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看破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248字
  • 2006-01-04 02:11:00

公元757年,天宝十六年,二月八日!

此时,即在木临风统领北路大军,上演了一手漂亮的“千里席卷云中城”后十二日,李怀仙抵达云中后三天。现在的天下大势,战乱突起的历史,也就是在这短短的十几日中,产了不小的数股激流波动。首先,是在与临风定下“兵分三路”之计策,由朔方郭帅负责的东路大军。——经由柳如烟之手传来的战报非常的能够鼓舞人心,报呈:“朔方名将郭公,兵临井口径要路‘雁凉道’,挟皇子亲临之威势,以‘聚点集攻,求寻破点’的手法强攻井口径,不日即下。不得不感叹古人的忠君思想啊,这里就一个落魄皇子,李享的亲临,都能够给士卒们很大鼓舞,这真叫磷肥无语了!

还有,几个消息里,这里要着重提起的另一个消息就是,关于南路的“太原之战”。“太原之战”之所以够资格成为李光弼在中原地区赖以成名的扛鼎之作,主要是因为“太原之战”兵力令人感到恐怖的“悬殊性”:现在的李光弼一共是在大同府分家的时候分到将近二十万大军。看着很多的样子,但比起史思民参合了邺城降部的三十万,蔡希德参合了上党降部的十六万,孟通参合了潼关降部的七万,薛嵩参合了博陵降部的十三万,李怀仙安禄山本部的十万人而言,和共计七十六万大军比起来,那简直是小乌见大乌的差距。更不用说,李光弼还要分兵守住太原其东的恒山,太行两处险要,汾河、黄河两条天险;所以那时李光弼手中最多也只有十一万的人马,能调度的根本没有二十万之多!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劣势下,历史上的李光弼还是成功的守住了太原,就是在数个月史思民*,狂轰烂打下,守住了太原;而且不仅仅是守住了,套句临风的话那就是不仅仅是“守的稳如泰山,守的岿然不动”。最重要及难能可贵的是,在几个月的包围网里,李光弼就是凭借着这样的兵力下还横扫了史思民将近二十万的部队,一时间打的史思民几乎胆裂。——这些战绩就绝对够格堪称“古之名将”了吧?

不说历史,单说现在,此时的太原早已是四路重围,但守将李光弼再出意表,趁史思民大军扎营未稳之际,临机立绝,傲然于敌数三十余万,大军倍众之前,在史思民眼皮子底下干掉了其“伏曳安”,“达里泊”两路叛部,斩敌八千众!众叛将之中,除了偏远的薛嵩十三万博陵军和李怀仙的十万范阳兵外,其余两路已至太原;而无疑,李光弼这漂亮的一手,是在受其邀请,并首先赶到太原的蔡希德和孟通面前,狠狠的煽了史思民一个大嘴巴子。太原之战的重要性已经无须多言,假使太原在几路叛将的会攻夹击下一旦失守,那么安史主力就可以重新企图趁势夺回河东全镜,进而长驱直取朔方、河西、陇右等地,尽下唐庭之边土,进而彻底灭亡唐廷用来苟延残喘,休养生息的最后一点有生力量和资本。——不过,以这样的兵力看起来,李光弼这战是非常难打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大家可不要忘记了,史思民手里,还紧紧撰着向吐蕃借来的八万吐蕃骑兵呢!

“军师现在怎么样了?好点了吗?”站在城头上迎风而立的,正是现在的云中之主,数日前席卷了云中城的木临风。此时的临风并没有回头,也没有心情回头。——因为他正在细心的观察着千步之外,李怀仙阵营里的一切。

临风其实不擅长历史,之所以能够熟悉这盛唐朝这有名的“安史之乱”,还要追溯到临风的“八卦细胞”——他也仅仅是听说唐朝有个叫李隆基的皇帝妃子是四大美人之一,这才促使了他来了解唐朝,来了解“安史”罢了;但是,他了解的也只是主要事件的一个大概形状及年限:从“贵妃入浴”到“马巍坡”,这里他是知道的比较详细的,至于后来的事情,他只能说是蒙蒙胧胧,未曾甚解了;而这个李怀仙,很不幸,似乎就是后期才,安禄山伏诛,史思民败退后才开始活跃的人物。关于历史上怀才不遇的李怀仙,史家并没有过多的着墨;临风想破头,关于李怀仙的也只有以下这么寥寥几句话,一十六个字的评语:少言高断,正冠而军,转战四野,未张其显!这古人说的话还真值得玩味啊,这“未张其显”到底是没有才能,所以才没有显露呢;还是没有受到重用而没有显露的机会呢?临风对于这四个字的解释,可是非常的耿耿于怀。——但是最基本,比起在博陵之战,有英勇善战之名的高秀岩而言,临风敢断定这个敢让安禄山这只猪把自己老巢托付出去的角色,决不会比高秀岩逊色多少便是了。——否则哪怕安禄山再白痴也一定没有把自己的老巢,把自己的退路,把自己的根本交给任何一个一无适处家伙的魄力。总而言之,简单的说:李怀仙在临风的眼里就就是个不好对付的将领;而假如运气真的不够好,现在的自己的推断破天荒的准,没有错的话,那么显然,这除了能让交战的双方清醒些的对敌外,即将要面对其十万大军的自己而言,这并没有一丝的好处。

“军师感染风寒,现在已经服药休息了。”军中的大夫恭敬的回答着眼前那挺立的就像一座悍然不动的山岳的木将军,垂着头,尽量屏着气掩饰自己的紧张。

“恩!没事了,那么你退下吧。”而现在略微有些焦躁的临风,却没有心情去管这个正低着头的家伙在想些什么,挥了挥手,随意就吩咐到。——此时的他,心里可有着不小的压力。魏云悄悄的潜出城布阵,而柳如烟只能用之小略,而金泽又......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魏云带兵前往埋伏的那天早上,一向刚毅坚强的金泽,突然就病倒了,甚至病重的连出房门来目送魏云离去的力气都没有了。想到这里,临风不禁邹了邹自己一向不喜欢蔟起的眉头,不自觉将眼光看向了那一片离李怀仙扎营的地方不远的那片小森林。

“难道这是不祥之兆?”临风极力摇头想要挥去这样的念头,并暗笑自己多心,但是,心中的那块不安的疑云,却总也挥之不去。

云中前后两道,皆是险路要冲。前连晋、潞、辽、泽四州诸郡,后衔大同静边之地。地方不大,位置却极其险要,正如曾经所言,是决不可失的三镇攻略的桥头堡。青山环绕,远望云中故地,只见其屹立之中,连城一片,非破城池,就路止于此;但高墙坚壁,且浑然不似人力所为,又给人一种难以逾越的无力感;而那护城河更是山阴侧引尚泉之水掩盖,波谷连绵。云中面朝四州城门的地方,外围却有一小密林,常年日光鲜至,遍布青石苔癣,而现在,不仅仅站在城头的临风在看那片森林,就连站在离自己阵地不远处小山包上的李怀仙,也正看着那片似乎很奇怪的森林。

“大人,那片森林弟兄们已经搜查过了,”身边的滓多是李怀仙自契丹一手就提拔上来的副将,李怀仙疑惑的眼神望向那里,滓多就可以猜出自己主子的大概意思,“而且查的非常仔细。”

李怀仙到达云中时,云中早已经被木临风占据多时,看着云中高高的城墙和渺渺的护城河以及巍巍的青山,李怀仙那时的心理,只有一丝的可惜,却没有来得及去抱怨和感叹——因为他相信,用叹息和感叹的时间,他早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

“那么搜查的结果如何?”连续几日来勘探地形的李怀仙,将他那锐利的眼神忽然转向了那片森林空空如也的上空,似乎在仔细辨认收寻着什么似的。

“那片茂林非常的密集,有些地方就算是鸟兽都很少出现,更不要说有敌人了。——除非他们能躲到地下去!”滓多如实的向自己主子禀报道。

“躲到地下去?为什么不可以,他们绝对有这个时间啊?李怀仙突然自言自语般的说了起来,——对于自己副将这一句玩笑话,他可在乎的紧啊。

“还有,没有敌人,没有鸟兽?”李怀仙口中不禁默默的念叨了几下,眼光忽然的满意的好像是找到了答案一样,回过来直视着滓多,“哪块地方鸟兽最少?”

“对了,说起来倒也是怪事,”滓多这时才回过神来似的,才放言对李怀仙说到。“弟兄们在小树林里面的深处搜查时,那里反而惊起的鸟兽比树林前边的要少。”

“哦。”李怀仙嘴角严肃的线条终于缓和了下来,甚至滓多看到了李怀仙的神情还带着一丝笑意,“传令下去,让弟兄们这几晚睡觉的时候不要脱战甲,合衣而眠吧!”

李怀仙最后就是在滓多的疑惑的眼神里,下达了这样一个古怪的命令!

【强力推荐】:欲灵—孽龙宝鉴,书号48650,高手的作品,质量不用我说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