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路还很长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7484字
  • 2005-12-20 06:32:00

历史上曾有过这么个王朝,大唐!曾有过这么个时期,贞观!曾有过这么个中国,强盛!也曾有过这么个皇帝,他的名字叫做李世民!勤劳的臣民、英明的君主、善战的军队、高超的谋士、出色的统帅,这时都奇妙的凝聚在一起,那时,我中华曾经拥有辽阔的固有疆土。胆略过人,胸襟如海的太宗皇帝,那时大唐文有魏征、长孙无忌、徐懋功、李淳风、房玄龄、杜如晦,武有秦叔宝、程咬金、尉迟敬德、李靖,一大批精英人物围绕着贤明的君主组成一个坚强难得的领导核心,这不禁让大唐一度持续兴旺了百年。而就正是这前面的辉煌盛世,才不断激励了大唐中期时:郭子仪,李光弼,木临风,张巡,颜杲卿、颜真卿、段秀实、李嗣业等一批能人义士,文臣猛将为了再现盛唐雄风而前仆后继,奋不顾身。——《大唐实录之序言》

千里急行军,万里显雄兵!行军的时候最是能显示出这支部队的素质如何的时候。而真正铁血雄师的标准,在千百年前,春秋时期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兵家•孙子看来,仅仅四个字就可以窥见起全部,是曰:风、林、火、山!即“急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与不动如山。”一支军队能做到这个样子,那么就与百战雄师的称号为之不远了。

“现在我们正在离大同三百里的云州,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此时,帅帐里的临风正用手指着一块小褐色的平原地貌,作为此番进攻北路的统帅,他自然是马虎不得。而在临风身旁的,现在仅仅是金泽,魏云二人,而柳如烟现在正在外面接收今日的情报。唉,比起后期其麾下的人才济济,将星云集而言,现在的临风阵容真的是太寒酸了。但之万事总有个开始,大家就给点时间吧!

“云中接连大同,穿过晋、潞、辽、泽四州,越过河中府诸地,从西面直逼平卢、范阳、以及东北大部分地区尚在贼手的河东!大家众所周知,胡獠安禄山叛变之始,麾下本军号称大军六十万,文有朱慎(此人已死,有事烧纸),严庄、张通儒三谋臣,武有高秀岩、蔡希德、贾循、李归仁、李怀仙等三十二番将,——而现在,进行北伐的我们,最先要面对的以及解决的就是其三十二番将之一的李怀仙,初闻此人有勇有谋,英勇善战,和高秀岩难分轩轾!高秀岩并非败在我们手里,实是优柔寡断的安忠志连累了,所以也希望你们不要把他看的太简单了!还有,你们不妨说说我们与李怀仙对决的地点到底要选在什么地方适宜?”

也真难为了从来没有做过领导的临风,能够一口气讲了这么多。

无论口中对柳如烟当日所讲的是否是心里话;也无论日后自己真的能否为主子谋划天下;光凭现在作为主子,这个世人口中早已成名的“智将”也要赖以倚重的军师,任何时候的金泽都有着“当仁不让”的责任。

“无论是什么情况下,”慢慢的也从坐位上站了起来,金泽走到临风身旁大幅的军图面前,“无论如何,以我之见,能够真正对我军有利,也能够与李怀仙一教长短的地方,那就只有在云中一地了。”

“在云中!”坐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语的魏云有些诧异,“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在其他的地方就不可以战斗吗?为什么一定是在云中呢?”

“在云中啊?也对!其实仔细想想也很简单,”临风细细想了一下后,不禁接过了金泽的话头,“不过要在云中与李怀仙决战,恐怕诚之还有个前提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那个用来决战的云中,它一定要是我们的云中,决不可以在敌兵手里!——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抢在李怀仙千里迢迢从范阳扫平诸地前打下云中城,然后凭借云中城高坚固,跟李怀仙一较高下,这样才能最高限度的减少我们的损失。其实早在得知李怀仙出兵自范阳,其兵力达到十万之众的时候,我们就早该彻底打消我们跟其野战的想法:因为一旦在野外交战,士兵损伤必定不可估计,而我们的情况又恰巧和当日的朔方大军进攻静边一役相仿,我们如果现在与李怀仙第一次交锋对战中就损失过大的话,那么我们北路的征伐势必无力再进半步。简单点说如果不在云中打的话,我们消耗不起兵力,也无力再继续北伐!——如果真的出现那样情况的话,那也就真的非常讽刺了 ,因为就在一天前我们才野心满满的誓师出兵,并且口中还叫喧着要‘横扫三镇’,然后就在十几、二十天后,就……(残念)”

有些事情,虽然临风做为一个现代人,但是他也可以看的很透彻,也很清楚!虽然他自己很不喜欢用计策,耍阴谋,但是就凭借在现代的电影中、现代的电视里上那穷出不断的花样和百出不断的阴谋中,只要不是白痴,谁也都可以耳闻目染那么一点点。——如果说古人的计策阴谋教育最先来自于“百战奇谋”等札记的话,那么临风可要比古人们高明得多了,因为他接收的是全方面的另类,生动,希奇古怪的谋略教育。《鹿鼎记》里韦小宝曾对沙菲亚公主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就是“那一套我们都玩了五千年了。”——而临风就是在现代世界里多多少少的从另一个方面接触了这历史五千年的阴谋策略文化。

“原来这样。”魏云低头沉思着临风刚刚的话,但过了一会儿忽然又说道,“但是,我还有一方面不太明白:李怀仙他哪来的这么大魄力,竟然一次就抽调了十万之众。要知道当时叛贼安禄山起兵造反的时候,包括范阳在内的三镇地区就被抽调走很多精锐嫡系部队,那么现在范阳一地再挤出十万部队,恐怕就是一直没有编辑在策的民兵了。既然藏兵于民,这一调集,必定就把范阳抽调一空,难道他就不怕在他离开后有人在他老家捣乱吗?”

“问的好!”临风再露出一丝微笑,因为他发现魏云这小子还不笨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能给他捣乱的能有谁?在北路战场上,除了我们能威胁到他外还能有其他人吗?说句不厚道的话,就算是真的有其他的各路的义军,在李怀仙看来恐怕也只是锨不起什么风浪的跳梁小丑罢了。而且现在你没有看到李怀仙现在气势冲冲,来势凶猛?他想干什么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气势冲冲,来势凶猛?他一路扫除障碍,难道是想……想……”魏云惊讶的说。

“不错!李怀仙他就是想用手上的十万身经百战的番兵扫平我们大同十三万兵马!只要扫掉了我们和大同这个据点,那么对于范阳他就真的可以无视它的安危了,——因为在北路已经彻底没有人有实力去可以打三镇的主意了。真是打的如意算盘,一举多得啊!”金泽露出玩味的笑容,使人感到有点嘲笑的意味,“估计他是知道了我们的大军大都是新兵行伍的缘故吧,想来检个便宜。真的是个异想天开且狂妄无知的家伙啊!”

“异想天开,狂妄无知?”临风轻轻的把金泽的话重复了一遍,不禁有些苦恼,原来当个统帅也不容易,“或许吧!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我手上的十三万兵马中,真的大部分是刚刚训练完的新兵蛋子,跟他手上身经百战的番兵的确很有差距啊!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如何夺取云中,现在就显得很重要,他关系到我们日后是否能以逸待劳,进而击溃李怀仙,然后继续北伐三镇。而这也是我们今晚的讨论的主题了。——到底该怎么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夺取云中呢?”

临风的问题一出,二人无语。……半饷,临风回头看了看只在战场上才聪明的魏云,和正低头冥思的金泽,不禁叹了口气——自己手底下能用的人真是少的可悲啊!此时,他不禁想起来恩答几个,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把那几个家伙拉上来试试,现在的自己还真不是讲究宁缺毋滥的时候。

“呵呵呵!”就在这时,帐外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柳如烟“咯咯”的笑声可是在任何时候也是不容被人忽视的,柔柔的,弱弱的,勾魂夺魄却又颠倒众生!——就算正进行着军政大事的现在,柳如烟的笑声还是能够很随意的驱散了帅帐内紧迫的气氛!

“怎么了?柳阁主,笑的这么开心!”轻轻的缓了口气,临风的心情到是十分的慢慢平静下来,与其给自己多一点大战将即的紧迫感,还不如多给自己一点放松的机会。大凡名将之所以被人称为名将,那是因为他们未尝或者鲜尝败绩;而普通的名将们却又十分珍惜着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誉,所以害怕失败。也正因为这样,名将中的有些人,他们其实是输给了自己。——但是显然,临风此时明显的没有这些压抑的顾虑,也没有觉得自己现在的盛名是什么该仔细爱护的东西!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现在的临风俨然有了成为超一流将领的前提。

“嘿嘿!”摇了摇刚刚从大同飞来的鹞鹰口中拿到手的情报布帛,柳如烟的嘴角稍微的向上挂起,显得十分神秘,“大家不妨猜猜,这次给我们的木将军加官进爵的人,到底是谁呢?”

“是谁?总不可能是当今圣上吧?”金泽难得的开玩笑道。——临战在即,作为现在临风军中的总军师,也得调整下自己的心态才行。

“我是不知道了!”根本不想去动脑筋,魏云除了能够乐意活跃在战场上外,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么懒。

“我也不知道!”

柳如烟看到临风也表态了,就嬉笑着慢慢打开那份绵薄,并将它摊在桌子上,然后就退到一旁捂着嘴笑去了。三人靠近一看究竟,只见小小的方布上仅仅只有绣着两个纤细小字,上书“平华”。

“平华?什么意思?”魏云看了后不解的问。做为一个大唐子民,其神经大条的不亚于临风。

除开魏云,临风虽然尚不明所以,但是反而却似有所悟的样子;金泽见后,反而却哑然失笑,大有一副“果然不出偶所料”的牛B模样……

“就是平华公主咯!”柳如烟一语道破天机,说完又鸽子般“咯咯咯”的小声笑了起来。

“什么?”魏云听了可立即大吃一惊,当今圣上居然要一个公主来加封现在天下三路统帅之一的将领,这也太……太……太欺负人了吧!

皇帝要李亨去亲封郭子仪,李亨是什么人?他可是现在忠王;当朝的•皇太子;未来的肃宗皇帝。真的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玄宗要他亲自跟着郭子仪不远千里跑到井口径,一则鼓舞军心,二则亲自加封。这是何等的荣耀啊!皇帝要杨国忠亲封李光弼。试问杨钊他是什么身份。他可也是右丞相、文部尚书,前京兆尹,车骑将军,剑南节度使兼太府卿,身兼40余职,就连“国忠”这两个字都是玄宗亲自下旨册封的,可谓不可一世!但是他现在就得乖乖的跑去太原给李光弼送官送礼还得小心翼翼的陪笑脸。——郭子仪,李光弼两位将领的荣禄一时从这亲自为他们加封的两人中可以看出端倪!可是,现在,亲自为临风加封的居然是一个小小的公主……这算是歧视还是藐视?

“哈哈哈哈!什么感觉?”柳如烟笑着问。

“平华?感觉!”平华公主是玄宗皇帝和杨贵妃唯一的女儿,这个临风很早就知道,因为在历史上平华有“貌似天人,性温善,喜近豪杰”的评语。一个在古代喜欢结交豪杰的公主?这恐怕也是各朝历代公主中的一个异数了!而作为一个现代人,临风可没有那么多封建士大夫过剩的荣誉感,而且他也不能够理解古代那些士大夫的过度自尊心是哪来的!更何况,临风他也并不在乎自己顶上的名头官职有多少,***也讲了:枪杆子里出政权!拥兵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官职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在这个讲究名正言顺的时代,为了取得大义上的名分,有些东西还是不得不要的。所以对于这次玄宗皇帝派遣自己和杨太真的女儿亲自来给自己加封,白痴都知道里面有玄宗自己的计策和考虑了!虽然不知道玄宗的对于自己的策略是什么,但是就一个现代人对于阴谋的敏感,这件事情不简单。还有,临风之所以这么想的原因,还因为临风看到了金泽嘴边的那一抹浅笑。——或许这个家伙知道是怎么回事。

看到临风玩味的把目光投向他,金泽也不装糊涂,起身就先拜道,“属下先恭喜大人大喜,再预祝大人平步青云,封妻荫子。”

“什么意思?”金泽没头没尾的一席话不仅说楞了临风,连一旁魏云、如烟也感到惊讶。

“现今天下兵马分三路,兵力最弱的就是我北路大军。难道大人没有发现,大人比起郭公和李大人来,缺了点什么吗?”金泽木无表情,对于这个问题,此时显得十分严肃问道。

缺了什么?摇头!——临风不是古代人,他不知道古人讲究些什么还是自己缺少的。

“出身!”突然魏云和柳如烟异口同声道。

“不错,就是缺在出身上。首先,郭公是道道地地,经过考试录取的武举行伍出身,历任军职,是我大唐朝廷一手提拔起来的绝对嫡系;李大人更是名将之后,其父楷洛公,是契丹酋长,武后时入朝,累官左羽林大将军,封蓟郡公。——论起出身,大人你可是大大不及啊。”

说完,金泽还望眼瞧了瞧魏云。毕竟他曾是郭子仪的将领,将来要作为同僚,还希望他现在不要以为自己针对谁才好。

“我知道!”魏云也似乎看出金泽的顾及,大度的挥了挥手,“金先生你只是在以事论事罢了。但是你先生你的意思,难道是说现在的朝廷因为没有好的出身,而不信任……这个……不信任我们将军了。”——最后还是忍住了,魏云没有说出“这个家伙”,毕竟现在所处在的地方是军营,不是个可以像没有外人时那么随便放肆的地方。

摇了摇头,金泽继续讲了下去,“我以为,恰恰相反。虽然,魏兄你说的也可能是一小部分原因!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今圣上,在派遣公主来的时候不止下了一道命令,而是两道!。古往今来,我朝历代公主成亲,圣上颁下的假如不是圣旨的话,公主就都还有一定的选择权,所以才有‘凤台选婿’之说。所以……我猜想恐怕当今圣上想必要矢志大力扶植大人,为大人的出身,变成国戚的已成事实吧!不过,当然,成为国戚的前提,恐怕是那有一定选择权的平华公主愿意把诏书拿出来吧!”

国戚,凤台选婿,汗!——那不就是唐廷驸马?这样的出身应该已经可以号令群雄了吧!而临风也在金泽阴笑中肯定一件事情,这绝对不是简单的猜测,而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否则就仅仅选派一个公主来为有功之臣加封,这先不说是不是太不将人放在眼里,恐怕光史官的千秋史笔和天下人的悠悠之口也不好堵塞吧!再则,侮辱了自己玄宗不怕自己造反吗?——所以当然得给自己好处了。可当驸马,自己还真的是没这个兴趣!而且玄宗可能也因为刚刚魏云说的那样,自己没有好的出身猜忌自己!没有好的出身那么就是代表着和唐庭没有很深的渊源,那么把兵权交给这样一个人的确是不放心了点。但是就因为这个一点点不放心的因素,就把自己女儿这张牌打出来,想要和自己成为便于控制的唐庭嫡系,这样也太令人不齿了吧?难道皇帝都这样!

嗒嗒、嗒嗒嗒的马匹跑在山道上,约百来骑兵正护送一辆帷幕大闭的精巧马车通过狭道。为首的一个军官是一个风尘仆仆,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如果在数十天前,在马巍坡被上,马巍坡之变没有临风的从中作梗,那么这个将领最终也不会被郭子仪拿下,那么在历史上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虽然他现在也官至正二品;虽然他也是玄宗最信任的将领之一;虽然,他也曾让玄宗龙颜大怒!但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小人物,小配角;而他最风光的日子也恐怕只是在他死的时候被追封为蔡国公了!但是他的名字恐怕喜欢“玄宗与杨贵妃”爱情故事的人们也会有人熟悉,——他叫陈玄礼。就是数十天前在马巍坡兵变,起兵欲要逼迫玄宗缢死杨贵妃的罪魁祸首。或许有人以为他死了,或许也有人也想要他死,但事实上,他还活着,而且仍在在玄宗的信赖中活着……算是苟延残喘吧!

陈玄礼忘记不了自己主子的大度和心胸之宽广,要不然他一定已经是个逆贼式的死人了;他也忘记不了自己主子在自己离开前单独与自己说的那一席“臣非亡国臣,君似亡国君,为了黎民百姓朕不怪你”的话;也忘不了自己曾经想要缢死的贵妃娘娘哽咽着要自己好好的照顾公主的嘱咐。原来世人,包括他在内眼中一向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也只不过是一个恬淡的女人和母亲罢了!

“朕一向代你不薄,你为什么要煽动士卒兵变?其实主要是趁乱杀了杨丞相是不是?你怕丞相他到了西蜀成都,到了他自己的属地就会对朕不利?——朕知道,朕还没死,所以谁忠心,谁是逆贼朕现在已经在慢慢分清楚了,而且朕刚刚已经颁布了的“罪己诏”!——你认为没了牙齿的老虎就是病猫吗?知道亢龙有悔的典故吗?悠悠太古,天地间曾有龙曰“亢”。能力超绝,傲视天地;终遭天与地嫉妒。上不得遨游九天;下不能翻江蹈海;只能在天地之间游荡,无所依靠,无所施为。至此,终有悔意!呵,原来‘臣非亡国臣,君似亡国君’,为了黎民百姓朕不怪你。但是你这次到了大同后,就留在那里,——不用回来了!在现在天下间名声鹊起的平冈木子渊手下办事,并不会辱没了你!”

皇上的话犹在耳边,此时满面尘埃的陈玄礼可是不敢有半点马虎。现在的他正驱车护送平华公主前往大同。去大同的原因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但是让一个公主去给做为现在大唐三根中流砥柱之一的木将军加封,虽然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也觉得这样十分的轻视对方,但是做为一个罪臣也没什么好进谏的了。自己没有死,在做了等同于造反的事情后自己还没有死,主子还是放过了自己!这样自己还能再有什么好乞求的呢?回头看了车厢一眼,陈玄礼很庆幸现在的土匪流寇们识实务,自己和公主这一路走来,还算安稳。其实这个很好理解,毕竟,在这个乱世缺少马匹的时候,还能拥有百来骑兵亲自护送的马车,在打劫前,流寇们也得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掂量掂量下自己的斤两和问问自己能不能惹的起。

“姐姐,还没到吗?”此时正躲在车厢里的平华脸色不是太好看,显得有点苍白。——突然被告之要离开父母,这让她离开前和母亲哭了一打场。这一次,也是自己懂事以来,父皇对自己最严厉的一次。

“快了,快了。你再多睡一会儿就到了。”哄妹妹般,李翩翩继续扮演着大姐姐的身份。唉,其实自己是真的把这个公主当成妹妹来看的。可是现在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或许就要为了某些事情换取利益,自己不禁也感到有些心疼。但是,现在是乱世啊,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次去大同,是不是回不去了。”平华的眼角不禁又要流出泪来。

“谁说的,等你为你父皇宣布了旨意后,也可以回去找你母后的啊!”哄着,李翩翩还是在哄着,虽然日后也是可以回去,但或许那时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吧!——忽然李翩翩除了无奈外,有些厌恶这个无情的乱世!

“真的?”平华再问。

“当然是真的,还有很远的路,还很长,不如你现在先再睡一会儿好了!”

要啊!路还长,无论是平华公主的路,还是临风的路,都还很长……

——————————————————

平华对着魏云问:你是木将军吗?

魏云:……

平华对金泽问:木将军在哪?

金泽:……

平华对士兵甲问:木将军在哪

士兵甲:……

站在平华身边的木临风(口吐白沫,倒地作抽搐壮):你爷爷的,我就在你旁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