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兼职(上)

  • 程序员法则
  • 庄庄
  • 3445字
  • 2005-03-23 16:16:00

列车缓缓的在西安站停了下来,出了站后,我和秦谊与另外两人道了别,就一起出去找专门接待的学生。秦谊硬是叫我给他拿包,她自己就背着个小书包,还一边哼着音乐。一脸轻松的东张西望找起我们学校的接待处。

也亏她眼尖,很快就找到了地方,接待的学生见到有个美女,很热心的招待我们,帮我们找到学校专用的接新生的车子,临走还问秦谊的名字啊,联系方式啊。

到了学校需要报名注册找宿舍什么的,秦谊继续发挥她的美女本色,学长学长叫的特亲热,终于在众多热心人的热心帮助下,我们在晚饭以前把一切搞定。

宿舍人已经到齐了,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就算认识了,全是五湖四海来的,HLJ的大高个叫刘涛,天津的张震宇,还有个成都的范平,勉强能算是我老乡了,语言一样吗!大家东南西北说了一会话,刘涛就建议一起出去吃饭,以便增加舍友之间的感情,这次他做东。我们三人都一起叫好,东北人就是豪爽大方,呵呵。

我们找了一家装修还不错的坐了进去,服务员笑眯眯的拿给我们菜单,价格都很便宜,刘涛一副随便你们点的样子,“切”,另两位不乐意了,嘟囔着说喝酒也要把你喝穷。我本来没喝过多少,但在三人压力之下也被迫灌了不少。

酒过三旬,大家也开始胡乱吹牛皮了,先说高考什么的,把中国教育制度骂了一遍,又说大学,把全国大小有点名气的点评了一遍,接着说美女,把我们学校的女生给贬低了一遍,最后说电脑游戏,又把自己最得意的游戏心得传授了一遍。我当然什么都没说,只敢静静的听,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车上那几位侃王给他三提鞋都没资格。最后,三人又一致提议去上网,这正中了我下怀,估计我自己可能会有电子邮件。

我们找了家网吧进了去,他们三就直接开打游戏,交流心得去了。我打开信箱,里面有一封未看的电子邮件,是我在火车上的时候发出的,发信人lijue。我想起有这么一个程序员朋友,忙点开来。信洋洋洒洒竟写了不少,大致就是说他在西安自己开了软件公司,而他对我的编程能力相当佩服,既然我现在在西安念书,希望我可以去他的公司兼职。然后就是留了联系方式。署名李珏。

看完信,我颇有些心动,按照网上那些朋友的说法,我的编程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我的年龄,但实际上我至今依旧没有找到一个能让我彻底发挥的舞台,和中国乃至世界那些最优秀的程序员相比我究竟处于一个什么级别,这是我迫切希望知道的。

而且,目前的我缺乏大型软件开发的经验,程序员之间的合作开发,我完全是一片空白。现在的我就象一个武功很高的独行侠,可以一个人对付几个几十个,但一旦到了真正的战场,说不定和一个普通的小兵没什么区别。

我又随意浏览了一些网页,看了看时间,10点多了,看了那三个哥们竟然还毫无知觉,戴着耳机玩的好不开心。我只好一个个的喊过来,告诉他们该回宿舍了,三个人磨蹭了半天才骂骂咧咧的退出来。

到了宿舍,大家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各自上chuang了,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后决定明天和李珏见一面,放下心思后旅程的疲惫很快侵袭过来,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学校对新生先要开一周的思想会议,我在听了一场毫无新意的法制报告后挂了个电话给李珏。告诉他我想先去他那看看。

“啊,你答应了,好,你在XXXX等,我马上来接你”。李珏声音显的特别兴奋。我只是说先看看,还没答应呢,你急着开心什么。

在问过N个人后,我终于到了XXXX,人生地不熟真是麻烦啊,对于等人来说XXXX其实和我们学校的南校门口大致上是一个概念。

大概20分钟后,一辆很漂亮的宝马车停了下来,一个30来岁的中年人下了车来,径直走到我面前,问道:“请问你是不是PROLOVE。”

我的网名啊,我点点头。中年男子微笑着把手伸到我面前,道:“你好,我是李珏。”

我和他握了下手,仔细打量了他一下,人很是精悍,眼睛里透露着北方人的特有的豪爽,却又略带一丝南方人的精明。

他拉着我上了车,我迟疑的问:“你刚才怎么一眼认出我的,旁边等人的不只我一个啊。”

“你等人比别人更有耐性,而且你的皮肤比别人白,显然很少做户外运动,这都是程序员的特点。” 李珏笑着回答。

我心里暗赞他的敏锐,心里对他的期待又多了几分。

李珏或许感觉到了我的期待,一路上车开的飞快,弄的我心脏屡受考验。

车子终于在一撞大楼前停了下来,李珏开心的拉着我下车,指着大楼说:“这就是我们的软件公司,天龙信息,这大厦是我们的办公大厦就叫天龙大厦,13层高。”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自豪。

我抬头看了看那大大的天龙信息四个字,很新,显然大厦是新建的,看来这天龙信息也是最近才发展起来的,按照这总部的规模应该算是一家中型的软件公司了。

我跟着李珏走进大厦,电梯里遇见几个员工,他们一边向李珏问好,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我,思考着我这个半大的男孩子是何方神圣,竟然要劳动总经理亲自接待。

李珏的办公室位于顶层,李珏把我拉进办公室,吩咐秘书不要让人来打扰。

“你觉得我们天龙信息如何?” 李珏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啊”我被问懵了,我怎么知道你们公司如何,只好随口说:“从硬件来看应该还不错,算是有家中型的软件公司了。”

李珏点点头,道:“我们公司主要给别的企业在信息管理上提出解决方案,市场部已经很尽力了,但企业规模却始终只能局限于此,你知道为什么。”我摇头。我一个外人怎么知道,况且我对企业管理啊发展啊,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珏大概也看出了我的没精打采,尴尬的继续说:“我们公司局限于这个规模的根本原因就是我们的客户面太窄了,我们半年开发的软件却只能给一个公司用,就算是代码可以移植的情况下也往往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我“哦”了一声,理所当然的道:“那你们就开发一个可以让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用而且都需要的软件啊。”

“比如呢?”李珏来了兴趣,忙问道。

“比如啊,比如操作系统,只要你们写个比微软的WINDOWS更厉害的,国家保证扶持你们,哈哈!”我忍不住笑起来。

李珏脸上顿时写满了“你是白痴”,无奈的说道:“你说的我也知道,不过等于白说。” 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几年后这个玩笑成为了现实,或许,这个玩笑从我说出来,就已经深深的植入了我们的心中。

李珏呆了一会,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道:“其实我确实有了想法,只要你答应,我就是倾尽全部也会去做,就看你的意思了。”

我顿时呆了一阵,看了看他写满严肃的脸,淡淡的心没来由的活跃起来,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迎接挑战的感觉,我甚至可以猜测他将要说的计划绝对是一个对我,对一个真正的程序员充满巨大诱惑的计划,“是什么?”我终于忍不住的问道。

“其实这个灵感是你给我的,那是你在CSDN上发表过的一篇文章,你自己猜一下是哪篇”。李珏看我已经上钩,说话变的轻松起来。

“哪篇啊”我彻底晕了,我在里面发表的文章没1000也有800,我怎么知道是哪篇啊。

“《对杀毒引擎智能化的一点想法》,记得吗?” 大概考虑到这是正事,李珏也不好意思继续掉我胃口。

“哦!!”我算是想起来了,我确实写过这么个小文章,难道,难道,不会吧。我吃惊的抬起头,想确认一下我的猜测。

李珏用力点了点头,缓缓道:“我们希望开发一个杀毒软件。别看现在国内的杀毒软件市场竞争很激烈,但事实上远没有饱和,国内的个人用户绝大部分用的是盗版软件。而很多中小企业在这方面的意识也不强,所以这个市场绝对是可以有作为的。再将来,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个软件推向国际,我觉得你那篇文章中的想法领先了现在最先进的杀毒软件起码10年甚至更多,我们现在缺乏的只是技术和宣传,只要软件开发的出来,只要性能优异,绝对可以在软件界掀起一阵巨大的波澜。”

李珏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兴奋,我也被他的情绪感染,一阵阵激动的感觉冲击着大脑,丝毫没有考虑到开发中将要遇到的诸多困难,点点头,道:“我会尽力去完成这个软件的,竭尽我所能。”

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几年后想起这一次握手,我觉得自己真的太“勇敢”了,心里根本一点底都没有,竟然敢接受这么巨大的挑战。而李珏,作为一个本应该精明的商人,居然只是因为网络上对我的看法做出一个如此巨大的决定,也算是有魄力到家了。总之,这也许就是命运,安排给我这么舞台,让我不断的展现自我,超越自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