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耀酒琼林苑

  • 盛世大宋
  • 孤竹飘逸
  • 3525字
  • 2006-01-08 05:33:00

这些天杨翼非常风光,来自礼部和御史台,并且分别属于新旧两党阵营的两位大人的保举,使得京中的许多人都对杨翼发生了兴趣,这些人中即有街坊邻居,也有附近官署衙门中的大小官员,还有各地应考的贡生。各种各样版本的猜测和传说在酒肆、茶楼、家中流传,其中既有扯上神仙鬼怪的离奇荒诞的说法,也有据说来自皇家内幕的绘声绘色的故事,对此,杨翼只能无奈的一笑置之。但不是什么东西都是能避得开的,每日里都会有许多人来拜访杨翼,一些人是慕名前来讨教交流,一些人则是来拉关系述同年应考之宜,还有一些人就只是想看看杨翼长得什么模样,反正各式各样的人让杨翼穷于应付、不胜其烦,最让他头疼的是居然有人上门求墨宝,杨翼虽然对古代的各种文字有专门研究,就算是甲骨文都有论文著述,可真要拿着毛笔写,还真不怎么拿得出手和那些书法大家相比。当然,飘香楼的生意是愈加火爆了,而那个据说是祥瑞的枯井涌泉,也因为一个流传的版本中说是文曲星的眼泪或口水,居然使得一些虔诚信徒前来烧香膜拜,这些信徒当中当然也少不了前来应考的举子。

刚送走了一拨人的杨翼现在躲在院子中的一个小屋里,看着那些对着枯井许愿的人,对杨传香说道:“叔叔!是你叫我多读书骑马的,现在这样,我怎么读书骑马?什么弓马骑射我是一点没玩过,我要是大热倒灶考不上,你这做叔叔也是脸面无光呀!”

杨传香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悠闲的喝上一口茶,半眯着眼慢理条斯的说道:“贤侄无需烦恼!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不用着急!”

杨翼诧异,这是刘禹锡在宴饮中答谢白居易赠诗而写的和诗,想不到杨传香一个开酒楼的也知道念。

杨传香一副什么我都懂的神情:“每天那么多读书人在面前晃荡,我是听遍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嘛。”

正在扯皮中的时候,杨得贵匆匆跑到,涨红着脸,语调透着兴奋和紧张:“来…来人了,叔叔、大哥。”

“什么叫来人了?哪天咱这不来人?”杨传香哼了一声,这个侄儿当了掌柜还是那么不长劲。

杨得贵大急:“公公!”

“你公公入土为安了我是你叔叔,你不是傻了吧你?”杨传香坐直身子瞪眼盯着杨得贵。站在一边的杨翼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杨得贵猛吸口气,大声道:“公公来宣旨,在客厅等着你俩。”

杨传香和杨翼立刻明白过来,心下打鼓,立马往门外跑,这可是个老杨家就从来没有的希罕事。

匆匆跑到客厅,只见一个太监服饰的人和几个带刀的侍卫站在那里,杨传香见过偶尔往来于御街上的太监,杨翼却还是第一次,不由得仔细打量,就见这人生得高高大大相貌堂堂,嘴角边上竟然还稀疏的留着胡子!

“敢问公公高姓大名?”杨传香喘着气行礼道。

“姓童名贯”

一旁的杨翼大惊之下恍然,原来是竟是此人!怪不得长相威猛还长着胡子,史书上记载果然不错,这是因为童贯入宫时年纪已有二十,净身太晚的缘故,而此人在这个时候还被另一个大太监李宪压着不能上位,处于人生的低潮,十几年后才能翻过身来。

忙活了一刻钟,这才摆好木案,点上香后,杨家叔侄跪地听宣。童贯骈四俪六的念了一大堆,最后一句是“杨氏叔侄,速携传香美酒赴琼林苑”

一个时辰前的琼林苑。

耶律那齐此时非常的不愉快:“自澶渊之盟,辽宋约为兄弟之邦,百年来相安无事,然今年岁币,南朝竟然迟迟不付?是何道理?近日我兄耶律那也同知南枢密院事并南京留守,整兵制甲,南朝可是想一试兵锋吗?”

高太后冷着脸答道:“哦?原来贵使之兄是耶律那也?此次南京留守,只怕未必只是要岁币那么简单吧?”

接着说道:“今年我天朝建元,礼事繁多,故未输岁币,然不输者,乃延迟些许时日之意而已。”

耶律那齐容色稍霁,事实上现在辽国根本无力南下进犯,又道:“我欲不日返回,竟要空手而归吗?”

高太后有点恼怒,虽然岁币只占大宋财政得一小部分,但由于去年全国大旱,国库已然吃紧,延迟交付再正常不过,这辽人使臣实在太咄咄逼人了,但又不能不小心应答:“此次贵使前来,我朝自当准备妥当,如此,便先予银绢三十万如何?其余,则秋季前交付。”

耶律那齐大喜,这也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期待,连忙答应。

这琼林苑位于金明池边,乃是皇家饮宴娱乐之所在,既然已经谈妥,当然即刻大排筵席,一时歌舞环绕、宾主之间杯筹交措。

过了一阵,耶律那齐忽然不悦道:“南朝竟真要欺我吗?”

高太后大惊:“贵使此话何所指?”

“我一路南来,南朝风物华美,每到一处,侍从人众无不流连,一日饮宴,尝美酒,只觉入口甘醇芳香,入腹热力散发,通体舒泰,甚善。即问于路人商贾,皆曰:传香美酒!谁知今日乃宫廷御膳,却酒淡如水。区区一酒耳,南朝也欲用词劣酒嘲弄本使吗?”原来耶律那齐此次前来,突然发现宋朝竟然有如此浓烈香醇的美酒,大为惊异,念到关外乃是苦寒之地,无论官民,都特别需要和喜欢烈酒,一直寻思着办完岁币的正事后弄上一些回辽国,本想着宫廷宴会中可以找到这种美酒,谁知道却是喝这么平淡普通的黄酒,便借机相询。

高太后招来身边官员询问后笑道:“原来怠慢了贵使!听大臣所言传香美酒乃我朝近日天降祥瑞所特产,宫中尚未准备,这有何难?定让贵使如意。”÷

所以童贯才出宫宣旨。

杨翼和杨传香跟着童贯等人,抱着一大坛酒,匆匆赶去琼林苑。要入琼林苑就要先入金明池,一到园中,杨翼就兴奋起来,要知道金明池开凿于宋太宗时,因引金水河入池,故名金明池,是北宋时期著名的皇家园林,乃是整个时代中非常杰出的园林,至北宋元佑年间,金明池已被建得十分壮观。在后世杨翼只是在开封市金明广场的边上考察过挖掘出来的遗址,哪里有机会真实的欣赏到这美丽无比的皇家池园?

看着身旁宽阔的池水面,看着那亭台楼阁郁树芬芳,杨翼几疑身处梦中,“太漂亮了!”杨翼心中赞叹:“即使后世看到过张择端画的《金明池争标图》,也想象不到真实的景象竟是壮美如斯啊。”

杨翼一路回想起《东京梦华录》对此的记载:“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每日教习车驾上池仪范……池在顺天门外街北,周围约九里三十步,池西直径七里许。入池内南岸西去百余步,有面北临水殿,车驾临幸,观争标赐宴于此……池之东岸,临水近墙皆垂杨……”,只觉得无论是语言还是张择端的争标图,都无法形容这金明池的真正景色。

杨传香深怕杨翼故态萌发,又来一次在开封府中东探西摸的坏毛病,一把将酒坛子放在杨翼怀里,低声道:“拿好了!这里可是皇上的地方,休要放肆,记得端庄体统啊!” 待入得位于金明池南侧的琼林苑,杨翼更觉大开眼界,这是是北宋东京城皇家四御园之一。苑中主要建筑除宝津楼外,还有高数丈的华觜岗、月池、梅亭、牡丹亭等。杨翼抱着酒,看着这些景致虽然心痒难耐,却也真不敢再放肆。

此时高太后和众臣,已经与辽使耶律那齐,饮宴了一个时辰,待杨翼和杨传香奉名持酒进入大厅中跪倒,早得太监禀报详细情况的高太后立即笑道:“贵使请看,此二人便是传香美酒酿制之人。贵使今日大可尽兴,我南朝如斯美酒应有尽有。”

杨翼跪在地上偷眼望去,距离高太后甚远,面目不清,只看位置就知道这定是高太后无疑,“真想看看这女中尧舜是怎个样貌。”杨翼有点激动,作为一个搞考古的,杨翼忽然觉得自己其实非常的幸运,不是吗,无论挖了多少遗址,都永远不能像现在这样明了这一切的真实情况,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旁的蔡汴等人素来负责与辽国外交,蔡汴于去年还到过辽国上京道向辽帝告哀并馈先帝神宗的遗物,此时都已想到辽国之所以对烈酒敢兴趣的原因,此时大宋能酿出这样美酒,又怎肯放过机会炫耀一番。

“耶律那齐大人!北朝据说繁华更甚天朝,怎么竟酿不出好酒吗?莫不是北朝什么物事都有,却产不出能工巧匠吧,哈哈!”

一直以来,辽国看不起宋人,一直让自认为天朝上国偏偏屡战屡败的大宋官员极为失落,心理上往往即自大又自卑,高太后本来就甚讨厌辽使咄咄逼人,自己又找不出什么在军国大事上可以炫耀的,况且也不敢真激怒了辽使,引得兵戎相见。此时见到蔡汴拿酒来夸耀,倒也不失为嘲笑辽国实乃蛮夷、苦寒穷困的一种方法,当下含笑看着耶律那齐。

-------------------文下有考古复原的北宋汴京地图的链接,标注有繁塔和琼林苑的位置------------

考古复原的北宋汴京地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