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诈破(完)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7244字
  • 2006-02-17 13:39:00

李怀仙毫无防备云中城方面的攻势,在临风出其不意的出援后,其所率叛部猛然的就遭到木临风三千援军的重创;而更让李怀仙没有想到的是,在己一时心软下,敌方那才稍稍有了一丝喘息之机的偷袭部队,也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趁机发难!一时间李部在防备不及下,不可避免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先是后面没有一丝防备能力的弓弩手先被临风的步卒打的乱了起来,仅接着就是正面对抗魏云的长枪步卒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无法集中精力,不明所以的恐慌蔓延,仅接着也乱了起来。

李部前后军两面一乱,正给了前来救援的临风和正要突围的魏云一丝可以成功的空间!两人终于经过一阵猛烈的拼杀搏斗后会合,临风毅然让魏云残兵败部先撤,自己则独立率军断后……

(前事完)

李怀仙不愧是李怀仙,在最初受到临风后面的突然袭击和魏云正面的趁机发难之后,虽然也曾惊疑了片刻,但随即立即反应过来开始聚拢部队,在临风和魏云相遇的那一刻,李怀仙已经开始稳定下自己的部队,准备反击了。

临风看到魏云仅仅奋战至剩下不到数百人的兵卒们,在他带来援军将士们强力抵抗下一一的安然撤退后,才将视线转向了那个远处正发号施令,试图正重新聚拢部队的中年将领,那应该是李怀仙吧!

“中正多谋!”这就是临风给这个中年的青衣儒将第一眼评价。首先,自己对于李怀仙这个历史人物,可以说是没有一丝的深入了解和特别的关心过。如果要说起临风在“安史之乱”曾经关心过的叛将,有,那就是被人们称为“饿虎”田承嗣!

如果说起田承嗣你们不知道名号的话,那么这一件事你们可能知道。洛阳东郊一战,安史主力前军推进,把唐廷征讨西域屡战屡胜的名将封常清新召募的十数万唐军打得落花流水,进而攻占了东都“洛阳”,骁勇善战,足智多谋,从此遥遥一路万里,彻底扫清了安史前进最大障碍的叛军将领——就是田承嗣!

记得在正史上,安史叛乱被平定后,田承嗣与李宝臣、李怀仙、薛嵩等前往唐廷平叛主将、时任天下兵马大元帅的郭子仪营内谢罪,表示愿执鞭随蹬,以效犬马之劳。因为朝廷那时历经安禄山,史思明的叛乱,实在没有什么能力在一口吃下田承嗣等人的兵马,无奈接受了他们的请降,致使田承嗣等叛将摇身一变,又稳稳当起朝廷命官来了。但是田承嗣其人,虽然是安史之乱中的叛军中出类拔萃的骁将,英勇善战,狡诘多谋,但是他却也反复无常。降唐后,他又是藩镇众枭雄中的佼佼者,悍然劫夺他州郡,与朝廷分庭抗礼,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临风之所以关心这个言而无信,反复无常的家伙的原因就是,后期的唐廷为了消灭不听从号令,反而日夜整顿军备的田承嗣,调动了八个藩镇的兵力进讨田承嗣老巢:魏博镇,可打了近一年,八镇对一镇,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最后直到八镇诸侯退兵时,田承嗣已边打边扩张地盘,相继窃据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之地,坐拥河北三镇,而且直至打完战后还剩下甲兵余万众!——看到这段历史,临风才在这个阴险反复的家伙身上看到点“猛虎”的样子;也不禁骂娘:难道那八镇节度使全是白痴吗?八个打一个还打成这样的惨不忍睹的结局!

说的有点远,总之在后期,临风大概性的只记得两处关于李怀仙的记载,而且都与田承嗣有关系:一处就投降那时,李怀仙也有和田承嗣一起投降大唐,后来还做了节度使;第二处,那就比较丢人了,就是在讨伐田承嗣的时候,李怀仙就是八镇节度使之一!正因为有前车之鉴的种种,所以在临风心目中,李怀仙就是那种想捏就捏,想杀就杀的脓包将领;可是今日一看,却大大出乎了临风的意料之外:看那指挥若定,于战场上依然一派儒风的中年儒将,哪有半点什么一副人尽可欺的样子。到底是历史记载出错,还是田承嗣太强,又或者是李怀仙根本就不出名呢?

其实,如果按野史上记载,李怀仙的能力却是绝对称的上是悍将;而临风或许有点太过于迷信史家书上纪录的东西,又或者说他是太过于轻敌!不错,后期讨伐田承嗣的时候,李怀仙的确是有一起出参加,但是在节度使中他言卑位轻的他,实力又不强,说的正确计划又有谁会相信和肯听呢?退一万步讲。经过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后期的李怀仙作为一个已经迈入迟暮之年的宿将,他又有什么东西想不开呢?后期八镇之中,一年讨伐战的作战损失最少的,恐怕也只有李怀仙那一路人马吧!——虽然这也被人们用来说明李怀仙他胆怯的事迹。

总而言之历史就是史学家们的游戏,他们的千秋史笔记下的东西,无论是否真实,又或者就是以讹传讹的劣质品,对于那么已经作古的古人,又有什么可以好争辩的呢?

“李怀仙也好,田承嗣也罢!凡是挡在我北伐的路上,我就一定会击溃,并且将你们给予彻底的剪除;我大军北上的路线绝对不会有绊脚石!”想到这里,临风的眼神忽然变的可怕且充满了不可动摇的坚定感觉,浑身上下就出现了令人感到震惊与恐惧的杀气。

虽然临风想的很多,但是这些也全都只是在一瞬之间在脑海闪过的念头罢了。战场上的时机稍纵即逝,不可能也绝对不会让临风有更多的时间去深思的;而就在沉思的那一片刻,李怀仙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凌厉的眼光猛然的就转向临风所在的位置。

“木临风!”不需要任何别人的引荐,也不需要任何曾经的相识,也同样不需要任何的原因。犹如魏云可以一下子从叛军的将领中肯定这个青衣儒将就是李怀仙般,李怀仙也可以同一眼看出这次前来救援的人,就是被天下人公推为“唐廷第一智将”的木临风!

人或许可以改变样貌,或许可以改变身形,也或许可以改变习惯;但是有一样东西就算是刻意隐忍,也是会有不经意流露的时候。——气质!那个唯一无法刻意隐藏的就是气质。无论是平民,还是百姓;无论是王公,还是是贵族;也无论是将领或者是小卒。一个人总有着和他身份相符和的气质,而一个人的气质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而另外一个表现一个人气质的衬托因素,那就是眼神,一个人的眼神!

在那个正无所顾及,持刀望视着自己的人眼中,李怀仙看到了一股不同于常人的信息:霸道。仅仅是一个放眼天下,傲视群雄的的眼神,就足以证明他的桀骜不群,孤高盖世的品性。满身的杀气,就算站在远处的自己,在看到这样的眼神后,也充满了北风凛冽的寒冷感觉。看起来,仅仅是“智将”这样的称呼,还不足以能够显示他的可怕。文韬武略,足智多谋却又感觉做别人永远都不敢做的事情。唐廷军中,除了在平定原一役崭露头角,威名赫赫,使自己如雷贯耳的“他”,李怀仙也实在想不出有谁那个年轻的将领能够再如此的出类拔萃了。

临风也在看着李怀仙。他在李怀仙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仅仅是一瞬间,临风仍旧捕捉到了那一闪而逝的一丝赞赏!能够赞赏敌人,那么就证明着不会小看敌人,也才能成为一个真正善战的将领!或许自己这次仅仅是趁其不备,让他们吃了个哑巴亏,但是日后估计就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临风对于李怀仙的评价,就在这一丝赞赏过后,也节节攀升!

第一眼,这也是临风和李怀仙的第一次战阵中的相见!

其实,临风和李怀仙的距离远远要比魏云当时站的要远,甚至距离远的根本看不清对方模样,但是就是在这一瞬间后,在眼神相对,福至心灵片刻无声的交流,使得此时已经威名赫赫的临风和这样始终郁郁不得志的李怀仙,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英雄重英雄的感觉!但是,即便是如此,战场上容不得半点仁慈……

李怀仙不知道为什么,聚拢军队的命令传达的不是太理想,但也总算慢慢稳定了士卒们,既然原有的目标:偷袭的部队已经消失,那么剩下的大军当然转向将矛头指向了临风!眼看着李怀仙队伍虽然聚拢的慢吞吞的,但是却也渐渐成型,临风可不敢再逞英雄片刻了,眼见魏云队列入城,疾呼“收缩阵型,缓缓撤退”!

李怀仙对于这十万大军的指挥和训练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他在统辖这支大军的时候,命令传达的不理想也是临风意料之中的事情,否则临风也不敢三千步卒就在这十万大军眼皮子底下直来直往!说穿了,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当日安禄山犯上作乱,号称直系牙军就有五十万;那么老巢三镇的精锐部队被调光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事情了。可是现在李怀仙居然范阳就能立即挥师十万南下?这十万兵力哪来的?抓壮丁也没这么快啊!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怀仙范阳调集了所有家当后,还向三镇外的其余两镇,即平卢和河东还尚在手中的地方借兵,拼拼凑凑整点了这十万人。既然是拼拼凑凑而成,临风不怕死的冒险精神又偶然促成了他出城救援的念头——丫的,我就不信你这芝拼拼凑凑的部队能够这么快就训练有素的回过神来打我!

“撤退回城!”“杀!”临风的援军和李怀仙的部队马上就开始交接着拼杀成一块了!临风部队们的压力主要是来自前后边,因为这里的地点大家没有忘记的话是在李怀仙营阵的侧面,在临风下令立即收缩阵型后,狭长的空间不断的浓缩,里面是中间倒是没有一个敌人,但是敌人却把攻击重点放在了首尾两边。如果只有前面还好,那么可以慢慢的一边抗击着李怀仙慢慢的往后撤退,直至撤回云中城里;可是问题就在于刚刚才那么一会儿功夫,从原来面朝云中,李怀仙营阵正门出来的叛将们,已经率兵开始慢慢的堵住了后路;现在还算很少人,尚可慢慢清理后撤,但是万一等一下敌人一多,那么两面受敌,被前后夹击的话,自己小小的三千人想不淹在这人海里也难啊!到时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一个部队的统帅最能体现他受到士卒们敬仰和爱戴的标志是什么?就是能否让士卒们随着他的意志犹如左膀右臂般随意行使,这样在战斗上就可以发挥出最强悍的凝聚力!李怀仙的确是没有能够很快的在这帮刚刚送到他手里的士卒们心理建立起足够的威信,这也才使得他现在调动的这么缓慢,而今晚对于应付魏云的偷袭部队,他先给了两千给王猛这个废材,王猛被杀后士气一泻千里,后来又立即调动了能马上调动的三千多人,除去魏云偷袭部队杀死和临风援军杀死的那些不算,现在合围着临风两千多千援军的也就那么四千来人,但是千万不要高兴的太早,也千万不要忘记了,这里可就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除去已经在这里的五千,还有整整九万五呢!再说,这边这么大动静除非是聋子,否则就是已经在慢慢聚拢往这边靠近之中,只要他们一来,围困自己的人数立即逞几何上升,那么自己这点人怎么够看,简直就是弹指可破了啊!

既然李怀仙已经得知了自己身份,那么他势必也会不顾一切的把自己留在这里!“留下前列人继续抵挡,其他人抓紧时间,立即转向攻击后方的敌人,我们尽快突围!”感到事态紧急的临风,以变应变的立即转首就下了新的相应策略!

临风的命令一下,所有的大同士卒们也立即做出了相应的调整:这样一来,原本队伍重点防御前面来自李怀仙压力的的攻击,马上就变成了重点攻击后方阻止自己撤退的敌人;而原来只跟在临风后面阻止临风撤退,不断骚扰,由阵营门前涌出的敌人们忽然迅速的就遭到了临风强有力反击,在这样的打击下,敌人由原来的骚扰进攻马上变成了无力的抵抗。有些原本薄弱的环节立即被临风突如其来的攻势打穿!但是就算是这样一来,临风的形势还是不容乐观,因为就在他猛然将矛头转向,由防御李怀仙的正面压力,变成攻击后面的敌人的时候,原本的正面压力变的更加紧迫,敌兵立即在李怀仙的指挥下将临风的部队慢慢挤压成一块!

战况双方都很激烈,而临风每向后退一步,几乎两方都要留下十几具尸体。看到自己带出来的士卒遭到这样的阻杀,临风的双目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弓弩手听命!”终于,李怀仙重新整合了原本四处溃散的弓弩手,“此次阻杀敌方主将者:本职连升三阶,赏万金,封千户!”

“啊!”在李怀仙重赏之下,地敌方的士气大震,接连着的就是一阵箭雨!可是,这一阵箭雨下来,惨叫的可就不是只有临风的大同兵了,连李怀仙的正在与临风大同兵搏斗的三镇军也有人未能够幸免!看起来为了射杀临风,李怀仙真是不顾一切了。想想也是,如果临风一死,那么这场战还能打下去吗?

就在这时,祸不单行,原本形式往临风有利方向发展的后方,也开始受到猛烈的攻击了,人数众多的敌人不仅开始猛烈反扑,更是立即有力的把原来临风打破的创口补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临风心下立即大叫不妙:看起来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成为现实了,敌人已经有将领组织起了队伍,从营阵的正门出来,包抄堵了自己的退路!

“该死的,我他妈的真该死!不仅仅害了自己还害了这么多相信自己的兄弟们。”临风现在的心情悔恨极了。原本以为历史上根本不出名的李怀仙是想捏就捏,想欺负就欺负的主,这样才使得自己冒冒然就不问青红皂白,没有再多想,也没有在考虑什么就主动出击了。没有自己的凋令,军律甚严的现在,云中的大部队人马根本无法出城支援,失误啊!——真他妈的!只要还有下次,老子再也不这么冒失了!

还有下次吗?可是,有些事情,往往一次就足以致命了啊!

李怀仙也还是没有笑,就算是所有手下的人都以为这次嬴定了的时候,李怀仙也还是没有笑!——除非现在看到这个年轻的将领真的就这样被射杀在自己的眼前,否则,这场和他初次的较量绝对还没有分出胜负!拼了,看来还得靠自己,李怀仙心中忽然暗下决定……

对临风而言,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利了!前面李怀仙正在不断的攻击着自己的部队,后面慢慢开始增多,已经开始慢慢组织起来的敌人也正在死命的攻打的自己的队伍。再这样下去,崩溃也是迟早的事情了。看着自己带豪气满满,从云中带出来的人马相继倒地,心里那个叫悔恨啊,不要提了。临风不相信自己是个短命的人,所以向来行事大胆,只是这一次,第一次也是头一次,他为自己的鲁莽悔恨不已!

临风一失神间,一支锐利的弩箭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气势汹汹的爆射向了他。——是李怀仙,是李怀仙以自己百石之力,亲自拉开强弓,满月劲射!

李怀仙根本就不是汉人,当年契丹向大唐进贡,俯首称臣之时,契丹其族人中,在唐廷安抚政策下被赏赐姓李的不在少数,而李怀仙的祖辈就是其中之一,( 李光弼也是)。在塞外四处争战的契丹人本来就骁勇善战,而对于弓骑之术更是尤为精通,李怀仙恰巧又是其中之佼佼者。所以刚刚那灌注了其绝对信念及实力的一箭威力如何,我想就无须多加说明了。

这一箭,原本就是那一瞬之间的事情,从李怀仙弯弓取箭,将重弓拉成满月,在猛烈劲射一气呵成。时间就像是忽然停顿下来了似得,无论临风的大同兵也好,李怀仙的范阳叛部也罢!只要是关心这一箭的人似乎都能看到这一箭的弧度……但是同样的,包括临风在内,谁也无法做出任何迅速及时的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箭水平着慢慢的飞近,毫无阻碍的穿过众人,灵巧敏捷的射过双方密密麻麻的人马,没有一丝停留的,就直至直指向它的最终的目标:木临风胸膛的心口所在。

看到这时间似乎都放慢了的这一箭,临风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离开,但是不可以,偏偏又迈不开脚,身体似乎没有这个能力了,静静的,似乎自己的动作也被未知的原因变的很慢,很慢!——临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移动自己的身子,想让箭身横向飞过,不要正中靶心,以至于自己英年早逝。就在他只能轻轻小幅度挪动自己的身的同时,利箭射至,直取心口!

——千钧一发,就在一刻间!

“将军小心!”“喝”“铿”“滴答滴答”!就在这一刹那,所有该出现不该出现的声音融合在了一起。一把巨大的斩马刀,硬生生的就在那支劲箭刺入临风胸前的那一刹那,斩中了它,箭锋偏移,但是还是猛烈的划过临风的胸前,犹如刀锋横切,一时间血肉模糊,鲜血飞溅。

巨大的痛楚立即让临风脸色立即变的苍白,神志模糊间,只依稀看见一个巨大的似乎骑着马黑影蓦然出现在自己右侧,那骑兵的脸似乎很是眼熟,是逞扈……

“将军快跟我走!”猛的就将临风拉上马,逞扈立即开始往后撤去。

双手暗麻的李怀仙看到临风被人就走,没有再有多余的表情:其实,就在刚刚那使尽自己全力的一箭没有射中临风之时,李怀仙就有所预感,可能,今晚是留不住木临风了;但是,眼在咫尺,他又不甘心!

“抓住敌将,无论死活!本职连升四阶,赏两万金,封三千户!”努力将自己的声音提升到最大,吼出了从来没有的超级重赏!

听到自己的主帅这样说,所有人都好像疯了一样的涌向临风的大同兵卒,片刻后,坚持了一个时辰的大同援兵前部终于宣告崩溃。潮水般的敌人涌入了原本紧缩的阵型中心,在后部的范阳军看到自己前面的兄弟们疯了一样,非常明智的就知道了这次奖励的厚重,也开始不要命般的猛烈反扑。

逞扈为了把临风安然送回城中,面对眼中闪烁着贪婪目光,想要挣取这份功勋的敌兵,咬牙奋战,一层一层的不断冲杀……他也在等,不过他等的是恩答那个家伙。

就在这时,云中城里放下了大门,不断有骑兵冲出城里,开始猛烈冲击正在一心往临风所在的里面挤的敌人们!

啊!在骑兵不断的冲击下,后面厚实的敌人们,始终无法抵抗这种新生代的兵种王者,在骑兵风雷怒涛的冲击下开始一再溃散。

“太好了!终于赶上了。”面对一波一波吸引了大量敌兵的自己,不断的用自己最喜欢用的重型斩马刀肆意开斩。一步、一步的向后推进,逞扈终于抓紧时机,突破重围,与赶来的恩答汇合……

临风只是模糊的记得,在他晕过去前,还看到了身后的熊熊的火光。两军交战,到底是谁在放火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已经开始迷糊的临风,做为主帅的他还是也在片刻后终于非常不负责任的晕了过去。——临风和彩婷三女的不详预感也终于成真,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遭殃的不仅仅是今晚负责偷袭的魏云,更惨的居然还就是临风自己!

晕了过去的临风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在控制局面了,战斗还再继续,只是希望等到临风醒来,云中不要已经易主才好!

就在今晚,临风迎来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最掉价的败北,以完败结束了偷袭这个可怜的计划。……反正,今晚,还真的他妈的热闹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