起仿效后,居然还有不知道的人吗?江鞪更是以为杨翼故意取笑,心下不快。

杨翼尴尬一笑:“是这样,诸位兄台参加大小考试无数,自然对八股了若指掌,可我杨翼却是从未有过功名,书读了不少,文章也写过一些,可之前不用考取功名,却为何要用到那八股的格式?故生疏之极,但请各位兄台解惑。”

江鞪方才释然,道:“破题乃是用两句话将题目之意破开,承题是承接破题而说明之。起讲为议论之始,首二字用“意谓”、“若曰”、“以为”、“且夫”、“尝思”等开端。“入手”为起讲后入手之处。起股、中股、后股、束股方才是正式议论,以中股为全篇重心。在这四股中,每股又都有两股排比对偶的文字,合共八股也。”

石贽补充道:“子脱兄且要明白,八股行文极为注意章法与格调,说理之时,当似散文,可又必须能与骈体辞赋合流,多用圣人之言引证之,方才是花团锦簇之好文章啊!”……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了下来,杨翼除了要每天看看圣贤书,还要抽出一定的时间骑马射箭,他是经过后世那种更加残酷的考试的人,对于罪恶的应试教育却也颇有点心得,走起捷径来还算有点门道。他一方面加强对于基础上比如四书五经的背诵,另一方面让杨传香花钱找来历届科举的考试题目和优秀文章进行研读模仿,同时每天睡前都要回想自己在后世学到的那些宋朝之后的诗词歌赋,连洗澡的时候,也要充分回忆后世对于宋代的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得失的评论。

对于这样的生活,杨翼不时的感到非常的讽刺,自己在后世就遭受到了应试教育的折磨,想不到来到这一千年前,却还是要再经受一次非人的考验。不过杨翼并不敢懈怠,现在他名声在外,朝中重臣的保举是一种极大的压力和动力,加上他本身作为一名现代的博士,怎么也不肯对这些前人伏输,所以日子苦是苦,杨翼也只当作是一种充实。

这段时间杨传香忙于生意,也没有前来探视,只是有时会叫伙计送来一些新鲜的补品,这些补品只是供给杨翼一人的,却被张择端等人一齐分吃,当然是僧多粥少!

秋意越来越浓了,汴京终于在深秋的寒风中迎来了天下学子的高度瞩目,而朝堂上新旧两党在司马光的逝世后斗争更加白热化,新一次的科举无疑让双方都寄予了很大希望,谁都梦想着新生的官场血液能尽快改变各自的力量对比。

崇政殿内。

皇帝赵洵今天没有参加早朝,因为他向高太后说自己兴致高昂,今天想要好好的读读书,于是高太后便破例同意他跟着自己的老师范纯仁在御书房里学习。

“科举之意义何在?”赵洵这样的发问。

范纯仁虽然是师长,却依然要对天子保持臣下的礼数,恭恭敬敬的答道:“那是要为陛下招揽天下的人才,他们都会是陛下的臣子。”

“哦?”年幼的皇帝心里想:“只是不知有多少是我的臣子,又有多少是太皇太后的臣子?”

****

注意:有些学者从构成八股的各种成分如破题、对偶等方面来追论八股的起源,2 也有的学者从原始结构和义理来源溯其远祖,3 从而把八股的萌芽追溯到明初、元、宋乃至于唐、汉、战国、春秋,不一而足。本文不拟细探八股文的源流,也不欲明确系年八股产生的时间,因为这里首先涉及到一个标准的问题,4 即首先要确定什么是标准、典型的八股文?如果说入语气、用排偶即为八股,则宋人文天祥乃至王安石的经义文已经是八股了;如果说对偶句段为八方为八股,则清代制义亦非全是八股.

---谢谢各位细心读者的指正,八股文产生的年代需要考证,但确实只有明清的科举方才硬性规定,不过北宋时期已经开始大力提倡八股的写作,所以我已经对第二十三章暖窗作了修改,在中间增加了一段,其内容为:由于当时的流行,所以才探讨起了八股文,但朝廷并不硬性规定.再次对各位读者表示谢意,请多多指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