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这个计划颇为牛B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781字
  • 2005-08-22 19:24:00

“现在本部一共有多少骑兵?”一连半天都没有讲话的临风,突然趁着军帐中难得的安静下来的时机,问了这么一句!

帐中的人都停下了无谓的争吵,将头转向了临风这个来了才不到十日的小子。

现在坐在帅营里的只有不到十个人,除了李光弼,郭子仪和魏云外,剩下的将领临风没有一个是认识的,而刚刚从一露面就争吵着如何克敌的,就是朔方军中那些所谓的身经百战的老一辈将领们!——在临风看来,他们除了倚老卖老外,所出的什么“立即攻城”,“决一死战”之类的,几乎都是些无疑会立即让朔方全军覆没的馊主意,要不是知道郭子仪现在带来的将领们,都是一些忠义之辈,临风几乎要怀疑他们是不是收受了高秀岩的收买,来带着朔方军“雄赳赳,气昂昂”去送死的!

郭子仪正闭目冥想着,毫无疑问,他并不认为争吵能吵出结果来,所以他并不想说话,也不想开口!但虽然他并不说话,但临风也敢保证他却正将军帐的每一句收入耳中,——他在分析每种办法的可能性与成功的几率!善于审时度势,这是每个上位者都应该具备的条件!

李光弼和临风一样,一进了这个议事用的军帐中,就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那帮老头们在那里狂吵。李光弼应该有着自己的观点,但做为外援的他,此时就不好开口了!——他也不想开口,因为今天这个议事是临风召集大家来参加的,他和郭子仪一样,要让临风来主持,这样才能培养着临风于军中的威信。

没有人回答临风刚才的问题,事实上,军帐中几乎没有几个人认为临风是有资格坐在这里的。难道不是吗?只是因为打了一场胜战,就声名鹊起,受到圣上赏识,受封良多,进而能够和这么多年来,身经百战,日夜过着腥风血雨生活的自己平起平坐,这是谁都会不服气的。

临风也大抵猜到他们心中是怎么想的,不过他自己也不在乎,平日里他们见到自己就喜欢摆一些资格老的架势,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我靠,虽然没兵没粮的,但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好歹是统辖四州兵马的正行营都统啊!——说到底,还是郭子仪的朔方将领们大多太老了,一点年轻人的气氛都没有!

“说啊!”很简单的两个字,临风摆明了也不想鸟那些仅凭一股热血上脑,就要打要冲的勇猛老头们。

“朔方有精骑一万八千,加上李将军带来的一千,和木大人带来的一些骑兵,应该能勉强凑足两万!”最后说话回答临风问题的还是坐在主帅·郭子仪旁边位子的副将·魏云。

“两万骑兵太多了!给我五千,我就可以兵不血刃的让静边沦陷,随便附带的,此战我还要吞掉大同!”临风说的很随意,很狂妄 ,也很霸气,——就连郭子仪和李光弼都露出讶异的眼神,但军帐里却似乎炸开了锅:

“什么?太狂妄了!”“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他根本就还不明了现在的局势吧!”“五千对三十六万上下,军中无戏言啊!”……

“我要横渡杀虎口,强越参合陉!”临风再抛出了一个重磅的消息!

“强越杀虎口?横渡参合陉?”所以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居然想率军越过那天险杀虎口,再横渡那有史以来就是兵家险地的参合陉?连原本只是稍微吃惊的郭子仪和李光弼现在都不可避免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对!我就是要领五千精骑横渡杀虎口,强越参合陉,绕道静边军城,直接进攻大同!让他首尾难顾,两面受敌!”

深深吸了一口气,临风缓缓的说出了自己深思熟虑了一个下午的想法:“众所周知,随着我军兵粮的告罄,静边军城一战已经变的迫在眉睫。我军二十三万,敌军却有三十六万上下之众。假使我军强行攻城,除了徒然增添伤亡外,根本就于是无补!所以此战我军不仅要攻下静边军城,还要打的迅速,打的漂亮,能保留实力,就保留实力!故此战十分的艰难。两军对峙旷日持久,兵粮快要用尽,我军尚且以粥度日,难道静边军城那一边会好上多少。我与魏云副将商量了一个下午,认为只要切断了他们的粮草,断其大同后路,静边一地除了投降外,他们几乎无可选择,要么就死路一条了。那么就可以算我军完胜了!”

做人要厚道,功劳分给同僚要大方点,毕竟魏云的确真的是给了个大提示!

“说的轻巧!横渡杀虎口,强越参合陉?”出言不屑的一个好像是姓黄的将领。对他临风没什么印象。

“杀虎口虽然是我军越过静边军城的唯一一条道路,但自古就是静边天险。——其源于平鲁北地的苍头河,在流经杀虎口之前,就要先流经静边城西,经过静边城后的苍头河西北流向十余里才是杀虎口。所以一旦要渡河到杀虎口,就要先经过静边军城,你是否认为有高秀岩会让你有足够的时间运船到静边城西,然后眼睁睁看着你平安上船,再然后再让你的船优哉游哉的从上而下,最后安安稳稳的横渡杀虎口后在参合陉登入,绕道大同打他老巢?——真的就可以这么顺利通过的话,我军怎么会在此与高秀岩对峙良久!早就依你的妙计全跑到大同了!”

哈哈、哈哈哈!这个姓黄的部将一说完,帐内就轰然大笑起来,一点也部把临风说的当做一回事。

“当然不是这样,”临风此时到表现出很好的涵养,冷静,是为将第一律!“大军无法像我所说的五千骑兵横渡杀虎口,那是因为目标太大,却没有友军配合的缘故,我则不然!而我更没有想过高秀岩会这么简单就让我运船到静边城西,看着我上船,再让我的船顺利向下,而是我根本不会给高秀岩反应过来的机会啊!更不会让他有时间带兵来夹击正在苍头大河中央的我五千骑兵!——我要迅雷不及掩耳,一越而下。”

“怎么个不让他们反应过来,迅雷不及掩耳,一越而下!”问话的还是刚刚收起一副吃惊表情,合上自己嘴的魏云。一边问着,魏云还一边甩给临风一个“我什么和你商量了一个下午的,不要害我!”的可怕眼神!

“他们一旦发现我们渡河的意图,大军就会向苍头河河道聚集!那时我们千军万马也别想安然离开了!而所谓不让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是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度河的意图,也就不能抬着船,运到静边城西了。我们要照例徉装攻城,到了我们合围其城,拖住安忠志的援军和高秀岩的静边守军后,出其不意的立即登船,——这样,就算是他们发现了的话,也没有办法立即出城阻击!”

“妙!”李光弼忽然笑了起来,“这样做我看不仅仅是可以免去叛军们在苍头河中阻击你的威胁,还可以避免被我们大军拖住的高秀岩和安忠志,在五千骑兵在通过参合径的时候派遣大军由后向前的大举封杀,使得可以让你们能慢慢通过,那样,虽然参合径是自古以来的天险,也可以安然越过了!但……不带船到静边城西,没有木筏的你,怎么渡河!”

“要怎么样的准备木筏,那就正如那位黄将军说的了。苍头河流经静边城西,我们可以在苍头河上游扎起木筏,到了我们徉装攻城到了某个时间,再放木筏顺流而下,我们立即登筏,在高秀岩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离开就可以了!我敢怎么做的原因就是,据今日李大哥告诉我所言,高秀岩现在根本不敢在便于野战的苍头河平原轻易聚集,所以我军尽管可以派遣少量的兵卒在那里白日筏木,晚上再扎船,高秀岩一定因为看不透我们的意图而不敢轻举妄动,而等到他看到我们登船的时候,那么可能就大局已定了!”

“但是,只有五千骑兵,能够如你刚才所言,攻下大同吗?”一直没有说话的郭子仪终于坐不住了,临风的这个计划假如可行,那就太有吸引力了,攻陷静边要塞,也就真的指日可待了!

“要攻破大同,五千骑兵当然不够!”临风出乎大家意料的回答到,但在座的人没有人再说什么,他们已经慢慢开始相信,临风不是个轻易大放厥词的人。

临风对此很满意,“大家难道还没有发现吗?就如我刚刚开始说的那样,我五千骑兵的效果是对粮不对人的!现在不是产粮的季节,而静边军城里面更是没有住着平民百姓的,所以他们的粮食和我们的一样,是吃一天少一天的。我们现在虽然有不远千里的从朔方运来的军粮,尚且喝的却还是白粥,静边军城呢?他们会比我们强上多少,要知道我军二十三万,敌军却有三十六、七万之众啊!他们估计再拖下去,要么就是让安忠志先退去先一部分援军,要么就举城开始吃草根了!”

哈哈、哈哈哈!见临风说的有趣,大家都大笑起来,和上一次的讥笑声不同,这一次是对临风计划的大致上的认可!

“那么说……你的意思是……!”郭子仪眼中放出烁烁的精光!

“很简单!我要靠这五千骑兵日夜袭击运粮人马,兵少的就打,兵多的就跑,看到粮就烧,看到人就杀,设置陷阱,半路伏击,晚上偷袭,——反正到了后方我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务必让他们吃不上饭,进而活活饿死这静边将近四十万的大军!但解决静边城之前,对于大同,——你们有没有想过,原本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防守的大同,在被高秀岩抽调走大批精锐部队后,突然有一天,回到城里的不是他们原本的运粮部队,而是我们化过装的五千男儿的话,他们还能不能守的住这个城?”

“妙啊!”李光弼兴奋的大叫起来,“实在是妙啊!”

郭子仪也赞同的说,“或许高秀岩做梦也梦不到自己赌上所有兵力于静边,而认为绝对可以高枕无忧的大同后方,会出这么大一个纰漏!就按木大人的计划行事。诸将听令……。”

看着朔方诸将定计时,天边傍晚出现的那道绚丽彩霞。——临风一度无语,因为他不知道,今天天边闲挂着的彩霞,是否,会比明日敌我双方将士的鲜血更加艳丽和悲壮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