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啊 救救我吧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457字
  • 2005-08-15 00:51:00

唉……

临风叹了口气,现在他总算有当初民族英雄戚继光不愿封侯的感觉了,今日想到自己的此时此景,不禁也有感而发,低声吟道:“封侯非我平生意 ,此生但愿天下平!”

一语轻轻吟出,屋内众人只觉如沫春风,一下就将自己所有的顾及、顾虑也一扫而空。的确,拜相封侯并非此生宏愿,但叫天下太平,还黎民以乐土,这才是自己等应做之事!大丈夫立于天地间,有所当为,有所不为。此时却望临风有如此之胸襟气魄,众人但感面色一红,倒叫自己做了回小人。

“贤侄此语,令我等茅塞顿开,真如警钟不决于耳啊!”郭衡羞愧的向临风下拜到。

众人见当世大儒的郭衡亦如此,亦亦深深下拜到。

临风无语,却望向屋外那朗朗青天,悠悠白云。一眼望去,依旧是那胸藏精兵百万,誓扫天下河山的英雄气度,名士非凡,国士无双,也大约就是这番模样了。

此时的他们却没有看到那个太监眼中不觉闪过的一丝精光。

可是我们的无良主角可怜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呆呆的看着屋外的那几朵小白云,心中悲痛欲觉,委屈的直想哭啊。

“呜、呜呜……还是多看几眼吧!……搞不好自己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呜、呜、呜!”

半晚,彩婷再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到是显得很平静。信心十足的只对临风说了一句“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就没了下文,搞的临风想找个人安慰一下自己都没有。心里那个郁闷啊……甭提了!也不知道彩婷她哪来的信心?看来,在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退化的很严重嘛!

“那怎么办?没兵没粮的!”在饭桌上,趁着大家全到齐用餐的时候,临风不得不旧事重提。也是,你想啊,毕竟一千多马仔砍翻数万人的鸟事不是天天可以撞上的!

陆常信没有回答,却反问临风道:“今天皇上封赏良多,布帛金银,珠宝玛瑙。不知道子渊想要怎么去处理啊。”

“怎么处理?……这倒是个问题!对了,不如劳烦陆大哥干脆就把这些全送去平冈郡中,那些战死沙场的血性男儿家中,如何?”——对于钱财,临风倒看的很开,声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好!”韩封城满眼欣赏的看着临风说,对于这小子,还是从前那个字,“中”!

“仗义疏财,所谓血性男儿,贤侄也是称之无愧的。”郭衡也赞到,心中暗到,还是自己的女儿有眼光,这个女婿不错啊!

韩无双没有说什么,比起彩婷的稍稍傲气,无双的性格可以称的上是清冷了,——除了在彩婷这个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友外,甚至在韩封城的身边,她也是清清冷冷的,半天也不会说几句话!

至于彩婷……算了,大家还是忽略不计好了!——你们没看到她看着临风的眼睛已经贼亮、贼亮的吗?半夜估计可以当灯使了。

“为兄倒也正有此意!”陆常信赞同的说,随后笑笑,很开心的说,“并不是无兵无卒啊!子渊可是不要忘了,光平冈一郡,可就还剩有四百骑兵呢!”

“四百骑兵?对啊!惨烈的一战啊!当初平冈一千男儿,回来是却不到四百人?——可他们还愿意跟着我吗?”

“当然,他们还正等着你回去呢!当初你在平定原率领他们马踏连营,无视数百帅帐亲兵,单骑斩杀高之远,北望中平一十八郡,威震平定,名动河东——这些他们现在都正津津乐道呢!”

晕!什么时候自己有这么多名声了撒?

“还是不要提了!什么单骑斩杀高之远,连累了数十平冈男儿到是真的!”临风对这件事的确也是耿耿于怀。打战要死人,这本也是无法避免,但居然为了救自己一人,就失去了数十条性命——这让临风无法不感到内疚。毕竟,那数十人也是有家,有父母,有兄弟姐妹,甚至有妻儿的!

“不要在这么耿耿于怀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你,一千平冈男儿可能一个也回不来!主事者,当以大局为重。”韩封城看到临风如斯,劝解着说。

对于韩封城这种当年历经战事的人来说,几十条人命的确不算什么,但对于临风来说,那永远是一笔欠给平冈人的债,必须要还的救命之恩!

“不说这些了!”临风意尽阑珊的说,轻轻拍了拍坐在身边,那一脸担忧的彩婷的小手,转移了话题,“就算有四百骑兵也不够啊。先不说皇上现在就要我们不日起程,远赴大同,就说我这晋、潞、辽、泽四州,也没办法打下来啊!光棍一条,总不能让我学人家‘匹马戍凉州’吧!”

“匹马戍凉州?”彩婷歪着头问,如果必要,这句话她可得记载到语录的。

“是啊!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凉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泪空流。此身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一夜无眠,一夜无语,临风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啊基要对自己这一帮有功之人,来这么一手空有封赐虚职,不给一兵一卒,不给粮草为继的离奇戏码呢!——这应该决不是啊基在亡国之前,搞最后一次疯狂,玩的就是心跳吧!古人还真讲的有道理啊。——所谓“将才非比帝王术,人间处处有埋伏”啊。皇帝的那些鸟心思,还真是离奇啊!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然想不通啊基高怎么飞机,但过几日,还是得北上啊!见见唐朝得无双名将郭子仪、李光弼也好……然后向他借点兵用用先!以后征了新兵再还给他……最多利加利,利滚利的还他好了……借兵?等等。为什么要去借兵呢?我有兵了!我想到了撒……原来我早就大军在手了撒?哈哈哈!高秀岩——觉悟吧!

第二日,中平郡王府,食厅

“哇靠!你们不是吧!”——临风刚刚一迈进门,就立即吓了一大跳。

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几个人居然都顶着两个好大的黑眼眶!

“到底是你们被人打了,还是打了别人啊。怎么都不叫我一起上啊!”

呵呵!彩婷为临风端过一碗粥,轻轻的笑了起来,“木大哥,你今天气色很好啊!一点也不像爹,陆伯父、韩伯父那么担心得样子,——他们一夜没睡好!”

“当然啦,也不看看我是谁啊。”临风一边接过彩婷手里的碗,一边旁若无人的狠狠的吃了一把彩婷的豆腐!

(临风:虽然到现在真面目犹未得见,但这手……滑不溜丢得,感觉不一般啊!)

“我想到了!”临风自信满满的说。

“想到什么?”陆常信问,他们都的确为这件事伤透脑筋了。

“韩伯父在中平不是还有精兵四千吗?我要!中平北一十八郡,现在应该全在陆大哥的整治之下吧!一郡多了没有,凑一千还是绰绰有余,一十八郡,一郡一千,那就有一万八千人了啊!还有,平冈郡还剩下四百多骑兵,我也要。哈、哈、哈!精打细算下,就已经有两万多部队了,打高秀岩去撒……!”

汗……

众人无语,假如真的这么简单的话,他们也不会一夜无眠,睡不着觉了!

“贤侄,其实,其实,……那些……!”

“怎么?陆大哥!”临风从极度YY中醒转,因为他似乎又听到好消息了,“难道还不止这么多?——那就真是太棒了!别说是高秀岩,我们直接打胡贼安禄山老家·范阳!哈、哈、哈。”

“除了平冈郡还剩下四百多骑兵,其余那些——你一个也不准你调动!”

…….

……

……

“中平北一十八郡,虽然现在纳入我们管理之中,但那些兵卒毕竟是投降过来的!有道是:自古降将不可留。正如你所说,他们有近两万之众,一但再出什么纰漏,我们会很麻烦的……我正将两万人慢慢拆开,再编排到十八郡充当郡兵,所以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大规模的将他们进行调动!——至于那四千精兵,平冈、中平四郡能抗击流寇,靠的也是他们啊!你这么一调走,郡里的乡民谁保护?”

临风:……

那我……真的要率领四百多的骑兵,火拼高秀岩X多的精兵猛将!——听那死太监讲,现在为朔方节度使的郭子仪,现在有大军二十三万,此时奉诏东出,正由朔方向东沿黄

河北岸,环绕河套,跑到河曲地界跟高秀岩的大同军干上了!那么高秀岩好歹也该有那么二十来万人小弟吧。——火拼?送死撒……大同军使高秀岩啊。历史上记得他应该是在安禄山平卢、范阳、河北三镇中都排的上名次的骁将啊,博陵之战,英勇善战,不是高之远那废柴可以比的。

突然想起一首歌,与现在的临风心情十分符合:

在我的世界,

已经天翻地覆.

不知道人们再说些什么?

因为我被耶稣抛弃了,

神啊,救救俺吧!

就在此时,郡王府门卫突然在食厅外大声通传道……

“朔方来使求见!”

什么?众人惊疑到,朔方来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