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也要军师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2481字
  • 2005-08-28 19:29:00

“所言甚是,”听完临风的解释,郭子仪眼里流光一闪,脱口而出,“那么事不宜迟,我们明日就立即分头行事,兵分三路,子渊你兵出大同,攻打邻郡云中,北路战线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务必拿下河中诸地,从西面威胁安禄山老巢三镇;南线,李贤弟则就引一军顺势南下,进占太原府,取蔚州、忻州、相州、魏州,侍机出兵解邺城之围,定要一举击溃史思明叛部;东面,我则带领朔方之士东出井径口,军锋直逼河南府,强收洛阳、孟州、陕州、虢州、汝州、许州之地,目标就是安禄山主力!”

“我没有意见!”郭子仪一说完,李光弼就立即表态到。

看来他们除了想好了兵分三处的计划外,恐怕早也已经定下谁领各路了吧。临风想,难怪现在两个都回答的这么快,但估计早前定计的时候就已经是很照顾自己了。——看来刚刚枉费自己把晋州、潞州、辽州、泽州说在最前面了。晋、潞、辽、泽四州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自己的辖地啊!自己到现在还空挂着一个晋、潞、辽、泽四州兵马使,正行营都统,别部中郎将的虚职呢?我靠!一个兵都没有的四州兵马使!现在不得先讨兵把那里给平了怎么行。

——所以自己最理想的就是北路了。而且临风也有临风的考量啊,一来,晋、潞、辽、泽四州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辖地,去了起码自己扩军可以不受限制;二来,北方邻近草原地带,盛产马匹,那么日后自己可以就近获得足够的马匹,用来充实骑兵了;三来,因为三镇周围,唯一驻扎重兵的静边要塞已经被拔除,所以安禄山各城各郡剩下守城的兵卒不会太多,所以比较好打;四来,也是最重要的,除了北路外,任何一路都有可能面对安禄山和史思明的部队,我靠,胡人作战勇猛,悍不畏死是出了名的。自己不要命了,不会打战还要冲上去硬碰。所以临风今日其实无论郭子仪怎么说,都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领军北路了!——你们看,这算盘打的,比起当日的郭老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郭子仪突然话锋一转。

不会反悔了吧!难道要我去硬憾安禄山或史思明大军,不会怎么衰吧!——临风心里立即就是停跳了一下,差点吓晕过去。

“但大同事关重大,也不能没有主帅镇守,那么,事危从权,大同之地,以及以后攻下的云中诸城诸郡都就一并托付给子渊你了!”

吓我一跳,不过,原来,是要把大同托付给我?但……

云中,大同决不可等闲视之啊!这里可是毗连平卢、范阳、河北三镇老巢的。是一个嵌进安禄山身后一个巨大的楔子!日后假如自己真的能针对三镇,从而将静边,大同,云中,晋、潞、辽、泽等州地连成一片,那么可能对于安禄山来说,就不止睡不着觉这么简单了。……虽然历史上没有什么安禄山对于大同,云中强烈反扑的记录,可是现在的历史和自己来之前的历史已经不一样了,谁知道自己接过云中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守一地是守,守两地也是守,不如就接过来吧!还可以与大同两边互望,东西连襟,相互照应!——事关重大,临风思索再三,还是答应下来。

既然一切也已经安排妥当,临风也就想告辞了,估计大军起拔在即,李光弼和郭子仪应该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可临风起脚刚要迈出第一步,郭子仪就突然出声,“对了,昨晚的事,你小子可把魏云气得不轻啊。”

临风这才想起自己此行得目的来,还没有开口,只见郭子仪就挥了挥手,“以后不要在这么耍他了。——这几日训练士卒也很辛苦!你害他什么都没有等到,空等了一晚?”

什么都没有等到?魏云是这么对郭子仪说的吗?看来他是真的是以为自己是一时色迷心窍,才放走了柳如烟。——临风心中现在是又生气,又感动:生气是因为魏云这小子这么没有眼光,居然这么猜测自己;感动的是他居然冒着自己受军法责行的危险为自己圆谎。

现在临风当然不能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了,否则不仅会辜负了魏云的一片好意,或许还会害他受仗刑。即然佛曰:不可说,不可说!——那么咱就不说!嘿嘿!把那个组织收为己用,也不是照样帮啊基打安胖子吗!对了!恐怕魏云那小子昨晚带来的人不会说出去的,那还有彩婷,无双,郭秀青,——先把她们的嘴给封了!

许多年以后,临风会忽然发现今天的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英明,将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组织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一把暗藏杀机,却又不知道在哪里,明晃晃,冷冰冰的刀!对敌人可不见得就只有威慑那么简单了。……

一路从军营回来,临风本来的好心情又有点被安胖子弄得郁闷了起来了。

为什么上位者,总会轻言战事,为了自己的野心,将一切斥逐武力;总要以一己之私,将百姓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呢?百姓何辜啊!原本,自己就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从原来的太平盛世,回到这人命贱若草芥的杀伐年代,自己就还是真的无法接受这个时代的对人命的漠见与无视。一将功成万孤枯,而现在声名正如日中天的自己,不就是踩着那些静边城的将士们尸首上爬来的么?当然,尸首上有敌兵,也有自己人的……其实自己现在想这些也是没有用的,自己并不是圣人,根本无力去劝解世人,只有尽一分微薄之力。而自己有多少才能,如果现在暂时被几场大的胜利蒙蔽了眼睛的世人看不出来的话,那么自己难道还会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吗!自己当然有所谓的治国安邦,平定四海的志向,可是志大才疏,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可自己现在的名望凭借的是什么?——运气,偶然的运气,先是碰到那个白痴高之远,最庆幸的是老天都肯下雨帮我;后是刚刚好就这么凑巧碰上了静边城无粮,一鼓而破。——真的是刚刚好啊!如果再晚几天可能大同的粮草就会运走,静边一战,或许就会以朔方败退而收场了。这些是运气,全是运气。只是庆幸的是至今为止,自己还是受到上天眷恋。可以后呢?以后又该如何?上天会一直眷恋自己到什么时候?无能就该承认,——看来,该到了为自己找个军师了!

说到军师,柳如烟的礼物就还不错么!——那个算无遗漏的金泽!一抹淡淡的坏笑突然出现在临风嘴边。此时的临风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又好起来了!哇哈哈!哈哈哈!

嘿嘿!未来军师,我来了鸟!不过么?临风想起一件耽误之急——我靠!有谁知道金泽住在那里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