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轮回(上)

拓跋鲜卑历714年,西魏帝国顺咸四年,西魏的帝都,朝野上下都笼罩在一种深深的不安之中。在这一年中,青兖行省已经持续了三年的旱灾,整个青兖行省已经是民不聊生,而比这个更严重的,是这里的匪患--东蒙贼盗周彦之。

神威将军尔朱荣,西魏帝国最为神勇的将军之一,无论是大兵团作战还是剿匪无一不精,可就是他,带着整整的八万中央军,在东蒙山的北面和周彦之那仅仅三万的"盗贼"相持了一个多月,互有胜负。

确切的说,应该是胜少负多,也仅仅是因为兵士众多和装备精良,才避免了彻底失败的下场。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写给帝都的战报中,频频的示意战况的危急,担忧之辞,充满奏折。

同年秋十月,周彦之和葛荣率亲兵五百轻骑劫营,兵锋一度达到了尔朱荣的中军帐,幸得尔朱荣的诸位部下拼死力保,才打退了他们的袭击。五日后,周彦之突袭尔朱荣的粮仓,当然,尔朱荣行军以久,与粮草自是十分的看重,可是周彦之却在粮仓附近点燃篝火,造成了粮仓已然被劫的假象。要搁着平时,尔朱荣必然怀疑其中有诈,不过这一个多月以来,周彦之用兵神出鬼没,尤善用地势阻击,早已把尔朱荣打得有些惊慌失措了,所以他也没有过多地考虑,就直接的派他的副将领着一万精兵前去救援,而周彦之等的就是这个,结果,这一万人马理所当然的落入了周彦之的陷阱,大败而归。此役过后,尔朱荣更为惊恐,连夜上书帝都说青兖军情紧急,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西魏帝国昭烈王拓跋文魏,亲率羽林军并其它中央军十万,支援尔朱荣,同来的,还有西魏帝国的鹰扬将军刘裕之和奋威将军萧远山。

此次兴兵,在西魏帝国的军事史上,乃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往代西魏帝王如要是御驾亲征,那必定是征讨外敌,比如柔然、大食等,而此次竟是为了一个行省得盗贼而起兵,已经是让人颇感意外了,而所带来的兵马,也是盗贼军的六倍。而拓跋文魏的诏辞说得也很清楚:"朕闻古人云‘攘外必先安内‘,方今外寇未除之日,内乱又生,如不尽力剿除,必给旁人以榜样借口。故此次朕亲率大军前往,以雷霆之事而灭贼,方立我西魏国威!"

拓跋文魏到了青兖以后,仔细地听取了之前的诸位将军关于周彦之用兵的汇报。此后,他在东蒙山一带广置侦骑、斥候,人数竟为尔朱荣时期斥候的三倍。接着,他专门拨出了两万精骑,令他们每五百人为一队,共分四十队,游动于各个营寨之间,一旦有变,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样一来,周彦之的游击战术被极大的束缚住了手脚,被他屡试不爽的偷袭战术不是事先被斥候发现,就是被那些精锐的骑兵队所阻,而在正面战场,他们也是屡战屡败,拓跋文魏的羽林军骁勇无比,更兼尔朱荣、萧远山等一众宿将在侧,只打得葛荣和周彦之大败亏输,一时间,只能退守关隘,靠着自己原先打下的坚固工事,以图死守。

岂料,此次拓跋文魏御驾亲征,所作之准备乃是极为充分,光是冲车就带来了十部,还有诸多的攻城利器,比如落月大弩、投石车之类的更是不可胜数。周彦之亲亲苦苦经营多年的三城九寨十八塞在这些恐怖的攻城武器面前几乎是形同虚设,要知道,西魏帝过常年与卡里姆多帝国交战,而卡里姆多帝国又素以城池坚固著称,所以西魏帝国的这些工程武器,威力自是不小。就这样,不到一个月,周彦之的那些要塞就纷纷陷落,最后,只剩下了东蒙城一个根据地。

这时得周彦之,似乎已经感到了自己末日的来临,他最后一次的召集众将,目含热泪,言说:"此次西魏帝王亲征,我等虽力战而不能免。不过我最为感到可惜的,就是那些再走投无路时来投靠咱们的流民啊!我一人身死事小,那十数万百姓性命是大呀。"言后便与诸人哭作一团,大有英雄末路之感。

当夜,周彦之一人悄然出城,要以自首来换取寨内数万百姓的活路,不过却未得拓跋文魏的许可,这位西魏帝国的昭烈王,当时勃然大怒,正色道:"汝何人?竟以汝之首于本王言及条件,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汝这是以朕之物与朕讲价,朕岂能答应?"而周彦之,则在慨叹自己行事莽撞之余,也为拓跋文魏所深深地折服。

次日,西魏帝国官军入城,葛荣等人具束手就擒,而当拓跋文魏步入这么城池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在这座城的后面,是无数的良田和数十万的民众。他一经打听才知,这些人原来都是青兖的流民,由于不堪姚苌的暴政,才纷纷避祸山中,所幸得周彦之等人收留,方才得以活命。而在此时,彭泽县令陶渊明也上书魏王,据陈这几年来周彦之等人的义举,所言周彦之等人皆为义士,绝非一般叛军云云。

经过多方面的取证,拓跋文魏终于确信了陶渊明的确是所言非虚,而后,他做出了一个举国皆惊的举动:赦免周彦之等人的罪行,就地把它们编入西魏帝国的军队,同时,立斩为患青兖的刺史姚苌,诛其族,晋升原东阿郡太守高澄为青兖刺史,而对于那些流民,则采取就地安置的政策,把他们并入彭泽县管辖,但是居住地不变。周彦之等人深感皇恩浩大,对拓跋文魏感激无比,从此便正式的从军,投入了以后的西魏战场之中。

此后,在一系列的战斗之中,周彦之、葛荣等人屡有建树,尤其是周彦之,其用兵神鬼莫测,曾以一支偏师生生的拖垮了大食帝国的十五万大军,当时的大食帝国军队统帅穆尔汗曾感叹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我如在前,他必在后,我如在明,他必在暗。寻之不到,战其不成,他还是人吗?实在是恶鬼阴魂一般的人物阿!"

此战之后,周彦之被破格的晋升为西魏帝国羽林军都统领,此举在当时不啻于天大的新闻,周彦之以一届寒衣,盗贼出身而身居高位,自古以来,也是并不多见的,而他也得了个外号,叫做"西魏之狐"。而葛荣,也因为作战勇猛,积军功升到了西魏帝国平沙镇镇将,不过由于他的生活不慎检点,所以到了此位之后,就也没有继续往上再升的意思了。不过,饶是如此,周彦之的出身还是对他的名声有所影响,以至于威名赫赫的"帝都八将",里面并没有他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