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纵敌(上)

东蒙山区。

陈宁在官道上策马而行,看着身边路过的一队队赤条条的降卒,马上的他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其实这一天的经历对于陈宁来说确实极富戏剧性:先是同萧朝贵一道出征,自以为所率尽皆精锐的两人本打算轻松取胜,然后到拓跋焘面前好好的邀上一功,未想到先是中了人家诱敌深入之计,随后又被一群所谓的神兵打了个措手不及,正当萧朝贵抱鞍吐血败回,而自己也越难看就要上去已命相拼的时候,又幸得援军及时来到,反将敌人杀得大败亏输,还意外地俘虏了敌人的头领,这一切的一切,实在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现在斥侯传来将令,说让他速去中军有军事要事相议,而所谓的行军中军又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仅仅三十里外……陈宁就这样,带着一肚子的困惑,来到了中军。

一进中军帐,陈宁的目光立刻就被大帐正中的那人所吸引,只见此人上身赤裸,露出了一身的滚龙纹刺青,肩头上包着膏药,显然是受了伤,而他的下身也仅仅只穿着一条粗布裤衩,在帐内盔甲鲜明的将领们的环伺下,仍是立而不跪。

“陈宁,你可算来了,你快往前几步,看看可口认得这帐内所缚之人?”中军帐正中,作者拓跋焘,他看见陈宁进来,急忙起身说到。其实拓跋焘自陈宁走后,心里就一直忐忑,虽然依着周彦之的计策,此仗定是要败的,一来骄敌,二来也可以打压一下放浪军最近的轻敌意识,保持军队的危机感,但是上战场的二人,可都是自己的患难弟兄啊!别看平时斗嘴插科的凶,恨不得一张嘴说死你,但是真要是把自己的兄弟送入险境,拓跋焘的心,还是始终不能放下。

帐下的陈宁听见拓跋焘的命令,也顾不得先跟众将一一答礼,直接紧走了几步,来到这名捆着的大汉面前。细一打量,陈宁也不禁暗暗惊奇,只见面前之人,身高几近八尺,却偏生就一张白净净的面皮,浓眉大目自是一连英气,脸色虽因为受伤而略带苍白,仍不失为一名英武的大将,更奇的是一身滚龙纹,刺得相当精妙,龙首须目皆张,很是威风。

“大人,属下无能,于天石寨下中了这厮的埋伏,丧失败将,萧朝贵重伤而还,请大人治罪!”陈宁看完此人,突然跪倒在地,抱拳说到。他虽不认识此人,但是也已经隐约猜到这必是敌酋,只是一来先锋是萧朝贵,他是一定认识此人的,不过老萧已经在后帐吐血去了,二来败军之际,突然杀出几支援军,而那敌酋也是被援军中的兰钦的部曲所擒拿,所以说来惭愧,陈宁虽然和他打了一仗,却还真不认识他究竟是什么面貌。

“这个人就是常子远!”拓跋焘没有接陈宁要治罪的话茬,而是话锋一转,直接指着帐中之人说道:“常子远,事到如今,你可有什么话要讲?”

只见帐下之人忽地一张英目,应声道:“成王败寇,投降求饶之言你们就绝了念头吧,只是今日之败,先是我计输一招,没想到你们还有后手援军,后是我军中出了内贼,临阵伤我,让我来不及组织抵抗,不然恐怕也不会败的这么难看吧。”

拓跋焘听后不答,只是跟陈宁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到自己这边来,随后就吩咐亲军将有点茫然的常子远押了下去。这常子远本来还正等着与拓跋焘辩白一番,那想到全然被冷落一旁,不由得生出一种被轻视的感觉,只好狠狠地啐了一声,跟随军校而去。

再说拓跋焘一边,急急散帐之后,伙着陈宁赶赴后军前去探望受伤的萧朝贵,一路上询东问西,听说那常子远仅一合就将萧朝贵打吐了血,拓跋焘在替好友担心的同时,也不由得起了爱将之心。两人急步走入萧朝贵的军帐,刚一进去,就看到一张哭红了眼的俏脸,他们都认得这母夜叉,自是不敢乱说话,只是互相吐了吐舌头,向一旁的军医问起萧的病情来。

正在此时,只听得军中一阵聒噪,想是起了骚乱,陈宁正要出帐询问,猛被拓跋焘一把抓住,后者看着陈宁,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的走出帐来。

“小宁,不出两日,我让你看我端坐天石寨正座之上!”看着一脸迷茫的陈宁,拓跋焘不禁面有得色。

“此话怎讲?敌人虽然折了这阵,但是回去后必定更加严加防护,比起今日来,可能还要凶险不少呢,老拓跋,我劝你小心为上,不然也不免跟我一样吃个败仗!”

“呸!你这晦气!”拓跋焘啐到:“废话少说,快快与我升帐!”说罢,便又拉着陈宁跑了起来。

“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抽风一个人抽去,别老拉着我,忽东忽西忽左忽右的,我好歹也是军队的将校,被你像木偶一样的拽来拽去,像什么话嘛!哎哎,说你呢……”

中军帐内,拓跋焘升座正位,两旁站着陈宁,兰钦众将,大家都是被骚乱之后的中军大鼓召集至此,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所以一个个表情严肃。

“报!常子远在押送途中,伺机打伤我军护卫,现已伙同数十乱匪,越营而去了!”沉默被一个中军校的军报所打断。

“这还了得!”“真是大胆……”“将军,我去擒他!”一时间大营里放佛炸了锅一般,热闹起来。

拓跋焘看着众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待众人收声后,朗声道:“大家不要惊奇,常贼正是我故意放走的,至于理由日后诸位自知。现传我将令,半个时辰后,大军拔营徐徐而行,天黑前据天石寨二十里处下寨!”

“喏!”众将拱手,纷纷回去检点本军,准备拔营。

与此同时,刚从放浪军营寨中逃出的常子远等人,正在衣不蔽体的行走的回家的路上,可是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这番回去,必定要惹出一番事来,使得天石寨内掀起腥风血雨,而放浪军也最终有了立足之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