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助臂

  • 程序员法则
  • 庄庄
  • 4126字
  • 2005-03-26 16:47:00

一个好汉三个帮,程序员同样如此。

/*

*/

我怀着异样的心情去了天龙。也许是ANGEL的出现感染了我,给我感觉到了压迫,我比往常更努力的投入到工作中去,我必须尽快完成眼前这个工程,然后全心投入到智能杀毒软件的研究中去。

思考再三后,我还是把DENNIS信里的内容告诉了李珏和赵思聪,他两当场就被震住了。

“真的可能写出智能化的病毒吗?” 赵思聪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既然我们认为可以写出智能杀毒软件,别人当然也能写出智能病毒。”

“病毒程序不是都很小吗?智能化的程序应该很大吧?” 赵思聪这话让我气结,传统的程序员显然还不明白AI的内涵(写错了别骂我,因为我自己也不懂)。

“普通程序和智能程序的区别从数学上来说就是精确集合与模糊集合的区别,让程序具有模糊判别能力,那程序就有人智能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自适应性,明白吗?即使1亿条精确判别语句也不能代表他具有模糊判别功能。所以这和程序大小是没有关系的。”我解释道。

“啊,那怎么办。” 赵思聪愣着说。

我摇了摇头,道:“走一步算一步,如果这种病毒早早的开发出来的话,首先倒霉的是国内外那些传统的杀毒软件公司,还轮不到我们急,现在我们主要是在公司选择适合的人才进行相关的培训,大家都是有经验的开发员,从精确化的开发语言转向模糊化的应该很容易理解。”

李珏点点头道:“我在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这门课,可惜毕竟这种尖端的东西并不是每个人有机会接触的,总之我全力支持你,为了公司,也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

我想了想道:“我们还缺少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真正的AI高手,在AI方面的水平比我还要高的高手。”我严肃的说道。如果没有那样的人才做后盾,光靠我和这些临时改行的人员想开发出我们想要的智能杀毒软件,难度真无异于上九天揽月。

办公室里沉默了下来,大家都狡尽脑汁的想到底哪才能找到这么一个人才,如何又能让那个人为天龙效力。

我第一个就想到了指点我相关方面知识的HUFFER先生,不过瞬间放弃,就算他同意,美国智能研究所会同意吗?美国政府能同意吗?

“我想到一个人。” 赵思聪突然喊道。

“谁?”我和李珏异口同声问道。

“郑远方院士,中国AI研究第一人,现在就在西安交大的AI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

“切”我们叫起来,人家院士怎么能到天龙这种小庙来呢。

我们讨论了很久依然没有解决的办法,我的心情也一直苦闷着,当初我并没意识到传统程序员尤其是有经验的传统程序员对于AI的隔阂会那么大。

怀着这种苦闷的心情我回到了宿舍,无聊的打开电脑,随便翻翻网页,我不会抽烟,所以心情苦闷的时候只能翻网页解闷。

“老二,我说你怎么了,无精打采的。”唯一在宿舍的老三问道。

“没什么啊,就是心情不好。”我回答道。

你这编程的网页有什么好看的,来,咱们看咱交大的BBS。

也不顾我反对,他一把抢过鼠标,熟练的打开IE浏览器,输入一行地址,狠狠的按了一下回车。

我心疼的摸了一下我的回车键,哎,早先几年我从OS/2到SALORIS到LINUX换用过好多操作系统,因为对MS有种开源者固有的偏见。但作为程序员,从事实角度出发,我也必须承认WINDOWS在很多方面都远远胜过那些操作系统,所以最终换回了WINDOWS,不过我现在又开始后悔了,范平你怎么可以如此虐待我的爱机呢?

交大BBS的页面跳了出来,范平输入用户密码,再次狠狠的回车,把我心疼的。不是我小气,我对计算机是有感情的,不论硬件还是软件。

范平浏览了一会后干脆把我挤开,一屁股坐到我位置上,我可怜的站在他旁边看他看看这又看看那。

大概是出于对他那位神秘高手偶像的崇拜,那小子竟然点开了开发技术那一栏目,里面的各类名词顿时让我眼睛放光,什么计算机图形学,算法和数据结构,JAVA,。。。

“人工智能”我念出了这四个字,范平看了我一眼,点了进去。

也许这就是缘分,或者说是命运,如果当时范平没注意到我的眼神,或者即使注意到了也没点进去,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天龙。

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AI在小型软件上的应用。我激动的一把推开范平,点开那篇文章看了起来。第一次我明白什么叫字字机珠,文章阐述的简洁明了,但其中包含的思想非内行才能明白,这种文章发在学校的BBS上真是一种浪费。

作者是谁,我急切的心情可想而知,“怎么和这个人联系。”我带点迫切的口气问范平。

“可以发站内信件给作者。”范平虽然觉得我的反应很奇怪,但还是告诉了我。

我深呼了一口气之后,开始写信,我对他文章中说的某些观点提出了自己特有的见解。我相信只要他看过我的信,不可能不作出回映。

不出我所料,在我信件发出去后的一会时间里,对方就有的回信,我点开一看,原来他又对我的观点提出了反驳,而且不少观点都说到我心里去了,很有一种引为知己的感觉。

“老二,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你和他说的东西我一点都看不懂,人工智能啊,你好厉害啊。”范平在旁边吃惊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和他讨论程序拉,我不是和你们说过我兼职吗?我的兼职工作就是程序员!”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范平眼睛瞪的大大的,结结巴巴的道:“真,真的啊?老二,平时还真看不出你还是个能人啊。”

我冲他笑了笑,心道你没看出的东西还多着呢。

我和那个人又用信件聊了一会,了解了他的一些大致情况,他是交大的博士生,叫我吃惊的是他的导师原来就是郑院士,难怪他在AI上有那么高的造诣,正是名师出高徒啊,最让我高兴的是此人主要对AI的软件实现兴趣比较大。如果此人到天龙,无异于刘备之得孔明。我揣摩着该如何开口。

正好他问我的情况,问我是哪个导师手下的,我老实说我是大一新生,对方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回来信件,赫然只有四个字:不要耍我。

好机会,我心道,我给他回信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在四大发明广场的勺子旁边见面,如何。

好,对方很快回信答应。

成功了,下面就看我这张并不是很会说话的嘴巴了,我决定诚恳的对他说明情况,反正我本来口才就不好。

我急不可待的小跑步到四大发明广场,走到大勺子的旁边,我有求与人,自然要去早点。

不一会,一个中等个子,戴着深度眼睛的男子走了过来,我甚至可以凭感觉猜到他就是我要等的那个人。

我先走了上去,伸出手道:“你好,现在相信我是大一的吗?”

男子一愣,扶正眼镜看了我好几遍,终于无奈的伸出手和我紧紧的握到了一起,一边嘴上还说:“哎,真是不服老不行,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敢叫人相信。”

我谦虚的笑了笑,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许毅,计算机大一学生。”男子点了点头道:“杜海鹏,博二。”

互相介绍完毕,我就直插主题:“杜学长,我这么叫你好了,你觉得现阶段的技术要做出一个智能的,不,专业的来说,应该是一个自适应的杀毒引擎,可能吗?”

杜海鹏想了一下,缓缓道:“WINDOWS2000操作系统不准程序直接操作硬盘,所以他对任何意图直接操作硬盘的指令都禁止,如果我们引入判别机制,对指令进行提前判别,你说会怎么样。”

我一时间没搞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随口说道:“那当然不行了,一样的指令在不一样的程序里目的和结果都不一样,如何判别?如果那么容易的话微软早就设计进去了。”

摇了摇头,杜海鹏又道:“没错,我再问你一个问题,PENTIUM PRO处理器为什么叫做PRO。”

什么问题吗,我笑着说:“引入了指令风险预测机制。”

“什么叫指令风险预测?” 杜海鹏步步紧逼。

我忽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拍脑袋恍然道:“我懂你的意思了,那就是说你认为我说的杀毒引擎是完全可能实现的,问题就在于。。。”

“问题就在于程序正确性验证,你果然是奇才,一点就通。” 杜海鹏笑呵呵的说道。

此刻不说,更待何时,我看准了时机。

“那学长你是否有兴趣和我一起去尝试解决这个正确性验证的问题呢。”我问道,心里东东跳个不停,千万别拒绝啊。

“哈哈,早知道你没安好心,有什么事直接说吧,看能不能引起我兴趣。” 杜海鹏笑呵呵的说道。

我没有再犹豫,把天龙研制智能杀毒软件的计划全盘告诉了他,又把DENNIS给我的信中获得的信息也透露了一点。我不担心他说出去,程序员之间的知觉往往是很准的。

“照你这么说,如果你这个软件推出来,很快就可能产生商机。甚至可以把他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 杜海鹏激动的说。

我点了点头,AI研究的人很吃香,不一定要在软件业混,因为AI需要的是一种很完整的技术,包括电子,信息等等。而且以他现在的学位,再加上他的导师,很容易可以去世界上最优秀的公司工作。所以即使他拒绝,我依然会当他是朋友,正所谓知音难觅。

“告诉你的李大哥,我现在愿意在他那兼职,毕业后直接进入天龙工作。”杜海鹏也没有再犹豫什么,说出了我最希望见到的结果。

“你要不要再。。。”这次轮到我犹豫了,我没想到他就这么干脆的要加入天龙了。

“不必。”杜海鹏摆了摆手。

“现在该告诉我你的秘密了吧,我可不相信随随便便一个大一新生有这样的实力,前几天出了一个神秘大一程序高手,我猜是你吧。”

我点了点头,再望望四周没人,轻声说道:“你知道PROLOVE吗?”

“当然知道,我很佩服他,是中国少有的程序高手,你认得?不会是你吧?”杜海鹏惊奇的看着我。

“不错,正是本大帅哥。”看着他惊奇的样子,我带着一丝促狭之心道。

“难怪难怪”杜海鹏开心的说道。看来他刚才被我这个大一新生弄的郁闷不己啊。

我望了望天空,似乎没有往日的灰朦。万事已备,终于该到我展现自己的时候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