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大不了去当官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218字
  • 2005-08-09 16:48:00

“今日秋水湖景微波,美不胜收,不如我们诸位即兴赋诗如何?”临风站在秋水湖边的静波亭中,看着微波粼粼的湖水,不禁诗兴大发,向身后的几位年轻文人说道!

听到当世名士有这么好的雅兴,年轻文人们自是争先恐后的赋诗数首,想要在临风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进而得到他的推崇,日后好作为出仕的踏阶……正当临风指点诗文,纵谈山河湖海,兴致正高之时,只见远处跑来一个小孩子,毫不顾及文人们惊讶的眼神,甜甜的叫了临风一声,

“爹!娘说你今天不把家里的抽水马桶修好,今晚就不让你进门。”

呵呵,呵呵呵!应该、应该不、不会吧!临风被自己预见未来成亲后的惨状吓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正稳操胜卷的郭老头,和一旁没事偷着乐的陆常信,临风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现在只要再想不出辩驳的理由,以唐代的不算完善的“婚姻理论”,这亲可就是算是定下了,到时候不成亲就是悔婚!自己可以不在意等一下跑路后,背上什么‘背信’的恶名,但却不能不顾及郭彩婷的清誉啊!——她除了傲气了点外,也算是个好姑娘啊,而且对于这几日的照顾,自己还是比较感激的啊!

思来想去,想来思去。终于,临风感到自己来到唐朝后,出现了第一个危机!

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成嘉!明德!老夫来了!”

哇靠!这可真是平地惊雷啊,所谓声如洪钟也基本上指的就是这一种人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算算脚程,来的应该就是·中平郡王,韩封城了。

刚刚被大嗓门吓了一跳的临风,只见一个年近花甲的壮硕老者,正健步如风的从屋外走了进来……

“救星来了!”——电光火石间,临风想到。

郭府的花园

此时的郭彩婷,正呆呆的坐在小凉亭中,心情复杂的她,在等结果,等待着,关于自己终身大事的结果。

“记得在刚刚看到木大哥的样子时,他,还只是个衣着褴褛,甚至可以说是衣不遮体的惨样。而听到的第一句;竟然就是说自己的诗“觉得句句是废话”,当时,自己也的确是傲慢了一些!哼,可他哪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何曾受到过如此的评价!呵呵、呵呵,……但……但谁知道他就这么闯进我的心中了呢!然后,看着他引精据典,看着他纵谈古今,看着他文才风liu,直到看着他慢慢的也成了能与爹齐称的的名士!看着他……看着他越来越不在意自己,甚至疏远自己,‘郭小姐’‘郭小姐’的叫,讨厌死了!但……现在好了,一切也快要……真是羞人啊!”郭彩婷面色绯红入神的想着、想着,居然没有发现身旁早已多了一个人,一个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久的人!

“彩婷?彩婷?彩婷!……”现在又穿回男装的韩无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几日不见,怎么自己向来颇为傲气的姐妹就变成这个花痴的样子了!

“啊!无双!”我们的郭大小姐似乎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你来了啊?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来了也不说话啊!真是的……”

听着郭彩婷很是责怪的说,韩无双真是无语问苍天!

“我才来了一会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韩无双比无奈的说。她已经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看来,强人所言,这应该是郭家的传统吧!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韩无双撇开这个话题,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为什么你刚刚一会儿苦恼,一会儿高兴的样子?”

郭彩婷没有回答,到是显得十分羞涩的低下了头。

“哦……”无双看到彩婷这个样子,到也立即猜到了七八分,嬉笑着就问了出来,“想着哪位心上人了吧?”—点顾及都没有,豪爽的没有一点女儿家该有的娇羞——果然是什么样的老爸,什么样的女儿!

“你……不要乱说……那有啊!”彩婷可受不了这样的取笑,立即脸上红了一大片,一幅欲盖弥彰的样子!

“哈哈、哈哈,还说不是。”韩无双在这个自小在一起长大的姐妹面前,非常的没有一点女儿家该有的自觉。

“对了,我爹也来了!”韩无双一直笑到郭彩婷的头低的都快点到自己的脚了,才恶劣的收起笑声,“快和我一起回客厅吧!”

“韩伯伯也来了!”郭彩婷兴奋的说,但一时间又迟疑的起来,“现在回客厅,可是客厅里,他们正在商量……商量……?”

“好啦!好啦!快走吧!我爹可想你了。”也不管郭彩婷心中是如何的想法,韩无双立即拉起彩婷的手就快步小跑了起来,向客厅跑去。

OH!My God!这回事情大条了!现在临风还在客厅里使劲推脱呢!万一给郭彩婷听见……

“正是如此!”临风正气凛然的拍案而起,起身大喝道:“如今我大唐正值多事之秋:外有突厥、吐蕃虎视眈眈,常隔疆东望;内有胡寇逆臣无视王庭,犯上作乱。此时此刻,男儿自当报效家国,征战沙场,马革裹尸还葬耳!”

“说的好!”韩封城高兴的拍了拍临风的肩膀,对这姓木的小子,韩封城真是相恨见晚,用一个字形容,“中”!从来没有见过所谓的名士是这么好相处与爽快的。己刚一说明来意,立即就抢着答应去当官,问了问他几个军政之事,对答如流,往往自己才开了一个头,他就已经可以预料的到结尾了!可唯一奇怪的是,——他怎么没有像女儿说的那么傲气,那么孤高和无理啊?

傲气?傲气能当饭吃?临风一生的幸福都快没了,那还管得了那么多吗?而且,少装一会儿名士也不会死,但假如真的这么早就结婚——临风可就真的死定了,大好人生啊!

“报效家国,说的太好了!”韩封城赞叹的说,正因为喜欢这小子,当看到他很轻视郭衡,陆常信的样子,韩封城准备提点他一下,免得日后吃亏在自己两个老友手里。——韩封城还不知道,其实临风现在就已经在吃哑巴亏了。

韩封城故意叹了口气,眼角有意无意的似乎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郭衡和陆常信,对临风说道,“不像有些人,一个爱装糊涂,喜交庸人,明哲保身;一个就装怕事,甘于平庸,胸无大志!”

什么?郭老头装糊涂,陆家嘴装怕事?

临风对韩封城这一句分明是故意对自己说的话感到奇怪,装做不在意的转过头,看向他们。刚刚被瞥到的郭衡倒是修心的工夫做的很足,没有什么反应;而在一旁向来以怕事闻名的老好人陆常信,临风,却看到一闪而逝的流光!——难道韩封城是在提醒自己这两个家伙在“扮猪吃老虎”!我靠!如果真是这样,郭老头和陆常信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自己还真得跟他们都学学!也不成,明日我就得跟着韩封城上路回中平城府,远离这里,正所谓“家”难当头,还学什么,跑了先!——是郭老头和陆家嘴你们逼我的,大不了我豁出去了,老子去当官!

咳、咳、咳……郭衡咳嗽了几声!

自从韩封城一进了这个屋子后,郭衡和陆常信就基本上算是失去了发言权,先不说韩封城的嗓门有多大,单单一个在一边鼓动的临风,也决不会让他们有插嘴的机会。

难道临风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去了?

“听贤侄的意思,是愿意出仕,到中平王府做幕僚了!”郭老头对韩封城的到来后的打搅不甚在意,反正无论如何,今日临风也难逃一娶!

“是啊!“陆常信也帮腔到,假意看了看天色,“现在也不早了!有些事还是趁早决定的比较好!”

看着外面正午高高挂在当空火红的太阳!临风只得无奈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韩封城——想不到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都要马革裹尸了,郭老头还要把女儿嫁过来。这郭老头还真是固执啊!

郭老头自然有郭老头的想法了,你想啊!平冈郡位于河东道北中平之地,远离中原战乱兵火,即便是当了中平郡王府的幕僚,所谓谋臣“运筹帷幄之间,决胜千里之外,”以临风的表现出来的才华,在后方决计就应该可以了;怎么也轮不到上战场啊;安全自然有保证,而且当上了幕僚之后,以自己和韩老儿的关系,对自己女婿绝对差不到那去!日后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回来娶彩婷了!哇靠!这算盘打的,贼精贼精的!可惜啊可惜!郭衡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点,也算落一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