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彭泽县外(上)

这个月六一甚忙,近乎于一个月的培训,还包括封闭培训,使得在下的业余时间越来越少,不过一有时间,我还是会写得。

先和大家打个招呼,下礼拜在下貌似要去参加一个封闭的培训,更新时间也许无常,望谅解……

****************

“等一下!”拓跋焘在看到了那杆黑色的狼头军旗之后,单人独骑飞马而出,一人个人就迎向了对面飞驰而来的滚滚黑色铁流。

“将军!”看到了拓跋焘如此不要命的举动之后,兰钦和常云也是不禁大惊失色,正要上前拦截,不料拓跋焘的速度太快,已然脱离了本阵。

对面当前的两员武将见此也是一愣,不由得仔细的向拓跋焘瞧去,“缓军!”这两人在马上打了个进军减缓的手势,自己也在同时暗暗的减缓马力。

只一会的功夫,这数万名黑甲骑士的军阵就由刚才的万马奔腾、气吞山河变成了现在的军容肃整,立马不语。像这样在高速的冲击过程中收拢军阵直到变为原地阵列,纵使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拓跋焘,也是自叹弗如。

“拓跋将军啊,怎么会是你呢?昔日怀朔镇下一别,别来无恙啊!”一个浑身黑色铠甲的巨汉在马上冲着拓跋焘抱了抱拳。此人身形甚是威猛,不过他的左手却只剩下了三个手指,此人正是西魏帝国牙狼骑兵军团的统领---阿里不花。

在阿里不花的旁边,一个身材与他相若的大汉看到了拓跋焘更是亲切,他竟然一催坐下战马,径直地来到了拓跋焘的马前,猛地一拳向着拓跋焘打去。此人乃是牙狼军团的的副统领,阿里不花的双胞胎弟弟阿里不答。

拓跋焘此刻也是笑意盈盈,微笑着一拳应出,“啪”的一声,两人的拳头在空中轻轻的一撞,随即分开。这是突厥斯坦人的传统待客礼仪,拓跋焘昔日曾和阿里不答、阿里不花两兄弟并肩在怀朔城下一战,相处得也是极为融洽,他同这二人交情甚厚,故此也知道了一些他们突厥斯坦人的风俗民情。

“三年没见了,恩公越发的英武了啊!”当年在乱军之中,拓跋焘曾经救过他一命,故此阿里不答才会如此称呼。

“哪里,阿里不答将军,我早就说了,您不要老叫我恩公阿,这样我会很不自在的。”阿里不答兄弟均是三十五岁上下,比拓跋焘整整的大了十四岁还多,听到一个比自己年长如此之多的人总是开口闭口“恩公”“恩公”的叫,换作任何人,恐怕脸上也是挂不住的吧。

阿里不答也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着说:“呵呵,不过当日在和柔然铁达尔的交战中,要不是多亏了兄弟你,俺这条贱命,早就交代了呢!”

“拓跋将军,不知道您怎么会身陷盗贼呢?,要知道,郑王爷前几日曾经派人对我们传令,说是最近可能会有一伙盗贼从我处过境,让我们一经发现就地剿灭呢,不想等我们真正来了之后,却发现竟然是您在这里。”说话的是阿里不花,此人不但勇猛无敌,在心思上更是要比自己的弟弟要高出一筹。他眼看着拓跋焘和阿里不答交谈甚欢,心中的疑团却是越来越大。

拓跋焘长叹了一口气,如电的双目也变得有些迷茫,慢慢得道:“此事说来话长啊,你可知道文显王被弑一事,话说……………………”

“就是这样,我们才被迫的跟着周彦之大人,现暂且去往东蒙山一避,以待日后再做计较啊。”过了良久,拓跋焘终于把整个帝都之变得前前后后都将给了阿里不答两兄弟听,而这两人脸上的表情,也是起了不小的变化。

“妈的!拓跋猗卢真是人面兽心!卖国求荣!竟然去求柔然狗,哥哥,要我说,咱们也不给他们卖命了,一起反了吧,反正整个北兖州,都是咱们得天下!”阿里不答显然是气愤至极,对于柔然人,这些突厥斯坦族人有着比西魏人还要深的仇恨,因为在百余年前,就是柔然汗国的大肆攻杀,才使得他们落了个客居他乡,汗国覆亡的下场。

不过,阿里不花虽然也很是愤愤,但是他毕竟考虑的远较阿里不答为深,只见这位马上的巨汗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开口道:“贤弟,不得胡说!造反岂是儿戏?”说完,他看了一眼拓跋焘,见对方还了他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之后,才继续道:“一旦反了,且不说着拓跋猗卢会大举兴兵来讨伐我们,就是在整个青兖行省,刺史高澄大人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啊!”

“哪个还怕他不成,俺早就想把那个无恶不作的混蛋给杀了呢!”阿里不答也并不示弱。

“你有一定打得过他的把握吗?他手下的大将高欢足智多谋,文武兼备,是一个从小就在马背上成长起来的将领,临兵斗阵神规莫测,恐怕就是拓跋林……不,拓跋焘大人,也不一定就能赢得了他呢,哦,拓跋将军,我这么说您不介意把。”时才拓跋在给他们讲述帝都之变的同时,也将自己的改名一事一并说了出来。

拓跋焘自是不会在意,他冲着阿里不花友善的笑了笑,示意他继续。

看到拓跋焘并没有什么不快,阿里不花接着说道:“还有那个高熬曹,这人你应该听说过吧,此人马朔绝世,勇冠上都,上阵时所向披靡,他的武名,可犹在你我之上啊。”

“那又如何,再说了,俺又没和他打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阿里不答显然并不服气乃兄刚才的那一番话。

“好好好,就算你谁都不怕,那兰陵王你总听说过吧,你可别忘了,他也在上都……”

“这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阿里不答,在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也是一阵犹豫。

“还有,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家眷虽然在北上都,可是族人里有很大的一部分都在西厉行省啊,我们再此处造反,势必会牵连道他们呀,你也知道,在那里,可没有我们这些牙狼骑!”阿里不花眼见弟弟有所松动,急忙乘胜追击。

“…………”此时的阿里不答,竟也愣愣的说不出话来,确实,他的这一时冲动,能够造成多么大的后果,他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想过。

阿里不花轻催战马,和拓跋焘的距离又进了几步,冲着他抱一抱拳,说道:“拓跋将军,在下并非不辨善恶之人,我也知道你们确实也有困难,不过,要是真像我弟弟刚才说得那样现在就和你们一起造反,我还真是不敢擅自决断,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族人的安危啊,还请将军原谅则个。”

“那是当然了,不过,你们难道要把我们绑去见拓跋猗卢吗?”拓跋焘不由得说了一句。

“他敢!他要是这么做,我就和他绝交!”阿里不花还没表态,旁边的阿里不答在已经按耐不住的大喊道。

阿里不花苦笑了两声,冲着拓跋焘一努嘴,说道:“看见了把,我要是抓你们,那个愣头青说不定会抓我呢,哈哈,今天的事,就当我们走岔了路,跟本没有遇见将军一行人。”

“如此最好,拓跋焘在此谢过将军了。”确实,如果这些牙狼骑兵刚才真的发起冲锋的话,纵使是自己亲自指挥,恐怕也免不了一败涂地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