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重回汴京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3204字
  • 2006-01-25 06:45:00

对于耶律洪基是不是真的认识到其他游牧民族的兴起,杨翼并不是非常关心,反正自己仁至义尽,该说的都说了。他今天的心情很愉悦,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愉悦,原因有两个,首先是他居然在析津府外又碰到了乌伦珠日格,那个有着红润面庞的蒙古女子,是来给他送马的。

这让杨翼非常的意外,他这次没有用自己那粗陋的蒙古语,而是找了一名蒙古侍卫作翻译:“你这是怎么回事呢?又来蒙我,这次会是谁?”

乌伦珠日格的笑容似乎总是如此灿烂:“马自己跑了回来,我大哥说不能让你吃亏,我们蒙古人从来不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当然杨翼知道了自己冤枉了别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自己多疑,又怎会有今天的大好局面呢?说不定自己现在正流落在草原上。虽然他对蒙古人不拿别人的东西这种话不以为然,将来天下都让你们拿去了还要什么东西呢?当然,对于这样淳朴的姑娘杨翼还是表现了自己的谢意,他把酿酒的方法以及图纸交给了乌伦珠日格,这让这个可爱的姑娘又一次把蒙古人随身携带的武器送给了杨翼。

第二个另人愉快的原因是杨翼得到了天佑皇帝的首肯,终于要回去了,眼下是九月上旬,来到辽国数月之久,他还真有点想念汴京城的家,对!是家!杨传香还有一帮朋友虽然认识不久,却总能在远离汴京的杨翼心中产生挂念之情,回想起在飘香搂度过的每一个日夜,温暖就会慢慢的从心头弥漫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十月就要到了,科举我应该能够参加,我会考上吗?”杨翼每次想起自己回到了一千多年前,体验一下作官、作大官的感觉都有点激动,有时脑海里甚至浮现出酒池肉林这样的字眼。当然,杨翼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戏谑般的想象,真弄出来这种奢华的场面,恐怕自己也未必有心情去尝试,毕竟自己发誓要做出一番成就。

秋天总是美好的季节,尽管今年早些时候有点干旱,但夏天良好的温度和降雨还是确保了农业的收成,眼下各地都在等待最后的丰收,各种税费的征收以及差役的统计都控制在正常范围内,可是蔡京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在河间府的惨败又一次让他被朝廷的御史们当作了靶子,雪花般的弹劾直把他搞得焦头烂额。

“阿贵!”蔡京不耐烦的叫道。

“来了!”杨得贵自从进了禁军之后就死缠烂打非要赖在帅司衙门里,不过他把酒楼那套侍侯人的功夫彻底的进行了发挥,让蔡京觉得非常的舒适,几个月来看着职务往上提,从节级到押番,后到承局,现在已经是虞候了,虽然离成为一名朝廷记录在案的从九品校官还有点距离,不过已经让他非常满足。

“阿贵!带几个人去河间府探探,到底现在情况怎样了。”

杨得贵费了好大劲才找齐了十几个兵,因为现在宋国的士兵们都让契丹给打怕了,现在河间府情况未明,谁也不敢去冒这个险。

备好马刚要出门,杨得贵就发现远远走来一个人,当然这人赶着车,一匹黑色的骏马拴在车的后面。

“大哥!你回来了?”杨得贵看清了来人后惊喜异常,一部分原因是他对杨翼确实颇有感情,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杨翼一直呆在辽国,并且回来时必然途径河间府,想来河间地区的虚实杨翼尽收眼底,一问便知端详,又何必让他杨得贵冒着风险亲自探察呢!

杨翼的骡车上装着大批辽国赠送的礼物,本来能回到宋国这件事让杨翼很激动,按照杨翼原来的计划是尽快回到汴京,但是一路看到河间地区如此破败不堪,浑不似自己来时的模样,杨翼纳闷得很,怎么好像南京道那般刚打完仗似的?于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杨翼便决定到真定府上拜访一下蔡京。

“子脱!究竟辽国发生了什么变故?我奉朝廷之令,集真定路大军北上试探,竟在河间府遭辽军迎头痛击,子脱,你这段时间久在辽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蔡京对杨翼的突然回归显然非常意外,不过了解事实的真相更为迫切。

杨翼立即明白了河间府的惨状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在辽国时从未听闻有辽军南下与宋国交战的消息,想来定是当日部分溃散的逐州军四处流窜所致,竟搞得蔡京灰头土脸,忍住笑道:“蔡大人,辽国内乱,此股辽军不过是斗争失败后流窜之匪,如今劫掠完河间府,早已逃遁,想来却是向西往辽国西京道去了。”

蔡京脸色立变,趋前紧紧握住杨翼的手:“此话当真?子脱莫要吓我,速将详情道来。”此时蔡京心中非常慌乱,他一向视仕途高于生命,前些日子在河间府的惨败已经惹得物议斐然,如果竟只是被一股流窜的败兵所击败,岂不更是颜面全无,只怕不等别人弹劾他统军无方,太皇太后就会立即以丧师辱国之罪将他流放到海南了。

杨翼详细的告诉了蔡京事情的前因后果,当然,他也有意的忽略了自己被诬陷刺杀辽帝的那一段,只说适逢其会,竟恰好帮助了耶律洪基而已。

蔡京听完后,默然不语,在书房中来回踱着步子,良久,忽然眉开眼笑起来。直把一边的杨翼搞得一头雾水心里发毛,心说这人莫不是疯了吧?一会哭一会笑的。

蔡京笑声兀止,满脸兴奋,赞叹道:“子脱真乃本使之福星啊!每见子脱一面,都可使我困迎刃而解!便请留宿我真定府几日,定当竭诚招待,阿贵!快去,给你大哥卸下行装好生安排一下,今晚我为子脱洗尘。”

原来蔡京忽然发现了解决困局的方法,根据杨翼所诉,一来辽国对此事全然不知晓,必定不会追究宋国军队北上一事,二来敌人已经自河间府逃遁,自己只要立刻进军,就可以向朝廷报捷,说是全力反扑后自己又夺回了河间,足以堵住那帮御史的嘴,而且在辽国不追究的情况下,自己的河间大捷当然不会被戳穿,自己的仕途算是保住了。当然,蔡京自然不能亏待了杨翼,在给朝廷的奏折里,除了大肆宣扬自己所谓的河间大捷外,便是添油加醋胡编乱造的说杨翼在辽国内乱中是如何英雄了得,力毙叛军首领耶律勇昌,同时在河间战役宋军初败时竭力为宋国周旋,尽管辽军随后败于自己手上,但目前虚弱的辽国已不会追究宋国意欲乘火打劫之过云云。

这份捷报被迅速的送到了汴京,其引发的效果是高太后和众大臣为逃过一劫大气长出,而杨翼的大名则又一次轰动了汴京城。

******

初秋的汴京城里热闹繁华更胜往昔,今年各个地方的好收成直接影响到了帝国的首都,每个人都憧憬着更加美好的生活,秋季的省试和制举也即将开始,各路的贡生和被保举者云集京城,一时之间汴京城里到处可闻子曰诗云之声,为这世界上最繁华最具有商业味道的城市凭添了几分书卷气息。

“我回来了!”杨翼在真定府停留数日后,经过近十天的跋涉,终于回到了汴京城。

飘香搂主楼内。

“亲爱的贤侄,你回来得正好啊!”杨传香亲热的拍打着风尘仆仆的杨翼的肩膀:“你一去就是几个月,想死你叔叔我了,我这新开发了几种不同风味的美酒,其中一种命名为传奇美酒,这可是纪念你在辽国的赫赫传奇的啊!” 杨传香对杨翼的回来是非常欢迎的,现在酒的生意越做越大,杨翼在辽国卖酒的传奇已经传遍街头巷尾,更是为飘香搂出品的高度白酒作了个大广告,一想到自从认了这个侄子后自己就开始了成为超级暴发户的旅程,杨传香就会扬扬自得于自己当日的眼光。

杨翼对杨传香的热情当然有点感动,不过奔波劳累了这么久,被杨传香这样热情拍打还真有些吃不消,他现在更需要泡一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休息:“我说你是不是真的买下了朱三爷的武馆?怎么现在打人的劲头这么足?哎,我说你就不能省点力气,我先回房休息了,你要真想打,我休息够了就让你见识一下脱衣大侠的风采。”

“回房?你知道你房在哪吗?”杨传香笑咪咪的有点得意:“原来你住的那间屋子我租给应考的举子了,我把那个什么张择端几个人住的那啥破客栈整个买下来了,重新装修了一番,叫飘香别苑,归你,还帮你请了一堆丫鬟和管事,今后你就住那了。对了!用的钱从你的分成里扣。”

“那张择端他们呢?”

“哦!自从你走后,他们几个穷酸来吃了好几次白食,我把他们全赶街上去了,现在秋风一起,估摸着不是饿死,就是冻死了吧!”

“啊!”杨翼差点晕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