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双龙会(下)

这时,始终在注视着那三个溃兵的伏明灭魏突然张口道:"那拓跋焘他们怎么办呢?他们可是杀了咱们数万的战士啊!"声音阴侧,显是带着极大的愤恨。

也是,伏明灭魏从小便长于王侯之家,平素自视甚高,加之最近几年他在草原上的战绩也是不错,更是助长了他的傲气,除了他的安达古尔寒,可以说他从没有看得起任何年轻一辈的人物。此次帝都之战,本想一战败敌的他被拓跋焘的羽林军骑兵杀的大败,跟随自己起家的三千鹰击骑只剩下了寥寥三百余人,被他视为奇耻大辱,而在同时,他对于拓跋焘的愤恨,也是随着这次的失败而滋生。

闻听此言,伏明敦的眉头也是一皱,不由得看了看郑王拓跋猗卢。三年前的他,也是因为当时的拓跋林的出现而使得自己的的大计毁于一旦的,使得柔然汗国平白的葬送了无数的战士和财宝,才在此次得到了雁门关以北的土地。这回都北一役,拓跋焘的羽林军成功脱离战场,至今仍不清楚他们要去向何方,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隐患,不过,相对于他们,郑王也许会更希望拓跋焘他们被消灭吧。

果然,只听见郑王以一种无比郑重的语气说道:"诸位将军请放心,我刚才已经撒出斥侯,急令他们通告西魏所有的行省,一旦发现拓跋焘他们的踪迹,立刻回报,另外,我也已经向他们通告,如果能够就地剿灭这一股叛匪,封万户侯,世袭罔替。"

听到郑王如此答复,柔然一脉的将领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了,这显然是已经下发了全国范围内的通缉命令,想来拓跋焘他们纵是手能遮天,也逃不出郑王的天罗地网了吧。

之后的宾主双方又谈了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由于不大涉足各自明显的利益,所以氛围非常的融洽,之后,郑王于府内设宴款待了柔然的左贤王一行,宾主尽欢而散。

************

当日夜里,在左贤王伏明敦的临时府邸里,伏明灭魏屏退了左右从人,带着古尔寒,来到了伏明敦的书房。

"父王,儿臣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伏明灭魏欲言又止,小心地问。

"我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扭捏了?有话就说嘛。"伏明敦一脸微笑,像是已然知晓了伏明灭魏的困惑。

"父王,此次我们兴兵来魏,为什么不尽起柔然之兵,一举而灭魏?"

伏明敦仰天一笑,不过眼神中却透出了些许的无奈,低声道:"魏儿,你可知道草原里狼和羊的关系?"

此言一出,身旁的古尔寒豁然领悟,他和伏明敦对视了一眼,所有的用意,尽在不言中。

"这我当然知道!狼吃羊啊,可是……"伏明灭魏此刻却没有了然。

"好了,一会让古尔寒跟你解释吧。"伏明敦似是不愿多说,打断了儿子的问话。

出了伏明敦的书房,古尔寒眼见四下无人,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对伏明灭魏道:"你父汗南征北战这么多年,立下了不世之功,可是古语说得好‘功高振主‘,而朝野上下之所以不敢轻易诽谤左贤王,可正是因为西魏的存在啊。你想想看,一旦灭了西魏,那么我的功德,还能够得到保全吗?"

"可是至少可以打下整个黄河以北吧……"

"不可能!"古尔寒说得斩钉截铁,"拓跋猗卢早对我们有了防备,你没见到昨日来的那五万精兵?拓跋英、拓跋澄乃是西魏帝国最杰出的将领之一,多亏了他们因为大雨而耽误了路程,要不然,这老头很有可能到最后再反咬我们一口呢!"

"……"伏明灭魏深吸了一口凉气,他深深地感到,自己的父王伏明敦,和西魏帝国的郑王拓跋猗卢,宛如两座巍然挺立的大山一般,横亘在自己的面前,仰之弥高。

此刻,距离西魏帝都五百五十余里的放浪军们,已经踏入了上都行省的地界,就地扎营歇息了起来。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些命运多揣的人们,即将要南渡黄河,向着他们最终的目的地--东蒙山前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