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死也不成亲

  • 千骑卷平冈
  • 惊·神
  • 3552字
  • 2005-08-09 05:45:00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是郭彩婷和临风来了。

刚一进门,临风和彩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郭老头怒不可遏,陆家嘴伤心欲绝的样子……

“爹!伯父我厨房还有事,我,我先走了!” 抢在临风询问之前,郭彩婷就已经开口告别了。虽然父亲不说,伯父也不说,但彩婷那比较的女儿家细腻的心思,还是在今天郑重其事的气氛中,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爹与伯父一定是要与木大哥说自己的婚事了!

“那你去吧!”郭衡说道,他也有些猜到彩婷的心思,所以对于彩婷的离开,郭衡并没有阻止——说媒的时候当事人在这里,还真是不太合适!

可似乎郭彩婷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临风的警觉,有些地方,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神经大条!

“我说,这都怎么拉?两位!”临风大大咧咧的迈进门,一点顾及都没有,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吊儿郎当的问,“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说!”

果然够狂!就这么肯定可以帮上忙。不过错有错着,这件事还真非他不可!

听到临风无意间的这么一说,那郭衡的脸色一下子就阴转多云,陆常信眼前也好像有了曙光!

——他们从没有发现临风这小子原来这么爽快!

“那个、呃、那个、哦……,陆郡守有话要和你说!”郭衡一边的使劲的朝陆常信打眼色,一边对临风说。

“啊!哦,是的,是的,这个、这个,对了……其实这件事成嘉兄说,也是一样的!”——陆常信思来想去,想来思去,还是自己的名声比较重要,又把皮球踢了回去。

临风看着打着太极的两个人,心说不妙——他们一定又想搞什么飞机!上一次帮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子套我的话,这笔帐我还没跟你们算呢!——现在还敢跟我来这一套!

“啊!对了!对了!”郭衡突然做恍然大悟状,急忙站了起来,“哦!昨日我才写了一首新诗,我先去书房一趟!”

郭衡说完,顾不上所谓名士的气度,立马撒腿就往外跑……

“晕!”临风头顶爆汗!这样的烂借口,也亏郭老头想的出来!

无奈的看着老头离去,临风把只得把目光转向了被郭衡出卖的陆常信。

陆常信现在真是悔不当初,真是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啊!——事到如今,到了这种地步,从形势上来看,大概也只好为了世侄女的终生大事,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名声——全豁出去了!

唉!叹了口气,陆常信认命的开口说到,“这个,原本……今日找你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和你随便聊聊罢了!”

鬼才信你!——临风心想,没有什么事会两个人互相推脱?居然笨的连讲撒谎都不会,千万不要小看我“职业‘撒’手”!

陆常信整了整自己的思绪,温声道,“这几日来,子渊你在这里,不知道是否住的习惯?”

“尚可!”临风倒也并不着急着拆穿。

“那,这几日来,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否是想起家了……”陆常信不愧搞过几年的行政工作,问话很有技巧,而且多年兼职刑侦工作的经验使其非常准确的就把握住了犯罪嫌疑人的心里特征,造成了一矢中的的效果,可见郭衡叫他来说媒是很正确的!

顺便说一下,唐代时期的郡守是集行政大权于一身的。鼓励生产一类得事他得做,可打击犯罪的事他也得干!命苦哉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临风虽并不像初时那么伤心,但一想到日后再也回不去了,也是难过低下了头,并没有说什么……

“唉!死者以已,你也不必太过哀伤!”陆常信看到临风如此,继续劝解着说。

一点自觉都没有,也不想想是谁让临风开始难过的!

“以我的年纪,称你一句,贤弟——这应该并不过分吧。”——陆常信的后着来了,情感攻势!

“那么今日有些话,大哥就不得不说了!你有没有想过成家打算?”

“成家?”临风迟疑的重复了一遍。

“不错!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陆常信还真的端出了老大哥的样子,“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未有取妻生子,就不觉得愧对先人吗?”

“什么?说我一把年纪?——我才一个多月前过完20岁生日啊。”临风哭笑不得的想,“虽然说唐代男子普遍在16、7岁成亲,但晚成亲的也不是没有啊!”

“……时间也真快啊!”陆家嘴感叹的说,想要给临风一点暗示先,看看反应如何,“几年前,看到彩婷这丫头时,还正时豆蔻年华,现在,却已经是可以嫁做人妇了!……真不知道,谁能这么好福气!日后可以娶到这么好的姑娘?”

“来了”,临风当下心中暗道。终于切入主题了。原来,今天郭老头和陆家嘴唱的这出戏是“凤求凰”!——找自己说媒来的,而且,对象还是郭彩婷!

怎么可能会答应!婚姻好比是坟墓,进去就没回头路!我木临风还有大好的人生要去挥霍呐!而且记得某位伟人说的好,“婚姻问题”,绝不是一个可以谈的问题!我誓死捍卫婚姻主权的完整!”基于这些观点,所以,这次提亲,绝对要推的干干净净,绝对不能拖泥带水,绝对要永除后患,但绝对又不能伤了彩婷的感情。——还真有难度啊!

“……正因为这样,所以大哥,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第一,以你现在的名望来看……第二,平冈是个小郡,能与你匹配的人家也没多少……第三,关于这一点大哥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是故……。”终于找到点演讲的感觉,陆常信开始滔滔不绝的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来,直说的临风耳朵发麻!

“咳、咳、”临风的咳嗽声,终于让陆常信意犹未尽的收住了话题。——这陆家嘴的外号,真是取得没治了!

“正如,大哥所言!”临风已经开始想到对策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是……。”

“如何?”陆常信着急的问。

“正如大哥所言,小弟我父母刚遭贼人之手,虽说‘死者以已’,但三年守孝之期,是圣人古制,我是决不敢不从的!所以,在三年守孝期满之前,娶妻一事,还请陆大哥不要在提了。”临风将刚刚陆常信的话全部返还给他,并推脱的干净利落,有理有据,无可辩驳——不愧是“职业‘撒’手”!

“这、这、可这…这……。”被临风一句话就卡死了的陆常信,急的满头大汗,可实在又是没有辩驳的说辞。

“哇!哈哈、哈哈哈。”居然想给我说服我娶亲,跳火坑——不要做梦了撒!临风春风得意的想,我起码还有十年的单身贵族好做。嘿嘿、嘿嘿嘿。

就在这临风这“一句话卡死一郡守”的故事将快要成为一时佳话的时候,风云突变——

“贤侄此言差已!”

郭衡终于在陆常信顶不住的时候,突然,忽然,猛然,蓦然,非常之巧合,十分之蹊跷,万分之准确,很是富有传奇之色彩的正好出现在屋外。

临风甚至敢打赌,郭老头一定一直站在门外偷听!——难怪可以把时间把握的准确到零点零几秒出现。

“《孝经》有言:‘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故自古以来,‘夫孝,德之本也’。而不孝有三者:阿谀曲从,陷亲不义。见父母过错,而不劝说,使其身陷不义——此为一不孝;家贫亲老,不为禄仕。自己有才华,见父母老迈,却依旧不去仕官,以俸禄供养父母,此为二不孝;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不娶妻生子,断绝后代。此三不孝,此之为极,固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语!”

晕!跟我拽文!——临风已经隐隐感到事态严重,很可能会超出自己的控制。毕竟,,在临风来之前,郭衡的“当世大儒”的称号,可不是叫假的!可不像自己眼前这个三十多岁,只喜欢武文弄墨的郡守,那么好糊弄。要辩驳他,假如没有宗师级别的忽悠功底,那显然是不行的!

“可贤侄有没有想过,你已犯尽三不孝!”郭衡理直气壮的指责道。

我?三不孝?——临风简直比看到UFO还感到吃惊!

“阿谀曲从,陷亲不义。潼关之地者,兵家必争。当日贤侄早已预见我朝有乱,而依旧不去劝说双亲勿居洛阳,以至于身陷于难。此为一不大孝;家贫亲老,不为禄仕。数日前,陆郡守三次拜请贤侄为官,均被贤侄以‘心灰意冷’为名推搪!以至使父母先人,竟无高坟砌居。此为二不孝!不娶无子,绝先祖祀。无所出,无子嗣,这就是贤侄的三不孝!——贤侄已经犯尽三不孝,如今兵荒马乱,人命尚在旦夕——难道贤侄三年守孝,仅仅自私的想以博得孝子之名,冒使先祖受日后无后继子孙的危险吗?。”

郭老头这话说的——也没治了。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以大孝,小孝之分,以自私与孝义,阐明了什么才是最不孝,什么才是当务之急。指出已经犯尽三不孝的临风,假使一定要守孝三年,自私的博得孝子之名,却使得先祖无后继子孙——还有什么什么脸面去说“孝“字!

以论“孝”为名,用尽富丽堂皇之语言,极力掩盖自己硬塞女而的本质!

——啊!这回轮到临风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