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历史的小动荡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7025字
  • 2005-10-26 18:17:00

远远望去,弯弯转转,道不成道,马不成行。只见那零零落落的一戍戍士卒四处分布,他们的盔甲暗淡无光,他们的神情凄凉窘迫,他们的眼中也毫无斗志!——谁能想到这样的军队居然曾经就是大唐王朝精英中的精英,精锐中的精锐,号称以一敌百,战无不胜的皇族禁卫·羽林军呢!

而此时,高高的站在山顶上,凄凉的看着这只曾经辉煌队伍的人,也就是原本也该高高在上的大唐玄宗皇帝·李隆基。——这里就是马巍坡,那因为一场逼死了一个可怜女人的兵变而为世人所知的马巍坡。——而就在这三日前,这里就也刚刚顺着历史的轨迹,爆发了震惊大唐朝野的,被后世史学家视为“盛世流光”的“马巍坡之变”!

那么结局呢?

此时玄宗身边除了一个正陪伴着他唏嘘不已的女子外,还有一个低着头,双鬓斑白,盔甲及履的老将正旁侍一边,听从调遣。——这两个人是否已经可以说明结局了?

“此处风急,衣食居所皆已布置妥当,请圣上回帐,暂且休息用膳,以养精锐。明日移都西川巴蜀之地,再做定夺。”那个身形坚直的老将抬起头来。——说话的可不就是日夜匆忙赶至,马不停蹄,衣不卸甲的朔方节度使,二十五万东出大军统帅,被唐朝尊称尚父的无双将领·郭子仪!

郭子仪可是跑的真的是好辛苦啊,三天前赶至马巍坡时人马混乱,乱兵四窜,在稍稍迟疑片刻可能现在陪伴在圣上身边的贵妃娘娘可能就要香消玉陨了。

“还花心思布置什么啊!这里是蜿蜒的山野,没有制造威仪的旌旗帏仗,没有显示皇权的华盖车驾,乱世中的人命尚且任人践踏,还在乎这些身外物吗?”玄宗听完郭子仪所言,收回眺望远处的目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自嘲的大声说道。——事实上,历史记载的这位,号称性英断多艺,胸阔四海的玄宗皇帝,并不是寻常的皇帝可以比拟。光在种的情况下这位垂暮之年的皇帝尚可大笑出声,如果不是失心疯的话,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帝王可比。

猛的拍了拍郭子仪的肩膀,也不看郭子仪所露出的恭谨神色,玄宗但笑问说,“郭爱卿可知道现在朕好有一比吗?”自从三日前的震惊与震怒中恢复过来后,此时的气势和三日前生死别离哀伤欲绝的垂暮老人简直判若两人。

“龙困浅滩,虎落平阳。”郭子仪下拜恭敬的回答说。从不以功自居,这既是为将之道,亦是为将之法。

“错!”玄宗只说了一个字。心中此时玄宗所想的话玄宗他自己永远也不会说出来,而就算知道了,别人永远也不敢讲出来。

“丧家之犬。”一只现在仓皇逃命的丧家之犬。——这才是玄宗最妥当的比喻。

“郭卿家,说起来,哀家也该谢谢你。”轻轻的抹去眼角从的感叹人世的泪水,玄宗在这落难的此刻,还能把她带在身边的女子,不用说,或许所有人就可以猜到她是谁了!不错,现在正楚楚可怜的她,正是三日前被千夫所指,使前期英明神武的一代盛世天子“春xiao帐暖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进而断送了一代盛世江山的传奇妃子·杨太真。

盛唐素好丰满为美,但却并不是大多数现在人以为的“胖”!——就算是现在临风到此,除了看见一个体态丰盈,身态曼妙,盈盈婀娜,摇曳生姿的杨贵妃外,他也绝对找不到半点“胖”的地方和多余的地方。再看那黛眉弯弯,秀目妩媚,明眸凝水,黑发成髻。如斯佳人,天下男人亦唯有清叹一句,——天下竟有如此尤物!

“实不敢当,应该是木大人料事如神才是。”郭子仪的口气如常,——虽然救了这个女人,但对于她的兄长的所作所为,还是有些耳闻的,还是远离杨家人为妙。

“呵呵!当然,木爱卿也功不可没,赏,都要赏!你们和李爱卿堪称乱世栋梁。且待日后朕班师回朝,封爵列位。”玄宗可也是位深知御下的君主,现在身边能用的,也只有这一位老臣了,要给予绝对的重视!但是,在这里还是不得不鄙视一下这个家伙,说到底,一个急匆匆跑路的皇帝能拿出什么东西出来啊!还不是开点空头的支票罢了。

“谢圣上。”郭子仪拜谢道——可、可就这样,居然还有人信。

……而此时,马巍坡的另外一个受害者正哭哭啼啼的。

“不要再哭了,公主,饮泣伤身的。”李翩翩继续不急不慢,不骄不躁的安慰道。

从三天前到现在,平华还是一副寝食难安,神不守舍的样子!做为杨太真和玄宗的女儿,二八年华的平华公主可真的是被吓的不清。——乱哄哄的一群乱党,烧抢皇家的财物,也杀掉了不少侍女,做为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她何曾见过这些!要不是后来朔方的郭大人回军见此,当机立断斩杀了不少乱军很快控制了局势的话,恐怕她和公主都难以见到今日的太阳了。——可这就是乱世啊!又有什么办法呢?做为李光弼的唯一一的个女儿,将门之后的李翩翩,倒把这个人世看的很是透彻。这多半得归功给她那个一打起战来就准备棺木,脚上绑着一把匕首,誓言不活着做俘虏的猛将父亲!不要看着翩翩这么成熟,但其实她也才十八岁,空长公主两岁,和那个和自己一静一动,性格相反却很是要好的秀青MM差不多的年纪。

“可我怕!我怕!呜呜!呜呜呜!呜呜!”再怎么样,公主毕竟也只是个二八年华的小女孩子啊。无奈的叹了口气……翩翩把这个自己当成妹妹的妮子搂在怀里。

“要不然,我讲点东西给你听。”翩翩想要开始分散点公主的注意力。

“讲什么?”

“你不是最喜欢听那些著名将领打战的谋略故事吗?”

“是啊!”歪着个头,使劲吸了吸自己的眼泪,(眼泪也可以吸吗?)公主抽泣的说,“他们好聪明的。他们修堤坝放水,几千人就可以打败几万人。”

“不需要说什么以前啊!我朝就现在也有一个料事如神的将军。——而且刚刚不久前在静边还打了个漂亮的胜战呢。”

“谁啊?我这么不知道。”

“你?每天嘻嘻哈哈,只知道捣乱的你又怎么会知道?”轻轻的拍了拍公主可爱的小脑袋。——甚至外面已经打战打的乱成一锅粥了,都估计在深宫内苑的公主也不知道。我们还能指望她去关心现在的天下大势和黎民疾苦吗?

“现在天下人都流传着一首不知道是谁所作的诗,其中‘奇袭连营天幕碎,独领百骑残兵归。’两句说的就是他在中平一战,崭露头角,突破重围,马踏连营,进而‘一战威震平定原’的事情。”

“哦!这首诗我又听过。好像是父皇当日曾经念过。父皇还边念边笑,说什么‘天佑我大唐盛世不衰’什么的。——是姓木,双字临风吧。”

“是!就是他!”感慨的笑了笑,翩翩对木临风此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直觉,或许是因为从他的有勇有谋上找到了自己父亲的感觉吧。“在当时,中平一十八郡郡守降敌,在平冈郡孤立无缘,独木难支之时,正是他视死如归,毅然率领一千骑兵,趁雨夜之机,于平定原斩杀敌军主帅·高之远,一举就击溃了其五万叛军,一战成名。后于静边,再献奇谋,切其了粮草,断其后路,横渡杀虎口,强越参合陉,智取大同,不损朔方大军主力丝毫,一下就覆灭了三十余万敌兵,挟两战之威,连战连捷,使得原本叛军士气如鸿的现今,天下间忠于大唐的能人义士信心倍增。所谓‘国士无双’,我倒看亦不过如此啊!”

“那么他现在人呢?去哪里了!”平华听着,听着已经停下了抽泣,少女情怀总是诗。——特别是对于公主十六七岁这个年纪来讲,英雄对于爱幻想的花季少女总是充满了诱惑力。

“我们先吃点东西,然后我再讲怎么样?”翩翩有点饿了,为了安慰着这个爱哭的公主,这么久以来她和公主一样是米粒未进。

“好啊!好啊!吃完我们接着讲。”说到吃,稍稍从三天前恐惧中脱解出来的公主还真的有点饿了,“不!还是边吃边讲。我叫侍女们拿东西来。”

……

现在是离上次柳如烟说郭子仪背离大军远去,才过了三、四十日的光景。——而今天就是在马巍坡之变的第五天,但有关马巍坡的情报却已经撰在临风手里了。

“上一次郭帅二十几万大军前行,军中步卒为主,所以走的不远,我们只花了七天就能把情报送回来了,可是现在郭帅全部是骑兵,还不分昼夜的疾驰,所以距离拉远千倍,时间也就花的多了。”送情报了鸾儿看到临风收到消息后,脸色急变,以为是临风怪罪己方关于这个重要的情报送的晚了,就解释道。

“不用紧张,我知道这个速度已经是最快了!替我谢谢柳阁主。”临风立即惊觉自己的失态,恢复自然的说道。——临风的话也不是客套。这个速度的确已经是够快的了。

大同于与马巍坡何止有万里之遥。古时一天能跑八百里的马就是千里马,算算郭帅带去的坐骑和骑兵都是优良的,只当他们的马一天能跑五百里,跑万里也要20天,期间还要整修,喂食马匹,怎么也要二十七、八天的路程。一只传递情报的鹞鹰全力飞时速是两百里,数十只鹞鹰全力分工飞24小时飞几天就把万里之外的情报送达,这么算算,真的已经是最快的了。

“是的!奴婢那么就告退了。”疑惑的再看了自己没有好感的这个将军,鸾儿就离开了。

收到柳如烟递上来情报的时候,此时的临风正在大同的器械厂中,直到看到关于马巍坡的全部情报后,临风脸色变的不好的原因就是因为:“感觉一切都乱套了”。

马巍坡之乱因为郭子仪的搅局:杨太真还没有死,那么杨国忠就没有被杀,那么玄宗皇帝也就不会退位给肃宗皇帝,而没有肃宗的配合郭子仪也就不能一帆风顺的收复河套地区,加上日后奸臣杨国忠还要说三道四的诬陷大唐在安史之乱中起绝对作用的中兴将领们,大唐日后还怎么办?想想这一切还都他娘的是自己造成的。——妈的!乱套了,全乱套了。

“大人,大人。”

突然又感到有人在叫自己,强压着自己的情绪,临风回过神来。现在的临风身边就只有两人,一个是金泽,一个是器械厂的老人,姓雷,大家都称呼其为雷老,据楚景山介绍给临风时说,其祖传六代都是打铁制造器械的,手艺堪称“精巧”二字,虽然现年已经过了知天命的时节,双鬓斑白,但是精神的仍是很好,打起铁来仍尚可霍霍有声。给临风总体的印象就是一个不肯服老的烈性老人啊。——而现在叫临风的这个老人正是雷老。

“没什么,雷老请继续说吧!我还想学点铸剑的功夫,以后给自己弄一把呢!”将手上的情报递给金泽,临风笑着说。

“那感情好啊!”雷老笑了笑,此时他们刚好来到了铸造剑械的车间。这里要稍微提一下的是,你们没有眼花,你们也没有看错。是车间,一间一间分开来的车间!就在欧洲列强在十九世纪开始叫喧着自己本国的工业管理模式如何新进的时候,早在大唐我们就已经开始知道分工合作的原理了。

雷老随手拿起一把刚刚冷却的黑色铁块,“这个就是‘模’,以后就是大人刚刚口中所说的剑了!我们这个地方的剑,铸造时由五道工序组成,(一)制范即制作供浇铸用的型范。剑范多用泥塑造,然后放入窑中经火烘干,再加修整;(二)调剂铸剑的材料是青铜,锡、铅之类组成,不能超越比例。(三)熔炼原料调配停当后,将之装入坩锅炼。注意火候——这个犹为重要。因为人们喜欢用“炉火纯青”喻功夫纯熟,就源于这里。一旦火候把握不好,一锅铁就要从新烧制。(四)浇铸将熔炼成熟的液体浇灌入剑范,俟其冷却、凝固,剑就成形了。(五)铸后加工范铸出来的剑仅是一个坯件,表面精糙,故卸去铸范后,还须进行一些譬如:刮削琢磨.砥砺开刃之类的修治加工.……”

听到将军想要学打铁,我们这个打了一辈子铁,实心眼的雷老还真的滔滔不绝的讲解起来,但看过情报后的金泽,明显的感到自己的主子,心思已经不放在这里了。

是夜。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缓缓饮下杯中西域禁运的血色美酒,金泽黯然吟道......

漫漫长夜,如今的金泽眼前摆满了美酒佳肴.身上穿的是帜丝绸缎,比起以前的粗茶淡饭,布衣旧服,已经强的太多了,但仿佛,此时的金泽,却感到更加落寞。

“你也已经喝醉了么?”临风揉了揉自己头晕脑涨后太阳穴,对于喝酒,临风一直不怎么拿手,特别是现在难得遇上的西域葡萄酿制的高淳酒,“西域运来的这个‘英雄血’色泽血红,果然也是其烈无比啊。楚老鬼这次送来的的确是个好东西啊!”

“醉?”金泽淡漠的笑着,眼中却没什么笑的意思,自言自语般,喃喃的说道,“世上其实有一种人,越喝酒反而会越清醒的,而有的时候还真的希望自己能大醉一场啊。”

现在是公元756年,十一月分的月圆之夜。今晚月圆,倒不是临风一时兴起,才来找金泽喝酒的。——来找他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感觉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寂寞。月圆之夜总让人感到有一股淡淡的感情在里面,就犹如现在般,不仅仅是一向无欲无求的金泽感到寂寞,连现在群莺环绕的临风也感到了一丝凉意和落寞。只不过金泽此时想的是男女之情,而临风想的却是浓浓的乡愁罢了。

临风和金泽现在所处,正是大同城府内的望月亭中。望月亭,其名如物,环绕溪水,望月而筑,与外院隔甚远,仿佛融于繁华红尘之间,集幽雅淡雅于一体,得天独厚,远离尘世间笙萧的如幻世界。——而在这不远处就是临风给金泽安排的住处了。

“这真的不要紧吗?大人。”金泽收回凌乱的思绪。既然脑海中忘不了,一定要去想些什么东西才能停止的话,那么倒不如为自己找点其他的事情来代替吧。

“不要紧,我跟彩婷她们已经说好了啊!今晚不回去吃饭。”自己一个人干掉半灌子葡萄酒的临风,稳了稳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挥了挥手蛮不在意的说道。(我靠!半罐!都这样了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不会喝酒。)

“我并不是说这个啊!我是说,不把收到消息的事情告诉他们!……这样真的合适么?”金泽小心翼翼的仔细措辞说道。

“少来!估计我想说的话你也会劝我不要讲的!怎么?你现在反倒要劝我现在出兵?我就是怕有人劝我,我才不告诉他们的!”说到正事,临风猛的吸进一口晚风送来的清新空气,夜凉如水,打了个冷战后倍觉清醒很多。“训练才刚刚开始一个多月啊,你认为这样的部队就可以上战场了?是去送死还是去陪葬!而告诉了他们,万一要是他们知道了当今圣上受此磨难,还不要立即吵着上战场。战是一定要打的,但也要把握时机。估计不久后,郭帅回到井口径后,李大哥太原区域应该也有消息了!届时,兵分三路,影响天下大局的真正战役才开始啊!”

“也对。”眼里忽然闪过一丝诡计的光芒,金泽作恍然大悟状,“那么接下来呢?我们该怎么去做?”

“什么接下来?接下来不就是你这个军师该做的了么?居然还问我。”临风无聊的又开始打呵欠,现在几更天啊,已经开始有点困了。

“属下不明白。”金泽低着头说道。

“眼睛!”临风突然盯着金泽,说了这两个字,“你的眼睛太亮了,——记得以后装不知道的时候记得闭上眼睛,那么可能会像一点。”

金择没有丝毫畏惧的和临风对视着,临风在他眼里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意图,“或许你只想在我面前表现的普通一点,日后也可以让我放心一些;也或许你现在已经觉得自己开始知道我太多的事情,想要恪守一个幕僚的本分!——但我告诉你?我可能和别的那些家伙们不太一样,只有一些庸人才会害怕被自己的手下比下去。而我不同,古有‘闻过则喜’之言,今有太宗‘以人为鉴’之语。凡在我麾下办事的人,有什么本事能力你尽管用出来好了。如果你表现的平庸,反而会证明我从前是多么的没有眼光!——那么难道现在你认为我是个白目的人吗?”

“属下不敢!”这次金泽到稍显紧张,从座位上站起匆忙低头说道。

“你会下象棋吗?”看到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家吓唬的差不多了,临风换了个话题问道。

“会!——大人想要和属下切磋几盘吗?”

“不要属下,属下的!听着烦啊。像以往一样叫自己‘诚之’就可以了。”再次打了个呵欠,临风现在的确是很困了,“出车,跳马,列相,启士,移将,架炮——这个谜底应该和你想的很吻合了吧。你也记得不要把如烟那里收到消息的事情泄露出去。马巍坡只是小小的动荡罢了,很快就会过去的。”

“遵命!大人。”金泽望着临风离去的背影,高声应到。

刚刚临风的谜底就是——按兵不动。这的确和自己心中想的是一样的。现在三镇兵力无余,却分散各地,假如日后练兵完毕后,只要他们不合兵一处,逐个击破应该没什么问题!——晾他们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兵法言:‘一而衰,再而竭’,而我军此时假如贸然出击,时近冬日,新练士卒首战出兵必定不可速胜,这反倒影响日后的士气与信心。所以与其现在凭借一鼓之下大举进攻三镇,倒不如先继续维持现状,等到其余除北路外,东线,南线两路大战打响,威吓三镇,使其士气渐渐衰退。——虽然这听起来有‘守株待兔’的嫌疑。但事实上,这个方法就现在而言,已经是个非常高明的策略了。

临风的身影慢慢的在侧门旁消失不见了;而金泽则好笑的看着临风坚持不让下人扶而跌跌撞撞的样子。——甚至金泽,有时候也很好奇,到底自己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时而睿智,时而糊涂;时而心狠手辣,时而优柔寡断。——但这似乎全都不是自己一个幕僚应该用心去管的。反正只要明白心中已经认定了这个主子就可以了。

只希望马巍坡的动荡尽快过去,因为金泽明显的感到:只要不久的时间,大战就要真正的拉开序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