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矫兵(上)

东蒙山·天师道教山寨

这个山寨是以周彦之当年的寨子做的基础,只不过当年的三城九寨几乎都被攻破,又经过这几乎二十年的荒废,是以当时此处除了地基,几乎也什么都不剩了,所以李波等人现在的根据地,说是他们一手兴建,倒也毫不过分。

天石道,其实是一条巨大的峡谷,因为计量单位的问题,东蒙山的住民们只弄清楚了一点,那就是人肉过要走路通过这里,需要整整一天时间。而且,从地处东蒙山脉东北的彭泽县到南方的东蒙山内只要天石道一条官道,真可谓天险天成。而李波等人的寨门,正在于此。李波等人来到这里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建天石道要塞,在历时了整整一个多月后,要塞终于完工。此要塞城高两丈,皆为巨石砌成,配合这天石道那险要的地势,端的是气势非凡,显得坚固无比。

自从陈宁和萧超贵点兵出征,两日之后,他们就来到了天石塞下,其实本来他们可以轻松的突击进去的,因为李波他们的探子侦骑,水平实在是有限。如果不是他们一路上从大道嚣张无比的进军,还口口声声讨伐邪教,那么恐怕他们打倒了要塞底下,李波他们才会知道呢。

坐在马上的陈宁满脸尽是喜悦,在他眼力,此次简直是白得的功劳。"哈哈,第一次挂帅就让我捡了个便宜,而且还是放浪军团的立足之战,这等好事,他怎么会就让我摊上了呢。"陈宁想着想着,嘴角不禁又挑了起来。

而在旁边并马而行的萧超贵,光是从他那堆满笑容的奇特脸孔上,也可以看出他和陈宁,乃是怀着同一种想法。

及到天石塞下,陈宁等也没有打算一鼓而下,在他们,在他们看来,击败李波,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个问题。所以,在安顿好了士卒之后,陈宁悠然自得的开起了战前军议。

"各位将军,你们也知道,此次我们出兵至此,意义可不单单的是为了剿匪啊。如果打不下李波,那恐怕我们放浪军团,连个立足之地也没有啦。"陈宁端坐中军,像模像样的拿起了腔调,脸上也做出了一幅慎重的表情。

"所以呢,我决定我们不要轻易动兵,先去劝降一下可能会更好……"这哪里是慎重,分明是轻视……

话音刚落,萧超贵便匆匆起身,说道:"陈将军所言极是,我们大军方到此地,却是不可轻易兴兵,而且我军士卒很是珍贵,打起仗来万一损失了那么十个八个,岂不痛杀我这个行军参谋?"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我们和柔然人打仗的时候,你死哪里去了?"陈宁丝毫不给萧超贵面子。

萧超贵闻言不由老脸一红,心里早已把陈宁骂了个半死,不过当着诸将却也不敢发怒。不过此人脸皮功夫倒是十足,他横了横心,在众人的狐疑的目光中,那两片肥厚异常的嘴唇重新开启:"呵呵,那个先别说了,我也曾经杀死过柔然人呢。不过我现在要说的就是呢,为了大家的安危,为了我们放浪军的前程,那个劝降的任务,我决定领了!"

"你决定领?你是想捡功劳吧,你定是听说这伙人乃是贼寇,战斗力低下,就想趁机捡便宜吧。"陈宁细长的眼睛眯成一线,笑容无比猥琐。

萧超贵冲着陈宁紧走了几步,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宁,你呀也是一样的想法吧,呵呵。"

"呵呵,好吧。"陈宁突然提高了语调,道:"就烦劳萧将军前去说降敌寇啊,我就在此谨祝将军马到成功!"说完陈宁拱了拱手,施礼的同时,还冲着萧超贵会心的一笑。

就这样,萧超贵,这个非常传统的帝都贵族子弟,在陈宁这个临时的首领的命令下,怀着和陈宁同样的一种乐观心态,开始了他的劝降之旅……

*****

"拓跋焘,你给我站住!"一声娇斥在拓跋焘的军帐里响起。

"公主啊,在下真的现在有事要和周大人商量啊,呵呵,公主啊,实在是抱歉……"拓跋焘此时心道不好,赶紧陪笑道。

"哼!这几天每次人家来找你,你都逃跑,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对本公主不满啊?"拓跋月儿显然有些焦急,说实话,这已经是这一路上来她第四次来找拓跋焘了,可是拓跋焘每次总是敷衍两句之后,就推说大军还在行军,要筹划线路,或是说明天路上可能有土匪野狼出没,为了公主的安全,自己一定要自己亲自去部属卫队等等,总之是百般推拖,弄得我们这个情窦初开的可爱小公主,时常使连连扁嘴,大是委屈。

此次正直周彦之在彭泽县外整军休整,单调陈宁等人出去剿敌,拓跋月儿瞅准机会,又前来看看拓跋焘,不料这小子消受不起美人恩,还是没说两句,拔腿要跑。

"不是不是,公主殿下,您这么惹人怜爱,我怎么会对您不满呢?不过我确实是有事啊,公主啊,改日,改日我一定好好的侍奉公主左右啊。"拓跋焘心里大为紧张,也不知怎的,他在见到这个对自己颇有些好感的小姑娘的时候,就是心下惴惴,丝毫没有情意的感觉。

霜月公主闻言,美目先是一黯,因为他知道,拓跋焘这次,看来又是留不住了。趁着拓跋焘不注意,她拉起拓跋焘的手,冲着他做了个鬼脸,说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你可一定要陪我玩啊。"

拓跋焘只觉被一只玉手拉起,柔若无骨,待到低头一看,脑中就只剩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这句古诗了,一时间,心中只想道"这丫头的手生得还真是不错"这个念头了,竟然不知该如何答话。

月儿见拓跋焘没有答话,以为他又在想什么托辞,不由得又摇了摇拓跋焘的手,娇言道:"好嘛好嘛,说好了啊,你可不许反悔啊,人家也有事呢,先回去了啊。"言罢,拓跋月儿就轻巧的步出营帐。

拓跋焘刚待回话,不想霜月公主已经走了出去,当下苦笑了两句,暗附道:"这小妮子真是个迷人的精灵啊,不过我怎么就对他没有感觉呢?"想到此,拓跋焘脑中又想起随潋滟那清丽绝俗的身影,不禁又是心下黯然。

"你在帝都,过得还好吧……"拓跋焘遥目北方,神情惨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