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残忍(中)

最近由于换了部门,在下忙的晕头转向。

昨天在渣打银行忙了整整一天,今天又跑去海关总署,三天来光停车费就60多……

哎,不说了,慢慢来吧,各位也不要过于心急,在下还在写哪,呵呵。

……………………………………………………………………

一路无话,三天后,放浪军团兵出司隶,进入了西魏帝国的冀州地界。

冀州位于黄河下游以北,东部濒临渤海,东南部和南部与兖州、青州、豫州接壤,西邻司隶。这里地域广阔,大多为地势平坦的平原地带,一目望去,毫无阻滞。此地极适合大规模的军团性野战和骑兵作战,对于善长在山林水泽之间四处游击的周彦之来说,这里实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过在拓跋焘、陈宁、兰钦等帝国军官看来,这里正式他们驰骋的疆场。望着那一望无垠的原野,他们不由得个个豪气陡生,精神百倍,仿佛明日就要在这里和敌人决战一般。

此时,在队伍的最前方,有三个年轻的将军正在并马而行。

"老拓跋,要我说,如果在要这里让我来对付五万柔然狗,我只要一万精锐枪骑兵,以三角形骑兵小规模军阵从正面发起冲击,直击敌人中军,一定会杀得他们本阵溃散的。"陈宁指着前面那辽阔异常的平野,不由得让他心驰神往,自然的生出一种英雄气概。

"陈将军啊,要我说,如果敌人在这里排兵布阵的话,我就在对面八百步之处布一车悬大阵,大将位于阵形中央,外围兵力层层布设,机动兵力在外,结成若干游阵,临战时向同一方向旋转,轮流攻击敌阵,形如一个转动的车轮。这样的话,我们向敌军的一部不断地施加压力,使其因疲惫而崩溃,己方则因为轮流出击而得到补充和休整,恢复战力。如此这般,八千人就够了啊!"兰钦也忍不住插口道。

这个时候,兰钦也已经和拓跋焘一同来到了前军,盖因此处地势开阔,纵使是敌人追兵以至,亦可以有足够的空间共大军调度,更何况,高洋因为要去处置俘虏,已经落后了近两天的行程,而他本人又是极为出色的斥侯,要真是有敌人追来,高洋肯定会第一个回来禀报的。

"要是这么说,那我就不用枪骑兵了,给我五千斥侯,我也能破敌!"陈宁显然是有点不福气,兰钦本是无意间信口说来,谁想到陈宁这小子竟然赌起气来。

"对对对,等我们的小宁把那群柔然狗贼们都杀散了,我只需一人一骑,在对面大喊一声‘陈宁这厮!还我钱来!‘他必然会屁滚尿流的逃之夭夭,到时候,这天大的功劳可就是我的了啊!"拓跋焘眼见陈宁刚才暗自赌气,忙出来打个圆场。

"哈哈哈……"拓跋焘、陈宁、兰钦闻言钧是开怀大笑,几天前战败的愁云,终于散去。此刻得他们,又成为了西魏年轻一代的翘楚,在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万人独往的气概,更是令根随着他们的士兵们,生出一种仰慕至极的感觉。

" 看来,我们的大业可成哪。"坐在那辆无比宽敞的大车里的周彦之,此刻也挑开了车帘的一角,看着前面马上的三人,嘴角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后,便又放下了帘帐。

正在拓跋焘他们谈笑风生的时候,一个羽林军的斥侯飞马跑到了拓跋焘的近前,顾不上翻身下马,就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将军,高大人回来。"

"哦?"拓跋焘看着这个神色颇有些不自然的斥侯,缓声道:"怎么了?是不是又有敌人来了?"

"不是,是常云将军叫我来的,高将军现在后军,常大人说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将军亲自前往一趟。"

"和周大人说了吗?"拓跋焘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急忙问道。

"还没有。"那个斥侯顿了一顿,又向前凑了凑,低声说道:"周大人说此事还是先与将军商量为好。"

"好的,我马上过去。"拓跋焘打发走了那名斥侯,对着陈、兰两人拱了拱手,略一告别之后,就像着后军策马而去。

未及后军本阵,高洋和常云的吵闹声就已然传进了拓跋焘的耳朵。

"我这么左右什么不对?我是为了大家好啊!现在情况特殊……"骑在马上的高洋满脸通红,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的和常云辩解着什么。

"这样做有违我们西魏军人的武道!"常云说得斩钉截铁。此公素来稳重少言,但是话一出口,却是决不回头。

"高洋这小子,平白无故的和常云争什么?他可是有名的倔阿!"拓跋焘不由得大感头痛。

"哼!我们要是都玩了,武道值几个钱?命都没了,还武道?……啊,拓跋将军!"高洋正想讽刺一下常云的固执,不料一抬眼,就看见了刚刚赶来的拓跋焘。

"将军。"常云看到拓跋焘,也冲他打了一下招呼,随即便垂首立于马上,一言不发。

拓跋焘颇有些好奇得看了看常云,心说既然是你把我找来的,你怎么不说话呢?

"出了什么事?常云?"拓跋焘忍不住开口问道。

"哎……我说不出口,您还是问他吧。"常云说完,抬手指了指高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