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毒谋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2491字
  • 2006-01-01 23:50:00

四日后,云中城城墙上。此时的城墙上已经站满了人,而且都是身份很不一般的人。——里面,甚至连稍候赶到的魏云和金泽也在其之中。这三天里,临风一个人在云中的事务上忙的是够呛,一边写安民告示,一边还得处理大小杂事,可不,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活着挨到金泽他们到来了。对了,期间,还在柳如烟的手里接到一个令自己苦笑不已的消息:平华公主的銮架,终于,也抵达大同了!临风听了这个消息不禁暴汗兼无语了……

“假如说大同府是我平叛大军镶嵌入安禄山老巢,三镇的一颗楔子的话;那么现在我们打下云中城的意义,可以说就是拿到了现今战略图上,可以直接攻打安胖子统辖下各州各郡,乃至老巢三镇的桥头堡。云中城虽然不是太大,但地辖中路,连山而筑,前后限制大同与晋、潞、辽、泽数州,意义重大,失之可惜。”站在城墙上的临风,俯视着城下的民夫士卒们加固着城池,修葺着护城河道,此时对后面的金泽,魏云和柳如烟三人说到。

“是的!所以我们这次云中会战,大同军不仅仅要守住,而且还要守的漂亮和打的精彩,并一举踩着李怀仙这个我们攻略三镇的踏脚石,以此为契机,横扫三镇!”魏云兴奋的讲述着。对于这次没有参加这次千里席卷云中的战事,临风可是被他念叨叨的烦了半天,最后答应让他带着自己训练的白羽步卒出城迎击李怀仙前锋叛部,才好不容易让他安静下来。——这不,一直兴奋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但是到底我们该怎么打呢?”柳如烟还是比较务实,对于空谈的想当然的计划,在她这个向来以实际利益为重的人看来,根本就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虽然熟话说的好,有备无患,但是在突厥人眼中,战场上快马奔驰,计划永远没有变化来的快!

“如何打这场战?”对于这个问题,众人没有立即回答,因为军政大事不是儿戏,没有深思熟虑的任何一个小错误可能就会使得自己大军全军覆没也不一定。……众人无语,他们得好好想想,到底怎么样,自己的损伤才会最小,而获得的利益却会最大化呢?半饷,在否决了许多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后,习惯性的,大家已经把眼光对准了这里公认的智囊!

“守!”金泽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众人望向自己的视线,一直远远的眺望着云中城外远处的山野,轻轻吐出一个字来。

“守?”临风的瞳孔瞬时扩大了许多,好像一下子被点破,明白了什么似的,其实“凭城而战”,这是他们的原计划,但是现在金泽提出的却是“凭城而守”,却是没有采取并主动放弃了曾经拟定好的“攻势”,而选择了“守势”,其中其深思熟虑后的意义,可不一般,“守!好主意,那么我们这场战就采取守势,这次不仅要守城,而且还要守的稳如泰山,守的岿然不动!”——显然临风很是赞同这个提议。

魏云也嬉笑着点头赞成的说,“主意是不错,但是好像来叫阵的应该是我们吧?怎么现在居然本末倒置,变成我们要守了?”

魏云并不傻,更不会笨,在不犯懒的时候还他甚至还可以称的上是独当一面的人物。如果大家没有忘记的话,当初在临风横渡杀虎口,强越参合陉的时候,在那段训练出黑夹骑兵雏形的日子里,平日里只会在军中调运粮草的这个家伙,一上战场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没有了平日的嬉皮笑脸,还可以说是冷静到了令人感到可怕的地步,就连临风好几次的纰漏都是他一一指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柳如烟也笑着也说,恍然大悟的样子,“‘守’,的确该‘守’。我们‘守’比我们‘攻’要有利的多。首先,我军已经攻克云中,现今正可以逸待劳,静候李怀仙十万大军到来;日后,更可凭持云中高城坚野而守!这一方面,地利已经被我们占尽;其次,我军是勤王之师,意在荡寇四海,民心所向,无可挡者。光这几日来,云中百姓对我们军队的尊重来看,在这一方面,人和我们也占到了。所以我们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守着云中城慢慢消耗李怀仙的兵力就可以了。——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三者已占其二,还有输的可能吗?”

“天时呢?天时为什么不算!”临风等到如烟说完,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金泽还是在默默的看着远处的那片小密林,可现在看的人不仅仅是金泽一个,临风也在正看!

“现在还是正月,现在的夜晚总是冰冷漆黑,特别是在这云中两侧山峦之间,入夜后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临风若有所指的说,可眼睛和金泽一样,一直没有离开过那片小森林。

“冰冷漆黑?那么说!”如烟也猜测到什么似的,随着金泽和临风两人把视线转向了那片森林……

“那么说晚上就是截营的好时候了。”魏云接过如烟的话,大笑着说,“我去!这次一定要让我去。”

“恩!不过日后可要万事小心。”收回视线的临风点头到,心中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想法,不过,他更想问问现在自己一直沉默不语的军师,金泽,是否有更好的主张,“诚之,你这场战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金泽听到临风问自己,恭谨的转过头来,整理了下思路,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我以为,云中初战,我军一鼓而破城,士气正浓,李怀仙为了尽快与史思明叛部合围太原,大军匆匆忙忙行军赶至云中,中途劳顿可见一般,如果强攻云中不下,锐气顿失,对其士气造成的破坏不可估量!我军尽可待其士气顿失的时候,在一举破之。正如大人和柳姑娘所言,我方已经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没有再战败之理。另外,云中离大同虽有千里之遥,但是唇齿相依,两边互望,东西连襟。我军若无兵粮,大同府于后方十日即至;而李怀仙军锋遥指,补给线拉的太长,估计晋、潞、辽、泽等数州也难以凑其着十万人马的粮草,而唯一有能力给于补给的平卢、范阳却又在整整三十日才能运达。——所以我军不怕粮草不济,而其大军恐怕就要省吃俭用了,毕竟,云中直达太原之路还远着呢!”

“咯咯!省吃俭用?”见金泽说的有趣,柳如烟不禁发出鸽子般清脆的娇笑声,“对,我们就是要采取守势,闭门不战,拖他们的稂草,拖的他们心浮气燥,直到饿死他们为止。”

真毒啊,真的好毒啊!想不到金泽只仅仅一个“守”字,原来却暗藏了这么多杀机。的确是个可怕的家伙,或许,日后金泽被人称为临风麾下第一“毒谋臣”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也更加没有冤枉了谁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