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李波郭衡(上)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连我们的老家也敢占?"葛荣一阵愤怒,也是,这里是他们起兵扬名之处,有时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赶来投奔的最后一丝希望,而现在,却被人占据了。

竟然有人敢占老子的地盘!这就是葛荣此时的想法,莽撞而简单。

而周彦之则显然比他沉稳许多,他依旧以十分平和的语气问道:"哦?渊明,这你可得给我好好说道说道,我倒想看看,这究竟是哪一路的神仙。"

陶渊明颔首一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神仙?"

"老陶。"葛荣不由的郁闷,"你就别开玩笑了,就算是神仙,我也把他给赶跑,哼!"

"我没开玩笑啊。"陶渊明轻摇羽扇,说道:"荣,你可知道一个叫做天师道的道教派系?"

"天师道?!"闻听此言,葛荣倒是没太大的反应,可是周彦之却是抽了口气,说道:"难道是李波、郭衡?"

"正是他们。"陶渊明语气依然,仿佛这些事情本就与己无关。

自拓跋鲜卑历730年以来,有一支活跃异常的宗教势力出现在西魏帝国苏浙、扬州等南方行省一带,他们就是由琅琊人李波和他的妹夫豫北人郭衡所领导的天师道。

琅琊李氏世奉天师道。西魏永明年间,李波拜有秘术的钱塘富人杜子恭为师,学习道术。后子恭死,李波传其术。他利用天师道在浙东广为流传的条件,积极扩大家族力量。史载李波"浮狡有小才,诳诱百姓,愚者敬之如神,皆竭财产,进子女,以祈福庆。"(《西魏书。李波郭衡传》)同时,他还交结了江南的底层士人常子远、王亚等人,影响范围日广。而郭衡,乃是西魏故司空从事中郎卢湛之曾孙,他虽然出身于士族,不过由于家道中落,也属于底层士族一类。东晋一朝,门阀世族垄断各级政权,低等士族往往因此仕宦受阻。郭衡为人聪敏,"双眸冏彻,瞳子四转,善草隶弈棋之艺"(《西魏书。李波郭衡传》),具有典型的士人气质,却因家族位遇不高而身无一官半职。他对此心怀不满。时有"鉴裁"的沙门慧远见而谓之曰:"君虽体涉风素,而志存不轨。"

果然,在西魏帝国永嘉二年,李波、郭衡等人眼见教众日广,势力遍及苏浙、扬州和三吴地区,自以为羽翼丰满,竟然向官府要挟要把他们的教义合法化,如有不从,就组织教众围攻州府,气焰一时间十分的嚣张。结果,时任扬州行省刺史的陈郡望族谢石上书朝廷,据陈邪教祸端,最后,一纸诏书,李波等人就成了流寇。而随着他们地位的不合法化,李波郭衡等人的势力也是日渐微弱,而四处碰壁的李波在郭衡的蛊惑之下,终于在扬州行省举兵反叛,攻打扬州府县。可是这李波郭衡等人蛊惑视听虽是一流,但是打仗却是完全的外行,自起兵之后屡屡受挫,最后,他们在瓜州被官军打得大败,李波等人也是仅以身免,后来,就再也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他们不是被谢石的官军给剿灭了吗,怎么会又在青兖出现?"周彦之毕竟久居帝都,对于各个行省的情况,多少都还是有一些了解。

陶渊明道:"是啊,可是谢石的官军,只不过把他们的那些乌合之众给打败了,而真正的首领人物,却是一个也没有抓到。结果,李波郭衡常子远等人仓皇的逃出了扬州,却引着余部来到了青兖,不过到了青兖,他们也是不敢造次,因为咱们青兖的府兵,无论人数还战力都要远远的强于扬州的兵马,几经辗转之下,在两个月之前,他们来到了我得辖区,后来竟然就在你们原来的根据地那里扎下根来……"

"你的彭泽县,还真是天下不法之徒的安乐窝呢,呵呵。"葛荣不等陶渊明说完,就赶忙插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行了,老葛,你现在赶紧去中军帐,我要击鼓议事。"周彦之吩咐道。

彭泽县,放浪军团临时行军大帐。

周彦之端坐在中军帐的中间,双眼不停地在手下的将军身上扫来扫去。由于是刚刚散帐不久,许多人的脸青兖明显的带着一种疑问,不过看周彦之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所以大家也都不好说些什么,阿里不答甚至是站在了拓跋焘的身后,这个巨汉自从追随了拓跋焘,几乎俨然是以保镖自居,只有陈宁,这个素来玩世不恭的小子在拓跋焘的耳边嘀咕着什么。

"我说,周彦之不会要给咱们排名号吧,你看,我们肯马上就要落草了,每个诨号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胡说!排名号用得上议事鼓吗?"拓跋焘虽然不知道周彦之要说些什么,不过想来不是如陈宁所言。

"哼哼!肯定是,我想好了,我就叫玉树临风赛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小**‘,这可是我在帝都混出来的名号呀!"陈宁,绝对的以无知当个性。

"闭嘴!看看周老头说什么……"

周彦之轻咳了一声,示意议事开始。"诸位将军,此次我们放浪军团,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东蒙山脚下,不过关于落脚地的问题,现在却是出了一点差错啊,渊明,剩下的你和他们说吧。"周彦之说完,朝着陶渊明打了个手势。

陶渊明微微一笑,清声道:"各位将军,我要在这里说的就是,你们原本要去的根据地,已经被别人占据了……"

"什么!""哗……"不等陶渊明继续,下边的将军已经乱作了一团,也不难理解,谁都不会接受自立历经千辛万苦的跋涉,本来以为到家了,却发现这里已经换了个人家……

"静一静!还没有听别人说完,你们自己瞎起什么哄!"周彦之赶紧出来维持秩序,不过,收效甚微。"他们还真是像一群盗贼呢!"周彦之苦笑道。

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不再言语,一向闲逸的陶渊明此时的表情也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占据这里的人呢,就是原来曾经为祸扬州行省的李波、郭衡等人,他们是什么人我不在这里多说,我现在只是和诸位将军讲讲他们的实力情况。"

"李波、郭衡二人自从在瓜州被谢石击败以来,实力大减,到了目前为止,据我手里掌握的资料来看,他们应该有五千人左右。"陶渊明侃侃道来,"不过,这些人虽然人数不多,而且战斗力不强,可是由于李波等人是以宗教起家,所以这些人几乎全是他们的铁杆信徒,所里团结度自是很高。"

话音未落,坐在下首的陈宁就撇起嘴来:"一群乌合之众嘛,就他们还敢占据周大人原来的地方,真是荒唐。哼,我现在就请命,与我三千军马,不出两日,我就把这几个贼人擒来!"陈宁越说越为激动,居然请命出兵。其实,他主要是听到了"人数不多,而且战斗力不强"这句,想去捡个便宜。

"等等,陈将军,我还没说完的,这个李波啊,他其实……"陶渊明没想到陈宁如此莽撞,一时有些无措。

不料这时陈宁还没有说什么,在他对面坐着的萧超贵却接起话来:"没什么说的了,一群只会念经画符的鼠辈而已,不消陈将军去,便是我也可以把他们打败呢。"想来,他应该和陈宁有着同样的想法。

陶渊明还待继续说下去,可是一旁的周彦之却先开了口:"也好,那么我们就在这里修整修整,陈宁,就给你三千步军,以萧超贵为副将,五日之内,把贼人给我擒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