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轮回(下)

*******

在拓跋焘他们聚拢在一起风传着周彦之往事的同时,周彦之他们,同样也在和陶渊明商议着放浪军的未来。

“……渊明,这就是事情的全部了,不管怎么说,郑王爷确实是里通外国,犯上谋逆,而我们,也正式的和他决裂了。现在可是走投无路啊,这不,又想到来你这里啦,哈哈。”周彦之详细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向陶渊明诉说了一遍。

“哎,怎会想到,郑王原来是这样的人啊,私欲,都是私欲惹得祸……”陶渊明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看得出来,这十几年来,他对于“清谈”的造诣,已然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而这时的葛荣,则还是蜷在一个角落里,抱着他的酒葫芦喝酒,仿若眼前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样,反正该怎么办,听周彦之的就是了。

陶渊明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羽扇,以非常平和的语气,向着周彦之道:“彦之啊。你来此落脚,我自是十分的欢迎,不过,你是不是还要回你的东蒙山呢?”

“正有此意,我们打算先在那里休整一下。”周彦之答道。

“哎。”陶渊明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想打击周彦之的心情,不过最后,他还是说道:“你可知道,现在的青兖,已经不是当年的青兖了啊,而现在的东蒙山,也恐怕不是你们当年的那个世外桃源了。”

“哦?”周彦之、葛荣同声疑道。闻听此言,便是葛荣也猛地一张双目,看向陶渊明,以待下文。

陶渊明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高澄此人,你们可有印象?”

不等周彦之搭话,葛荣就已然说道:“这当然知道啦,当年就是他把我打败,我才跑到这里投奔的周老狐狸呢!不过虽说如此,他可是个好官呢,打仗也有能力,所以呢,我也并不记恨他,呵呵。”

陶渊明复又叹了口气,言道:“是啊,当年的高澄,确实是我们青兖行省的希望啊。可是十余年过去了,他也有些昏聩了呢。”

“什么?他现在也成了贪官污吏?还是别的什么?”周彦之问道。

“其实也不能怪他,高澄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两年前便已不理政事,行省境内的大小事务皆交于属下办理,可是事情,也就坏在了这里啊,高澄有二子,长曰高纬,次曰高演。此二人不学无术,长于妇人之手,对暴力和财富有着莫名的渴望,他们一为青兖内史,一为兵马邢台,掌控着几乎整个南青兖青兖行省大小事宜。他们收取贿赂,横征暴敛,早就被人称为“饿虎内史”和“饥鹰邢台”,弄得整个青兖现在乌烟瘴气。”

周彦之听完后一拍大腿,苦笑道:“那又如何呢?要知道,我们原来可就是专门惩治恶官的义军呢。”

“此次情况有所不同了,十几年前那次是天灾人祸,再加上姚苌、姚兴这爷俩一对窝囊废,把好好的青兖精兵,都给葬送了,才让你们这些人慢慢做大。可是此次,青兖的兵马统治高欢乃是青兖著名的将领,他以闪族人的身份从军,从一届斥侯做到兵马统治,很是历害呢。还有他的手下大将高敖葛,此人勇冠诸军,一把金顶枣阳槊从未逢过对手,想也不是俗人。最为重要的是,青兖行省的世袭封王兰陵王高长恭也在此处,他虽然年纪不大,可也是智勇兼备的名将,去年青州郡人张磊谋反,他一人仅以五百骑兵就将整整一万的叛军杀败,还阵斩了张磊。而且,此人曾与高敖葛比武,好像也是不分胜负,足见其勇。据说此人每逢上阵,必戴一面具,到了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呢。”托渊明一口气说了许多,不由得连呼吸都有些急促。

“那又如何?我们也有三万多兵马,而且都是绝对的精兵,战斗力可在这些地方军之上啊,再说了,我们的将军们,也都不是好对付的呢。”周彦之和葛荣虽然都已经不复年轻,但是好胜之心却是丝毫不减当年。

“那又如何?哼哼,也许你们是可以把他们打败,不过,打完他们,你们又能剩下多少人?到时候郑王爷南下进剿,你们怎么抵抗?还靠着山寨去低档人家的冲车?”陶渊明语气虽是不徐不急,但是说得确实句句在理。一时间,周彦之和葛荣,都是默然无语。西魏帝都工部建造司所建造的那些攻城武器,他们都是亲眼所见得。

过了一会,角落里的葛荣喝了口酒,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青兖行省的这些将领,都姓高啊!”此言一出,刚才那些笼罩在他们心间的那一点点的沉闷,立时烟消云散。

“哈哈,这个问题嘛,纯属是巧合啊!高澄一家自不必说,祖居东阿,乃是大族,而那个高欢吗,出身寒衣,是闪族人哦。那个高傲葛吗,也是寒衣出身,原来是燕冀人士,后来又一次高欢在青兖剿匪的时候追到了冀州,正好看见了当时还是冀州的一个军葛的高傲葛,高欢赏识他的武艺,所以特意的把他从那边调过来的,而他也在此后扬威青兖。至于兰陵王嘛,他可是世居青兖,乃是整个西魏帝国四大外姓封王之一,到了高长恭这一代,已经是第八代了。”陶渊明滔滔不绝,如数家珍一般地说了出来。

“我说,你真的是不问世事吗?”目瞪口呆的周彦之不禁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自然啦,不过他们老是派人过来请我和他们开清谈会,虽然我没去过,不过对于他们的背景,还是有些了解的。”陶渊明白了周彦之一眼,接着道:“没办法啊,名声累人啊!”

“行了,你这不是人间烟火的老鬼,我们明白了。”周彦之赶忙把陶渊明从自我陶醉中拉回,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去先东蒙山,先落了脚,再作打算啊。”

“啊!”陶渊明脸色突然一变,悠悠言道:“你们现在回不去了呢!因为那里,已经被人占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