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让你们见识见识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558字
  • 2005-08-08 00:22:00

怒了!木临风不由恶想到,真是猪哥年年有,妈的,今年特别多。——好你个腊肠,大葱油饼、油条、肉包、云吞、饺子、混沌、米线、方便面啊!居然为了马子连咱男人的脸都不要了,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华语言瑰宝;经典两个字,它是该怎么写的!还有,你这个郭小姐,郭某某,你傲是吧,我就比你更傲,就是不吃你这套!漂亮咋了?了不起啊!

这里忘记交代了一点,忘记告诉你们的是,虽然木木临风“文理双残”,但记忆力他不差啊!功课记不住,那是因为那些太长了。可是大家也别忘了,无论诗词,可都只有几句话的事情啊。既然不能自己写,背背后人的诗句忽悠忽悠这些啥都不懂的乡下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哇哈哈哈,阴险吧?

“不错,在下但闻小姐琴声中的悲凉,的确为小姐的悲天悯人之心而感到自愧不如。只是同样的,在下初闻小姐诗句时,仅其一句‘马嘶千里西破敌’时,就已经不禁觉得……”木临风仰着头,用眼角看人,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除了没有摇头晃脑样子外,那装出来的一副孤傲高绝的样子,倒真有电视里那些当代遁世高才的模样!

“先生觉得如何?”郭小姐听到木临风的话,居然连正眼都不瞧一下木临风,只是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此时一脸无奈的郭衡!

看到郭小姐这副鸟样,如果刚刚木临风只是生气了的话,现在可以说是怒发冲冠了,“我要发飚了撒,该说的不该说的,偶要全说了!”——但关于这个,木临风就冤枉郭小姐了,并不是郭小姐太失礼节,而是因为她老爹,郭衡的原因!

郭衡,郭成嘉者,当世之大儒,亦是名动河东道的贤人。但木临风不知道的是,这位名动一时的贤人极其爱好出门交游,更是喜好爱爬山涉水;这本没什么,就当是老人家锻炼身体,但坏就坏在郭衡他又喜欢结交天下英杰,一看到出色人物就忍不住去攀谈,然后再拉回家住几天;这也还可以容忍,无可厚非,朋友多了也不是坏事,大家说是不?但最终的根本性的本质问题就是:这个不通事理的老头认人的眼神——其差无比,而且是出了名的差!他带回家的所谓名士高人,10个有4个是不认识字骗吃骗喝的骗子,有3个是只读过几本《唐诗启蒙》教育的家伙,有2个还能写一些文章札记什么的——还带白字,最后,基本上还剩一个还过的去半桶水的落魄书生……所以这也难怪刚刚郭小姐的态度和腊肠,大葱油饼、油条、肉包、云吞、饺子、混沌、米线、方便面等毫无顾及的声讨了!——他们就已经认定临风是一庸才了!

“觉得一句一句都是——废话!”怒了的木临风,终于抛弃所有顾及,对郭小姐不屑的说,对她的诗更是嗤之以鼻。

——什么?句句废话!这一声评价,不仅仅是使郭小姐转过头来,更是令那群像食品的猪哥们对木临风怒目而视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就连一向看好木临风的郭老头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先生有何高见?”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郭小姐并没有咬牙切齿的样子,不如旁边的那群猪哥反应这么激烈——这到出乎木临风气到她挑脚的预料之外!

“诗之精妙之处,就是新、奇、绝、妙四字。”木临风终于开始发挥自己痞子的特长,说胡话,忽悠人了,“言人皆未言,以为新;言人皆不言,以为奇;用典为新,以为绝;妙者:用字为精,以为妙哉!而郭小姐,边国战事,言人已言,是为不新;战祸连年,言人皆言,是为不奇;凌烟旧典,以为不绝;马嘶长鸣,用字非精,更以为更是不妙哉!——这一首不是废诗是什么?”

“说的轻巧!”这次吼叫的是身如肉包的那位兄台,不仅身如肉包,还声如洪钟,“什么谬论,什么新、奇、绝、妙四字,简直是一派胡言!”

肉包说完,立即受到油条、肉包、云吞等人的拥护,郭小姐倒是没说什么!一群人中,只是郭老头露出感兴趣的样子。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

众人听到木临风突然作诗,停下滔滔之言。

看了一眼突然不语的的众人,木临风轻轻叹了一口气,跺步朗声诵到:

“诗解穷人我未空,想因诗尚不曾工。熊鱼自笑贪心甚,既要工诗又怕穷。”

“只眼须凭自主张,纷纷艺苑漫雌黄。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李白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好大的口气啊,连嫡仙·太白诗句都不放在眼中!——你不觉得自己太过于狂妄了吗?”郭小姐虽然惊奇于木临风的奇闻怪论,但依旧仍然觉得其不过是读过几年书的狂生罢了,听到他竟然说出“李白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之语,不禁愤然轻视的愤然说道!

“怎么?还不服!好!今天就一定要你心服口服”,木临风阴阴的想!

“不错,论之以诗,即便是再过千载,在下也不敢说能与李太白相提并论!”

“哼!那竟然也胆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一边好久没搭上话,向郭小姐献媚的饺子,终于爆发了!

“王兄所言极是?” 方便面也不甘寂寞,急忙抓住千载难逢的献媚佳机,“问这平冈郡中,除了郭老先生与郭小姐外,谁敢言自己才高八斗,以李太白自论!”

“刘兄说的也对,郭小姐不必在乎一个连衣冠都不整的乡野小民之言。不要让他打扰我们的雅兴,我们还是继续去品茶论诗吧!” 米线文雅的说道!

郭小姐听到这里,看了木临风一眼,看着木临风没有反驳的话要说的样子,亦开始轻挪莲足,想要离开行廊,一副不想与其计较的样子。

就在这时——

“这里是叫平冈吗?”木临风并没有去反驳他们的话,嘴角忽然轻轻的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随意的问了一个与这毫无关系的问题。

“回答我啊,这里,是平冈吗?……”木临风看着他们愕然的样子,笑着又缓缓的轻声问了一遍,显得神情自如,高深莫测。

“是又如何?”回问木临风的,是刚刚连哄带骗的,吹马上架的,不要脸皮的,很有技巧的,一起拍了郭老头与郭小姐一记马屁,头发像方便面的——刘兄是也!

“原来,这里就是,平冈啊……”木临风仰起头叹息到,一幅怀念的样子,轻轻不住的叹息着,似乎缅怀着自己的过去,似乎又再感叹天命的不公,此时的他,气度风华傲世,沉稳如山。

缓缓再次开口道: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欲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耳中,听到木临风用开始缓慢,后变的雄厚,最后显得无比激扬的声音朗诵着这首词;眼里,看着木临风从一开始的落魄的模样一直到他念到“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时那神采飞扬的豪迈神情;脑海里,想到仿佛就是木临风满月雕弓,怒射天狼,威压天下,不可一世的样子……

众人无言——因为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

“呜呜…呜呜……难怪自己这么衰!”木临风一念完词,也不管人家怎么想,立即愁眉苦脸的陷入自我安慰中,“靠!就连苏轼、苏大胡子当初这样的牛人,最后都被扁到平冈鸟不拉死的地方种田,自己在家吃自己;那在这里,身无长技的我,还不得饿死了事啊!完了,完了。怎么办……怎么办?”

就这样想了好一会儿,无计可施的木临风终于由陷入沉思中醒来,——他发现似乎气氛有点不对啊!怎么各个没反应啊?

临风本能的想起一件事,唐诗宋词,词的形式在宋朝才达到鼎盛时期,这么说在这唐朝的现在,词才刚刚有了萌芽,而且所谓的佳作根本没有——不会吧!刚刚刚么用心去念,居然没有人懂得赏识!那,他们张这么大嘴巴干什么?——难道这就是唐朝流行的“鄙视”手法,不像啊!对了,他们张着嘴巴是在那想等一下怎么声讨我!那,那这老头还管不管饭啊……还是趁他们现在还没想明白前——撤了先撒?

木临风看着众人瞠目结舌的样子,开始胡乱的猜测着……

这时!平地惊雷,一声怒号啊!

“好!好!好!”说话的是刚刚一直没有吭声的郭衡,而一出声,就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好一句'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仅一句话,就道出老夫这么多年的心中,所念,所盼,所想!惊才绝艳,贤侄真是惊才绝艳啊!”

此时,听到一直声名赫赫的郭老如此的赞誉,一群猪哥原本一脸的难以置信与震惊,就变的更加有趣了,就连郭小姐的眼中也难得的露出一丝惊讶与赞赏……看着他们吃鳖的样子,现在的木临风可神气了撒,此一时,彼一时了!要不是为了继续装傲世高才——妈的,一人给你们一嘴巴子!木临风阴阴的想。敢小看偶!

好了,现在要去先吃饭了,老头,麻烦你自觉点行不行啊——快摆宴席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