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残忍(下)

"怎么回事?高洋?"

高洋一改刚才的激愤样子,有点扭捏的答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什么时候这么拖拖拉拉了。"拓跋焘不禁有些许心急。

"就是……就是我把那些柔然降卒都给处决了。"高洋狠狠地出了一口气,显是因为过分紧张而至。

"什么!!"拓跋焘差点从马上载下来,几乎是喊着冲着高洋道:"一万多人哪!你全杀了?"

"也……没有啦,我放走了三个人,让他们回去报告这个消息,好叫那些柔然人知道,追击我们是什么样的下场!"高洋这话,还真不如不说。

"混蛋!你难道是第一天从军吗?"拓跋焘也动了气,眉毛已经立了起来,大声道:"古来战场不杀降,杀降者必无好报啊!"

确实,自亚细亚大陆存在文明以来,确实发生过一系列的杀降事件,不过始作俑者往往不得善终,比如前朝大秦帝国时期,秦武安军白起曾经在长平坑杀了四十万赵国的降卒,使得赵国举国服丧,一时间人人闻之变色,纵千载之后,仍能够让人感到泠泠生寒,不过武安君后来也落了个被迫自杀的下场。后来在西魏帝国时期,镇北将军拓跋贵领军远征柔然铁勒部,对方派数十个勇士挑战,拓跋贵临阵拔箭射杀三人,吓的十几万敌军齐齐下马投降!旋即被坑杀!当时军中传唱:"将军三箭定柔然,壮士长歌入燕门!",不过后来拓跋贵也在之后的一次出征中横死沙场,所以西魏一国军中,自古便有"杀降不详"的说法。

"将军,我当然知道了,可是我想,我们现在还居无定所,哪里还能再去理会这些降卒?"高洋急切的申辩到。

"那你为什么不把他们放了?"自从拓跋焘来后,一直在旁边默然不语的常云,终于忍不住插口道。

"放了?开玩笑,那可是整整一万多柔然人啊,我放了他们,难道让他们回过头来继续的屠杀我们吗?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我们的残忍啊。"高洋撇了撇嘴,显然是觉得常云的说法荒唐可笑。

"行了!你别说了。"拓跋焘觉得木已成舟,只好说道:"那你怎么杀得他们?"

高洋见拓跋焘的反映没有原先那么强烈了,长出了一口气:"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大部分都挖坑埋了呗。"

坑杀!!

太阳历732年,西魏帝国永嘉三年春四月,三十日,西魏帝国羽林军中军尉高杨,于沙苑坑柔然降卒一万两千余。

"大部分?还有的呢?"拓跋焘不解。

"那些军官嘛,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我拿他们解开了我很久以来的一个疑惑哩。"

"什么疑惑?"拓跋焘、常云齐声道。

"就是柔然人真的不会水啊!"高洋说此话时,脸上那因为残忍而极度兴奋的表情竟然连拓跋焘,也不禁产生了一种是否认识此人的错觉。

一时间,拓跋焘的脑子里,充斥着那些柔然人临被活埋时绝望的哀号,还有那些即将溺死的柔然军官们那声如泣血的惨叫。种种可能的惨状,纷纷涌上了拓跋焘的脑海,同时,一种无比的愧疚感也应运而生,因为,正是他,让高洋去处理那些投降的柔然人。而不可否认的是,他对高洋的这种极其残忍的做法,在内心的深处,竟然产生了一种认同感,那是一种嗜血的快感,这种想法,使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怖。

难道?我也是一个残忍的人吗?

马上的拓跋焘,迷茫的思索着这个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