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双龙会(中)

此时,在郑王的左下首,一位江南名士打扮得青年人的脸上显示出了一种凄决的表情,像是有话要说,不过终于还是忍住。良久,他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位将领,两人对视无语,唯有默默地叹了口气。

那名江南名士打扮的青年乃是西魏帝国中山王拓跋英,小名虎儿,是年三十岁,正是建功立业的年纪,他是文显王拓跋六修的子侄一辈,原来是西魏帝国中都洛阳城的兵马统领。

而坐在他旁边的青衫男子,生就一副书生的样子,一席青色的儒生长衫,更是显得他颇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此人乃是西魏任城王拓跋澄,和拓跋英是堂兄弟,原来是洛阳城的太守,两人一文一武,将整个洛阳治理得井井有条,俨然乃是西魏帝国此次与帝都的第二大都市。非但如此,这兄弟二人这乐器上也是颇有造诣,拓跋中山的碧玉珊瑚笛天下独步,而任城王拓跋澄鼓瑟的技巧也很是出众,两人尝合奏一曲《潇湘水云》,端的是飘逸异常,时间难觅的仙乐。

他们二人昨日方才进入帝都,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五万的洛阳士兵。他们受郑王之托领兵入洛,前来对抗尔朱兄弟,本来是应该和拓跋焘他们同日来到帝都的,不过他们由于是从淮豫行省取道西方进军,而那里的官道又因为大雨而导致了山体的崩塌,道路阻滞,所以他们才比原定的日子晚了三日。不过也因为此,他们才没有和取道东方的拓跋焘他们相遇。

郑王行事一向稳重,此次借兵柔然汗国,实在也是无奈之举。"永明之殇"以后,尔朱之兄弟手中的兵权日重,整个帝都六镇和西魏帝国的北府兵全都受其辖制,纵使郑王在帝都发表勤王檄文,那些从各地匆忙赶来的普通地方军们,也决然不是久经沙场的北府兵的对手。更何况,他自己真实的目的,又是取拓跋六修而自代,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想那北方的宿敌柔然借兵,而柔然汗国三年来对西魏一直是以臣礼侍之,故此尔朱氏兄弟,对他们也渐渐的掉以轻心了。

不过,他这么做的风险就是,柔然人万一要是借此机会举国兴兵南下,一举而灭魏,那么恐怕黄河以北的所有领土,均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他们抗衡。

然而,郑王拓跋猗卢深信,柔然的左贤王伏明敦,是决然不可能这么做的,而至于缘由,他们两人都是心知肚明。所以说,这次帝都之变,从某种意义上讲,只不过是他们两人的一场政治游戏而已。

饶是如此,为了防止左贤王的部下不受其辖制而大肆烧杀攻略,郑王还是用虎符,从洛阳调来了五万精兵和两位封王,此二人威望甚高,又是自己的小辈,平素和自己交往甚欢,而他们对拓跋六修的昏庸也是多有微词,所以叫他们来,不但可以为己所用,也可以起到弹压柔然军队的目的。如此一来,郑王才可以保证自己的计划在最大的可能下得以实施。

"贵帮右贤王尚且领军屯于帝都北城之外,如今大势已定,您可以叫他回去了啊,当然,赠礼我是不会少的,毕竟尔朱超是被他杀的啊,我会好好谢谢他的。"郑王微笑着对伏明敦说道:"还有,过些日子我们要举行新王的登基典礼,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啊,希望左贤王在我处多盘桓几日,届时可以以贵宾的身份前来出席阿!"

他话虽这么说,但是心里早就知道了伏明敦的答案。

果然,伏明敦微一摆手,笑着道:"这可真是无尚的荣誉啊,不过,我们最近也是事务繁忙,你也知道,仅仅这几日,我国光战死的士卒就有近十万人哪,只是这些人的善后工作,我就不知道要忙上几天几夜哩!"

伏明敦一面在推辞着拓跋猗卢的邀请,一面也不忘了提醒他,此次帝都之行,他们柔然确实是花下了血本。"

"是啊,要说起来,这次还真是多亏了王爷领兵助我平叛呢!不过既然王爷要务缠身,那么本王爷就不好强求什么,不过王爷放心,至少是本王答应的,就决然不会失约的啊。"郑王何等人物,自是问玄歌而知雅意。

他心里早已认定左贤王不会在这里多呆,因为此次行动全是由他来指挥的,本来就威望甚重的伏明敦,经此一役之后更是功德盖世,而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柔然朝中难免没有人会对伏明敦说三道四,柔然大可汗虽不是昏庸之辈,不过也架不住众口铄金,更何况,如若他要真的留下来参加庆典,那恐怕伏明敦勾结西魏,意欲自立的谣言,早就会在柔然王廷传的是满城风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