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法国来客(下)

  • 程序员法则
  • 庄庄
  • 3916字
  • 2005-04-14 10:46:00

IF(BOOL 学习= =FALSE)BOOL 落后=TRUE;不断的学习,我们才能不断的前进。

/*

*/

蓝天,白云,有两个年过半百,精神矍铄的长者轻松的徜徉在学校的花园里。其中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明显是外国人。

“怎么样,听了一堂你认为最能体现计算机精髓的离散数学课,有什么感觉。”

“意外收获,意外收获啊,真的很让我吃惊。”外国长者说道。

“哦,能让你惊呼出来,这个意外不小啊。”中国长者笑着问道。

“不错,确实不小,”外国长者不由感叹,接着把自己在离散数学课上的所见所闻一点一点的讲了出来。

中国长者微笑的神情慢慢的变成了严肃,又转变成惊讶,在外国长者讲到NP-完全性理论的时候,不由轻轻的“啊”了一声。

深深吸了一口气,中国长者有点不可置信的道:“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我不知道的天才,我猜测这个人在AI方面应该也会有很深的造诣,就评他对不可操作性问题的理解,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说自己叫许毅,你知道有这个人吗?我认为他确实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外国长者正容道。

“原来是他,那也没什么奇怪了。”中国长者的脸上露出恍然的神情。

“你真的知道,给我说说他的情况。”外国长者急切的问道。

“呵呵,别急,一边走一边说吗,你什么时候变成急性子了。”

两个长者继续向前走去,不时发出一阵阵笑声。。。

我此刻正在宿舍里惨遭三个兄弟的严刑拷问,无辜的说道:“我已经和你说过好多次了,我真的以前就学过这些。”

“兄弟,你最近越来越不得了拉,我觉得你整个人就是一个无穷的宝藏啊,你的秘密多的可以把马里亚纳海沟填满了。幸亏今天咱三个去上课了,终于又发现你的一项本事。”范平夸张的说。

“行了行了,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啊。”我无奈的问道。

“什么都想知道,比如你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啊,你的大脑什么结构的啊。”震宇惟恐天下不乱,在一旁参合。

我为之气节,苦笑道:“没有的事,我没任何特异功能,要说大脑结构,每个人都不一样,可能我的天生确实比你们发达吧。”

三人鄙视的看了我一眼,刘涛收起笑容,正色道:“老二,我觉得你确实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不可以和我们说的呢。”

我愣了一下,自己似乎还真的没好好考虑过宿舍这伙兄弟的感受,从自己在天龙兼职开始,一直到现在,虽然我从来没有去刻意的隐瞒什么,但他们对我的真实情况又能知道多少,枉做一个宿舍的兄弟一个多学期,想到这,我决心把有些东西告诉他们,虽然说朋友贵在交心,可是朋友之间也不该有太多的秘密才好。

“其实,我算是天龙的总裁吧,你们信不信。”我缓缓的把这个用不着保密但实际上又是最大的一个秘密说了出来。

宿舍陷入一片沉寂,良久,范平突然一把抱住我的脖子,大喊道:“我信啊,快请我们出去吃饭,找全西安最好的,老大,你知道全西安吃饭哪最贵。”

“不知道,不过老二,你也太深藏不露了,这请客你是逃不了拉,嘿嘿。”老大一副得意的样子,似乎在说,小样,终于抓到你把柄了。

老四也在一边叫起来,我放下心来,他们的承受力都很好,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又被三个兄弟拉住问东问西了一阵,我们四个决定一起出去蹉一顿,算是我的赔礼道歉。

刚走出宿舍,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看了看,竟然是郑院士打来的,那个和善的容颜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按下确定接通了电话

“喂,小许,有空吗?”

“这,”我为难的看了看身旁正准备一起出去吃饭的舍友。

“有事吗,算了,下次再一起出去吃饭吧,你逃不掉的。”老大刘涛笑着说道。

“对,我们三个去吃,你只要记得就行了。”震宇也跟着说道。

我感激了看了看三个兄弟一眼,点点头,开口对电话里说道:“有空,有什么事吗?”

“呵呵,有空就好,我有个朋友想见见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赏脸呢。”郑院士笑着打趣道。

“好啊,您别这么客气,你的朋友我怎么敢不见。”我也笑着回答,心里猜测那个朋友说不定也是某个院士什么的,我也好请教请教。

“那好,你去XX酒楼,我们在那边等你,估计你也饿了,可以一边吃饭一边说。”

我挂了电话,无奈的说道:“对不起,只好下次请你们了。”

“切,自己兄弟说什么对不起,你看不起我们么。”范平装做恨恨的样子说道,伸手拉着老大老四又道:“赶紧去吃饭,我饿的不行了。”

看着他们朝学校的东南门走去,我感觉到身体内有股温暖顺着血液在流动,最真挚的东西,无法用语言去描述。

那个XX酒楼不是很远,走进去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郑院士竟然站在大厅里等我,“郑院士,您这是?”

“来了啊,走吧,上楼去见见我朋友吧。”郑院士的风采依旧,笑着引我上楼。

推开包间的门,一张熟悉的面容映入我的眼帘,“CLUSES先生,”我惊讶的叫了出来。

“很意外吗,我早就猜到我们很快会再次见面的,只是我都没有想到,这个再次会来的这么快。” CLUSES先生用英语笑着说道。

赞同的笑了一下,当时自己也确实有这种微妙的感觉,怎么说呢,这也许就是经常所说的缘分,看似飘渺不可捉摸,却时常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

“你在那节课上的表现真的很让我吃惊,真的,即使是法国的学生,我也从来没有听过如此美妙的演讲,用你们中国话来说就是‘好极了’。” CLUSES先生改用很绕舌的声音发出一个中文词。

轻松的笑了一下,场面也变的比较活泼了,我也没有谦虚,很直接的回答道:“谢谢您的赞誉,CLUSES先生我能问一下您在法国哪所大学任教吗。”

“这个我来回答你,”郑院士插口,“CLUSES现在是法国南特理工大学的兼职教授,同时他领导了法国好几所知名大学合作的在系统仿真和虚拟现实技术方面的研究。”

“真的,”我大声喊道,系统仿真和虚拟现实不知道触动了自己的哪根神经。

“小许你似乎对这项技术很有兴趣啊,不过你可要明白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郑院士看我突然很兴奋的样子皱眉道。

“啊,是是,我知道了,”嘴巴上说着,心里却很是不以为然,而且我清楚的记得微软,他们的下一代操作系统中最值得骄傲的技术,系统仿真和虚拟现实技术就是其中之一。

CLUSES一直注意着我的神情变化,看到我那么激动的样子,心中一动,笑着对郑院士说道:“其实这项学科需要各方面的知识,从电子学到人体学,生物学,计算机等等各个领域可以所无所不包,我觉得以他在程序方面的造诣,如果想学习其中一部分,绝对是没问题的。相信反而会对他有所帮助。”

郑院士闻言不由赞同的点了点头,但转念又笑道:“话虽如此,可惜你在法国,他在中国,虽然可以通过网络进行指点,可是恐怕你不会有那个时间吧。”

“我知道,其实要让他跟在我身边也不难,我们两所大学每年不是有10个交换生的名额吗。” CLUSES笑着回答。

“不错,你不说我还一时间忘记了。”郑院士点头笑着,同时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一切,自己确实很想在这新的领域有所斩获,但这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即使有人指点,也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能有所小成,要是能和CLUSES一起去法国,也许还有希望,可是,想到自己的父母,秦谊,宿舍的兄弟,天龙的同事,一时间无法决定自己的感情。

“小许,我们的话你也听见了,你还年轻,虽然你现在已经是鼎鼎大名的天龙公司总裁,但你并不适合管理这方面,你的技术也很了不起,放到全世界,也是声明赫赫,但这不意味这你已经学无可学了,要记得一山还不一山高,只有不断进步,才能永远走在别人面前。”

我深深的看了郑院士一眼,胸口热血沸腾着,不断学习与不断进步是自己一直以来的都坚持着的东西,如果换做1年前,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坦开心迹的说,我放不下天龙,放不下秦谊,所谓的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现在彻底感受到了这种滋味。

“郑院士,能不能让我再考虑一下!”我喃喃说道。

郑院士笑着点点头道:“年轻人,有点放不开的事是正常的,不过你和法国交换也就1年,也不算太长的时间吧。”

被看穿心中所想,我顿时尴尬起来,脸颊红了起来。

郑院士见我有点害羞也不再开玩笑,正容道:“交换学生大概也就这几周内决定,正式交换要到下学期,也就是你带领我们学校获得世界ACM大赛冠军之后,你尽快答复我就行了,学校方面我会给你安排。”

酒菜正式上来后,我们也不再谈正事,两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喝过酒后玩笑开的甚欢,CLUSES先生对中国菜更是赞不绝口,谈笑风生中可谓宾主尽欢。

临走道别,我和CLUSES先生紧紧的握了一下手,“许,我在法国等你,希望下次我们的见面是在法国。”

重重的点了一下头,CLUSES先生,您等着吧,我一定会来的。

*************************************************************************

由于懒的写那种题外卷,所以在这里说点废话:对于感情也许会有挫折,但是不大可能会搞悲剧什么的,我希望在书中更多的反应出人类善良,执著,坚贞,宽容,坚强等美好的品格。在事业方面,我想还是不说比较好。另外,我要谢谢各位读者朋友的支持,第一次写书,问题多多,但仍然有这么多读者坚持看了下来,甚至有人表示很喜欢,让我又平舔了很多动力,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