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教练

  • 程序员法则
  • 庄庄
  • 3743字
  • 2005-04-04 09:59:00

这句话不是很文雅,彻底鄙视那些害怕别人超越自己而拒绝回答别人问题的程序员。

/*

*/

担任学校ACM集训队伍教练的任务随之到来。讲解一个算法,我自己也许能讲的头头是道,但听者是否能理解,确在我的掌握之外。尤其当你的听众是20个人的时候。

集训的地点就设在计算机专业的机房内,20个人静静的等待着老师的到来,有的低声说着话,有的闷头思考问题,也有已经在机器上编程的。

我和张平一起走了进来,20对目光立刻集中中我们身上,尤其是我,上次我做监考老师已经够让他们吃惊了,这次你又跑来干吗,不少人心中升起这样的疑问,之所以没说全部,是因为范平除外。

张平笑了笑,让气氛变的缓和点,然后说道:“这次集训的目的我相信大家很清楚,所以我不会再重复,另外我也不会点名,不想来的可以自动退出,好了,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你们的教练,许毅同学,他有很强的编程实力,曾经因为编程受到过清华的邀请,也许有不服气的,相信过一些日子你们自然明白。”

感受到众人惊奇和不信任的眼光,我只能在心里暗自无奈。过一段日子吧,你们自然会明白我,明白我的实力。

清了清喉咙,我朗声说道:“我叫许毅,大家以后不必叫我老师,因为我确实也不是你们的老师,而是同学,所以你们喊我教练也好,叫我同学也可以,谁认为我不够资格的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不希望你们在训练的过程中保持那种不服气的心态。”谁不服,我现在要么让他服,要么让他走人,害群之马这个词想必大家都知道的。

没有人开口,但气氛显的相当压抑,我没说什么缓解气氛的话,就当我这手是镇场子吧。毕竟一个学生教一堆学生,没什么把柄镇着,恐怕还真的不是太容易。我现在就等于告诉他们,谁和我拽,我就让他滚蛋。

我又环视了一圈,还不错,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很严肃,除了,那个杨光,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我能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不屑的感觉,哼,早知道你不是个容易服气的家伙。看来迟早要让你知道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样的。

张平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许同学你就开始吧,我不打扰你们。”说完转身离开。

我目送他离开,然后微笑的说道:“你们不服气是应该的,你们都是选拔出来的精英,而我,在你们眼里似乎什么都不是。但是如果你们想成为一个优秀的程序员,那么你们要记住我今天送给你们的第一句话,善待每一个人,因为他们都有可能拥有你所需要的东西。”

看他们都露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我才说道:“D盘根目录下有你们选拔赛的题目的答案,我想即使是现在,还有不少人没能把所有题目想清楚,即使想清楚的,我想看看别人怎么做的,对你多少有点帮助吧。”

我随便找了台机子坐下,让他们自己看去吧,彻底理解这些恐怕也要一天半天的,何况我每个题目都用了好几种算法。

我无聊的浏览了一会网页,想起以前答应秦谊自己要经常上QQ的,于是开了QQ,可惜秦谊并不在线,ANGEL那个20000号也不在。

“许教练,请问。”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呵,终于有人肯拉下面子来请教了吗?

我笑吟吟的向那个第一个虚心的人望去,赫然就是那个我打了五角星的田沛,不错啊,我那天对他的表现就相当满意,至少品行很优秀,现在看来他还很虚心。

“这些程序难道是你写的?”可惜田沛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就让我很不爽,难道我这么不象写程序的人?

我强笑的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拉,难道觉得我不像吗?”

田沛摇了摇头,吃惊的道:“不是,这些程序真的写的太好了,只是这第一条,虽然简单,但算法是我连想象都没想象过的,如果真的是你写的,我想你一定是一个高手,做我们的教练绝对够资格了。”说着说着就手舞足蹈起来,看来他还真是看程序看的特别兴奋。

田沛其实并不是问什么问题,但他这一带头,后面的人就不再觉得丢面子,有不懂的就跑过来问我,ACM大赛的最后获奖的人将获得“全球最具头脑的人”的称号,所以程序大家都看的懂,但这一个个算法中包含的深刻的数学思想,真的很不容易理解。(本人对着答案看过几个题,题目往往并不是特别难,但有些优秀的算法真的很难看懂,相信学过数据结构的人都知道字符串比较中的KPM算法,当年花了我2个小时才看懂)

可惜的是,我从早上坐到中午,有个人始终没有问过我,正是那个杨光,果然有一骨子的傲气啊。

中午我和范平顺路一起吃饭,想到杨光当时正好和范平离的不远,就开口问道:“老三,今天上午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穿白色上衣的,你注意到没。”

范平想了想恍然道:“你说杨光吗?”我一愣,反问:“怎么你认识他。”

“早上刚认得的,他刚来就和很多人打招呼,自我介绍,人如其名啊,很阳光的一个人。”范平微笑的回想着。

“那他看题目的时候有没有特别的反应。”我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范平仔细想了一会才说道:“你不说我到没觉得,现在这么一想,我觉得他看程序的时候简直和电脑有深仇大恨,一会咬牙切齿,一会握紧拳头,表现的可怪。”

这么变态,我想起电视里的某些情节,这个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或者他就是看到程序的时候兴奋就喜欢做这种动作呢。想想还是不大合理,难道那小子看到我写的程序太优秀,嫉妒起来拉,哈哈,这个到有可能,我略带自恋的想。最后我想来想去决定找他单独谈谈。

下午我还是什么都没干,让他们继续看去吧,很多东西让他们自己领悟更好,编程的诀窍就是编程编程再编程,讲10个例子还不如自己亲手写一个效果来的好。我能做的只是更好的引导他们,给他们指好发展的方向,同时给他们解决疑惑。至少前四次参赛的经验可以证明,讲再多的东西也是无效的。

结束了第一次的集训,大家陆续离开机房,“杨光,你留一下。”我开口喊道。

杨光愣了一下,撇撇嘴,停住了脚步。

“你好象对我特别不满意啊。”我直话直说,说实在话,我感觉他的天赋特别的优秀,也许天才都有一股子不服人的傲气。

“没有啊,我怎么会对教练你不服呢。”杨光把教练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我突然觉得这个人很是可爱,虽然刻意掩藏自己,可是确总是欲盖弥彰,希望不把自己的心情表露出来,说起话来确愤愤不平。

“我不管你服不服,你先告诉我今天把所有的答案都理解了吗?”我装做生气的问。

“理解了怎么样,不理解又如何?”杨光歪起头继续笑着问。

我被他这种吊儿郎当的样子搞的有点恼火,说道:“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来问我啊。不然你当我这个教练是吃白饭的啊。”

“我问你,你一定会说吗?不管什么问题”杨光继续问道。

我愣愣的看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家伙,有时候表现出酷酷的样子,有时候又是一副傻相,我甚至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如果只是从心思上来说,他似乎还显的有些幼稚,有时候说的话,做的事,似乎又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浑金璞玉”这四个字突然跳到我脑海里。

“我保证什么问题都回答。”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哎,好吧,其实你的算法我还有好几个没看懂。你能现在就讲给我听吗?”杨光叹了口气问道。

我一点一点的给他讲解起来,这家伙的悟性不是一般的好,远在其他队员之上,让我有种如获至宝的快感。

“许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杨光突然开口说道。

“当然可以,怎么了?”感觉这小子的声音有点激动。

“你的水平真的好高,这些算法,哎,我真想不通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而且。。”杨光笑着说道。确突然顿住了。

“而且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触模到了这个大小孩内心的一点什么东西。但是具体又抓不到。

想了好久,杨光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许大哥,其实我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编程,还加入了学校的兴趣小组,那时也是为了比赛集训,我是新手,对很多问题都不明白,所以我不停的问同学,可是他们都好冷漠,回答往往就是“我现在很忙”或者“这个算法书上有,你自己仔细找找”之类的话应付我,所以,所以我并不是很敢问别人,当然我更不会把我的知识传授给别人,我以为,程序员就应该保守,我听说很多程序员都可以把程序写的让别人很难看懂,以保证自己在软件公司的地位。只是刚才,你那么仔细的给我讲,我才明白,程序员并不该是那样子的。而且你告诉我,善待每一个人,所以我以后会虚心的请教,耐心的解答,我想那才是一个合格的程序员,对吗?”

我愣在那里好长时间,在我的记忆里,我的很多亦师亦友的朋友都能很好的解答我的问题,他问的我根本就没想到过,虽然我听说存在很多那种刻意保守的程序员,可在生活中我暂时还没遇见过。

我深深的看了杨光一眼,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顺手拍了拍他肩膀问道:“以后有什么不明白就来问我,顺便问下你多大了。”我觉得他的表现实在不象一个大学生有的,简直完全一个幼稚纯真儿童吗。

“17,我可是天才哦,”杨光得意的笑道。

“天才你的头啊,”我一边笑骂着,一边暗道难怪表现有点幼稚。

作为教练,我知道自己终于成功的获得了一个队员的信任,而作为天龙的总裁,我并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路上又多了一员干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