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渡河(下)

黄河·山河渡

在距山河渡不远的一个小土坡上,萧超贵依然是锦衣华服,不过此时的他心里面却不怎么舒服,这一点,从他脸上那张嘴角下拉的大嘴上就可以看出。而在他旁边的冉闵,现在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那份不羁与洒脱。

“冉将军啊,你说这可如何是好?”萧超贵眉头紧皱,苦着脸说道:“弄了半天,除了这三十几艘小小的民船以外没,官船竟然一艘也没有了!要是用眼前的这些小舟渡河,那得渡到哪辈子去啊,还有那些栾架和军马,难道都让我扔到河里吗?”

“是啊……”冉闵也是叹了口气。

他们奉命到此征船,哪想到忙活了半天,竟然连一艘体积稍大的官船也没有见到,只找来了三十余艘平日负责摆渡两岸居民的小船。

“听他们说,这里的官船在两日前竟然同时被人调走,我担心的是,这会不会和我们有关啊!”冉闵沉吟了半天,还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萧超贵闻言,突然间面色如土,他急忙找过来一个传令兵,说道:“你,快回中军禀告周大人,就说山和渡这里,情况很是诡异,让他们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

拓跋焘打马来到了后军,此时的后军队伍,人员的结构已经发生的不小的变动。由于讲过了沙苑之战以后,羽林军的林字部虽获大胜,可是自身的损失也是不小,所以周彦之就把原来守护中军的自己那三千近卫军,也拨给了后队,不但如此,为了让后军拥有一定的远程能力,他还特意的从前队掉了两千羽字部弓骑到后军,不过统军的将领却没有发生变化,依然还是常云和兰钦,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众将只要一听是要去和常云那个冷面老头合作,都是大摇其头,生怕合他在一起会被其活活闷死。

拓跋焘照例还是和他二人先寒暄了几句,也许是因为兰钦的关系,一向少言寡语的常云近日也变得不那么沉闷,在谈话中不时地还插上几句,令托跋焘大感惊奇。

就这样,当放浪军来到距山河渡约三十里的距离时……

“驾!驾!”

两骑飞马分别从放浪军的一前一后本来。马上的骑士拼命的挥打着马鞭,他们两人几乎在同时来到了周彦之的车前,翻身下马。

从前军来的那名士兵率先开口道:“大人!萧超贵大人说前方山河渡情况诡异,恐怕敌人有埋伏在此,所以请大人多加小心!”

不等周彦之回话,那个从后军方向跑来的吃后就开口说道:“报告大人!在我们的右后方五里出现了一票骑兵,数目应该在一万以上,他们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靠近,不出片刻就会追上我军!”

“什么!”周彦之失声道:“拓跋焘不是把高扬他们派出去了吗?怎么直等到敌人这么近了你们才有反映!”如此近的距离,纵然是拓跋焘临军斗阵再强,恐怕仓促间也难免被人家打个措手不及,更何况是骑兵的突袭呢?

“小人们该死!不过,这些人马也是突然从后面的翠山之中杀出,我们虽然四处探哨,但昨日还是没有发现他们,想来是今日方到!”

“赶紧去告诉拓跋将军,让他快做准备!”周彦之冲着那个斥侯说道。

“看来,我们是遇见地头蛇了啊!”周彦之喃喃道。

能够瞒过高扬等一众斥侯的耳目,想来这支部队应该对这里的地况十分的熟悉。

突然间,他看见了那个前军过来报信的士兵还在原地发愣,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通令全军,准备战斗!”

“是!”那人如梦方醒,紧忙下去了。

******

“呜嗡……”嘹亮的军号响起,放浪军的的所有军士们都开始了战备。

“传令下去,令林字部的两千枪兵为第一阵,由常云负责,羽字部的两千弓骑手为第二阵,策应常云,由兰钦领队,剩下的人三千禁卫军和我结第三阵!”拓跋焘刚得到消息,来不及多想,就急忙的部署起来。

“放浪军的盗贼们,还不给我停下!”

随着激动的叫声,在低矮的棱线上跃出了两个骑影。

“啊!”拓跋焘猛然抬头,这些人来的也太快了吧!两个人马完全黑漆漆的巨影映入了拓跋焘他们的眼帘,他们手持长刀,从斜面驱马而下,背后还跟着无数的骑影,带着大地的动摇一齐攻了过来。数以万计的黑甲骑兵一言不发,一丝不乱的再奔驰中保持着攻击阵型,强大的气势迫使的不少的放浪军士兵竟然不禁的朝后面退去。

“天哪,这是什么人的军队?如此的精锐战骑,恐怕今日,凶多吉少……”第一阵中的常云,在看到对面军队如此摄人的气势的时候,竟不禁有些凄然。

对面,初夏的强风鼓动着军旗,漆黑一片的大旗上面,只有一个无比醒目的银色狼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