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出发前后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3191字
  • 2006-01-10 23:06:00

杨翼看着那头毛驴真是很有哭笑不得的感觉,要说杨传香也是一片好心,这个时代的好马确实不容易买到,从那些骑马来酒楼的客人多半是军人这一点上就可以想象得出,朝廷对马的征集力度有多大。杨翼摇头苦笑,骑毛驴练骑射总好过没得骑,反正辽国辖地广大,现在连蒙古草原都在他们的统治之下,想来去到辽国后,那些高大强壮的蒙古良马总是有得自己骑的。

“可练骑射我总得有弓箭呀?还有我总要拿一两件兵器自卫吧?”杨翼苦恼,因为他知道大宋朝是禁止民间执有兵器的,当然街市上也有相当于兵器的工具出售,比如菜刀斧头等生活必备物品,又比如长短剑等一些文人用于配饰之物。可那些菜刀杀猪刀实在太短,而所谓的文人佩戴的长剑则纯属于中看不中用的东西,用这种剑与人对打,只怕一交手就会折成两截。想象一下自己一手将杀猪刀前伸,一手在后举着把斧头,摆个白鹤亮翅的姿势,杨翼没来由的一哆嗦。

“这个问题我早已帮你想好了,谁叫我是你叔呢?”杨传香一副胸有雄兵万千的样子:“咱大宋朝是不让卖兵器,让老李他们去打造时间上又来不及,可我听北方的客人说契丹那边是随便买的,你先拿承福小时候玩过的那个弹弓去,骑着毛驴把准头练练,等到了那边再买弓箭……喂!你什么意思你?”

杨翼没等他说完,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杨翼又到了繁塔,每逢上午的时候张择端一定会在这里,要走了,总要跟兄弟道别一下的。待上到顶层,果不其然,张择端聚精会神的捕捉着繁华街市中的每一个细节,时不时落笔到木案的草稿上。

杨翼没有惊动张择端,默默站在他的身后,从前面的门中望着这个自己仅仅待过四个多月的城市,东京城还是和往常的一样繁华,在夏日的阳光下,街道上照旧是车水马龙,各类商品照旧是摆满了货架。 “是的!我要离开一阵了,祸福难料呀!”看着这似乎永远不会消失的街道上的景象,想到自己来到此地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和认识的人,杨翼心中竟生出了几许怅然,“或许我本来就应该属于这个时代、这个世界中的吧!老天爷只不过让我重新找正了位置而已。”

傍晚,权知开封府事张商英坐在轿子里,行进在从飘香楼回府的路上。“这人看起来粗豪,可实际却聪明得很呢!”想起会见杨翼时的场面,张商英嘴角浮现出一缕笑意:“蔡侍郎要我转告他一定要把酒全部卖给辽国上层,并且见机行事,在深秋大比前赶回,他竟然一点就透,还跟我说要对得起苏子瞻、蔡御史的共同保举之情,呵呵,莫不是见如今新旧两党相争、科举风向未定,想同时向双方发示好吗?”

张商英闭上眼睛,脸上肃穆起来:“可惜这小子还是嫩了点,祖宗法度变与不变关乎天下大运,非此即彼,哪有能两面讨好的事情?”随即又低声沉吟道:“新旧?唉,如今司马君实恐怕觉得自己时日无多,对我们变法一党的逼迫越来越紧了,朝中新党勋臣几乎扫荡一空,地方上也是守旧派呼声渐长.前任蔡京被贬离去,司马君实要我从开封府推官升为‘权知开封府’,嘿嘿!知字前还加个‘权’?只怕是为了先打击一部分,等被贬斥到地方的人不再出声,再把我们这些所谓余孽给赶尽杀绝吧!”

张商英喃喃叹道:“杨子脱呀杨子脱!你要是到时回不来,恐怕苏轼操纵科举之后,朝中新取的士子便全会成为守旧派的羽翼了。蔡侍郎究竟是一心为国才让你去卖酒呢?又或者根本是看风声不对,倒向旧党了呢?……”

****************************

两天的时光在告别的声音中匆匆过去,辽国使团终于要出发回国了。

杨翼和杨得贵早早的来到了城外五里亭等候辽国使团出城。他们携带的两千斤白酒放在一架由四头骡子拉的大车里。等了半个时辰,就见到辽国使团的队伍到了。此次辽人前来,因为涉及到大批银绢的运输,所以除了耶律那齐等几十名官员之外,还有近三百多侍从,大部分人骑马,中间夹杂着三十辆双驼高轮大车,这些高轮大车都是用来运送岁贡的,另外还有一架单驼大车是耶律那齐的车乘。此外还有不少不载人的马拉着行礼物品。杨翼与队伍的行进指挥人员进行报道确认后,就骑着毛驴,由杨得贵负责赶骡车,跟在整个队伍的后面。

汴京的北面是平原,远处的山脉只是若隐若现。庞大的队伍一路沿着官道迤逦前行了几个时辰,气氛倒也还活跃,不时可以听到或看到契丹武士和官员们之间的谈笑,路边时不时有一些整齐漂亮的农田房舍,农夫们在田地里辛勤的耕作,有时会停下手中的伙计望向这支异族的队伍。时不时还有好奇的孩童跑到路边对着奇装异服的契丹人大声嬉笑、对着高大的骆驼指指点点。现在的大宋已经承平日久,在京淄地区,到处是平和富足的景象。

对这样的风景,杨得贵司空见惯,不已为异的靠在晃悠的骡车上闭目养神,反正骡子听话聪明得很,不会掉队。而杨翼是第一次远离汴京城,这样的农家景色却是从来没有见过,不过他此时的注意力却在车队里,因为他忽然想到队伍里的高轮大车自己在后世似乎见过。

对于这种双驼高轮大车,杨翼是非常有兴趣的,因为契丹文化由于女真和蒙古的入侵而彻底消亡,后世虽然留存有部分辽代的历史,但这些能够真实反映辽国生活的物品却极少发现。杨翼在后世做研究时曾经在库伦旗1号辽墓壁画《归来图》中看见过这种契丹的大车,但毕竟那是年代久远的壁画,线条粗旷而模糊、颜色脱落,此次终于得见真颜,马上忘记了离别京城的惆怅,仔细观察起来。只见这高轮大车规模甚大,有庑殿式车棚,前高后低,由两头高大的骆驼拉运驾辕,“真是厉害呀,一次能拉很多东西哟!比马车牛车都强上太多呀!不但负重大,而且速度也相当快。”杨翼极为欣赏,甚至想到辽国的骑兵如此快速犀利,恐怕除了就地掠夺补给之外,就是靠这种大车进行后勤运输的了。杨翼心想,若是大宋也有这样的车辆,又何必过分依靠漕运,从而使北上进攻的军事力量在行动能力和路线上都大打折扣呢?

观察完这种高轮大车,杨翼又对另外的一种骆驼车发生了兴趣,因为他发现耶律那齐的车乘也非常独特,这种装饰华丽的大车,长辕、高轮,有彩色车棚,棚缘有黄色垂幔,有流苏,车的上部站立一大鵰,单头骆驼驾辕。很像《解放营子辽墓壁画出行图》中留存的那种辽国皇帝用的“青宪车”,可史书称只有皇帝、皇后才能用这种车,又或者赐给公主作下嫁礼物,而公主的夫婿即使出外,只要公主不在车上也是不允许的。

“怎么耶律那齐也有资格坐这种车呢?” 杨翼开始心痒难耐,作为一名考古学家,能够亲眼见到这些自己朝思暮想的疑团有解开的机会,实在是一种难以自拔的诱惑。

杨翼心动之下,也不管杨得贵如何,便一打毛驴的屁股,想追上耶律那齐的车乘看个清楚。那毛驴看起来非常委屈,自己身材不高大,这杨翼好像铁塔般壮实,本来就负重吃力,此时还要他快跑,自然不情不愿,跑起来就东扭西斗的。杨翼在后世都开汽车,什么时候骑过毛驴? 实在骑术欠佳,被毛驴一路小跑颠簸,差点掉了下来。

待到毛驴靠近了车乘,杨翼已经手忙脚乱颇为狼狈,还没来得及看清,便听到守卫的契丹武士用汉话大喝道:“南蛮子!你好大胆子,怎可冲入队中?东张西望什么?惊扰了大人的车架,我活剐了你。”而一旁的几个契丹武士看着杨翼骑驴的狼狈像,亦是哈哈大笑。

杨翼分析了一下,只怕自己和那些武士打起来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还没到辽国就被砍了可是贻笑大方,所以虽然恼怒,但也不敢顶嘴,默默的将驴放慢脚步,离得那车远些,仔细观看起来,只是从外表上实在是不知所以,“难道史书记载的是谬误吗?”杨翼在驴上沉思:“还是我把看过的那幅壁画记错了呢?”

却见那车的后棚帘子打开,一个人笑道:“酿酒的举子,有无兴趣上来一叙?”

杨翼于沉思中一惊,抬眼望去,正是自己在琼林苑中见到的辽国大使耶律那齐。当下也不管契丹武士们疑惑的眼光,高声叫道:“正有此意,不知耶律大人可解我之疑惑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